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留学移民
曾铮  >  我做的报道
洛杉矶“电召车”司机和他的四类华人客户

64801

 

洛杉矶国际机场内每天有大量华人出 入。图为等待办理登机手续的华人乘客。(曾铮/ 大纪元)

 

 

 

  标签: “电召车”司机, 洛杉矶, 华人客户

【大纪元2016年03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曾铮洛杉矶报导)“干这行吧,孬汉子干不了, 好汉子不愿干。它不是是个人就能干的。”在洛杉矶做了两年接送业务的李青(化名)这样描述他的工作。

朋友带入行

 人已中年的李青2011年举家来到洛杉矶。为了谋生,他在工厂做过体力活,在仓库打过包,干过好些不同的工作,但都没有干太长。 “后来有个朋友在跟一个干接送的老板干,好几个熟人都跟着他干,朋友就把我介绍给他。他就给我安排了老年中心的活,负责早上开车接一圈老人到老年中心,晚上再送他们回 去。接送完老人,早上和下午还有点时间,老板再给我点小活干干, 这样我一个月能挣1000多元,不到2000元,能勉强维持吧,我就开始干这个了。

 

高速路上的惊魂与TCP

 

“有一天中午,我送这帮老人回家, 结果在高速公路上我打了个盹,醒来后我吓一跳,这些都是老头老太太呀,真出什么事我赔不起呀,得坐牢呀, 我没有正当的手续呀。”

“什么是正当的手续?”

“就是要有TCP,政府注册的,做机场接送啊、个人用车啊,主要体现在保险上,一个月的保险得五、六百,相当于私家车一年的保险,还多,这是保客人,最低得保客人75万美金。”

“TCP是哪三个英文单词的缩写?代表什么意思?”

“不知道,我英文不好,英文好可以自己去申请。华人英文不好的,一般都是保险公司帮忙申请。以前洛杉矶有三四家专做华人生意的,去年竞争很激烈,今年只剩两家了。 好像都是台湾人开的。”

后来记者上网查询,TCP的英文全文是“Transportation Charter Permit”,是由加州政府部门颁布的一种运营许可,跟纽约的电召车很类似吧,个人或团体都可以事先预约包租,但不能像出租车一样在路边招停。加州政府要求有TCP运营许可的车辆在车子前后都要贴上TCP的标识。

 

 

 

 

 

挂有TCP运营执照标识的车(网络图片)

 

 

 

 

挂有TCP运营执照标识的车(网络图片) 

 

大量中国游客催生华人接送业

 资料显示,洛杉矶共有3300家出租车公司及1万辆有TCP牌照的车辆申请了出入洛杉矶国际机场的许可证,这些应该还不包括优步(Uber)汽车。如此说来,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

据加州旅游局官方统计,2015年,有超过100万中国游客到加州旅游,消费额超过25亿美元,其中又有78万人造访了洛杉矶,并在此消费11亿美金。加州的国际游客中,有45%来自中国。

加州旅游局预计,到2018年,中国游客的数量和消费金额都将翻倍,而到2020年则会达三倍。

 

 洛杉矶国际机场内每天有大量华人出入。图为等待办理登机手续的华人乘客。(曾铮/大纪元)

 洛杉矶国际机场内每天有大量华人出入。图为等待办理登机手续的华人乘客。(曾铮/大纪元)

 

如此数量的中国游客给李青这样的司机带来了巨大的商机,因此他虽然并不完全了解TCP的英文含义,但这并不妨碍李青在这一行业中迅速发展、成长。

 

起步

 

“我那次在高速上开着车打盹,吓醒后我就想,我得办个证了,不管别人怎么做的,我得正规。这样我就买了一辆不错的车。

“之后就开始申请TCP牌照,时间很长,等了半年,还得先把私家车牌照换成商业牌照。我英语不是很好,硬著头皮去DMV(车管局)办,人家说什么我也听不懂, 反正就拿东西给他看,实在不行就看周围有没有中国人,随便拉一个来帮我翻译一下。这样换了牌子之后,我就开始做机场接送了。

“我现在干了两年了, 算是沉淀下来了,在华人中干接送的,我算是正规的,我们正规的占少数。大部分都是私家车在干。如果正规的有200家的话,不正规的就得有1000家。

“开私家车做接送,不敢在机场收钱,就得编个理由让客人早交钱,比如,您东西太多,到机场要帮您卸东西,所以先把钱交了吧, 机场不让现金交易等等。

“私家车要是被查到了,罚的很厉害,有时候还会耽误客人的航班。我知道有个人,开着私家车载客经营,被警察抓住,罚了2000元。

“我就不怕,当着警察都敢收钱。可 是很多客人不懂,不知道有TCP这回事。

“刚拿到牌照时,我是跟着别人干,因为我服务好,慢慢活就多了,我有时候活多了干不完都往外放。

 

