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曾铮  >  转贴好东东
中共当局对全体农村女士的群体合法猥亵

8155

中共当局对全体农村女士的群体合法猥亵

——马建:中国农村计划生育中的“三查”情况调查

作者:马建   

说明:三查(查环、查孕、查病)即查育龄妇女有了一胎后是否已带上了环、查是否有育龄妇女偷着怀了孕和查育龄妇女是否有什么病。这是计生人员最直接与育龄妇女每日矛盾的冲突点。
    

     2008年9月至2009年3月,我到了山东、广东、广西和四川、贵州、河北,调查农村的计划生育情况。其中重点了解有关“三查” 〔查环、查孕、查病〕。
    
     中国计生委负责人赵白鸽讲:中国现有2.4亿育龄妇女,其中有83%的妇女使用避孕方法。此话大体如此。以我去过的河北某村为例,全村288名妇女中,带环的育龄妇女有279人,约92%。没有带环是因为子宫有妇科病。
    
     但这位毕业于英国剑桥的赵白鸽还说:“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不是强迫性的,人们是在自愿的基础上实施计划生育的。”则完全是谎言。而且其开展工作的方式则完全不尊重女性,更不尊重伦理道德和个人隐私。
    
     我在四川荣县某村的计生委主任的访谈中,专门查阅了一本《计划生育协议履约协议书》,上面注明,村民因没有按计生委规定某天去做三查:查环、查孕、查病, 晚一天每日罚款十元。可以想象一年四次的三查,而且必须在规定日期,把每位妇女的生活局限在了有限的空间,外出走访,家庭计划甚至夫妻性生活,都受到了政 府的控制。可以说,中国的母亲直至更年期,都将如圈养的母猪般被控制在生育的栅栏里,被政府监控着,而监控的唯一目的是不准她生育。我问过做过十七年计生 工作的员工以及十几位妇女三查的过程,大体程序如下:
    
    1、让女人脱光接受表面检查,按压腹部有否怀孕、揉挤乳房观察有无奶水。
    
    2、做B超,看子宫里是否有环。
    
    3、用窥视镜撑开,检查皱褶新旧。〔这一项有些穷农村省略了。因一支窥视镜要交五元〕
    
    如果皱褶是新的,就说明最近生育或流产过,若是流产就必须出示流产证明,若是生育了,就要检验该次生育是否符合计划生育政策。常有母亲被挤出了奶,皱褶发现很新而被强按着做了结扎手术。
    
    我 问过所有的母亲,没有一位愿意一年四季被拉到卫生所检查子宫的。这种强迫还包括:妇女出门在外,也必须随身携带着一张村计生委开具的介绍信,该妇女必须在 外地按时去当地计生委报到,然后被当地计生委按排检查子宫是否有了孕,是否偷摘了环,再把检查结果寄回村子。假如村计生委没收到,照样到你家里追缴罚款。
    
    确 切地讲,在中国,母亲是最不被尊重的,她们的子宫都是共产党的党产,由党统一看管放养着,什么时候用,怎么用,都要得到批准。母亲都必须有子宫档案,记着 装环的日期和种类,记录着每月来月经的时间和借用子宫怀孕生子的年月日。由于在党的眼里,每一位母亲都是嫌疑犯,每年的三查就是在预防母亲犯罪----预 防你当母亲。如此看来,装上环犹如给妇女带上了铐子或者更像是捆在动物身上的定位器,可以跟踪监视。她本人不能碰,她的男人也不准过问。“环” 守着母亲的子宫,也代表着国家权力,是法律判 决,环就是捍卫国家权力的警察,它埋伏在深处,不但负责把丈夫的精子杀死,也随时与外界抓着环钥匙的计生干部保持着联络。一但有人以身试法,把它除 掉,即证明凶手在毁灭罪证。罪与罚的关系马上成立。我采访过住在广东广西江边的船民妇女,她们多数是偷摘了环,从此只能成为女逃犯,活在随时被追查的恐惧 之中。试想一个婴儿在妈妈的子宫里将要躲藏九个月才能偷偷地来到人世,来到一个比子宫更不安全的中国社会,而婴儿的母亲除了面对惩罚、拘押、恶性罚款之 外,又将面对强迫节制生育,强迫堕胎的超恐惧生活。
    
