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曾铮  >  我的文章+《自由中国》冲击波
澳洲的马与中国的人

8020

“澳洲的马”和“中国的人”,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然而,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却让笔者不由自主将二者联系起来。
   
   说来话不算太长,从去年的8月8号开始吧——8月8号看来并不是什么吉利日子——去年8月8号,一架从日本飞往澳洲墨尔本的飞机上,有13匹当时看 不出任何异样的马。这13匹马到达澳洲后,分别被送到两个隔离中心隔离起来。这属于例行公事。从海外进入澳洲的活物、新鲜的食品、水果之类,都要经过特别 的检疫和隔离,才能正式入关。
   
   后来才知道,这13匹马中有11匹已染上马流感,只是还没有发作,因为马流感病毒有10天的潜伏期。有一个隔离中心的工作人员在跟已感染病毒的马接 触后,没有严格执行消毒规定就离开中心,结果就把病毒带出去了。到8月17号,就有马匹表现出流感症状了。但此时,病毒已经扩散。

   
   也许有人想,马得个感冒有啥了不起?在澳洲,马得了流感就是乖乖了不得的大事。澳洲人对赛马可说已到如痴如醉的地步,赛马的历史比成立联邦的历史还 要长。据说有80%的成年人都赌过马。各大城市经常举行赛马,其中最有名的墨尔本杯赛马奖金高达500万澳元,赛马那天全城放假,全城狂欢,几乎全澳洲的 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结果。
   
   澳洲人的此种狂热使赛马业发展成很大产业,从业人员15万,每年能带来的税收收入高达11亿澳元(合72亿人民币,319亿新台币)。
   
   马匹感染上流感后,重则会死,轻则几个月内不能参赛,去年流感爆发时正好赶上春季繁殖季节,所以还会影响种马的繁殖。
   
   两个多月时间之内,共有4500多匹马被传染,新南威尔和昆士兰州的春季赛马会都被迫取消,还差点殃及墨尔本杯,整个赛马业的经济损失估计在10亿澳元。
   
   马得了流感,照理是不折不扣的天灾;可澳洲人不这么看。马流感一传开,各种各样谴责政府的声音不绝于耳,很多人认为,流感虽是天灾,可这么大面积的爆发,就是当局管理不善。
   
   到了9月2号,也即离8月8号携带流感病毒的马进入澳洲还不到一个月,当时的总理何华德就任命高等法院的法官卡林南(Ian Callinan)组成独立的司法调查小组,以弄清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与此同时,联邦政府还分两次,一共拨款2.27亿澳元,用以补助受到影响的人士,如驯马师、骑师、养马场主人等,同时大量进口疫苗,紧急给未感染的马匹注射。
   
   经过9个多月的调查,独立调查小组于本月公布一份长达345页的调查报告,指出“澳洲隔离和检疫局(Australian Quarantine and Inspection Service)”的失职是造成马流感大面积爆发的主要原因。报告同时还提出多条建议,以防止今后发生类似的事。澳洲联邦政府已全盘接受所有建议。
   
   报告公布后,仅阳光海岸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就已接到400多个电话,咨询可否起诉澳洲邦政府并索赔。目前这家律师事务所正准备一项集体起诉案,据他们 估计,最终可能会有1000多人参加这项集体起诉,索赔额预计高达几亿澳元。起诉的最强有力的依据就是这份345页的司法调查报告。
   
   如此说来,澳洲联邦政府够冤的,自己任命的调查小组出具的报告,却会被当作证据反过头来让自己吃官司;而且政府已经投入两亿多澳元帮助赛马业度过难 关,澳洲人还这么不依不饶要揪着政府打官司。当然,如果政府真的赔钱,到头来还是纳税人买单,只是政府的脸面上会很不好看。
   
   这么一想,就觉得还是咱中国人“知好歹”,大地震中就算被豆腐渣工程压死多少万,也有名流如王兆山者写出“纵做鬼/也幸福”的千古绝句。
   
   如此一比,澳洲的马跟中国的人就联系起来了。只不知,是该让中国的“幸福鬼”们的不幸家人向澳洲人学学呢,还是让澳洲人学学咱中国知足的“幸福鬼”及还未做成幸福鬼的人们?

 

2008年6月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