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其它
曾铮  >  《全球訴江》連載
全球訴江(23) 第三章 全球公審歷史創舉 幫凶的日子也不好過

67990

 除了江澤民以外,其他一些鎮壓的主要負責人也先后遭遇類似訴案。

*羅干訪歐創下的世界之最

2003年9月8日到18日,出訪歐洲四國的「610」頭目羅干連續遭遇四起官司,從而創下了多項世界之最:在到訪的所有國家100%遭到起訴,成為有史以來出訪期間遭到起訴最多的中共官員;在十天之內遭遇多達四起國際官司,從時間序列上也創下了世界之最。

這四起官司分別是:

首站冰島,9月8日當地時間上午10點30分,著名人權律師瑞格那.阿道思廷森(Ragnar Adalsteinsson)受世界各地多名遭受嚴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及家屬之托,向冰島國家刑事檢察官尼爾遜(Mr. Nilsson)遞交了訴狀,刑事起訴羅干」酷刑、反人類和群體滅絕」等罪;

第二站芬蘭,9月11日,芬蘭法輪大法學會委托國際人權事務律師艾可.坎尼斯托(Mr. Erkki Kanisto)于當地時間上午8點30分,向芬蘭最高檢察院和警察局遞交了控告羅干「群體滅絕罪」和「酷刑罪」的訴狀;

第三站亞美尼亞,9月16日,在國際人權組織的幫助下,當地法輪功學員在首都埃里溫向法庭遞交了起訴羅干「酷刑罪」和「群體滅絕罪」的訴狀;

最后一站摩爾多瓦,9月18日,著名國際人權組織「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全球營救受迫害法輪功學員委員會」、歐洲法輪大法學會及俄羅斯圣彼得堡法輪大法學會等四方代表,以「酷刑罪」和「群體滅絕罪」等罪名,在摩爾多瓦首都基希訥烏(Chisinau)聯合向摩爾多瓦總檢察院遞交了對羅干的起訴書。

接二連三的官司和「610」昭著臭名使羅干成了一個「不受歡迎」的「客人」。眾冰島民眾在羅干到訪之前曾透過媒體公開發出抗議,質問」為為什么這樣一個踐踏人權的人竟被邀請到歐洲來?」而冰島官員則表示說,是羅干主動要求他們邀請的,冰島政府對此也感到措手不及。冰島最高法院院長古德蘭-阿蘭斯多特甚至在冰島電視上評論說:「他親自要求与法院院長會面。但是我根本不知道他為為什么想要和我談話或他想要跟我談什么。」冰島國際特赦則組織了冰島人民進行抗議羅干違反人權的活動。

在芬蘭,芬蘭民眾眾通過媒體報刊不斷地向這個「有不好的人權記錄」的中國客人發出「不歡迎」的呼聲;而芬蘭的司法部及外交部先后做出解釋說:羅干是來參加芬蘭的節慶的,外交部并沒有真正邀請羅干來芬蘭訪問。

羅干抵達前一天,芬蘭「首都日報」即分別在頭版和國際新聞版刊出兩篇以羅干出訪芬蘭,法輪功控中國高官「群體滅絕」為為主題的文章。文章說,為為羅干作為中共專為鎮壓法輪功而設立的」610辦公室」的頭目,為被認為是中國鎮壓法輪功運動的主要責任人之一。

眾芬蘭民眾則表示,對于經歷過二次世界大戰的芬蘭社會來說,羅干的人權紀錄,使得人們把羅干和希特勒的蓋世太保等同對待,對于這類人物,眾民眾「出自本能地非常厭惡」。

當羅干一行到達摩爾達瓦時,一家摩爾達瓦的著名報紙刊登了大篇幅文章,標題是:「總統的朋友被控群體滅絕罪」。

除了「遭遇」媒體外,出訪芬蘭的羅干還遭遇了另一起「險境」。

已在芬蘭首都被起訴的羅干,于9月12日中午离開赫爾辛基,飛往芬蘭北部的若瓦涅米市(Rovaniemi)。在若瓦涅米市机場,早有法輪功學員靜靜等候。因為有了江澤民出訪的前車之鑒,所以羅干一行選擇了一條小路,悄悄离開了机場。

約一個小時后,在著名旅游胜地的圣誕老人村,羅干一行面對面地碰上了几個西人,其中一個走到羅干面前平靜地用中文說:「你好。」

從出訪以來已經遭遇兩起官司和外國民眾抗議的羅干喜出望外,立即笑眯眯地搭話道:「你會說中文?你從哪里來?」

這位西人說:「我從瑞典來。」

羅干赶緊說:「我從中國來。」

會說中文的西人鄭重地說:「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告訴你。」

羅干身邊所有的人都圍了過來,全神貫注地准備听取「重要消息。」

西人沉靜地用中文說:「我修煉法輪大法。」

羅干的臉色立時變得灰白,兩腿打著戰將臉扭開,沒有勇气再看那位來自瑞典的西人一眼。一個隨從人員气極敗坏地想把這位西人推開。

西人繼續說:「法輪大法好。」

羅干連連搖手,再也沒有興致繼續游覽,帶著隨從急匆匆地上車開了就走。几個動作慢了一點的隨從未能赶上車,在后面急得連喊帶叫地揮手。

*「610」頭目、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

2002年12月4日,來自法國、愛爾蘭、加拿大的四名法輪功學員基于聯合國酷刑公約和法國有關法律,向法國法院對「610辦公室」頭目、中國第一副總理李嵐清訴以酷刑罪。訴狀于李嵐清在法國尼斯市逗留之際上交尼斯檢察院,后轉至巴黎檢察院。

