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曾铮  >  集会发言
认清中共,就是拯救人类

5859

在墨尔本陈用林华人社区恳谈会上的发言

    下午好,感谢百鸣文化沙龙给我机会在这里讲几句话。我刚才听了郝凤军先生的发言,非常感动,我能感到郝凤军先生对祖国和对这些被迫害的华人的深深的爱,我非常感动。

     我原来准备的发言题目是:一千名间谍和十亿中国人,孰轻孰重?

     我最近看到了,尤其在墨尔本这里对陈用林的事件,有一些不同的看法。好像今天在华人社区已经是第三场讨论了。我想先针对大家在之前提出的一些看法发表一下我的意见。

     《华夏周报》在刊登关于上次上海总商会召开的“陈用林现象研讨会”的报导时,提到了一句话:华人社区和澳洲主流社区对陈用林事件的反应是截然相反的。虽然它所说的华人社区不能代表全部华人,但是代表了一部份华人,所以我想就这个问题发表一些想法。

     在澳洲,很多时候我听到华人在讲:我们怎样才能融入主流社会?甚至于我们怎么样才能在澳洲主流社会立足?怎样才能得到主流社会的承认和尊重?我想,这主要不是取决于你的种族,你的皮肤,而是你的思想,你的价值观念。

     那么主流社会的价值观念是什么?澳洲的国歌里有两句词让我非常的感动:“For those who''''ve come across the seas/We''''ve boundless plains to share”,翻成中文就是,“对那些远涉重洋到来的人们 /我们有无尽的土地来分享”。

     虽然我到澳洲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我能感到澳洲主流的社会那种博大、那种宽容、那种对于不同民族,不同宗教,不同信仰的包容,大家能够和谐的在一起生活,这样的一种价值观念。

     如果我们自己不去接受、不去拥抱、不去同化这样的价值观,我们自己承认了我们自己跟澳洲主流社会对陈用林事件的看法不同,我们自己非要和 主流社 会的价值观念去拧劲的时候,你怎么可能在这个主流社会里获得立足之地?你不能总说,啊,他们白人又发表种族言论。别人为什么发表种族言论?我觉得在很多时 候,是我们自己造成的,我们在价值观念上迟迟不肯接受,不肯接受我们费了千辛万苦投奔来的这个地方的价值观念,而是抱着我们自己老一套的观念不放,融入主 流从何谈起?这是我想谈的第一点。

     第二点,就是还有些人讲:陈用林为了自己的身份,不惜出卖情报。我想说这种话的人他根本就不了解澳洲的难民审批制度。作为难民的定义来 说,你只 要有被迫害的恐惧,你就可以申请难民。那么被迫害的原因有很多种,有政治的、宗教的、属于某个特殊社会团体等等,它不看你有没有情报可“出售”。

     我刚来澳洲的时候,我也不懂,我去申请难民的时候,把我的硕士学位拿出来给他们看,人家说不看这个,这是申请难民不是技术移民,他们根本不看你的学历。申请难民是按照难民的定义来办理的,他们不看你申请难民的时候有没有情报可以出卖。

     相反的,我看到的澳洲主流媒体的报导,他们对于澳洲情报部门对陈用林先生所可能掌握的情报,或所能够提供的情报没有给予更多的重视,或者 没有紧 紧地盯住他,让他把情报讲出来,对于这种现象,主流媒体是非常不满的。也就是说澳洲的情报局,我认为他们到现在为止并没有向陈用林追着要什么情报。所以我 觉得讲什么拿情报换身份这种话,是对澳洲难民制度不了解。

     至于说他说的一千个特务的说法是真是假,我很早就看到过一篇报导,昨天查了一下找到了,《澳洲人报》6月2日,也就是在陈用林公开讲有 1000 个特务和线人之前就在谈这个问题。这篇报导说,澳洲安全情报组织(ASIO)已成立反间谍小组,对付在澳洲从事情报工作的外国间谍。中国已取代前苏联,成 为澳洲情报及军事安全的最大威胁。

     这篇报导还说,中国过去十年在情报搜集方面非常活跃,有不少中国间谍也以商人及专业人士身份进行情报搜集工作。中国现时有四十名驻澳洲外交官,远高于俄罗斯的十一人及印尼的十九人。

     也就是说,在陈用林讲出有一个名间谍之前,人家澳洲情报部门早已采取反间谍措施了,并且将中国列为首要对象。只不过因为陈用林是从共产体制之内出来的人,所以这话从他嘴里讲出来,好像是更特别一些罢了。

     说到此,我想再说说咱们华人与主流社会的思维方式的差异问题。有的华人一听到“一千个特务”的说法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这种说法会让我 受什么 伤害?受什么损失?说实话,澳洲的华人有50万,一千名间谍就算都是华人,也才占千分之二的比例,值得那么紧张吗?我从来没有感觉到因为这种说法被另眼相 看过,我觉得我们还是像郝凤军先生说的,自己别急于对号入座。

     那么我看到主流社会对一千名特务的说法的反应是什么呢?人家首先想到的是政府应该重视这个问题,应该调查这个事情,应该保证澳洲国土的安 全,保 证在澳洲生活的人不受中共特务骚扰。人家考虑这个问题、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没有说保护华人,或者保护白人,人家是说保护澳洲人。我们华人有没有这个胸 怀?会不会以这种方式思维?

