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曾铮  >  我的文章+《自由中国》冲击波
「財大氣粗」的孔子學院與「全球最恐怖上學路」

65212

 ——歷史荒誕劇:我與世界兒童跨越時空同時參演

 
 
這幾天英文媒體中有兩則報導引發了廣泛的關注。一則是《悉尼晨鋒報》中的關於孔子學院的報導「中國(共)政府用錢買道 入侵紐省學校(Chinese Government Buys into NSW Schools)」(網絡版題目是「孔子課堂背後:中國(共)政府機構爲紐省學生授課(Behind Confucius Classroom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eaching NSW school students)」)。另一則是被多家英文媒體以主要版面轉載的圖片報導「四川懸崖村:孩子上學爬藤梯 多名村民摔死」,這篇報導中孩子們拉著藤條奮力在幾乎是垂直的懸崖上攀上爬下,冒著生命危險去上學的照片真可謂怵目驚心,這條路也因此被稱爲「全球最恐怖上學路」。
 
在「中國(共)政府用錢買道 入侵紐省學校」這篇報導一開頭,記者就寫道:「一個中國(共)政府機構每年向紐省公立學校支付至少一萬澳元,以便在這些學校中開設中文和文化課程,有的學校已將此種課程列為必修課。」
 
而在另一篇報導中,政府拿不出錢來修路,則是四川懸崖村的孩子們不得不從小就「被」成為攀岩勇士的原因。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悉尼晨鋒報》的記者Kelsey Munro大約是深知其理,所以在報導一開頭就一針見血的將中共政府「用錢買路」的價碼列出,同時用大號字將綠黨議員及代理教育發言人David Shoebridge的話標出:「對(紐省)財政部來說,這些課程也許是免費的,但事實上它們是有代價的,孩子們被置於一個外國政府的宣傳機器之下。」
 
隸屬於中共教育部的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的主辦方「國家漢辦」在其網站上「驕傲」的宣稱,「截至2015年12月1日,全球134個國家(地區)建立500所孔子學院和1000個孔子課堂。孔子學院設在125國(地區)共500所,……孔子課堂設在72國共1000個。」
 
如果每一個課堂一年至少得付一萬澳元,一千個課堂,十幾年下來,這一項就是一億多澳元。

孔子學院的開辦費據說是每年五十萬美元,五百所就需要兩億五千萬美元。開辦之後,還有維持和經營費用。《經濟學人》的報導「子曰(Confucius says)」(http://www.economist.com/news/china/21616988-decade-ago-china-began-opening-centres-abroad-promote-its-culture-some-people-are-pushing)中提到,中共爲這些孔子學院提供的經費每年爲十萬到二十萬美元,有時更多,俄勒岡大學2013年一學年接收到近十八萬八千美元。

僅2013年一年,孔子學院的支出就達到兩億七千八百萬美元,從2004年創辦到現在,十幾年下來,累積的金額又已有多少?

 
中共有如此財力去「資助」全世界134個國家的學生學習中文和「中國文化」,卻沒有資金為四川懸崖村的孩子們修一個稍微牢固一點的用鋼筋焊接的梯子,這是什麼邏輯?
 
中共在國民教育上投入之少,教育資金占GDP的比例之低,已經被詬病多年,而自2009年以來,因為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有輸出中共意識形態、干涉學術自由、甚至充當間諜之嫌,越來越多的國家在抵制它們。據不完全統計,已經有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法國里昂第二大學及里昂第三大學、美國芝加哥大學、賓州州立大學、加拿大多倫多教育局、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等學校和機構先後關閉孔子學院,或停止與孔子學院合作。
 
加拿大情報局前亞太司負責人、作家麥克‧朱諾‧凱蘇雅(Michel Juneau-Katsuya)曾表示,當加情報局總監法登警告加拿大人,小心外國間諜奉承加國民眾時,他認為孔子學院也在情報局的關注之列。
 
就連在與中共「關係不斷密切」的俄羅斯,孔子學院也曾遭檢察官起訴。俄羅斯安全機構也認為,孔子學院肩負著滲透中國意識形態以及從事經濟擴張的任務,威脅到了國家安全。為此,雅庫茨克地區的聯邦安全局在2010年關閉了當地的孔子學院。
 
作為一名澳洲人,作為一名女兒也曾在悉尼公立學校上學的澳洲家長,我為澳洲仍然未能認清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的真正面目而擔憂、痛心。
 
《悉尼晨鋒報》的報導「中國(共)政府用錢買道  入侵紐省學校」這篇報導,配了一張看起來只有七、八歲的小女孩Georgia的照片。這讓我想起,我像她這麼大時,正趕上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其中的「批林批孔 反擊右傾翻案風」運動更是如火如荼。「批孔」當然就是批判孔子。可憐已經死了兩千多年的、一直被全世界尊崇的聖賢,被中共「掘墳剖屍」,狠批猛鬥。我記得那時給小孩看的連環畫小人書,把孔子畫成尖尖指甲的「喪家犬」模樣,好像他從出生起就一直如「喪家犬」一般被所有君王和百姓驅趕,過著可恥的「喪家犬」的一生,而他所有的理論和思想,都被所有人嗤之以鼻。在不知是小學課本,還是小人書裏,還有一個孔子被一個放羊娃之類的「勞動人民」質問、恥笑,而不得不像「喪家犬」一般急急逃竄的故事。
 
當時的我,只是一個八、九歲的孩童,完全不明白被中共狠批猛轟的孔子的「克己復禮」到底有多可怕,更不明白什麼是「右傾翻案風」,卻也能從報紙上到處抄一些批判文字來作為自己的發言稿,也加入到中共的「批林批孔」大合唱中,為此還得過一張「批林批孔、反擊右傾翻案風運動」的獎狀,掛在家中許多年。
 
這是多麼荒謬、又多麼令人難以置信:幾十年前的如我這般的中國小女孩們,被中共挾裹著在「萬惡的孔老二」身上踏上一隻隻稚嫩的小腳,幾十年後如Georgia這般同樣年紀的全球各國的小女孩們,卻又被中共用「糖衣炮彈」哄騙牽引著,去上「孔子課堂」這門「必修課」。
 
面對如此的跨越時空的歷史荒謬劇,作為一名曾被迫親身參演的「過來人」,我除了感慨這一切太過虛妄、中共太過無恥外,也很想向世界大聲呼喊:「文明的世界啊,你還要被中共這無恥流氓愚弄、耍弄到何時?」
 
中共的「資助」,從來不會是沒有條件、沒有代價的。為了一己之利,它已經把中國糟蹋得千瘡百孔,滿目瘡痍,在中國民眾心中,它也已完全沒有了地位,沒有了威信。人們提到中共,立刻會想到中共的貪官、色官、淫官、惡官,腦中浮現的則是一堆堆的人渣……
 
然而在沒有受過中共直接迫害的許多海外國家,民眾和官員顯然對中共還抱有一絲玫瑰色的幻想,而玩慣了「附體」、「偷渡」手法的中共,也正好利用這一點,以金錢開道,用文化交流和傳播的名義,在海外為其在中國已不得人心的意識形態找市場、找機會,其目的還是為了私利,甚至是爲了其更大的、毀滅人類的終極目的,來操控更多人的思想和情感,並把更多的人拉下水。
 
只可惜,對於已經「日暮西山」的中共來說,這一切的掙扎和心機,已經不可能挽回它被歷史和民衆淘汰的命運。在近兩億四千萬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今天,在包括西方民衆在內的越來越多的人認清中共邪惡和可怕面目的今天,中共的如意算盤,已經打不響嘍。
 
 
 
 
 
2016年5月31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