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其它
曾铮  >  《全球訴江》連載
全球訴江(30) 第三章 全球公審歷史創舉 歷史不會忘記

68029

 

1989年12月22日上午10時,即在布加勒斯特爆發示威遊行的第19個小時,支持齊奧塞斯庫的羅馬尼亞軍隊開始倒戈,羅馬尼亞軍人從布加勒斯特市中心撤走。羅馬尼亞防暴警察再也擋不住遊行隊伍的衝擊。(網絡圖片)

1989年12月22日上午10時,即在布加勒斯特爆發示威遊行的第19個小時,支持齊奧塞斯庫的羅馬尼亞軍隊開始倒戈,羅馬尼亞軍人從布加勒斯特市中心撤走。羅馬尼亞防暴警察再也擋不住遊行隊伍的衝擊。(網絡圖片)

四、共產主義陣營崩潰后

80年代末以來,共產主義陣營崩潰,從東歐共產主義國家開始倒台,引發一連串的動蕩,伴隨著動亂、流血。看看這些共產主義國家的領導人倒台之后的遭遇:

*齊奧塞斯庫:血腥的耶誕節

  1989年12月26日。“歐洲綠城”布加勒斯特經過血与火的洗禮后,陷入冷寂之中。凌晨1時,突然万家燈明。新成立的“自由電視台”在播放昨天的錄影。6名法官臨時組成的特別軍事法庭對齊奧塞斯庫夫婦進行了數小時的秘密審判,宣布他們犯有屠殺人民、危害國家、破坏國民經濟等五大罪狀。判決沒收他們的所有財產,處以死刑立即執行,不許上訴。

  一陣亂槍過后,呈現在觀眾面前的是兩具尸體,胸前千瘡百孔、面部腫脹。執政長達25年之久的齊奧塞斯庫是高呼著”自由和獨立的羅馬尼亞万歲!”的口號倒下的,而埃列娜中彈前則唱著《國際歌》。

  齊奧塞斯庫,用獨斷專行、用人唯親和奢侈腐化招致了羅馬尼亞各地反對政府的群眾示威游行。齊奧塞斯庫命令開槍鎮壓。抗命的國防部長被處死,軍隊倒戈。12月22日12時15分,齊奧塞斯庫夫婦從總統府樓頂乘直升机出逃,但在布加勒斯特西北部蒂圖鄉的一條小路上被迫降落,齊奧塞斯庫夫婦逃到埃列娜的家鄉登博維察縣躲藏,當地民兵抓獲了齊奧塞斯庫夫婦。12月25日16時,就在這個耶穌誕生的日子,齊奧塞斯庫夫婦被執行槍決。

  

槍決齊奧塞斯庫夫婦實況。(網絡圖片)

槍決齊奧塞斯庫夫婦實況。(網絡圖片)

  *昂納克:半個世紀后又住進同一座監獄

柏林。莫阿比監獄。昂納克的牢房。一張木床,一張木椅,一個洗手台。這個牢房,昂納克并不陌生:1935年,23歲的地下共產党員昂納克被納粹政府以“叛國”的罪名逮捕,在這里他度過10年青春歲月。經過半個世紀,同一個人,在同一個地點,昂納克再度成為囚犯。1990年10月德國統一后,昂納克就受到政府組織的檢查官小組以了解“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政府罪名”名義進行的調查。同年12月,昂納克被捕。1991年3月13日被秘密送往蘇聯。蘇聯解體后,俄國接受德國的要求,宣布驅逐昂納克出境,7月被遣返德國。

病情日益嚴重的昂納克經過13次開庭之后,鑒于沒有充分證据,于1993年1月獲釋。在警察的保護下,他离開祖國,遠去智利首都圣地牙哥,孤度余生。沸沸揚揚的昂納克審判案終于不了了之。昂納克的繼任克倫茨最終也沒有逃過秋后算賬。他在1997年被判處六年半徒刑,罪名是与當時的政府共謀,向企圖逃往西德的人開槍。

*雅魯澤爾斯基:78歲受審

  雅魯澤爾斯基,曾任波蘭部長會議主席、國務委員會主席、波蘭統一工人党中央第一書記、波蘭共和國總統。他屢立戰功,獲大將軍銜。在他的主張下,團結工會重新合法化。1990年底,他被迫把總統之位讓于團結工會的瓦文薩。但隨后雅魯澤爾斯基便得到了團結工會以從事“損害波蘭國家利益和公民利益的事情”為名的起訴。今年5月15日,78歲的雅魯澤爾斯基再次出現在華沙的法庭上,就發生在1970年時的一起示威工人遭槍殺案件接受听證調查。1970年,國防部長雅魯澤爾斯基奉命調遣部隊前往格但斯克造船厂維持秩序。隨后的沖突中,44名工人遭到槍殺,200多人受傷。今天,法庭准備了1100多名證人和2400多份書面證詞。雅魯澤爾斯基在法庭上聲稱無罪,神情嚴峻,拒絕接受任何采訪,也拒絕發表任何意見。

