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曾铮  >  我的文章+《自由中国》冲击波
二战后第一名美国战犯的尴尬处境

7715

有人曾说,“九一一”改变了西方世界的格局。也许这个说法有些道理,所以在最近几个星期中,与恐怖活动有关的事件反覆成为澳洲媒体的热点,比如刚刚服完九个月刑期得到释放的澳洲恐怖犯大卫·希克斯(David Hicks)。
   
   希克斯今年三十二岁,是南澳阿得雷德人,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他一九九九年皈依伊斯兰教,二零零零年加入臭名昭著的基地组织,二零零一年前往阿富汗,接受基地组织的训练。据说还多次见达本·拉登(Osama bin Laden)。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他在阿富汗与塔利班的部队一起被美军逮捕,然后被送到美国海军在古巴关达纳摩的军事基地关押。零七年三月,美国军事法庭判处他七年徒刑,但只需要坐满九个月,其余的刑期缓期执行。

   
   零七年五月,他被送回澳洲阿得雷德的牙塔拉(Yatala)监狱关押,到十二月二十九号,他服完九个月的刑期,得到释放,但警方申请对他实行“控制 令”,他在一年之内必须每周到警察局报导三次,半夜十二点到早上六点之间不许外出,必须使用警察指定的电话跟外界联络,等等。
   
   希克斯可以说是产生在澳洲本土的、土生土长的恐怖份子,但他成为媒体热点,还不止是这个原因。
   
   希克斯身上有不止一个“第一”。他是第一批被送到关达纳摩军事基地关押的恐怖嫌犯之一,同时也是美国专门审判恐怖嫌犯的军事法庭成立和布什总统的 《2006 年军事委员法》实施后,第一个以“敌方战斗人员”身份受审的嫌犯,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以“战争罪”判决的第一个罪犯。
   
   不过,希克斯成为媒体热点的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希克斯被关押了五年半之久没有被审理。这一点激起了澳洲人极大的不满,他们觉得,不管希克斯犯罪、还是没犯罪,都不能这么长时间不明不白的将一个人关着,不进行审理,这样是不公平的。
   
   当然澳洲人被美国关押也激起了一些澳洲人的强烈不满,所以有人发起了一项名为“给希克斯公正” (Fair go for David Hicks)的活动,搞全国性集会活动,还建了专门的网站。去年刚好赶上澳洲大选,澳洲公众的强烈不满使希克斯案变成了一个棘手的政治和外交问题,澳洲政 府不得不为此向美国政府转达澳洲公众的不满。最后希克斯能够回澳洲服刑,也可以看作是澳洲民意通过媒体表达出来的结果,或者说是胜利。
   
   美国军事法庭的判决也是媒体上争议的热点之一。希克斯的父亲和律师一直强调,法庭没有拿出任何证据能够证明希克斯有罪,唯一定罪的依据是希克斯自己承认向恐怖组织提供了物质支持。
   
   希克斯的律师说,希克斯和法庭之间达成了一项协议,希克斯以认罪为条件,换取回到澳洲服刑的权利,这项协议还包括在一年之内,不得向媒体透露很多事 情,不能将自己的经历以出书、拍电影的方式换钱。所以当希克斯出狱的时候,虽然有很多媒体在监狱门口苦苦守候了一夜,他还是跳上汽车就走开了,没有接受任 何采访,只由律师代念了一份书面声明,感谢澳洲人民对他的帮助和支持。
   
   但他越是不开口讲话,媒体越是想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犯罪,他在被关在美国军事基地的时候,到底都发生了一些什么事。他已经无可避免的成了媒体的焦点,有人估计,如果他把自己的故事卖了,起码值成百上千万澳元。
   
   一个名叫法内斯(Peter Faris)的大律师写了一篇文章说,希克斯还有机会在澳洲的法庭挑战美国军事法庭的判决,而且有的是律师愿意免费帮他打这个官司。如果他赢了,他不仅可 以推翻美国军事法庭的判决,还可以名正言顺的卖自己的故事获利。但如果他不去挑战美国法庭的判决,那么澳洲人可以认为,他确实是有罪的。
   
   也有一些包括政府官员和九一一受难者家属在内的澳洲人表示,希克斯应该为自己的恐怖主义行为向澳洲人道歉,并收回其反犹太言论。
   
   目前希克斯住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他表示希望能安静的生活一段时间,重新适应社会。但到今年三月,他与美国军事法庭达成的一年的“封口”协议就到 期了,从现在的趋势看,媒体一定会千方百计想办法采访他,所以他能不能得到“安静”,还很难说。这也许是成为媒体焦点人物以后很难避免的尴尬吧。
   
   
   台湾《看》杂志首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