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曾铮  >  我的文章+《自由中国》冲击波
中铝公司在澳大利亚的“游说”之 旅

7540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几个星期之前,中国铝业公司投资195亿美元收购澳洲力拓(Rio Tinto)矿业集团一事在澳洲媒体曾引发广泛关注。这起悬而未决的收购案最近因中铝公司新上任总经理熊维平 的到来,而在澳洲媒体引发又一波密集报道。

 

五十二岁的熊维平的前任、原中铝公司党组书记兼总经理肖亚庆在谈成与力拓的收购交易后,不出澳洲媒 体所料的那样升任了国务院副秘书长,接替他的熊维平走马上任后仅十几天的功夫,就于于32号飞至澳大利亚,开始了他的游说之旅。


中铝收购力拓案 之所以如此引人注目,有几个方面的原因。对身陷债务的力拓集团,这是它目前所能看到的唯一能拿到现金偿还债务的途径;对中铝公司,这是一个重要的走出国门、掌握资源的战略步骤,如果收购完成,也将是中国企业在海外的最大一起投资;对澳大利亚政府,这是 最大的一笔来自一个由外国政府拥有的公司的直接投资,而涉及到的问题非常敏感,即澳大利亚的矿业资源将被谁掌控;对中共政府,这当然是它“地缘政治”的一 部分。将澳大利亚变成中共的大周边,是其一直以来的总体对澳战略。


《悉尼晨锋报》 上的一篇由Mark Davis撰写的新闻评论文章“Enter the Spin Dynasty”称,虽然中铝公司知道它想要什么,但却并不知道怎 样才能得到它。
文章引用中国问 题研究家、美国政治学教授Scott Kennedy的话说,中国企业还不太具备在天朝上国(Middle Kingdom之外进行游说的能力。他们经常会把某个国会议员的个人立场误以为是该国政府的立场,也常被民主制度 的复杂性及政策制定过程的开放性和透明性搞的头昏眼花。


一个典型的例子 是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2005年对美国优尼科(Unocal)石油公司收购案的失败。他们搞不懂为什么这起收购会在美国遭遇那么强大的政治阻力。


这一次,中铝公 司似乎汲取了教训,除了聘请做大笔交易必不可少的顾问和律师外,还雇用了不止一家公共关系公司,来替它做游说工作。其中一家公关公司是澳洲新南威尔士州前 州长Bob Carr的顾问,另一家FD Third Person则是自由党领袖的顾问。此次熊维平在悉尼的活动,便是由FD Third Person安排的。


《悉尼晨锋报》 的文章还披露道,除此之外,中铝公司也正在战略性的以钱开道,为自己铺平道路。比如,它去年向澳中工商业委员会 (Australia-China Business Council)捐款25万澳元,用于研究澳大利亚和中国的关系问题。此项捐款在澳中工商业委员会的理事中曾引起不安。


不过,澳中工商 业委员会前任主席Kevin Hobgood-Brown辩称,这份即将在几周内发布的关于澳中关系的研究 报告,与中铝公司的收购交易毫无关系。


另一个引人注目 的动作是,中铝公司在近期成为了澳大利亚久负盛名的智囊机构——罗伊研究院 (Lowy Institute )的国际政策研究方面的赞助商。


一名未透露姓名 的堪培拉职业游说家评论道,在中铝公司进行收购游说战的同时,中国五矿集团对澳大利亚OZ Metal 公司,以及湖南华菱钢铁公司对澳大利亚第三大铁矿石商Fortescue Metals的投资收购,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这很难让人相信,这些收购战不是北京方面一手操控的。这些同时发 生的收购战显示,北京方面认为,它们的投资对澳大利亚非常重要,所以,就算有什么问题,澳大利亚也一定会自行想办法解决,以便能够引入这些资金。


不过,这位职业 游说家说:不管告诉过他们多少次了,他们仍是很难理解我们的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oreign Investment Review Board)是如何运作的;他们也不能理解,就算澳大利亚政府想要怎么样,但最终的结果,可能刚好相反。

游说家的言下之意当然是,澳洲的“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是独立运作的,它的决定,不是澳洲政府所能 左右的。


中铝公司的游说 战成效到底如果呢?文章说,到现在为止,澳大利亚财长斯万(Wayne Swan )丝毫不露口风。不过,善于阅读身体语言的人士从 中共驻澳大使章均赛的身体语言中可以看出,他是紧张而不安的。他经常一大早就给澳大利亚总理办公室打电话,为中铝公司充当说客。


总而言之,文章 说,为了此次收购案,中铝公司正双管齐下,全力以赴,既继续采用老式的政治强压手段,同时又放软身段,学习新式的西式游说。最终的结果将如何呢?目前谁也不知。

 

澳洲国外投资审查委员会已宣布将对此收购案的审查延期九十天,同时中国五矿的收购审查也被延期。与此同时,澳洲上议院国家党领导人乔伊斯(Barnaby Joyce)在一些澳洲商人的资助下,发起了反对中铝收购的一系列动作,包括电视广告、网上签名等。

 

乔伊斯还成功的使参议院的经济委员会同意就外国政府 购买澳洲资产问题进行调查,并与澳洲海外投资审查委员进行合作。参议院经济委员会将于今年中发布其调查报告。



20093


台湾《看》杂志首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