     08年十一月,我坐长途汽车去了广西博白县考察计划生育,进入该县就是一幅巨大的计生广告:计生服务做到家,村村户户乐开花!然后公路两侧的交通指示牌,也都加进了计生的口号,也是蓝纸白字,就像是走进了一座荒诞的计划生育之路。
    
     我走访了博白县的亚山镇、双旺镇和沙陂镇的乡村。
    
     博白县在2007年因三查,特别是查超生罚款,曾引发了天安门事件以来最大的反计划生育暴动。全县五万多人包围并砸毁了六座乡政府办公楼,挖断公路阻挡警 车,事件中最少有七人死亡,其中两名警察被示威民众打死、五名示威学生被 人群踩死,另有二百名民众一百多名学生被抓捕。事件还暴露了地方政府贪污腐败,把计生罚款当作财政收入,把妇女们当摇钱树的暴行。当时县官方网站曾总 结:……全县总共投入了五千八百多人力,出动两百多辆机动车,把全县一万七千多名妇女结了扎、放了环和做了人工流产,并征收了罚款达七百八十八万元……。 〔现该县网页己删除此内容〕
    
     为调查暴动起因,我询问了当地理发馆、照相馆员工、摩地司机、街头摊贩、菜农、餐馆人员和旅馆员工等,大致是几种观点:政府利用三查聚财、个别国家计生干部贪污,不一视同仁、十多年没人管理的超生现象严重,突然抓紧,群众不适应。
    
     第三种观点很多农民在重复着说。博白县以前计生抓得很松,二胎、三胎甚至五胎的家庭也不少。当年超生父母给 村干部几百元私钱就不了了之。这次被迫补交超生罚款的,子女都己长大读初中了,他们拒绝再付钱,而且由于邻舍互相攀比,甲家收了三百元,乙家收三千元,便 矛盾百出了。何况丙家乙家都是三胎,也都因男女不同,时间不同,关系不同而罚款无法统一,不能令农民心服口服。但博白县计生局组织了县镇村三级干部和警察 实行了大兵团作战方式,进行了村不漏队,队不漏户,户不漏人的地毯式清查,其实是把不按时三查的育龄妇女人均罚款1000元,然后由县法院强制执行交款。 他们把“一环二扎”措施采取人盯人的办法,做到存在一例,查找一例,动员一例,落实一例,强制捆绑到医院带环和节扎。从07年3月1日开始,由博白县临时 成立的计生案件执行领导小组,开始进驻“钉子户”和“死角村”拆房扒屋搜查财物。农民开始逃往山林和湖泊躲藏,仅江宁镇就从水库区抓获了252名母亲,拉 到医院,把未育妇女往子宫里放了环,有孕的打针流了产,其它生过二胎以上的妈妈被开刀切断了输卵管。
    
     英桥镇男村民和中学生们忍无可忍,冲入计生干部家打砸,然后逃往山林,被调集来的300多警察围捕,13位村民被捕入狱。特别是在靠近广东的双旺镇,村民 熟地熟路,很多妇女逃往浦北县和广东廉江市躲避,博白县也派人前去抓捕。同时把家里逃不掉的丈夫或老人做人质,加大了罚款。
    
    博 白农民的暴动起义还是失败了,为此他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有的老母亲为了求政府放回儿子, 去填数结了扎,有的妇女被反复结了三次扎。更多的是被抄了家。计生工作队将值钱的电器、农具,铁架床、铝合金窗框、猪、鸡、牛、羊都抓走了,不值钱的生活 用品如锅、茶壶等统统打碎。许多村民拖儿带女,到山上树林里过夜而病倒。无数人妻离子散。从“天安门事件”复制下来的镇压换稳定的手段,再次在农村复活。
    
    中共政府采用了非人性的手段来实现他们所谓的国策,是违反人道主义的,也是反文明的野蛮行为,必须受到全人类的谴责,因为每一个人都是母亲生的,母亲不能被任何政府污辱。
    
     以上是有关“三查” 的调查情况,鉴于计生部门已渐渐演变成保密部门,特别是在中央下发了计生工作要加强保密工作以后,本人采访的当事人和地点都将隐蔽,敬请谅解。
    
     2009.4.15
    
     (转载自中国妇权网www.wrchina.org)

 

资料图:计划生育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