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曾铮  >  我的文章+《自由中国》冲击波
“返乡的单程票”

5918

《澳洲金融评论》报导:返乡的单程票

在中国新年即将来临、中国民工回家过年形成“人类最大规模的迁徙”的时候,澳洲媒体不约而同也将目光放到这个群体上,并由此从不同侧面分析中国经济所遭遇的问题。

短 短几天中,《澳洲金融评论》、《悉尼晨锋报》及《澳大利亚人》等澳洲报纸,都以很大篇幅、甚至是整版报导了与中国民工返乡潮相关的经济问题。从这些报导的 题目,就可大致看见作者的态度:“返乡的单程票”、“暴风雨来临之前的镇定剂”、“音乐停下来,晚会结束了(Party goes on until the music stops)”、“美国熔化之后,中国综合症爆发了”,“成长机器停转”,等等。

这些文章无一例外提到中国新年来临之 前的民工返乡潮。问题是,许多民工这次回家过年后,将不会再回到沿海城市了,因为他们打过工的工厂已倒闭了。其中一篇文章提到,虽然中共官方的数据不太可 靠,但人们估计,失业的民工已达600万,而到今年三月为止,可能会有多达2500万农民工失业。

几乎所有的报导也同时提到了近几个月来进出口量的大幅下降。由于出口总额占GDP的份额在2007年已达到35%,所以有专家预测,今年中国的GDP增幅将降到5%,而不是之前许多人预计的8%。

在这些报导中,分析得比较深入的《悉尼晨锋报》上那篇“音乐停下来,晚会结束了”。报导的作者深入到了安徽山区的一个小镇,对当地的情况做了深入考查。

文章说,安徽明山县(记者为保护当地受访民众而用的假地名)县委本来一直想盖一座豪华办公楼,外加一个依山面湖的五星级饭店,三年前就已让那里的居民统统搬迁出去,但项目计划却一直未得到批准。

去年十月,上级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允许他们盖豪华办公楼了。这其中蕴藏了非常重要的问题,即:中国保持了三十年的高速经济增长是怎么来的?

文 章说,以安徽为例,2008年前9个月的房地产建设量比07年上升了64%,而07年之前的七年间,房地产的开发量翻了四倍。安徽首府合肥最近准备像全国 其它首府一样,建一个国际机场,虽然并没有证据显示安徽需要这样一个机场。而已经像“沙漠一样荒凉”的四车道的高速公路,又正在被毫无必要的加宽成八车 道。

为什么官员们这么热衷于基础建设呢?这是因为基建项目是最容易、最快的拿到大笔回扣的途径,也就是官员可以发财的途径。

另外,制造业也因能带来直接的收入而得到鼓励。与此同时,公共和私人服务业领域则被严重忽略。换言之,官员们的腐败动机在决定着中国经济发展的模式和结构。除了成为世界的加工厂之外,建设人们并不需要的高楼大厦和基建项目,是中国经济成长的主要动力来源。

这就是为什么三十年来,中国的GDP一直在高速增长,但家庭的收入与社会福利却远远跟不上的原因。文章还说,腐败已成中国生活的常态,中国已成为亚洲最不平等的国家。

另外两篇文章也提到,中共政府的所谓四万亿救市计划中,很多其实是已经公布的五年计划之中的一部份,而且3/4是放在道路、机场建设等大型项目上,社会福利、健康、教育等与民生关系密切的领域却严重投入不足。

文 章说,中国经济的崩溃,本来就是因为结构不合理、房地产和基建项目太多造成的,而现在政府却逼各地去建更多的项目,所以此救市计划只不过在重复已经被证明 是失败的模式而已,政府不可能无休止地投入,钱总有用光的那一天,而官员的贪得无厌是没有休止符的。这是中国应该忧心之事,同时也是世界需要担忧的。

当 然,所有的报导也注意到了:社会的严重不平等和几千万失业人口的存在,对总在喊“稳定压倒一切”的共产党意味着什么。《澳大利亚人》报的报导说:群体事件 的激增,已成为中国社会最大的风险。因此文章作者警告澳大利亚不要再寄希望于中国,因为那里的麻烦比澳大利亚大若干倍。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