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曾铮  >  我的文章+《自由中国》冲击波
如果这样的调查发生在中国……

9037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2009年维州山火皇家调查委员会网站首页

今年27日,澳洲发生了被称为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自然灾害——森林大火,造成了173人死亡,2000多间房屋被毁。大灾过后,人们想到的首先是帮助受灾者重建家园。这方面澳洲人可说做的很好,政府和民间的力量都动员起来了,除了政府救助款和大量民间捐款外,州政府不但给予灾区居民重建房屋免申请、免审批的优惠政策,还为灾民提供建屋方案和建築設備,等等。

第二件要做事则是问责

火灾发生后的第三天,即210日,当人 们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维多利亚州州长就宣布:要成立一个专门的委员会,“2009年 维州山火皇家调查委员会(The 2009 Victorian Bushfires Royal Commission,对火灾的 起因、火灾预警系统,及火灾发生后各方面的反应做全面调查和检讨。第一阶段要检讨的内容包括山火的蔓延、气候条件、公共警告系统、建筑标准、政府现行的由 居民自行选择是早早撤离,还是留下来保卫自己的房产的政策(stay-and-defend or leave early policy) 是否恰当,等等。

六天之后,即216日,委员会走马上任,共有三名委员。主席是有二十年经 验的高等法庭大法官Bernard Teague

委员会将在六个月之后的817日提交调查报告初稿,终稿将于明年七月完成。

观察这个委员会运作的过程相当有趣。它成立之后,首先是建立网站,将委员会的任务和运作方式公告天下。任何知情人都可递交关于此次火灾的书面证词和材料。委员会 的网站上现在就可看到所有人递交的书面证词。

第二步,从三月份开始,委员会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深入到十四个灾区,与1200多名受灾民众会谈,听取灾民反映火灾对他们的影响、火灾发生之 时,有哪些防火救火机制运作较好、哪些运作不好,等等。

为 了让灾民能无所顾忌的讲话,这些见面会没有对媒体开放。但每次会议的记录要点,都在网站上发表。比如,灾民反映,做的好的地方有:火灾发生之前的一周中经 常听 到要发生火灾的警告、来自朋友、家庭和社区的支持、消防局在一年前曾挨家挨户发放有关防火知识的宣传材料,等等。

不好的地方有:火灾发生后,由于断电,通讯严重受阻,不能及时得到信息;缺乏官方的警示系统;许多居民所做的防范措施远远不够,等等。

社区调查结束后,从四月二十号起,开始进行公开听证。听证会在墨尔本一家法院中进行,媒体和公众都可参加,同时通过网站进行现场直播。听证会的录音文字稿,过后 也在网站上公布。

从此时起,媒体上又热闹起来。每天听证会上发生了什么,都会得到详细的报道。

比如, 一个失去儿子的母亲上庭作证说,她儿子一家四口在火灾中全死了。她儿子原本准备早早从灾区撤离的,后来参加了当地消防队召开的会议之后,却改变主意,留下来保卫自己的家园,结果不但没保住房子,还把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幼小孩子的命全搭进去了。——这位悲痛的母亲指责消防局误导了她儿子。

又比如,曾在西澳做过警官的、现任维州警官局副局长的法可纳(Bob Falconer)说,他早在2001年就建议在维州建立一个已在西澳运作得很好的电话警告系统,即 把可能发生火灾的地区的居民电话号码都输入数据库中,一旦有紧急情况发生,系统会自动拨打这些号码,发布灾害警告。然而遗憾的是,他的建议未能得到采纳。

再比如,一个争议比较大的问题是:面对即将袭来的火灾,政府应不应该强制居民转移?目前政府的政策是Stay or go”,意即要么留下,要么撤离,由民众自行选择。

当山火将要袭来时,要走,就早一点儿弃家而走,这样命能保住,但房子可能烧掉;留下来,采取一些措施,比如将房子周围的树砍光、用洒水车给房屋四周洒上水,可能在大火掠过之时能将自己的房产保护下来——也真有这样做而保住房子的。

面对应否实行强制撤离的争议,有警官上庭作证说:强制撤离的政策无法实行,因为道路的状况不允许。如果有大量居民想在同一时间开车离开,现有的公路系统应付不了,照样会出大问题。

目前系列听证会还在按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维州政府为此次调查共投入4000万澳元的资金。

观察此调查过程,不由得又让人想起中国的所谓问责。相对于去年的四川大地震来说,这次被称为黑色星期六澳洲大火灾,一共只死了173人,就算很小的灾难了,但澳洲政府就这样煞有介事的大兴问责之风,除了要把已造成损失的火灾的原因调查清楚外,委员会更有 责任对现行的预警和防护系统做出评估。

一般来说,调查完成之后的报告中,会提出相应的政策建议。建议一旦被采纳,或形成新的法律,就可为今后的火灾防范起到很大的作用。

更关键的是,这样公开化的调查过程,很难有什么猫腻在里面藏着。平民与官员到法庭上作证时,地位都是相同的。到目前为止,从舆论上受压最大的,是消防局官员。 人们在质疑他们的工作和防火措施是否得当及时。

有了这样的程序和运作方式,很难想象会出现中国的那种局面:地震过去一年多了,连到底死了多少学生都搞不清,更没有一份完整的死难者名单。

澳洲的山火皇家调查委员会本身虽然是受命于政府成立的,但它的运作却完全独立。任何人都可提供证词;同时任何人也可找媒体曝光任何值得曝光之事。

有公开、透明的运作机制,有新闻自由做保证,相信没有什么真相是调查不出来的。

想象一下,如果在中国就去年的四川大地震举行哪怕半次同样的调查过程,会有多少黑幕被揭穿、又会有多少一条线上的蚂蚱被扯出来,而最终的那个蚂蚱又将是谁?

也因此,只要共产党存在一天,类似的公开调查机制就不可能在中国实现;真相,也将一次次的被埋没、掩盖。 

2009-05-26

原载《看》半月刊 第39

 附:“2009年维州山火皇家调查委员会网址: 

http://www.royalcommission.vic.gov.au/

 点击收看视频文件(从058秒开始):

http://www.ntdtv.com/xtr/gb/2009/05/30/a301672.html#video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