结盟

 

“干这行基本都是单干,但我现在感觉到没有Team(团队)是不行的,我就跟其他三人组成了一个Team。

“Team怎样合作呢?比如我一天最多做三个活, 可是好多人找我,我做不过来,就得找别人,就需要Team。同样的,我没活,别人有活而且做不过来时,就找我做。

“我们的Team,有一个负责人,他的活比我们多, 我们还专门找一个人接电话,这个人是要开工资的。对客人我们说我们是一个Team,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公司。

 

小留学生顾客

 

“我现在的活,有四类。一类是小留学 生。这里小留学生很多啊,有的不错的高中,学费很贵,里面都是些有钱人的孩子。

“有一次朋友让我到一所高中接学生,之后那学生就留了我电话,建立了联系。这样假日有的就找我接他们到洛杉矶市区买东西、玩,一来一去的,慢慢就变成了我的老客户。

“这些孩子有的学杂费一年达50万人民币。他们一开始都叫我 ‘哎’!现 在都叫我叔了,让人尊重你,不是你教育出来的,是你做到了,自然而然他们就尊重你。

 

 

 

 

 

洛杉矶国际机场内每天有大量华人出入。图为等待办理登机手续的华人乘客。(曾铮/大纪元)
洛杉矶国际机场内每天有大量华人出入。图为等待办理登机手续的华人乘客。(曾铮/大纪元)

 

 

 

 

 “我能怎么说?”

 

“有的小留学生在学校里时被管得很严,但出来了就没人管。有的成双成对的出来开房。他们自己没成年,就让司机帮忙给开房。你不给他们开也没用,他们会叫另外的司机给他们开。

“有一次我接过一个在帕萨迪纳上高中的女生。她父亲跟我一样大。有一次女孩子叫我去酒店接她,还带着她男朋友,两人在外面开房。后来这女孩子的妈妈来了,问我:‘我女儿怎样?’我说:‘还不错。’我能怎么说?后来我又接了另一个女生的家长,我就劝他们,你们又不差这点钱,孩子在这儿留学,最好当妈的能过来跟着,尤其是女孩子 。我只能把话说到这儿了。

 

“做接送任务很繁重”

 

“还有一次,有个女生打电话让我去接, 一上车就说要找地方抽烟,我就在加油站停下给她抽了,不到半小时,又说要上厕所。

“上完厕所回来就降玻璃,因为她要又抽烟。我干两年,没有人在我车上抽烟的,而且也不打招呼。我心想,说不说她呢?想了想,不说吧,忍忍吧。

“这样上了高速,我也只好开着窗户。她抽完烟我就问她,接别人都是成双成对的, 你怎么自己出来了?她说:‘我不喜欢男的,我喜欢女的, 我是T。’

“我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原来她是同性恋。我就想,怎么跟她说呢?

“后来我就跟她说,你看吧,你父母花这么多钱供你在这里上学,肯定挺疼你的,叔叔说几句话你别烦,你今年17,只比我儿子大一岁。我跟你父母一样的年纪,我知道他们的心情。你出 一点什么事他们都得活不下去了。你是T ,他们不知道吧?你现在小,玩玩没关系。以后可别这么说了。 你看你的眼睛多漂亮啊,你要好好休息,瘦一点下来,好多男生都会被你迷住的。搞同性恋?你爸爸妈妈知道了不得崩溃啊。

“结果她说,叔叔你真好。以前我用的司机,多拐个弯都得让我交钱。你真好说话。现在她离校返校都用我。过了两个星期,她告诉我,她跟她女朋友分手了。我肯定她现在不会再说我是T了。

“所以做接送,任务也很繁重,不光是挣他们的钱,还得告诉他们怎么做人。”

 

吃不上饭的留学生

 

记者问:“前不久洛杉矶有三个中国留学生因虐待同学被判刑,你怎么看?”

“你提到的是个案。我再给你讲一个事吧。有一个小留学生,去年才15岁,星期六找我送她去补习英语。她很用功。我到了后她没准点出来,我给她打电话,10分钟以后,她才小跑出来。那家也不是什么豪宅,就是一个很一般的Single House(独立房),她上车以后就掏出面包啃了起来。

“因为在美国,是一个很讲究表面文明的地方,你要是在自己的私家车上吃东西,那没有什么,但在商务用车上,出租车上,人家最讨厌你吃东西。但我没说什么。我看她吃得真香,问她为什么不吃早饭,吃这个?她说这个还是好不容易在冰箱里找到的,我看那是很难吃的那种面包,就问她,寄宿家庭不是管饭吗?她说,哪管饭啊,一开始讲好说管饭,根本就不管,定的原则是管饭,可是他们家人从来就不管。有什么就吃什么,不吃就饿肚子。

