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其它
曾铮  >  我的文章+《自由中国》冲击波
彭斯演講之「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

76825

 

 

小時候學語文,每篇課文老師都要讓總結出個「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來,似乎這樣才算看懂了這篇文章。

現在雖然覺得「總結」一篇文章,或把一篇文章「肢解」成「段落大意」去理解的作法有些荒謬,但「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這兩個詞還是在腦海中揮之未去。

那麼今天就借用這種說法,來談談很多評論人士似乎還未曾談及的10月24號美國副總統彭斯關於美中關係演講的「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吧,因爲我覺得,抓住這個「中心思想」,對於理解他的整篇演講,乃至美國對美中關係的全面理解和戰略佈局,是非常重要和必要的;而現在大家談論的,更多的是一些細節。

我聽來聽去,覺得彭斯的「中心思想」就是,美中兩個國家在信仰、價值觀和社會制度/結構方面的根本性差異,決定了兩國關係的走向。如果中共不改變自身,去擁抱普世價值,美國不可能改變自身去接受它容納它。

換言之,彭斯演講的核心要點是,美中之爭,之差異,是信仰、價值觀、體系和社會制度之爭,之差異。這說明,川普政府已經是站在信仰、價值觀、體系和社會制度的層面在看待美中之間的關係了。

理解到這一點,我想,一些恨不能美國今天就把中共給幹倒的朋友們,就不必再去爲今年他說的話似乎比去年要「軟」、川普會不會爲連任而對中共妥協之類的問題費心煩惱了。

在談到美中脫鉤問題時,彭斯說,美國不想與中國脫鉤,但中共的所作所爲,表明是它自己在與世界脫鉤。

我不知有多少人從這句話中聽出了這樣的潛臺詞:是中共自己要與人類文明爲敵,與全世界爲敵;中共其實是全世界的敵人、對手,而不僅僅是美國的。

昨天我在網上發了個短帖,說 NBA 的莫雷不過發了個七字推文,中共就跳得老高要抵制;而彭斯大罵中共近一小時,中共卻欺軟怕硬不敢抵制美國,等等。有人在帖子下留言說:「國內學者認為彭斯今年的演講軟和了,值得讚許。」

我回覆說:「那是他們不明白紳士是如何罵人的。」

是的,文明人講話,不會像殃視的主播一樣,潑婦罵街般把什麼「攪屎棍」及比「攪屎棍」更髒的語言,都拿出來撒潑解氣,爲罵而罵。

文明人最「惡毒」的「咒罵」,就是類似這樣的事實陳述:2015年,他們承諾了不在南海搞軍事化,他們食言了;同年,他們承諾不偷竊我們的知識產權,他們也食言了……

對於已經完全失去廉恥感的中共官員來說,這樣的「咒罵」只是清風拂面,絲毫沒有痛感;而對文明世界的人來說,被人這樣直言不諱地指出你的食言和偷竊行爲,已經是完全顏面掃地,可以自己去買塊豆腐碰死了。

所以,聽懂了彭斯演講的「中心思想」後,就能明白,他每一段的「段落大意」,都是在一條條列舉中共的惡行,以及美國對每一項美中重大差異的看法和處理方式,比如臺灣問題、香港問題、貿易問題等等;同時彭斯也一遍遍反覆強調:對美國的立國之本,如對壓迫和暴政的反抗、 對造物主賦予的神聖不可侵犯的追求生命、自由和幸福的權利,對民主、自由、宗教信仰和法治的捍衛,等等這些問題,美國是寸步不讓的。今天美國人捍衛立國之本的決心和意志,並不比美國的建國先賢們更小更弱。

