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其它
曾铮  >  我的文章+《自由中国》冲击波
《致命中國》作者掌白宮貿委會 中美會爆貿易戰嗎?

65846

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2012年在新唐人演播室接受專訪(新唐人視頻截圖)

 

 

昨日美國當選總統川普又拋出一個「重磅」:任命加州大學爾灣分校教授、《致命中國》作者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執掌新成立的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並在新聞公告中表示,「我多年前讀過一本彼得所著關於美國貿易問題的書。他清晰的論點及全面的研究令我折服。」

川普所說的這本書,就是《致命中國》。

納瓦羅的任命立即引發各界強烈關注,大陸官媒也開始說,要讀懂川普的對華政策,必須要先看納瓦羅的書。

有意思的是,四年多以前新唐人電視臺報導《致命中國》這部紀錄片在紐約上映的消息時,用了這樣的標題:《「致命中國」影響美國大選?觀眾樂觀 》,似乎已經「預見」到了今天這種結果。

說是「預言」,其實有點誇張。四年多前,還是奧巴馬與羅姆尼的總統之爭,但這個報導確實忠實的呈現了《致命中國》這部紀錄片的主要內容和觀點,以及如納瓦羅這一類的美國人對美國製造業之死的擔憂和反省。

新唐人報導的最後引述了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的話:「所以這部影片有力量能夠改變美國對華政策的軌道。」

也許四年多以前,沒有多少人會太拿這句話當真,四年後的今天,它卻變成了現實。 如果說新唐人有什麼先見之明」的話,就來自於它捕捉到了當時並沒有太多人留意的事實,以及敢於報導一些「非主流」的話題、敢於揭露一些別人不敢揭露的真相的勇氣。

四年多前,我與許多紐約觀眾一起,在電影院觀看了《致命中國》這部影片,印象很深的是影片對中共殘害本國人民的毫不留情的尖銳批評,對於世界任由中共坐大後的潛在威脅的深刻思考,以及對中美貿易逆差給美國製造業帶來的「瘡痍滿目」慘狀的觸目驚心的展現。影片拍攝了許多因停工後成為廢墟的工廠,也採訪了許多因工廠遷往中國而失去工作的美國藍領工人。

 

12月21日美国当选总统川普任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教授、《致命中国》作者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执掌新成立的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视频截图)

12月21日美国当选总统川普任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教授、《致命中国》作者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执掌新成立的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视频截图)

如果美國製造業的現狀果真如影片中所展現的那樣,我們也許就不難理解這次大選中,為何有那麼多「憤怒的」美國人投票給川普了,也不難理解為什麼川普每到一處,動輒就有上萬或數萬熱情的民眾自願去為他站臺了。

據說納瓦羅的任命讓許多人擔心:中美之間,是否會爆發貿易戰?

能否爆發貿易戰,筆者在此不敢妄下定論。許多時候,人們看問題,都是「屁股決定大腦」的。站在美國人的立場,正如川普所說,為什麼我們的產品進入中國要被征高稅,而中國的產品進入美國卻不用交稅?而站在中國人的立場,特別是長年看中共官媒報導的中國人的立場,可能會覺得這回美國要對中國如何如何了……

結合著近幾天人們對曹德旺等中國企業家到美國開設工廠的諸多議論,筆者想說,與其擔心貿易戰,倒不如真正深刻的反省一下:失去「世界加工廠」地位之後,中國要拿什麼與世界競爭?

筆者在中國大陸時,曾在第一批獲得證監會證券投資諮詢顧問資格的清華紫光投資顧問公司任職兩年,接觸過大量的上市公司、準上市公司,以及許多中小型民營企業。對於許多想上市的公司來講,他們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跑證監會,在北京「培養」各種關係,以便能拿到上市的「通行證」;對於許多想開辦企業的私營企業家來說,僅辦理營業執照一件事,就不知要踢破多少門檻,送出多少紅包,陪上多少笑臉,才能把各種印章蓋齊並開業。

而在企業運行過程中,需要打點的各種關係,更不知有多少,就連一個戴著紅袖章的街道老太太,都有可能給你開張衛生罰單。一名稅務官員曾在接受企業招待、酒飽飯足之餘私下說:「在稅務幹半年,槍斃都不冤。」也就是說,做個稅務官員,能夠收刮到的錢財,實在是太多了,槍斃都不冤。

相反,在海外,遊戲規則都是擺在明面上的,只要認識字,讀懂了規則,按章按事,開車不闖紅燈,如實申報所得並按規定交稅,其他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沒有什麼潛規則、暗成本,或不可預知的「關係成本」,無論是普通民眾,還是各類企業,日子都可以過得非常舒心。

2001年,筆者初到澳洲時,接觸到一位文革中因「上山下鄉」政策而未能上大學、基本連半句英文都不懂的華人。她以旅遊簽證到澳洲後,寄居於親戚家中,沒有正式的身分或社會地位,也不可能從澳洲拿到什麼好處,但不久後她卻發誓:自己這一生算是沒有機會了,但窮盡有生之年,不惜一切代價,也一定要讓下一代移民澳洲!

筆者當時曾好奇的問:「你為何要下這麼大決心呢?」

她說:「因為在澳洲,人是被當作人對待的。」

這句話很樸實、很實在,不是什麼大道理,卻讓我非常震撼。我不知她經歷或觀察到了什麼,而得出這樣的結論。我知道的是,她回中國後,把自己的房子賣了,逼著成績並不怎麼好的女兒拚命學英文,用賣房子的錢把女兒送到澳洲留學,並用全副心思琢磨澳洲的留學和移民政策,研究學什麼專業能最快拿到身分,然後又逼著女兒學她自己並不喜歡的護理專業。

不管女兒為此哭了多少次鼻子,但她們最終真的成功了。十幾年後的今天,女兒已經成了一名澳洲公民,並用自己工作掙來的錢為父母辦了快速父母移民簽證,還在墨爾本一個很不錯的區買了一套很像樣的房子,連姥爺都接過來住了。如果用錢來衡量,當初賣一套房子的「投資」,也早就以不知多少倍的比例賺回來了。

也許這個故事離「貿易戰」有點遠了,但其實道理是一樣的。為什麼許多華人不惜一切代價要移民海外呢?為什麼許多大陸人要到美國來瘋狂購物呢?中國如果也擁有一個讓人不惜一切都想移民去的環境,也能生產出讓人願意瘋狂搶購的產品,還怕什麼貿易戰嗎?

2016年12月22日

附新唐人2012827日報導:

「致命中國」影響美國大選?觀眾樂觀

http://www.ntdtv.com/xtr/b5/2012/08/27/a754390.html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