這起訴案的原告律師是曾參与起訴前智利獨裁總統皮諾切特的著名比利時人權大律師喬治-亨利.波提和法國人權大律師威廉.布爾東。兩名律師在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在巴黎召開的記者會上說,他們對此案表示樂觀,相信法院將會受理。

8個月后的2003年8月,威廉.布爾東宣布,法國的刑事法庭為法輪功學員起訴李嵐清案任命了一個預審法官,這標志著該案已正式進入司法偵訊及調查程序。

据來自巴黎的消息,中國政府也曾試圖使用各种外交途徑阻止該案,并使得該案在尼斯的法庭無任何進展。負責該案的兩名律師將訴訟轉至巴黎繼續進行并在2003年7月被巴黎的刑事法庭接受立案。

*中國駐印尼大使館

2002年4月25日,印度尼西亞法輪功協會向南雅加達地方法院遞交起訴書,指控內容包括:中國駐印尼大使館在2002年3月2日及3日對法輪功佛學會在雅加達舉辦的心得交流會進行干預,強行進入會場;中國大使館向外交部長呈函散播誹謗,而且將副本呈致印尼共和國總統、印尼政治与治安統籌部長、印尼警察總長及雅加達專區省長,致使3月3日的法輪功合法游行和排字活動被以莫須有的理由阻止。起訴書要求中國大使館賠償折合53万9千美元的50億1千万盧比。

*中共政治局常委、原山東省委書記吳官正

2003年10月27日,正在塞浦路斯首都尼科西雅訪問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山東省委書記吳官正又遭遇了一起起訴。控方律師拉瑞斯-瓦希米斯將訴狀遞交到塞浦路斯法庭后,与法輪功學員一起在Classic大酒店召開了新聞發布會。

此案的原告是加拿大公民張昆侖教授,他曾因修煉法輪功在中國的勞教所遭到酷刑折磨和強制洗腦。

法輪功學員代表在新聞發布會上說,有807例已被證實的迫害致死案例中,山東省高達93起,第一例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趙金華便是山東濰坊市人,另外一位山東學員王麗萱和她8個月的嬰儿也同時被迫害致死,甚至這個8個月大的嬰儿死的時候身上都是傷痕累累。

*陳至立成為首位海外被控應訴者

2004年7月19日,中國前教育部長、現任國務委員陳至立在非洲國家坦桑尼亞(Tanzania)被法輪功學員控告,罪名是在中國教育系統「對法輪功實施酷刑和虐殺」。陳至立被指控利用教育系統對學生和教師進行反法輪功的政治洗腦。

陳至立是以中國國務委員的身份在訪問期間被指控的。她在离開坦桑尼亞之前被法庭傳喚,接受了庭訊,成為被法輪功學員控告官員中第一個被喚入法庭應訴的被告。此訴案也因此具有了特殊的歷史意義。

8月3日坦桑尼亞法庭作出有利于法輪功學員一方的初步裁決。

法官8月3日的裁決為該案進入刑事訴訟掃清了障礙。案件現在正在轉入坦桑尼亞國家首席檢察官辦公室(the Chief State Prosecutor’s office)的程序中。此項初步裁決,讓下一步刑事訴訟得到綠燈放行。

明慧网指出,据不完全統計,2003年1年,至少有210所中國大專院校的435名法輪功學員被強迫送進勞教所或者精神病院;1999年以來教育系統至少有61人被迫害致死。

此外,陳至立還多次召開各种會議,親自部署對法輪功的迫害;她以教育部名義發文,在全國所有大、中、小學的教師和學生中,大搞「文革」式的人人表態過關;強 迫教師學生觀看誹謗、攻擊法輪功的電影;在大、中、小學強制推行反法輪功的「百万簽名」運動,脅迫學生簽參与這場由少數人發動的迫害;通過教育系統將攻擊 和誣蔑法輪功的內容編進中小學教材及各級考題,甚至大學和研究生的招生試題中;將中央電視台等媒體陷害法輪功的節目作為師范院校學習內容,在未來的教師隊 伍中進行煽動仇恨的灌輸。

甘肅省委書記蘇榮成為首位在海外被簽逮捕令的中共官員

2004年11月4日,中共甘肅省委書記蘇榮在隨吳邦國進行國事訪問期間,接到贊比亞高院工作人員親自送來的法院傳票的。法輪功學員在贊比亞高等法院對蘇榮提起一宗民事訴訟,指控他在擔任吉林省中共610辦公室頭子期間對法輪功學員犯下了謀殺、酷刑折磨和侮辱罪行。

接到傳票后,蘇榮不得不脫隊滯留在盧薩卡(Lusaka)等候傳訊。11月8日,因蘇榮未能如期出庭,而被控「蔑視法庭罪」。11月13日上午在贊比亞高院開庭的蘇榮被訴案,因被告又一次缺席而未果。之后贊比亞警方發出通緝令,逮捕蘇榮。在經過近十天的藏匿和逃亡生活后,在贊比亞警方的通緝中,蘇榮越過贊比亞邊境潛入津巴布韋邊境小鎮池榮杜(Chirundu),后潛逃至南非,并于2004年11月15日乘晚間航班飛回中國。

法輪功學員表示,不會放棄對蘇榮的法律追究,并欲將蘇榮參与酷刑和謀殺法輪功學員的案件提交到海牙國際法庭。

原載於:http://www.epochtimes.com/b5/5/1/14/n780060.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