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其它
曾铮  >  我的文章+《自由中国》冲击波
美國國會議員跟我學「退黨」

73330

 2018年7月26日下午一點半,我如約來到美國國會議員羅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的辦公室,就他所發起的支持中國人民三退運動的932號議案對他進行專訪。

 美國國會議員羅拉巴克2018年7月26日在他位於國會瑞本大樓(Rayburn House Office Building)中的辦公室接受英文大紀元專訪。攝影:英文大紀元記者 Samira Bouaou  Rep. Dana Rohrabacher (R-Calif.) poses in his office in the Rayburn House Office Building in Washington on July 26, 2018. (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美國國會議員羅拉巴克2018年7月26日在他位於國會瑞本大樓(Rayburn House Office Building)中的辦公室接受英文大紀元專訪。攝影:英文大紀元記者 Samira Bouaou

Rep. Dana Rohrabacher (R-Calif.) poses in his office in the Rayburn House Office Building in Washington on July 26, 2018. (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以前在照片中看過他很多次,這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觀察他。他的日程看來非常緊,剛剛送走一羣非洲人,在我後面還有一個電臺等著要採訪他,因此他的助手很緊張地問我需要多少時間,怕他排不過來。

大家都是忙人,我們用最快的速度就先坐了下來,準備開始採訪。

沒料到,還沒等我開口問問題,羅拉巴克卻先一邊唸叨「Tuidang」,一邊問我,他說得對嗎?顯然他想用最正確的方式把「退黨」的中文發音說出來,因爲他的議案直接用的就是「Tuidang Movement」來描述三退運動。也就是說,「Tuidang」作爲一個新的英文名詞,已經進入美國國會議案了。

 羅拉巴克在採訪中。攝影:英文大紀元記者 Samira Bouaou  Rep. Dana Rohrabacher (R-Calif.) in his office in the Rayburn House Office Building in Washington on July 26, 2018. (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羅拉巴克在採訪中。攝影:英文大紀元記者 Samira Bouaou

Rep. Dana Rohrabacher (R-Calif.) in his office in the Rayburn House Office Building in Washington on July 26, 2018. (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既然他問我,我也就老實不客氣地告訴他「退黨」二字的正確中文發音(這個問題上咱們還是有優勢的!)。他說到第三遍時,就已經非常準確了,於是我們這才開始進入採訪提問。

採訪完畢,想起這個細節,不禁有些感慨。這麼多年了,法輪功學員爲了讓中國人認清中共給中國和世界帶來的危害,爲了幫助中國人擺脫中共的精神控制和毒害,付出了多少心血!

那天看到「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發布的《三退大潮二〇一八年綜合報告(二)》,裏面有些數字讓人深受觸動。

比如,由法輪功學員組建的「電話勸三退的快速退黨服務中心(Rapid Tuidang Center)」,通過手工和自動工具給中國大陸民眾打電話講真相,並幫助民眾辦理三退。

據不完全統計,僅二零一五年一年,此中心共就撥打手工電話九十一萬二千四百一十三通,三退九萬九千一百四十五人。

 羅拉巴克接受曾錚專訪。攝影:英文大紀元記者 Samira Bouaou  Epoch Times reporter Jennifer Zeng interviews Rep. Dana Rohrabacher (R-Calif.) in his office in the Rayburn House Office Building in Washington on July 26, 2018. (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羅拉巴克接受曾錚專訪。攝影:英文大紀元記者 Samira Bouaou

Epoch Times reporter Jennifer Zeng interviews Rep. Dana Rohrabacher (R-Calif.) in his office in the Rayburn House Office Building in Washington on July 26, 2018. (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另外,此中心也用自動工具打電話,通過播放錄音講真相和提示按鍵完成三退程序,或按鍵要求「電話勸三退的快速退黨服務中心」人工回撥,以進一步了解更多三退信息。據不完全統計,此自動平臺每年撥打電話五至六億通,到二零一七年,積累撥打自動電話已達五十六億多通,總三退人數二百三十多萬!

 羅拉巴克辦公桌上的「法輪功之友」水杯(被用作筆筒了。)攝影:英文大紀元記者 Samira Bouaou  Objects in the office of Rep. Dana Rohrabacher (R-Calif.) in the Rayburn House Office Building in Washington on July 26, 2018. (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羅拉巴克辦公桌上的「法輪功之友」水杯(被用作筆筒了。)攝影:英文大紀元記者 Samira Bouaou

Objects in the office of Rep. Dana Rohrabacher (R-Calif.) in the Rayburn House Office Building in Washington on July 26, 2018. (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五十六億多通!這是什麼概念?相當於平均每個中國人收到過四次這樣的電話!這是多大的投入和付出!

據我所知,這些電話雖然是用自動工具打的,但電話費卻是要使用此工具的法輪功學員自己出錢付的。五十六億多通電話,這得多少電話費?

 採訪結束後,羅拉巴克擺姿式接受英文大紀元攝影記者 Samira Bouaou拍照。攝影:曾錚

採訪結束後,羅拉巴克擺姿式接受英文大紀元攝影記者 Samira Bouaou拍照。攝影:曾錚

也就是說,在我們所看到的「表面上」三億多三退人數的背後,有多少不爲人知的付出和辛苦?這還不算中國大陸那些爲傳九評、勸三退而身陷牢籠、遭受酷刑折磨,甚至有可能因此被活摘器官的法輪功學員的犧牲和付出。

我不知羅拉巴克議員對這些到底了解多少。不過,在採訪中,他切切實實地說,法輪功學員和三退義工是時代的道德巨人、道德典範,美國人民應該感謝、表彰他們的努力,因爲他們將帶給我們一個更加美好的世界,我們的後代也將生活在一個更加安全的環境中。他發起這個議案,也是想告訴三退義工和法輪功學員們:他們並不孤單,美國人民與他們站在一起。

附:我爲英文大紀元所做專訪報導:Rep. Rohrabacher: Movement to Quit the Communist Party Makes My Children Safer and the World Better(《羅拉巴克議員:三退運動讓我的孩子更安全  讓世界更美好》)

 採訪結束後,羅拉巴克接受英文大紀元攝影記者 Samira Bouaou拍照。攝影:曾錚

採訪結束後,羅拉巴克接受英文大紀元攝影記者 Samira Bouaou拍照。攝影:曾錚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