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其它
曾铮  >  我的文章+《自由中国》冲击波
印度司机“闹事”对澳洲的贡献

7803

墨尔本印度出租车司机在市中心静坐抗议(图:Scott Barbour/Getty Images)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四月二十九日凌晨,一名墨尔本的印度籍出租汽车司机在上班时被人捅了几刀,差点丧命。几个小时之后,上千名以印度人为主的出租车司机聚集在墨尔本市中心静坐抗议,造成了交通完全堵塞。此一事件的发展和结局,颇多可圈可点之处。

 

这名印度籍出租汽车司机名叫Jalvinder Singh,今年二十三岁,是一名在读大学生。最近澳洲修改了海外学生签证的相关规定,任何人只要拿到来澳洲读书的签证,自动就有了工作的权利,不需另做申请。这名被杀的印度学生就是一边读书一边开出租养活自己。

 

他是在四月二十九日凌晨三点多被一名乘客用刀子捅伤的。早晨六点左右,有人发现他躺在血泊之中,已经冻僵了,马上报警送到医院抢救。他的伤势很严重,几乎危及性命。

 

事件通过媒体曝光后,很快在出租车司机中传开。也不知是谁提议的,反正是几小时之后,出租车司机们开始在市中心聚集,有的还把车放到大马路中间挡着路。他们抗议出租车司机的工作安全得不到保障,抱怨警察经常因为他们是有色人种而不理会他们的投诉,警察有种族歧视倾向,等等。

 

在这种情况下,警察当然面临很大压力。他们行动也很迅速,通过检查出租车中监视录像拍到的镜头,当天下午七点半就在凶手的家中将其抓获,并且以“谋杀未遂”罪对他提出起诉。

 

 

 

出租车司机用车封堵道路,抗议牌上写着:“帮助我们。这样的事已经是第三次发生在出租车司机身上了”(图:WILLIAM WEST/AFP/Getty Images

 

凶手被抓的消息曝光后,司机们并未散去,而是变得更愤怒了,因为这已是一年当中第三起出租车司机被人用刀子捅的事件了,其中一名才二十岁的司机已然丧命。

 

在澳洲开出租是一个比较辛苦的行业,很多人每天连续工作十二小时左右,收入却只合一小时十澳元(相当于人民币六十六元,新台币两百八十八元)。晚上上班经常遇到在俱乐部、酒吧里喝多了的人,这些人有时已理智不清,有的人坐完车不给钱就跑了,有的人殴打司机,等等。因此司机们表示,这一次政府不解决问题,他们坚决不回家。

 

入夜以后,天气很冷,但有五百名左右的司机一直在坚持,整整坐了一夜、冻了一夜。到第二天早上上班高峰时间,造成了更大的交通混乱,所有从这条路上经过的公交车不得不改道。

 

照理说,这次聚集示威属于“非法集会”,因为他们事先没有向警察提出申请,当然也没得到示威许可。警察完全可以用“非法集会”的名义强行驱逐。

 

不过,澳洲警察没有这样做,而是一边指挥交通,一边静静的看着。在接受赶到现场的媒体的采访时,警察表示,他们的职责之一,就是帮助人们通过正常渠道表达自己的意愿,警察唯一苦恼的是,这次静坐示威基本上是自发的,他们找不到头儿,不知道该跟谁去谈判。

 

当然,五百多号人聚集在市中心,完全封堵了交通,给整个墨尔本带来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墨尔本市长苏震西亲自出马走到司机中间,要求他们离开,但没有人搭理他,他也只好算了。

 

到了四月三十号中午,维州交通厅厅长Lyn Kosky终于亲自出面,同意与司机代表谈判,司机们才从市中心起身,一路游行到州议会大厦。

 

交通厅长和司机代表会谈后,几乎答应了司机们提出的所有条件,包括,由州政府出一半的钱,给所有的出租车装上安全防护屏,光这一项政府就得拿出四百万澳元(合2,645万人民币,1.1527亿新台币),另外,还规定夜间(晚上十点到凌晨五点)乘坐出租车必须先交钱,以避免出现坐完车不给钱的局面。政府除了支付被害的印度学生Jalvinder Singh所有的医疗费和康复费外,还会对他进行经济补偿。同时,政府还将出钱,对出租车司机进行安全教育,以及在公众中开展宣传攻势,改善出租车司机在公众中的形象,等等。

 

笔者在第一时间听到这个消息时,感到非常吃惊,没想到问题这么快就解决了——司机们只静坐了二十二个小时,头一天出事,第二天中午政府就答应给所有的出租车安装防护屏。这个事要发生在中国,被捅的司机大概只能自认倒楣,“所有的事都自己抗”,就是一般公众也会认为这是刑事犯罪,与政府无关。澳洲的司机却觉得自己的安全得不到保障,就是政府的责任——而政府的确也为此买了单。

 

至于普通澳洲民众,大部份对司机们表示理解和同情,没有因为上班受到阻碍而愤怒,有的还在晚上给静坐的司机送水、送食品。

 

一名叫Sushi Das的评论员高度评价印度司机的这次行动。他说,印度不愧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培养出的国民民主意识很强。他们在这次行动中展现出民主国家国民的特有素质:对于当权者的蔑视、对于弱势者的支持,以及对于抗争精神的尊重。

 

他还说,林肯曾有言曰:“该抗议时保持沉默的罪恶会制造出懦夫”(To sin by silence when they should protest makes cowards of men),澳大利亚近年来渐渐有政府权威加大、民间声音变弱的趋势,虽然有的墨尔本人可能会觉得海外来的移民就是应该干低贱的活,并为此心存感激,然而印度出租车司机这次成功的抗争却给这些人上了一课,同时也为澳大利亚的国民特性(national character)带来了极有价值的贡献。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