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其它
曾铮  >  视频
聚焦悉尼审判中共国际法庭 (新唐人《中国聚焦》第6期)

8315

(首播时间:2006年4月)

点击收看:http://www.ntdtv.com/xtr/gb/2006/04/11/a42568.html#video


【新唐人】聚焦悉尼国际法庭

纪芸: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走进“中国聚焦”,我是纪芸。

2005 年8月,在澳大利亚悉尼成立了“审判中国共产党反人类罪悉尼国际法庭”。这个法庭是由民间专业法律人士所组成。悉尼国际法庭的首次审判案例是19名主要居 住在澳大利亚的法轮功学员,以反人类罪状告江泽民等人及610办公室。最近,这个法庭已正式开庭4次,并做出了判决。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对仍旧在位的统 治者进行的审判,在海内外备受瞩目。

我们今天的节目,分别采访了此次案件中的几位关键人物。将和您一起聚焦悉尼国际法庭。

纪芸:袁红冰先生,您是悉尼国际法庭的大法官,也是这个法庭的主要发起人之一。您能不能向我们的观众朋友介绍一下,在当初组建和成立这个法庭的时候,有什么样的基本构想。

袁 红冰:如果回顾一下历史的话,就会发现,尽管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有纽伦堡法庭和东京法庭,两个法庭对战争罪犯,对独裁者进行审判。但是,二次世界 大战以后一直到今天的历史啊,都有一个严峻的事实,那就是,犯下最严重的反人类罪行的,都是独裁者。而且这些独裁者,都是依仗他们所攫取的专制的国家权 力,对本国的人民进行屠杀进行奴役进行迫害,犯下了一系列的反人类的罪行。这个有很多的例子,比如说米洛舍维奇,比如说萨达姆,比如说前红色高棉的领导集 团,他们都是如此。而在这整个过程中,利用专制的国家权力犯下最严重的反人类罪行的,就是中国共产党的内部的各个时期的领导集团,从毛泽东时代一直到邓小 平时代,再到江泽民时代,回顾一下历史就可以发现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这些独裁者都是在用专制的国家权力,对中国人民犯下了一系列的不可饶恕的反人类罪 行。江泽民利用国家权力,对一亿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全面的大迫害,从而造成了人类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人权灾难。而这个灾难,到现在为止,还在进行。

所 以根据这样对历史的回顾,你就会发现,目前即使人类社会已经创建了很多看起来很完备的司法体制,而事实上这些司法体制在独裁者利用国家权力而犯下的反人类 罪行面前,它们都是无能为力的。尽管现在有一些对这些独裁者的审判,比如说对美国米洛舍维奇的审判,对萨达姆的审判,对前红色高棉的审判,但这都是一种事 后的追诉,并没有事前防止这种反人类罪行的法律效果。而从今天中国的现实来看,特别是前些时候高智晟律师给胡,温的上诉,通过他的调查可以全面地说明,现 在中国的大地上,仍然在发生着一种极其残酷的对法轮功的群体灭绝罪。我想整个人类都要思考,我们怎么能够及时的制止这样的犯罪行为,怎样才能及时的制止这 样的大规模的人权灾难。那么我从作为一个研究法律的学者的角度,我认为就应该创建一个人民法庭,对独裁者特别是仍然在位的独裁者进行审判。通过这种审判, 可以及时地揭露独裁者利用国家权力所犯下的反人类罪行,因此也有利于及时的制止这种罪行。这是我当时想要创建这个人民法庭的第一个设想,第一个理由。

纪芸:那么第二点是什么呢?

袁 红冰:第二点考虑就是,中国共产党官僚集团,是利用暴力夺取了国家的政权,现在又是用国家恐怖主义来维持专制的国家政权。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所有的政 治举措,他们所有的法律举措,都是不具有合法性的。按照“联合国人权宣言”第21条的规定,所有的政治权利,必须由人民的意志决定,也就是要实行主权在民 的原则。而在中国主权不在民,而在于独裁者。因此呢这种情况下,独裁者自己自身所发的罪行,根本就不可能通过中国的司法系统得到矫正。这也是我们必须成立 一个人民法庭的原因。这样的话在去年的7月份,我们就在全球280多个著名的人权组织和民主政治团体的授权之下,成立了一个审判中国共产党反人类罪行的司 法委员会。那么这个司法委员会的主要的职能,就是在全世界各地设立审判中国共产党反人类罪行的法庭。那么悉尼法庭就是第一个这样的法庭。

