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曾铮  >  我的文章+《自由中国》冲击波
山西黑窑与器官活摘

7367

看到令人目瞪口呆的山西黑窯報導,我不由自主就聯想到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指控。
   
   黑磚窯被揭開之前,有誰想到過?有誰敢相信?!今天看到網絡作家楊恆均的文章《中國再也不需要小說了》。楊恆均說,中國的現實會讓他的小說被批評為 缺乏想像力,因此他決定不寫小說了。在談到山西黑磚窯事件時,他憤懣的說:「我X它奶奶的!我寫了這麼久的小說,怎麼就沒有這樣的想像力?怎麼就無法幻想 出如此泣鬼神、驚天地的慘無人道的故事情節?」
   
   是啊,生活在所謂的「新中國」或從那裏出來的人們,滿耳朵灌的都是「祖國的花朵」、「盛世」、「崛起」、「和諧社會」,怎麼能想像到、怎麼敢相信這 樣的事情?因此才有網民們狂風暴雨般的怒吼。這也讓我想到高智晟律師的一句「名言」:只有他們想不到的,沒有他們做不出來的。

   
   那麼黑磚窯與器官活摘之間有甚麼相同和不同處呢?
   
   事件本身的觸目驚心及無法無天
   
   這二者都是超出人想像能力的、存在於正常社會體系之外的黑系統。黑磚窯中的奴工被囚禁在磚窯中,被當作「活體器官庫」的法輪功學員則被囚禁在地下室 或其它不為人知的場所。在這裡,人被當成了純粹的勞力或「活體器官集合體」,除此之外,這裡的「人」與正常的人之間,幾乎沒有其它任何關聯。人的尊嚴、生 命、價值、社會其它屬性,統統都不存在;
   
   受害群體
   
   黑磚窯的受害群體是一些民工、兒童、智障者,等等。這些人屬於社會的「弱勢階層」,是被社會遺忘和忽視的人群。器官活摘的受害者是法輪功學員,是中 共定下的頭號敵人和消滅對象。他們不是被遺忘的,而是中共念茲在茲要從社會中消滅的。從這點上看,他們的處遇比「弱勢階層」更糟;
   
   利益驅動
   
   黑磚窯與器官活摘的發生,當然都是利益驅動所致。在全社會瘋狂的向錢看的情況下,最終終於有了想像力超出正常人思維範圍的魔人、狂人想出這樣的賺錢 法子來。抓「無成本」的勞力,讓他們一天干16個小時、20個小時,除了饅頭涼水外不給別的的,直到累死、累傻為止……
   
   我不太清楚一個奴工這樣干三年燒出的磚值多少錢?據說一塊磚的價格是一、兩毛人民幣,有報導說運城市萬榮縣六毋村一個正常經營的磚瓦窯廠一年能創利10萬元,工頭的報酬是1萬片瓦100元左右。如此說來,一個奴工一年所創造的價值一年肯定遠小於10萬人民幣。
   
   器官活摘的「創利」水平呢?這在中國器官移植網上是有明碼標價的:一個肝臟是9.8~13萬美元。一顆腎臟6.2萬千美金,一顆心臟13~15萬美 金,眼角膜3萬美元(詳細報告請見http://organharvestinvestigation.net/report0701 /report20070131-ch.pdf)。也就是說,出賣任何一個器官,能換回的「利潤」都遠遠大於一個黑窯奴工所能創造的;如果同時賣出一個人 的好幾個器官,那就更加不得了。
   
   做惡者
   
   黑磚窯事件中的做惡者,是人販子-包工頭-黑磚窯窯主-當地派出所或工商部門或勞動部門-當地政府,等等,事件曝光後,山西省公安廳副廳長李富林 稱,「黑磚窯」是社會的「死角」、「沉渣反彈」,要堅決打擊。因為有更高一級的「執法者」扮演「正義」的角色,部份奴工被營救出來了。也有的已經死掉了, 或被轉移了。
   
   器官活摘的做惡者呢?醫生-勞教所-拘留所-監獄-醫院-軍隊……最高級別的做惡者在哪裏?這個我們目前還不知曉,這大概是中共的最高絕密。但我們能知道的是,鎮壓法輪功,是中共中央的決定。這已經通了「天」了,那麼還能指望誰去「營救」這些受害者呢?
   
   失蹤者家屬
   
   在黑窯事件中,家長們「瘋狂」的努力最終導致了一些兒童的獲救。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驚天罪行曝光後,有許多人不相信,理由之一就是那麼多人失蹤了,家屬為甚麼不找。
   
   其實不是不找,而是他們找尋的努力,和任何有關找尋的消息,都跟所有與法輪功迫害有關的消息一樣,被「悶殺」了。
   
   我因修煉法輪功於2000年被捕後,先生知道我被捕了,送到勞教所了,卻用了整整四個多月也打聽不到我到底被送到哪個勞教所了,勞教所在哪裏。問誰 誰都不告訴,想拚命都不知道該找誰拼。政府工作人員、執法人員還理直氣壯的讓你感到,你沒有勸得家屬放棄法輪功,是你欠了國家的,因此一切皆是活該。
   
   在國家恐怖主義的高壓下,法輪功學員被妖魔化、異化,許多法輪功學員都遇到家屬不理解、不支持、強烈反對,直到離婚、斷絕關係的問題,外地的到北京 上訪後「消失」的,有的家屬不敢理直氣壯的找尋,有的想找也哭告無門。更極端的例子是,家屬被迫配合當局的鎮壓令,將家中老年法輪功學員囚禁致死。
   
   犯罪規模及「層次」
   
   從犯罪規模及「層次」講,黑窯事件屬於散戶黑幫的「粗放」經營,器官活摘則是在「國家級」鎮壓前提下的「精細作業」。由於這單「買賣」太大,涉及的犯罪人物、體系、手法、「技術含量」、詭秘程度、掩蓋消息的能力及銷毀罪證的能力,都不是黑窯窯主們所能比擬的。
   
   因此,現在世界能「震驚」於黑窯事件;卻還未能「震驚」於器官活摘,特別是在中國大陸,它像黑窯事件被曝光之前一樣,被掩的嚴嚴實實的,不為人知。
   
   從黑窯事件到器官活摘,這之間的距離有多遠呢?可以說,並不太遠。都是一部份人不被這社會當人了,因而成了純粹的勞力或器官集合體,然後用暴力強制使這些勞力或「器官」變為另一部份人的財產。有了黑窯的存在,活摘器官的發生,有甚麼不可想像、不可思議的呢?
   
   還是像我以前已經表達過的那樣,人們之所以不敢、不願相信活摘法輪功學員的指控,一方面是由於這種事確實超過了大部份人的「想像」能力;另一方面則 是因為,一旦承認了這樣的指控是真,每個人都立刻面臨著一個嚴厲的道德和良心拷問:在這樣的罪行面前,我曾對法輪功這個群體做過甚麼?我今後應做甚麼?我 又能做甚麼?!
   
   罪行太慘烈了。目前為止,許多人還沒有從心理上「準備」好。就是這樣。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