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其它
曾铮  >  我的文章+《自由中国》冲击波
APEC与澳洲的“外交洗牌”

7539

喧喧嚷嚷的悉尼APEC峰会终于过去了,在新华社高调宣传“胡锦涛主席访澳并出席APEC会议取得重要成果”的同时,澳洲媒体不免也对这次会议指指 点点,诸多评说。只不过,它们多半是用“冷眼相看”的态度说出些“冷嘲热讽”的“怪话”来,绝对不会像新华社那样乖乖的只唱赞歌。

   虽然澳洲总理何华德称APEC是一个巨大的成功,尤其是应对气候变迁的《悉尼宣言》,第一次将中国、美国和俄国这三个最大的污染国拉入到一项 协议中 来,但媒体对《悉尼宣言》所设定的所谓志向性(aspirational),而不是约束性温室气体排放目标深表怀疑,认为这种凭“自觉性”去达成的目标很 可能变成一纸空文。

   另外,媒体讨论得比较多的是这次APEC期间澳洲政府的“外交洗牌”,即怎样去平衡与中国、美国和俄国三个大国之间的关系问题。

   这次到悉尼参加APEC的俄罗斯总统普京是历史上第一个到澳洲访问的俄罗斯(包括苏联在内)领导人,因此引来格外多的媒体关注。媒体说,值得 注意的 是,他是从印尼的雅加达直接飞到澳洲的,在那里他刚刚签署了向印尼出售价值十亿澳元(约六十二亿人民币)的潜水艇、坦克、飞机的协议。澳洲媒体对于此举是 否会引发地区性的军备竞赛表示担忧。

   虽然澳洲政府这次签订向俄国出口铀矿的协议,但媒体及观察家对俄国这只“北极熊”及“洗礼仪式上的巫婆”仍充满戒心,尤其担心俄国有了从澳洲 进口的 铀矿以后,会将自己的铀“解放”出来,去生产核武器,并将核技术扩散到“流氓国家”。这种担心跟对澳洲向中国出口铀矿的担心是一样的。

   美国向来是澳洲最亲近的盟友,这次APEC期间,虽然美国没有像中国和俄国那样与澳洲签订任何大笔的贸易合同,但双方达成的却是共享军事技术的协定——仅此一条,就显示了澳美关系之不同寻常。

   有一次一名ABC记者在采访澳洲国立大学的一名政治学教授时曾问,现在中国已取代日本成为澳洲的第一大贸易伙伴,这是否会影响到澳洲的政治和外交政策,那名教授非常肯定的说,不会。跟中国之间就是一个生意关系而已,美国才是澳洲政治上和战略上的盟友。

   中国领导人胡锦涛这次给澳洲带来了大笔的买单,其中一笔天然气合同的金额就高达370亿澳元,另外澳洲与中国在这次APEC会上还达成了以后 每年进行战略对话的约定,但正如前中共外交官陈用林所言,中共在与澳洲的外交关系上,事实已无牌可打,现在是中国急需从澳洲得到能源去支撑其赖以生存的经济高速 发展,而不是澳洲急需中共怎样。事实上,印度、俄国、日本都在抢澳洲的优质能源。

   因此,澳洲媒体在谈到中国时,很多时候都在提中国令人不安的军事扩张,包括在太空领域和互联网上的扩张,同时也对澳洲政府现在将中国看成一个“钱柜(英文用的是cash cow)”而对其恶劣的人权状况保持沉默而感到不满。

   《悉尼晨锋报》刊登了一篇措词尖锐的关于中国的文章说:“在所有何华德和外交部长唐纳关于APEC的言论中,有一个词他们从来没有提到,那就是‘民主’。”

   在谈即将召开的十七大时,文章说:“难道胡锦涛真的相信共产党的一党专制还能再持续三到四十年吗?……没有自由的思考和表达的权利,中国能从一个世界的奴工加工厂变成一个有自我创新能力的经济实体吗?”

   也许,对于何华德来说,他一方面建立美日澳三方安全合作联盟,一方面与中国建立双边战略对话,是想在这其中玩某种“平衡”。只是,刚刚忙完 APEC 的何华德,立刻就陷入了来自其党内外对他是否应该继续充当自由党领袖并代表自由党参加马上就要进行的联邦大选表示怀疑的声音,他是否还有希望继续作为澳洲 总理来玩这种“平衡”呢?从目前的民意调查结果看,何华德再次连任的希望似乎比较渺茫。

 

2007年9月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