  如果被裁定有罪,雅魯澤爾斯基將至少坐牢25年,監獄也許是他永遠的歸宿。

*日夫科夫:自由在死去前來臨

  1989年下半年,劇變終于波及到東歐各國中政局最為穩定的國家──保加利亞。

  日夫科夫1989年11月10日被迫辭去保共中央總書記以及其他党政職務。“非法向人民代表分發錢物、住宅和國家警衛局的小汽車”的指控使他在1992年9月被判處7年監禁。1996年8月28日,保最高法院刑事委員會宣判日夫科夫無罪。但由于保最高檢察院認定日夫科夫還涉嫌其他案件而對他繼續實行軟禁。

  直到1997年1月20日,對日夫科夫長達近6年的軟禁才被解除。

  重獲自由不久,日夫科夫就在一家名為“羅扎內茲”的醫院去世,終年八十六歲。

*雅克什:“布拉格之冬”

  1968年“布拉格之春”埋下了捷克斯洛伐克1989年劇變的禍根。

  1989年11月,在群眾大規模街頭示威抗議浪潮中,捷共中央總書記雅克什宣布辭去總書記職務。布拉格進入了“冬季,”反社會主義勢力不斷掀起反共排共浪潮。1990年8月19日捷總統哈韋爾發表廣播講話,號召捷進行第二次革命,清洗捷共執政時期的干部。從部長到司長、處長都要以自傳形式,聲明自己是否在1969-1970年在捷共清查委員會工作過,是否与國家安全机构合作過,是否在1970年后在捷共中央、蘇共中央實習過。新政府解除了所有捷共領導人公職,他們失業在家,并必須隨時听從政府的傳訊和審判。雅克什的這种命運在1989年12月來臨。1990年6月5日,即聯邦議會大選開始前夕被法院傳訊。此前,前中央主席團委員、布拉格市委第一書記什捷潘被以“濫用職權”罪名判處4年徒刑。后經上訴,以目前判刑的理由已經過時才被釋放。

  

*阿利雅:從軟禁到監禁

  1985年4月2日,阿利雅登上了東歐高山小國阿爾巴尼亞的最高權力寶座。但阿利雅沒有像霍查期望的那樣使社會主義事業大放异彩,相反,阿利雅執政后僅僅7年便丟失了政權。1992年4月3日中午,阿利雅辭去總統職務。4月9日,民主党領袖貝利沙當選為第二屆總統。9月12日,貝利沙政府以“濫用職權、侵吞國家財產”的罪名,將居住在女儿扎娜家的阿利雅軟禁起來。阿利雅出國治療心臟病、為亡妻掃墓的諸等要求均被拒絕。

  1993年8月19日,阿利雅走出他女儿扎娜家,被帶上一輛藍色的警車。他被捕了。

  患有心臟病的阿利雅在獄中也像其他普遍囚犯一樣,依靠面包和水維持生命,晚上只能睡在草墊上,而且還要自己打掃廁所。1994年7月2日,地拉那區法院以“相互勾結、濫用職權、搞特權、踐踏人權与公民平等”的罪名,判處69歲的阿利雅9年有期徒刑。

五、歷史的審判等待著江澤民

以上所有這些戰犯或獨裁者都曾經是不可一世的人物,當正義和歷史之輪輾過時,卻很快被淘汰出局。

法輪功學員鍥而不舍的努力正得到越來越多的支持和關注。伴隨著民眾的覺醒和正的力量的強大,這場起始于中國大陸,蓬勃于世界各地的世紀之訟必定會給整個中華民族以致全人類帶來深遠而永恒的影響。我們甚至可以預見,當正義和邪惡之間的力量消長到達一定程度的時候,包括江澤民在內的所有在這場鎮壓中犯下了不可饒恕之罪行的責任人一齊在中國大陸受到審判的日子,也不會太遠了。

柏拉圖說:“那能見的是那不能見的所投下的影子。”愿這場審判不僅昭示給世人江澤民手上的鮮血,更昭示那使江澤民之所以成為江澤民的邪惡靈魂,也愿一個公正的判決能載入史冊,讓邪惡的下場永為借鑒。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