(录 像)审判中国共产党反人类罪行悉尼国际法庭于本日正式开庭,审理由起诉人:曾铮、刘静航、李宝庆、陈红、李洁琳、梁佳霖、南希陈、李宇、章学荣、孔香芽、 林慎立、赵明、熊伟、周忠明、王京宜、潘宇、爱米徐、汪淑茹、侯晶等人,诉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刘京及中共610办公室犯有反人类罪行一案。

袁 红冰:那么为什么说这样的审判在法制建设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呢,那是因为两点。第一点,在中国的历史上向来是独裁者审判民主,专制者审判自由,那么这次是 第一次由人民来审判独裁者。第二呢就是,一般的现在国际上的各种刑事法庭对反人类罪行的审判都是一些已经失去了政权的独裁者,而悉尼法庭所审判的这个案 件,独裁者仍然在直接的或者间接的掌握着强大的国家权力,掌握着专制的统治权。那么在这样的时候就对他进行审判,这也是在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

就中国目前的状况而言,执行这个法庭的判决是有相当的难度的,那么这样的话到最后这个审判结果最终的意义又体现在哪呢?

袁 红冰:我想这个问题我们要分几个层次来看。首先第一点我们必须明确,一个刑事判决,一个有罪判决,它的法律效应并不仅仅表现在刑罚的执行上。首先,通过法 律正当程序的审判,最后通过正式判决的形式,宣告江泽民是有罪的,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那么这个判决本身就是一种严厉的法律惩罚。就是说通过这个判决,你 就已经被确定是一个具有反人类罪行的罪犯,要知道这样的一种宣判,它是具有很大的强制力的。无论是对人的心理对人的精神,而人啊恰恰是一个精神的动物,心 灵的动物。当他心灵被震撼的时候,那个效果比对他肉体的震撼,那是更强大的。所以判决一旦作出,独裁者尽管还可以暂时躲在专制的铁幕后面像逃犯一样,来回 避法律的直接的惩罚,但是在心理上在精神上,他已经是一个罪犯。

另外,一旦作出有罪判决以后,法庭会向全球发出通缉令,同时 呢全球发出司法协助执行。我们会向联合国会向各国的政府议会,发出这两个命令。希望各国政府见到我们的判决以后协助我们把罪犯缉拿归案。那么这样一种全球 性的通缉和全球性的执行令的发布啊,它会产生巨大的效果的。还是我的那句话,当我们用追求真理和正义的坚忍不拔的精神感动了世界的时候,世界就会支持我 们。我相信有一天,会有人站出来执行我们的判决的。这是第二层次。第三个层次呢就是,这些独裁者,像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刘京这些独裁者啊,他们平时欺 压人民奴役人民残杀人民,他们以为这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他们从来没有想到他们也会受到审判,他们从来也没有想到他们对人民犯下的种种的罪行要承担罪责。 而我们的判决一旦作出以后,会以法的名义要求他们承担自己的罪责。那么这样一个巨大的历史影响力和现实的精神的震撼力啊,我想也是巨大的。

悉尼国际法庭的产生和存在无疑有其深远的历史意义。19名原告都是普通百姓,起诉中国前任和现任领导人,这在中国历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作为原告之一的刘静航女士,在中国接受了3年监狱折磨,出狱后一度丧失了记忆。她是否因为个人的遭遇而起诉江泽民等人呢?

(录 像)刘静航:我呢是作为一个法轮功修炼着被无辜的抓捕了6次,被非法判刑3年,然后遭受了3次暴力灌食,还有被拷成大字形强行灌输不明药物,面壁罚站,大 雁熬鹰等等的酷刑,还遭到洗脑和精神信仰灭绝这样的迫害。这场迫害在中国已经持续了6年半,现在仍在持续。我周围的这些同修们,现在还都正在监狱里,在劳 教所,在洗脑班,正在遭受着酷刑的折磨。我们起诉他就是要揭发出来他犯反人类罪行的大量事实。

刘静航:诉讼请求,按照国际法和现代法的准则,追究被告人在迫害法轮功过程中,所犯了反人类罪行的刑事责任。立即解散610组织,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立即停止被告的一切反人类罪行。

袁铁民:从第一辩护人所举的两个例子,涵盖的不仅是暂时的状况,也涵盖了全部现代人类史,对人权剥夺的所有事实。

纪芸:袁铁民先生,从辩护人角度而言,最难突破的技术问题是什么?

