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其它
曾铮  >  我的文章+《自由中国》冲击波
【澳媒观察】由维省省长贝克斯辞职想到的

7472

上个星期五,七月二十七日,澳洲第二大省维省的正副省长在没有任何事先征兆的情况下,于同一天突然宣布辞职,在澳洲政坛和媒体上引起了巨大的震动。
   
   维省省长贝克斯(Steve Bracks)在新闻发布上表示,他辞职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无法兼顾家庭和工作,无法百分之百的将自己投入政治生涯。副省长戴伟斯(John Thwaites)只是简单地表示,他已经做了十五年维省工党副领袖了,是该引入新鲜血液的时候了。
   
   政客的辞职常让人们与“丑闻”联系起来,因此维省正副省长同时辞职,不禁让人发问:“确实只是这些原因吗?会不会有其它隐情?”

   
   澳洲人喜欢讲一句话,叫“take it at face value”,意思就是姑且相信它就像表面上这样。从媒体报导看,现在确实没有发现其它原因,炒得比较厉害的,是省长贝克斯二十岁的儿子两星期前因酒后开 车撞到树上出了车祸这件事。照中国人的眼光,省长儿子酒后开车撞到树上不算什么大事,但在澳洲,这就是个丑闻,媒体当时对这件事穷追猛打,贝克斯不得不对 媒体承受,他感到特别无奈,觉得自己没有用,是个很失败的父亲。他说,他考虑辞职虽然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儿子的车祸促成他更快的下了决心。
   
   可以说,作为一名省长,贝克斯是相当成功的,所获得的评价也很不错。贝克斯今年五十二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他一九九九年三月开始出任维省工党领 袖,八个后带领维省工党赢得省政府大选,从那以来后连续赢得了二零零零年、二零零六年两次大选,如果他做满这一届,他将成为维省历史上执政时间最长的省 长。评论界普遍认为,贝克斯当政期间,极大的稳固了工党在维省的地位,经济也取得很好成效,人口增长和人均收入都超过了澳洲第一大省纽省,而且他在八个月 前刚刚第三次赢得大选,事业上可以说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所以大家才会对他的辞职感到非常突然。
   
   看来众多关于贝克斯辞职一事的报导,不禁产生三个联想。一是在澳洲做个政治家其实也不容易。虽然他们拥有权力,拥有改变社会、实现抱负的能力,拥有 比较高的、稳定的收入,但同时他们也面对着很大的压力和挑战。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受到来自其它党派、媒体和公众的关注,有一点儿丑闻都要被曝露在光天化日之 下。他们虽然有一定权力,但同时也受着许多限制,这一点不像在中国,有了权就意味着有了钱,有了一切,所以才有那么多共产党的官员死也不肯主动交出权力。
   
   第二个感想是澳洲政治家的政治生命,似乎根本就不归他的党管,也没什么“党内纪律”。这次贝克斯决定辞职,完全是个人决定,他只是在快要召开新闻发 布时才打电话告诉工党联邦领袖陆克文,陆克文在电话中试图留他,但是他说:不,我已经决定了,我马上要去开新闻发布会。就这样他就把自己的命运给决定了。
   
   第三个感想是由于制度的健全,权力过度非常容易、平稳。虽然贝克斯的辞职非常突然,但对政府的日常运作并没有中断,他七月二十七号星期五刚刚辞职, 七月三十日星期一,工党就选出了新的省长,由原来的财政厅长布伦比(John Brumby)走马上任,接任省长职位,副省长人选也同时敲定。一场震动喧嚣也许就这么过去了。对普通公众来说,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