“我把她送到学校,她问我,下课后能不能带她去华人超市买点吃的。我说可以,然后小姑娘就开始跟我还价。其实我报的价钱本来就不高。但是她跟我还价我倒喜欢她了。我喜欢那种好好学习,知道一分钱掰成两分钱花的孩子,所以本来该收45元,我就只收了她40元。

“通过这次经历,我才知道留学生吃饭挺惨的。也不能完全怪寄宿家庭。中介抽钱抽太多了,听说有的中介还不是只抽一次,是月月抽,寄宿家庭当然不干了。”

 

问题出在大陆

 记者又问:“前不久我采访过一个高中老师,他主张,如果父母不能跟着孩子一起来,就根本不应 该送孩子过来,应该干脆让他们上完高中再来。你怎么看?你觉得现在的留学生是什么状态?父母和社会怎样才能帮到他们?”

李青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很谨慎地说:“我接触的留学生不是非常非常多,我不敢乱说。”

“那就从你所接触的这些人当中看呢?”

“我接触的这些,孬的占三分之一, 好的占三分之二。可是就这好的三分之二当中,也有一半在谈男女朋友的。

“我这么说吧,这帮孩子,你不能看他现在的表现,这帮孩子在中国大陆那种环境下养成的那种痞子文化已经改不了了,有些女孩子坐在车上,尽管她们学习好,说话时却全是脏话,给我的感觉,好像不说脏话就会死一样。

 

台湾学生与大陆学生

 

“我再给你举个例子。有一次两个高中留学生拼车,一起包我的车,女孩子是个问题少女,在中国的时候就把人扎了, 父母也管不了她。男孩子是个台湾男生,爸爸在大陆做生意,他是家里的长子,他跟我说,‘我爸爸教育我,妈妈身体不好,我要多回去陪她。 所以我放假就回台湾陪妈妈,帮她分担家务、陪她买菜、散步、散心,我还回乡下看爷爷奶奶。爸爸挣钱供我和姐姐在美国上学不容易,所以我要多分担。’

“我当时听了就很感动,觉得台湾孩子跟大陆的孩子真的不一样。很有教养,很懂事。

 

孩子送出来好,但别扎堆

 

“所以你看,孩子跟孩子也不一样。 我接触大陆来的,也有很懂事的。有两个孩子包我一天车,我说要多少多少,结果后来她们主动多给一百,说叔叔你也不容易,我们用了你一天了。 这是讲的好一点的。

“也有让你想吐的。有一次我接七个学生,有两个是同性恋,打扮的像个女人,我差点要吐了。

“我现在不管拉成年人还是小留学生,我都跟他们讲,中国的教育完蛋了。不管最富的,还是最穷的国家,都没有把教育作为一个赚钱的产业来做的。教育完蛋了, 什么都完蛋了。”

“那你是否认为,因为大陆的教育完蛋了,所以把孩子送出来还是对的?”

“这分两个方面看。美国的大环境,是绝对好,但是别把中国留学生弄在一起,中国人容易聚堆,这个堆是个好的,那就好了,是个差的堆,只会越来越差。所以要把他们摊开,别都聚在一起,一个高中有那么几个就行了。

 

希望有更多好的华人寄宿家庭

 

“我之前看过你们采访周美丽的文章( http://www.epochtimes.com/gb/15/1/10/n4338512.htm)。站在父母的立场上,我希望孩子能放在周美丽这样的家庭。我也希望周美丽这样的寄宿家庭要有更多的人知道,我希望她能扩大规模,这是个功德无量的事,让孩子能安心学习,传统的教育观念对孩子帮助很大。”

 

大陆游客井喷

 

李青的第二类客户是大陆来的游客。“今年过年来的人太多了。大部分是有钱人,放假有时间,带着父母、孩子来,洛杉矶天气也好。 有的来玩半个月。我主要去圣地亚哥、旧金山、拉斯维加斯、大峡谷等。

“有一个人是来给孩子找寄宿家庭的。我拉着跑了好几天,到处去看。第一天找的都不合适。 他们每到一个地方就问我,这个地方怎么样?很信任我。到第三天,还没有找到满意的,就让我帮他们找。

“带客人过程中, 我常跟客人聊天,每个客人我都劝他们移民美国,跟他们讲现在的形势,讲多少人送老婆孩子过来。

 

为了孩子的将来

 

“有一次我拉过一家三口,第二天他们要去机场,别人跟他要90,他说太贵了,问我能不能送,我说可以,70块。第二天送到机场后,我只收了60元,他们很感动。

“结果几个月后,他们从旧金山入境,入境后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帮忙找酒店,说这次要住下来,不走了,要办政治庇护。

“我说你们既然不走了,别住酒店了, 我帮你们找便宜的,七八十块一天的,又不是一天两天,先住下来再找民宿。后来又帮他们介绍了住处,然后就是租房子、孩子上学、办身份。”

记者问:“他们在国内好好的,为什么要这样跑出来?”

