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其它
曾铮  >  我的文章+《自由中国》冲击波
總統與媒體「幹仗」 誰贏面更大?

65954

 昨天我寫了《觀川普白宮發言人首次新聞發布會有感這篇文章之後,有朋友留言,說「媒體是人民監督政府的管道之一,頂多只能寫寫文章發發勞騷,但政府卻可以有許多手段來壓迫媒體。」

對此,我想來談談我的看法。
也許,在中國大陸那樣的獨裁國家,政府確實有許多手段來壓迫媒體,也確實一直在壓迫。而在美國,據我的觀察,我還沒有看到政府能怎樣壓迫媒體。從這次大選開始以後一直到現在,在川普與媒體「幹仗」的過程中,我看到的是,川普所能做的最「壞」的事就是,與罵他的媒體或記者對罵,或拒絕回答某些記者的提問。
他就任總統以後,這種局面也沒改變多少,頂多是換成了他的發言人去與記者「對罵」,或發言人不接受提問而已。除此之外,我沒看到他有什麼其他手段可以「壓迫媒體」,因爲這是美國,這裏是民主國家。言論自由,辦媒體的自由,是受憲法保護的。
總統與媒體對罵的話,誰佔便宜呢?據我看,媒體佔便宜多些。一是媒體的受衆比總統自己社媒上的追隨者多得多,二是媒體罵人、損人可以不說髒話,不帶髒字,可以做得很專業、很體面、很得人心。
相反,總統跳起腳來與媒體對罵的話,會讓人說他沒風度,不大度,會惡評如潮。
爲什麼筆者要批評媒體呢?因爲在美國這樣的民主國家,由於有言論自由的保障,媒體在百年間已經積累下了很大的、無形的公權力和話語權。記者在西方被稱爲「無之王」,從這個角度上講,他們擁有的「桂冠」的級別還大於「總統」呢,至少是相當的。
擁有了這種無形的公權力之後怎麼使用?是每一個良心媒體和良心記者都應該問自己的問題。「我是否因爲這種權力而已經有了『傲慢與偏見』?」「我能誠實的去看大局,而不是走火入魔般去揪一些不該糾纏、不值得糾纏之事嗎?」「我能識別真正的正與邪嗎?路見不平我能拔刀相助嗎?」
平心而論,在這次大選中,如果不是川普通過社交媒體及集會直接與選民對話,從而掌握了一定的話語權的話,大選的結果是否一樣,就很難說了。媒體的報導能夠在很大程度上影響公輿論和選舉結果,從這個角度上看,媒體的權力還不大嗎?
也許也正因如此,川普的發言人斯派塞(Sean Spicer)在121日的新聞發布會最後才會這樣說:「媒體一直說他們有責任監督川普,讓他爲其所做所爲負責(There has been a lot of talk in the media about the responsibility to hold Donald Trump accountable),我想說這是雙向的(and I am here to tell you it goes two ways),我們也將監督媒體,讓媒體爲其所做所爲負責(We are going to hold the press accountable as well)。」
我覺得這話很公平、很在理。總統也好,媒體也好,記者也好,都必須爲自己的所做所爲負責,特別是要爲自己利用公權力所做的事、所說的話負全責。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