在演講結束後的回答問題環節,彭斯還特別提到,川普總統是歷史上第一位主持聯合國宗教自由會議的總統。

在那次聯合國宗教自由大會中,以及在其他很多場合中,彭斯及國務卿彭佩奧都多次提到:「美國人一直認為,我們的首要自由就是宗教自由。」

從這個意義上說,將捍衛宗教信仰自由列爲首要任務的美國,與號稱不信神,要「砸爛一切現存的社會制度」,並迫害一切正信的中共,根本是無法互相融合的。

既然無法真正融合,脫鉤不脫鉤,其實只是個僞問題。

是的,無論是彭斯的演講,還是川普政府的作法,都沒有涉及到政治層面的東西,都還在談貿易公平而已。

但是,彭斯的演講,卻已經超出了政治層面,涉及到最基本的價值觀念、世界觀和信仰觀的問題了。而政治制度的設計和建立,只不過是在價值觀念、世界觀和信仰觀之下進行的。

從這個角度說,如果美國真正要堅持自己的價值觀、世界觀和信仰觀,它是一定無法接受中共的價值觀,以及爲這個價值觀服務的政治及社會制度的。

而中共在經濟、技術和軍事領域等種種爲美國所不能接受的作法,無一不是基於它毫無道德感的「信仰」和價值觀所而做出來的。

所以,美國堅持中共要糾正自己的行爲,其實就已經觸及到了中共根本不能見容於文明世界的「信仰」和價值觀層面,也就是它賴以存在的基礎。

從這個意義上說,只要美國能咬住這一條不放,能一直堅持下去,其實就這一條,也一樣會要了中共的命。

彭斯在演講中還提到,中共希望美國有個不同的總統,他的潛臺詞是,中共不但想干擾美國選舉,也想在貿易戰中採取拖延戰術,期待著川普連任不上,中共好繼續與他們已經搞定了的民主黨政客打交道。

對此,我也想順便說上幾句。

昨天聽彭博社广播,主持人問某專家:「你覺得在現有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中,誰對川普的威脅最大?」

結果專家說:「川普最大的威脅是經濟衰退。」那意思說,經濟衰退的可能性是川普最大的敵人,而民主黨現有總統候選人中,無人能真正構成對川普的威脅。

在此,我不想與經濟專家去爭論,美國會不會出現,或是否已經出現經濟衰退,或者經濟衰退能否威脅到川普的連任。我只想說說這幾年我觀察到的幾個現象:

第一、民主黨和大部分左派媒體,一直不能、不想接受2016年敗選的事實和現實,所以這三年多以來,所搞出的唯一有「成效」的事情就是怎樣把上次的選舉結果「倒」回去,把川普搞下去。

三年多來,他們不能反思自己爲何失去民心和選票,而是像完全失去理智似的,只知攻擊、整治川普,爲川普製造種種麻煩和障礙,阻撓他正常行使總統的職責。這種表現,借用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回答CNN記者關於三十九名中國人爲偷渡英國而慘死大貨車之事的提問時的用語來說,是沒有爲民主黨加任何分的。

第二、到現在爲止,民主黨未能推出一個真正像樣的候選人,或一句選戰口號,一套施政綱領來。人氣相對較旺的沃倫,提出個什麼「Medicare For All(全民醫保)」,卻又答不出什麼細節來,比如如何支付這個計劃的問題。就算經濟出現了衰退,請問哪位民主黨候選人有藥方?

第三、反過來看川普,三年多前,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句「讓美國再次偉大 (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的口號,和一些怎樣做到這一點的承諾。但他以一介政治素人,在黨內、黨外全無後援、全面受敵的情況下,「一人敵一國」,贏得了那場選舉。

上任三年以來,各方面成績,雖然媒體基本不報,但大家還是能看到的。就業率、失業率、招工數、新增職位數、GDP、股市指數、購買力、消費景氣、消費者信心指數,等等這些,還是會定期被公佈的。大家的荷包怎樣,各人心裏也是有數的。

也就是說,三、四年後,比起2016年時的情形,川普已經不再是除了「口號」外啥也沒有的政治素人。政績怎樣,民衆自有判斷,黨內的支持度,也已經達到九成以上。

從兌現競選承諾的程度看,2016年支持川普的,2020年鐵定仍會支持他,就這一條,川普不就已經贏定了嘛。

反過來,除了抹黑川普外毫無建樹的民主黨(川普稱他們爲「毫無建樹黨Do Nothing 」真的再妥帖不過),在這四年間又失去了多少中間選民?到下次選舉時,應該就會有分曉了吧。

所以,中共想採取拖延戰術來應對貿易戰,完全就是癡人說夢。正如川普所說,到他再次當選後,條款只會更苛刻。

當然,中共能認清這一點,它就不是中共了。

中共是註定要覆滅的,而覆滅前的種種,一定是愚蠢且瘋狂的。

彭斯講話視頻(中文同聲翻譯)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