“我觉得就是为了孩子的将来。其实大部分来的都是为了孩子的将来。这个男的是国内一个集团公司的分公司老总,女儿当时十四、五岁了,马上要上高三。就是为了孩子吧。

“现在他们一家三口都安顿下来了,还在申请庇护,男的给人家干装修,一天挣100多,我劝他跟我干接送,他不要,他说他喜欢干装修。他现在唯一的苦恼就是,他一说共产党不好,女儿就跟他对着干,他两口子为此很苦恼。才十六岁的孩子 ,被共产党洗脑洗得太厉害了。

“所以现在出来的这些人,大部分都能把大陆那个社会看透了,只有少部分人还在维护共产党。”

“有钱人挣了钱,有没有人感谢共产党?”

“没有。”

 

月子中心红火依旧

 

李青的第三类客人是月子中心的孕妇们。 “我们Team的负责人跟好几家宾馆和月子中心有联系,所以他活多。我主要接孕妇们去产检、购物、玩。”

记者问:“上次有月子中心被抄,对其它月子中心有影响吗?”

“没有。现在各个月子中心生意好得不得了,我们跟着沾了很多光。孕妇们一般住好几个月, 生完孩子一个月后走。去医院、上街等等,月子中心都包接送。

“我有一个朋友住在蒙特利公园市, 他家房子的楼上,就全是做这个的,大部分都被月子中心占去了,干的挺好。来一个孕妇我就跟他们讲,别占用政府福利。上次尔湾那个被抄的月子中心,就是老板起了黑心,人家孕妇都交过钱了,他又拿着孕妇的证件去办白卡。你做一个、两个行,十个、八个行,做太多了,政府就想:怎么一下子出来这么多白卡?就查你了。

“那天我还接了一个肚子很大的孕妇,我问她,你这么大肚子也能签下证来?她说她是诚实签,就跟移民官说是来生孩子的,移民官问费用谁掏?她说自己掏,就给签了, 这叫诚实签。

“从她这儿我了解到,你要实话实说,也就是说,你只要别说谎,还是能签下来的。

“除了月子中心外,代孕行业现在也很火,国内一些有钱人,老婆不想生, 就找人代孕,12至20万美金左右,代孕妈妈在这边。有些中介公司,专门就是做这个业务的。”

 

老人的天堂

 

李青的第四类客人是老年中心的老人们。 “老年中心你都可以单写一篇的。我有时候劝我的客人来美国,就从老年中心说起。我说你们都要老的啊,这里的老人享福啊。

“我最早做这个,就是从接送老人开始的。就光圣盖博这一带,专门针对华人的老年中心就有七、八家,家家买卖红火。

“政府每天补助这些老人不少钱,老年中心帮他们申请,老年中心人来得多了,可以从政府那里拿到很多补助的。

“早上老年中心派车去接这些老人, 当然不是单独接,是一个一个拉过来。来了之后,早上吃稀饭、豆奶、牛奶、面包、花卷、馒头,很丰盛,中午根据每一个老年人的健康状况,还有保健医生,还有营养师,来定你中午吃什么,都是三菜一汤啊,四菜一汤啊,吃完了之后还玩,还可以摸奖啊。

“上午吃完早餐之后,可以散步、跑步、做操、跳舞、唱歌、弹钢琴、打麻将,什么活动都有,到下午三四点再把他们送回去。

“老年中心什么人都有,有国民党的将军,也有共产党的将军,还有博士、教授、艺术家等等,很有意思。你们《大纪元时报》在那些地方很受欢迎,都不够发的。

“有的老人就很贪。有个老太太,个子不高、微胖,每天早上到老人中心,都带个大大的保温杯,一杯一杯的接咖啡,倒到杯子里带回家,贪得无厌,你说她喝得完那么多吗?

“还有的老太太,走的时候也装一大包,面包什么的,吃一半的东西塞进去,晚上我接她们回家 时,帮她们拎包,都很沉啊。一个字,贪。

“有一对老年夫妇,七、八十岁了,为了一人住上一套老年公寓,办假离婚,一人申请一套,这星期上这套房住,下星期到那套房住,多舒服啊。可这不叫享福,这是缺德。

“所以我接客人,看到一家有老有小的,我就跟老人聊天,说这里是老人的天堂。”#

责任编辑:杨亦慧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