袁 铁民:这次呢,我被法庭指定作为被告的辩护人,对被告作的是无罪辩护。作为反人类罪的审理呢,有两个案例,一个是二次大战后对德国纳粹的审判,一个是正在 审理的对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的审判。那么本案与前两个案例相比较呢,有许多不同之处,这些不同点恰好是这次审理过程中的技术难点。那么第一个问题就 是,本案由法轮功学员提出的被杀/被关的人数,与前两个案例受害者人数相比较距离比较大。

纪芸:99年7。20之前在中国有一亿人修炼法轮功,这是官方统计的,那么对这一亿人强迫他们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是否构成反人类罪的要件?

袁铁民:一亿人都在修炼法轮功,那么这一亿人是不是都受到了迫害?这是一个问题。那么另外一个问题是关于精神迫害,精神迫害是不是构成反人类罪的要件之一,这个问题还需要进一步探讨。那么第二个难点就是对迫害法轮功行为的国际法适用问题,那毕竟要适用国际法的规定和原则。

赵 远明:反为类罪在国际法中有明确的规定,就是对某一类人口,某一类平民产生谋杀,监禁,酷刑以及性摧残等等。所以说他们的行为,他们100多种的迫害行 为,完全构成了反人类罪。虽然江泽民等人可以没有具体实施某种迫害行为,但是他们是发动这场迫害行为的首犯。例如我们的证据清楚的显示,江泽民在1999 年10月25号亲自对法国“费加罗报纸”的记者宣称“法轮功是X教”。然后在1999年10月30号由全国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 民检察院分别颁布了有关决定,解释以及通知。在高检高法的通知里,明确的指出,法轮功是X教,从这一点完全显示出这场镇压迫害法轮功的行为,是由这四个被 告人以及6。10办公室直接阴谋策划,指挥发动的。

陈弘莘:原告方他们以相当充足的理由以反人类罪将这五个人告上了法庭,但 实际上从世界范畴来讲,从国际法来讲有一个空隙的。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只有德国纳粹和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被最终判反人类罪。法轮功的这种受迫 害罪它发生在中国内部,因此以法轮功的受迫害在国际法庭上以反人类罪告上国际法庭,最终有没有可能以反人类罪治罪,事实上从法律上讲应该是一个新的课题, 无论是原告方,对于我们辩护律师来讲,这都会留给我们大家作为一个比较重要的思考课题。

第二,反人类罪在国际法上的构成,必定是以对其它国家利益影响为第一要件。从以上两例相比,控方所指控的被控方对法轮功的迫害至今只局限在国内。。。

纪芸:2006年1月21日悉尼国际法庭对江泽民等五被告的起诉,由七名陪审团成员全票通过,法庭裁决五被告有罪而告结束。大法官袁红冰将从即日起的100天之内写出判决书,公开通知被告宣判结果。并发送给各国政府/议会及组织,要求配合辑拿归案。

(录像)书记员:审判中国共产党反人类罪行悉尼国际法庭第四次正式开庭,审理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刘京及中共6。10办公室反人类罪行案。现在请陪审员入座。请大法官袁红冰入座。

袁红冰:请陪审团请本法官递交投票结果。

现在本法官宣布,陪审团投票,一致确认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刘京及中共6。10办公室有罪!

赵远明:我做为19名法轮功弟子原告的代表,我亲身体会到正义,良知是普世的价值,是得到全世界人民普遍崇敬和信仰的。

陈 弘莘:这个法庭的存在有它相当独特的历史和现实意义,对于一个国家的独裁者来讲,无论是从国家的主权来说,还是从各人的管理行为来说,他其实都应该跟理 念,跟自由人权结合在一起。而中国到今天为止,它都没有一个完整的法律体系和一整套法治系统,所以悉尼法庭不在乎它最终判了什么人,判了多少年,我觉得它 最终的意义在于,它会在中国民主宪政的历史上留下非常精彩的一页。

袁红冰:这次法庭对反人类罪的审判,以及相关法律的适用, 将在世界范围内为对独裁者的审判,探索和积累经验;也将在中国的民主法制建设史上,留下精彩的篇章。在此对于那些饱受冤屈的中国人,我愿意说一句话:只要 你们还有控诉暴政的勇气,悉尼国际法庭就会将通向正义之门的钥匙交给你们。

纪芸:观众朋友,我们这次节目就到此结束,下次节目再见,谢谢收看。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