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曾铮  >  我的文章+《自由中国》冲击波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政策

7754

今年是澳洲新任总理陆克文当政的第一个年头。作为第一个会讲中文的西方元首,陆克文曾被当作“中国通”大肆炒作;但是,“中国通”等不等于“亲中国”,或 者更确切的说,等不等于“亲中共”呢?陆克文政府的中国政策,与前任澳洲政府有何不同?对这些问题,澳洲媒体一直在陆陆续续的谈论。
   
   比较有意思的是《悉尼晨锋报》的一篇报导,它引用了陆克文去年九月在亚太经合会期间用标准的普通话对胡锦涛讲的一段话:“我和我妻子特别热爱北京(陆克文曾作为澳洲外交官在北京工作过),我们喜欢北京的那个感觉、北京的人民和北京的文化。”
   
   谁听了这样的话都会觉得陆克文是在向胡锦涛示好。但《悉尼晨锋报》的报导却分析道,陆克文没说出来的话,比他说出来话的更加重要。比如他没有说:“我热爱中国。”

   
   其实关于陆克文,还有一个事实是中国官方媒体不会报导的,那就是当年陆克文在澳洲国立大学主修中文和中国历史时,做的论文题目是关于民运领袖魏京生的。陆克文还曾把魏京生的法庭审判文件翻成英文。
   
   因为这些经历,澳洲媒体猜测,陆克文在中国的人权状况方面,将比他的前任何华德的态度更加强硬。
   
   不过,从现在看来,笔者还未观察到此种端倪;相反,新的澳洲律政部长最近出面干预悉尼法轮功学员谢焱、李富英以酷刑罪等罪名控告原中共广东省委副书记陈绍基一案,欲给予陈绍基外交豁免权。从这点看,不能说陆克文在中国人权问题上的态度比何华德更加强硬。
   
   最近《澳洲金融评论》用一整版的篇幅发表一篇关于陆克文的中国政策分析文章,里面提到一个“芬兰化”的概念,倒是令人深思。
   
   这篇文章的题目叫做“受到考验的外交政策(Putting diplomacy to the test)”,作者为Geoffrey Barker。
   
   文章说,“芬兰化”这个概念是从冷战时期芬兰和苏联的关系中引申出来的。当时的芬兰由于害怕拥有核武器的苏联——这个可怕的“邻居”,最后身不由己的依附于苏联,在苏联的共产主义制度和西方自由世界发生冲突时,被迫采取所谓“中立”和“不说话”的态度。
   
   文章提出,澳大利亚目前就要防止被“芬兰化”。中国已经成为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共一方面在台湾问题等方面强调别国不可“干涉内政”,一方面又不 加掩饰的干涉别国对台湾立场的“内政”,中共的军费开支已经仅次于美国,并且想取美国而代之,成为区域性霸主,同时放纵盗用知识产权行为,不断的用间谍活 动窃取澳洲商业情报。
   
   在“美国-澳洲-中国”这个“三角关系”中,美国是澳洲唯一军事上的保护者,中国是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但美国和中国又是区域性的战略对手。因此, 文章作者给陆克文支招说,澳洲的中国政策中最关键的因素,是要在美国和中国之间找好平衡;而要这做这一点呢,陆克文必须认识到以下四个问题:
   
   1、 正如澳洲需要中国的市场一样,其实中国更需要澳洲的矿产和能源去支撑其发展,因此从这一点上,澳洲别觉得是在有求于中共;
   
   2、 在与中共进行自由贸易谈判的时候,澳洲要做好长期坚持的准备,要让中共意识到两国之间的差异——我想,作者所说的差异当然是民主和专制,以及两国政府价值观上的差异。
   
   3、 如果中共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无所作为,而且继续使用间谍活动盗取澳洲的商业情报,那么澳洲该强硬的时候就得强硬起来;
   
   4、 在不排斥中国的同时,澳洲必须保持与美国和日本的战略联盟关系,而且必须认识到,美国和澳洲之间的紧密联盟,才是澳洲一切外交政策的根本之根本。
   
   因此,作者说,在对待中国(实指中共)的时候,陆克文政府必须建立十分明确的原则和“边界线”,才能避免让澳洲成为冷战时期的芬兰。
   
   笔者不知该文作者是否看到过陈用林和袁红冰所揭露的中共对澳洲政策的“内幕”。陈用林曾揭露,中共对澳洲的外交政策,是要利用政治、经济、文化、教 育、外交等各种手段,使澳洲像东南亚各国一样,成为中国的“大周边”国家。“大周边”的含义,按袁红冰讲,就是“政治和文化的殖民地”。
   
   袁红冰透露的信息更加惊人,也即中共高层早已意识到,中国内部的各种危机靠任何常规的手段都无法度过,只有通过发动对台战争,将整个国家置于“紧急状态”,才是避免共产党崩溃的唯一途径。
   
   所以对台战争,意不在台湾领土,而在于度过中共的自身危机。
   
   一旦对台宣战,在中共的概念中,美国和日本是它必须面对的真正“敌人”,而澳洲最好是能保持“中立”,这样中共就不致分心。
   
   这种说法也许有些“耸人听闻”,但《澳洲金融评论》文章关于澳洲被“芬兰化”的担心,却与此不谋而合。
   
   从中共多年来在澳洲身上所下的功夫看,“大周边”的政策是在扎扎实实的被执行着。
   
   比如今年悉尼中国新年的大巡游中,两千五百人的队伍,就有六百人来自中国陕西,队伍最为庞大,而对当地团体却只限五十人参加。
   
   笔者从陕西随团摄影记者处了解到,六百人加其他随团人员(比如仅随团摄影记者就有十几名)到澳洲的全部费用都是“政府”出的,这是“政府”的大项目,而这六百名参加巡游的都是从延安等地调用的专业演员。
   
   六百多人,仅机票及食宿的开支就超过百万澳元,换成人民币可能就是千万元的概念。
   
   在悉尼民众兴高彩烈的观赏着这些“专业”的表演时,他们不会想到,这是中共“文化输出”的政府行为。
   
   而悉尼当地参加游行的,除市政厅队伍外,全部是民间团体,澳洲政府不会为他们出一分钱。
   
   《澳洲金融评论》还说,到目前为止,外界似乎还看不出陆克文政府的中国政策到底什么样。笔者倒有兴趣知道,陆克文之精通中文,会否助于他看透中共的反人类本质?
   
   台湾《看》杂志首发

 

2008年2月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4/15/09 12:26:15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