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其它
曾铮  >  我做的报道
从空姐、校长到义工 洛城华裔女的美丽转身(2)

64810

 (接上篇: 从空姐、校长到义工 洛城华裔女的美丽转身(1): http://zhengzeng.blog.epochtimes.com/article/show?articleid=64528

十二岁丧母的困惑与寻觅

然而,就在事业顺风顺水、红红火火之时,周美丽突然做出一个令人吃惊的决定:将学校转让出去,去做一份既辛苦、又没钱,搞不好还会受人白眼,甚至被人骂的工作。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折呢?这还得从周美丽12岁时的人生经历说起。

周美丽12岁那年,她的母亲猝然离世。这对她打击很大,更让她开始思考:“我母亲这么善良,这么勤奋,为什么会死?人死了又去了哪里?”

她问大她两岁的哥哥,哥哥回答说:“生、老、病、死, 很自然啊,人就是这样的。”

但周美丽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觉得一定应该还有能超越这一切的。上高中时,在同学的劝说下,她开始去教堂,前后共三年。她问教堂中的牧师:“你说人死了可以上天堂,请问是怎么去的?”

对于这样的问题,牧师也不能给她满意的回答,这样她又离开了教堂。

当上空姐后,每到一个地方,周美丽还是会买大量的书, 探寻同样的问题:“我从哪来?我到哪去?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做校长期间的周美丽。(周美丽提供)

 


周美丽家小留学生们的房间。(周美丽提供)

不过,游遍世界,览尽群书,再加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念佛15年,所有这些,都没能解开周美丽心中那些从12岁起就生出来的迷惑。

 

“终于找到了!”

2004年,周美丽迎来了从台湾远道而来的二哥。她问:“想去哪里玩?好莱坞环球影城?迪斯尼乐园?”

二哥说:“我哪里也不想去,只想让你看这本书。”

“这本书”是《转法轮》——法轮功的主要著作。二哥从1998年起就开始修炼法轮功,也在当年就托人给周美丽带来了《转法轮》,只是她一直忙于工作和家庭,从来没有好好看过。

这次二哥竟为此事专程从台湾跑来,周美丽不得不“领情”, 按哥哥的要求放下一切心,放下一切既有观念,平心静气地将《转法轮》好好从头读到尾。

这下好了,不读则已,一读就再也不能罢手。从12岁就开始积累下来的各种人生问题终于都有了答案。“‘众里寻他千百度’,终于找到了!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兴奋。”

周美丽说,对于她曾问过的那些“很大”的问题,比如人从哪来,到哪去,人去天国怎么去,等等,《转法轮》一书都做了完美的解答。

“人怎么转生,当时还是没有人告诉我呀,你是怎么去的呀? 你是 ‘嗖’的一下像光一样飞过去的吗?还是像藏传密宗说的那个虹化吗?可是真正是怎么去的呢?没人告诉我。一直到我看了《转法轮》,我才明白 了,原来如果你是在原子的境界,原子跟原子之间它本身是没有间隔的,你可以瞬间就到那里去。”

 

落差

从此后,周美丽非常投入地修炼法轮功。那时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已进行了5年。她很快意识到自己有义务帮助制止这场迫害。 “法轮功在中国是受迫害的、非常严重的迫害,包括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这样惊世骇俗的事情,中共当然是要在暗地里做,他不会公开地做,全世界的人当时是没人知道的,要不是有人出来揭发,这个事情会一直进行。惨无人道,不要说人不能容忍,老天都不能容忍!”

周美丽思前想后,终于决定:将学校转让出去,以收留寄宿留学生的方式来维持一定的经济收入,把多出来的时间用于每周固定两三次到洛杉矶国际机场或好莱坞旅游景点向中国大陆游客直接讲述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同时劝他们退出曾经加入过的中共党、团、队组织。

周美丽说:“我到美国来一点适应期都没有,可是做这个讲真相的时候我倒真是有适应哦,为什么?那些游客就像个扑克牌脸,晚娘的脸,他们会一副把你当成空气的样子,哇,我心想,我第一次看到世界上有这样的人哎,因为跟我生长的环境,跟我在美国身处的环境,那个落差太大了。”

 


好莱坞的星光大道上,每天有无数的游客匆匆走过。周美丽和她的功友们,也会把祝福默默送给每一个从横幅前经过的人。(张文刚/大纪元)

 


在周美丽眼里,每一个生命都很珍贵,而一次相遇都很难得。(张文刚/大纪元)

不光落差大,还有人会怀疑她是拿了钱才来这里的,甚至问她: “你们这样发报纸,一天给你25块吧,至少?”

周美丽心中暗自好笑:“一天才25块?太少了!我的时薪是一小时50块哎。”

“美丽”转身

不过,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态度,周美丽都会把它当作一种修炼过程而坦然处之。

她也不认为放弃了做校长而来做这样的事情有什么可惜: “人的生命是非常重要的,教育是代代相传没有错,一直都可以做下去。但是有些人,不了解真相的生命,很可能在今后的某一天他就失去真正的灵魂。”

周美丽这样说、这样做,是因为她相信,面对中共令人神共愤的暴行,是没有中间地带的,每个人都必须在正义与邪恶之间做出选择,这才是事关众多生命是否能在今后留存下来的大事。

虽然每次都尽力地讲、尽力地劝,但对于到底每天能劝退多少人, 周美丽并不执著。她认为不管结果怎样,做了都不会白做。

“其实在宇宙时空中,时间和空间都是神,当一个人摇头摆手的时候,就有神在做记录,给你机会,让你听真相,让你退,一次、两次、三次,再给你机会,到最后不会再给你机会,谁都一样。就是说每个人都有决定他自己未来的权利。他有时候跟你讲我不需要,或者说我不相信,但是都有神佛在做记录,所以我不会设定目标,说今天我必须要讲退几个。 当然是越多越好。”

从空姐到校长再到义工,早已过了“知天命”之年的周美丽, 就这样实现着人生中的一个个“美丽”转身。

这一次的“转身”之后呢?

“我很庆幸自己真正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我也觉得我这么做是应该的,我还会继续讲真相,讲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周美丽在好莱坞星光大道劝三退。(张文刚/大纪元)
周美丽在好莱坞星光大道劝三退。(张文刚/大纪元)

 

 

 

周美丽在好莱坞街头对大陆民众讲真相、劝三退。(张文刚/大纪元)
周美丽在好莱坞街头对大陆民众讲真相、劝三退。(张文刚/大纪元)

 

 

责任编辑:杨亦慧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