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曾铮  >  我的文章+《自由中国》冲击波
澳洲媒体热议“克文诤友”

7778

澳洲总理陆克文四月九日至十二日对中国进行了为期四天的访问。这是陆克文去年十一月当选以来第一次出访中国。陆克文的访问可以说正发生在一个“多事之秋 ”:三月份发生在西藏的镇压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弹,从而波及到北京奥运火炬在各国的传递。作为第一个会讲中文的西方元首,陆克文在这个当口访问中国,他 的一言一行自然倍受关注。
   
   四天之中,陆克文会见了温家宝、胡锦涛及一些部长级人物,与中国达成了共同应对气候变迁,以及恢复曾中断的自由贸易谈判的协议,等等。对于这些,澳洲媒体只是做了“例行公事”式的报道,没什么热情。
   
   澳媒大报特报的,主要是陆克文在北京大学用中文做的演讲,其中最关键的,又他直言不讳的指出,“西藏存在着严重的人权问题。”可以说,陆克文北大演讲的“风头”盖过了他与温家宝和胡锦涛的会谈。

   
   
   
澳洲媒体热议“克文诤友”

   《悉尼晨锋报》四月十日报道:“我用明明白白的中文说:解决西藏问题(I’m saying it in plain Mandrin: fix Tibet)”
   
   
   之所以如此,可能是因为:第一,这是他到达中国后的第一项公开活动;第二,这是西藏镇压发生后,第一次有西方元首在中国的土地上公开指出西藏有“严重的人权问题”,第三,北京大学在中国历史上地位特殊。
   
   因为共产党对媒体和與論的绝对控制,大部分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一代,对西藏的历史和现在存在的问题知之甚少,只以为是共产党把西藏从“农奴社会”解 放了出来。对于共产党在西藏杀了多少人、毁了多少庙、不许藏人以自己的方式信奉已信奉了一千多年的信仰,等等这些,基本上一无所知。
   
   然而,由于十几万不愿生活在共产党的统治之下而流亡世界各国的藏人的努力,共产党不尊重西藏的宗教、文化和传统的生活方式,一直在用高压手段压制藏 人,在五十年代以来的历次镇压中,有无数的西藏人丧生,光是五九年的所谓“平叛”中就死了至少八万七千人,等等这一切,几乎已成了国际社会的“常识”,因 此,西方社会许多人对藏人的处境非常同情,对达赖喇嘛也非常尊敬。
   
   今年三月份的西藏事件发生后,共产党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驱逐外国记者,加之共产党八九年六四开枪镇压学生后却说“天安门广场一个人都没有死”的“惯 例”,以及流亡藏人公布的藏人中枪图片、中共官方公布的坦克开进拉萨城的照片,等等这些都让西方民众相信,共产党的确开枪镇压了平民。就算一个国家的公民 有“打、砸、抢、烧”行为,也应该由警方依法处理。动用军队坦克对付平民的作法,在现代文明社会里无论如何说不过去。
   
   所有这些,都是澳洲媒体及政界正面评价陆克文在北大演讲中公开批评西藏人权状况的原因。有的报纸甚至借用陆克文自己的话,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克文 诤友”,因为英文中没有“诤友”这个词,英文报道干脆用音译,将之翻译为“Zhenyou”,所以 “Kevin Rudd”(陆克文的英文名)就变成了“Zhenyou Kevin”。
   
   有的文章对于陆克文寄予很高的希望,希望他的中文才能,能够使他成为西方和中国之间的某种桥梁。文章说,共产党的思维是二元的,简单的,把世界上的 人要么划分成“朋友”,要么划分成“敌人”,就象毛泽东说的:“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但世界是多元的,不是非友 即敌这样的关系,这名作者希望陆克文能让共产党明白这一点,不要一遇到不同于自己观点的人,就将其视为“敌人”,非要整出个你死我活。
   
   澳洲媒体还注意到,中国媒体对陆克文批评西藏人权状况的言论作了毫不客气的“消声”处理,所有中国媒体的报道中,都只报道了陆克文的前半句话,即“我们承认中国对西藏的主权”,却屏蔽了他的下半句:“西藏存在着严重的人权问题”。
   
   
澳洲媒体热议“克文诤友”

   《悉尼晨锋报》四月十一日评论文章:“想象一下,用压制手段让媒体毫无杂音(Imagine, push repress for a spotless press)”
   
   
   有个叫作克拉博(Annabel Crabb)的女性评论员毫不客气的说,没准儿,作为一个掌握着最高权力的总理,陆克文在看到一个国家能够对媒体实行完全的控制时,私下里还会有一种快 感,因为这样,他在纽约曾经光顾脱衣舞俱乐部的丑闻、他在国会开会时挖耳屎吃的形象等等,就不会在网上流传了。
   
   老实说,这名评论员的话是够尖刻的,毫不考虑要不要替陆克文留面子的问题。其实陆克文虽然在竞选期间被媒体曝出曾经光顾过脱衣舞俱乐部,还有人把他 在国会开会时挖耳屎吃的录像放到网上流传,但这并未影响他最终赢得选举。“人无完人”,大多数澳洲人原谅了这样的“小节”。从这一点看,新闻自由、言论自 由并不象“洪水猛兽”那样可怕。只是对共产党来说,这又得另当别论。
   
   
   台湾《看》杂志首发

 

2008年4月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