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曾铮  >  集会发言
代师涛答谢《亚太人权基金会》新闻自由奖辞

7565

在2007年9月5日悉尼《亚太人权基金会》颁奖会上的发言
   
   首先,我非常感谢亚太人权基金会允许我在此代替师涛先生接受2007年度的新闻自由奖,我对此感到非常荣幸。
   
     由于师涛先生身陷囹圄,我们无法与他取得联系,因此我不敢说自己的发言能代表师涛先生;我只能说,作为一名也曾身陷中共黑牢的作家,我愿意在此表达一下自己此时此刻的感想。
   
     在当今的时代,新闻自由对于一个社会的重要性是勿庸置疑的;我们很难想像一个没有新闻自由的社会能够拥有社会公正和长久的繁荣。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国际社会在接纳用铁血手段压制新闻自由的中共政府的同时,却没有在这方面对它保持足够的压力。
   
     不仅如此,我们还看到类似雅虎、cisco这样的西方公司屈从于中共的压力,成为中共网络封锁的帮凶;更有一些民主国家的政府,为了经济利益在中共的恶行面前保持沉默。
   
     所以,今天,在二十一国首脑聚集于悉尼之际,我们更有必要再次大声提醒国际社会:一个囚禁记者和作家、一个钳制新闻自由的独裁政权,绝不仅仅是中国民众的敌人,它同时也是世界人民和现代文明的敌人。缺乏舆论监管的绝对权力所能造成的灾难是难以想像的。
   
     更加可怕的是,中共独裁政权所做的,并不仅仅是新闻封锁和新闻控制;在压制一切异见的同时,中共利用手中所掌握的整部国家宣传机器,营造出无所 不在的只为维护其绝对统治而存在的党文化,但这个党文化却是与传统断绝的、反人性、反人道、反道德、充满了斗争哲学和血腥恐怖的邪恶文化。这个邪恶的党文 化曾经给中国带来造成七百多万人死亡的文化大革命;在全民向钱看的今天,它所带来的道德底线的崩溃正在造成另一场目前表现可能还一时看不见的巨大灾难,虽 然这种灾难的迹象已经正在从各个方面逐渐显现出来:比如生态资源、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的严重破坏,各种假货、毒货的泛滥、以及有毒有害“中国制造”产品在 全世界引起的恐慌……
   
     所以说,要打破中共的新闻封锁和党文化毒害,还需要更多的像师涛这样的具有社会正义感和道德勇气的记者、作家、知识份子和民众的共同努力;正因 此如此,亚太人权基金会对于师涛先生的嘉奖就显得非常重要,它表明历史终将记住所有中国人在今天为走出封锁和压制的黑暗所做的不懈努力。
   
     最后,我想强调的是,师涛先生除了是一名优秀的记者以外,还是一名优秀的诗人,也许正是由于他拥有一颗渴望自由的诗心,才会成为专制独裁的敌人。因此,我想以两首师涛的诗作来结束我的代答谢辞,因为我可以肯定的是,师涛的诗,一定能代表他的心声:
     
    仰望北京
     
      仰望北京,那座
      广场的名字,沉甸甸地
      压在我的心上
      那不是我的广场,它不允许我
      坐在那里思考,不允许我发呆
      地上的每一条砖缝
      都散发出诡秘的磁场
     
      我想让我的身体离开这里
      让我的记忆离开这里
      这可怕的刽子手的坟
      想把我留在这里殉葬!
      我想把我的名字连同屈辱
      一同踩死在这里
      然后全身长满翅膀逃离魔掌!
     
      我也曾鼓起勇气,用一双梦想的
      眼睛,审视着每一个黎明的开始
      也想过出卖赞美的歌声
      换取一生的和平和安宁
      沉默,它安慰过我,却也在戏弄着
      我,它坚硬如死亡之墙
      可是我的恐惧,它又来自何方?
     
      2004.1.6太原
   
     六月
   
     所有的日子
     都绕不过“六月”
     六月,我的心脏死了
     我的诗歌死了
     我的恋人
     也死在浪漫的血泊里
     六月,烈日烧开皮肤
     露出伤口的真相
     六月,鱼儿离开血红的海水
     游向另一处冬眠之地
     六月,大地变形、河流无声
     成堆的信札已无法送到死者手中
   
     2004 年6 月9 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