     下面我想谈谈我原来准备的题目:“一千名间谍和十亿中国人”。在讨论“一千名间谍”的时候,我更希望探讨一下陈用林为什么会出走的这样一个大的背景。

     陈用林实际上不是唯一的一个,在澳洲有郝凤军,还有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也是中国原来的警官,还有袁红冰先生,最近也得到保护签证。在加 拿大有 沈阳司法局的局长,级别相当高,也出走了。最近有个加拿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携带家属从使馆里跑出来了。欧洲比利时的一个中共间谍也投诚了。

     这些大的事件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发生的?我觉得是在中共已经走到了它生命的末期的时候。中共的末世心态,从傅莹大使的讲话中都会反映出 来。她威 胁澳洲政府不要给陈用林签证的时候,讲如果你们给了他,叛逃者就像洪水的闸门被打开一样,会不断的来。你想,有没有社会上任何一个民主国家的外交官往中共 叛逃?没有吧,有没有发生过反向的出走事件?中共它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我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最近中共解放军一个少将,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防务院院长朱成虎,在香港发表了要用核武器攻击美国的言论。

     他的言论的要点是,一旦在台海战争发生的时候,美国敢于出面干涉的活,中国不惜牺牲西安以东全部地区,也要打掉美国一到二百个城市。这个言论发表后,西方社会的反映,特别是美国的反应是相当强烈的。但在中国大陆,朱成虎的言论老百姓是看不到的。

     网上有些网民算了一下,西安以东集中了中国十亿人口。也就是说,朱成虎准备让十亿中国人死掉。

     那么我们怎么去看他这几句话呢?这几句话出台的背景是什么呢?大家都知道中国言论的控制有多么的严厉,尤其是对外交官,对于解放军这么高 的将 领。他没有中共中央的授意,他没有最高层的授意,他自己代表他个人敢去讲这种狂言吗?发动核战争是关系多么大的事情,那个核按钮一按,那个责任谁负得起?

     那么他讲这些话的大的背景是什么呢?我不想占用大家更多时间,我不展开谈,我讲一下要点,等一下如果有愿意讨论的,我们可以继续讨论。

     现在网上流传着朱成虎在国防大学内部的讲话,还有迟浩田的“战争正在向我们走来”、“ 战争离我们不远,它是中华世纪的产婆”这样的内部讲话。中共高层内部比谁都了解,中共的危机已经到了一种什么样的阶段了。

     朱成虎讲话的要点是说,中国现在计划生育的政策是彻底失败的,尤其是把城市的人口控制住了,农村的人口根本就没有控制住。这么多的人怎么办呢?那可能就不得不靠战争来销毁人口了。

     迟浩田讲话的要点,我看下来,其实是他意识到中国的人口问题和资源问题,到了这样一个地步的时候,在国内根本是解决不了的了。现在他认为 它只有 “带领中国人民走出去”,所谓走出去,就要攻击全世界,我把全世界都给你占领了。他也谈到,我们很多官员在访问外国的时候,我们会看到路边有那么多的树, 有那么多的森林,两三个人住那么大一栋房子,我们中国人根本就没有生存空间了。

     我感觉这就像一个无赖的心理,就是说,我跟你打牌,我打输了,那怎么办,那重来,重新全部要洗牌。他看到世界上其他的发达国家有那么好的 生存环 境,有那么好的生活条件,那么我们中共怎么办呢?打牌的时候耍无赖还好说,它只关系到一场输赢的问题,手握核按纽的战争狂人要耍起无赖来,那就太可怕了。

     除此之外,他的更大的要点是什么?他知道,从八九年学生运动也好,民主运动也好,从那以后,他们想来想去,最怕的是什么,最怕的是“和平演变”,他们想来想去,没有想出一个好办法来阻止和平演变。

     其实“和平演变”有什么可怕的?和平,首先没有战争,不可怕。演变的结果顶多是共产专制结束了,中国也实现民主了,那我们这么多人可能也就不用跑到这里来了。所以谁最怕和平演变?我想我们老百姓,在座的没有一个怕的,我们事实上已经到了“和平演变”后的环境了。

     怕“和平演变”的只是中共,所以它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九评共产党》里面讲了,它在灭亡之前,它要把中华民族绑在它身上。

     朱成虎的公开讲话虽然只有这么一句,但它背后有一个庞大的全面的法西斯计划做基础,它有一个庞大的思想理论的根据,他才可能讲出这句话来。在座的谁能讲出来?我相信谁也不会。那么它有这么庞大的计划,实际上它现在是在决战人类了,决战整个人类的文明了。

     我觉得我们对共产党邪恶的程度和它能够杀人的决心,绝对的不能轻视。大家都看到过“六四”有一个青年,大家说他叫王维林,他站在那一串坦 克面前 去挡那个坦克,大家都说他很勇敢,我个人猜想,他之所以那样做,是他那个时候相信解放军的坦克不会压过来。因为我们从小到大,包括我自己也是,接受的教育 都是,解放军是“人民子弟兵”,他们是人民的子弟兵,我们是他们的母亲,他们是我们的孩子,他们要听我们的,他们不会向我们开枪。

     “六四”我在北大,听到有一个男士说我在医院里见到一百多具尸体,我脑袋“嗡”的一下,哦,“尸体”,我半天反映不出来尸体是什么,我不知道尸体是死人,因为我绝对没有想到共产党会对学生开枪。我觉得我们太善良了,绝大部份人都太善良了,都没有想到这一点。

     所以我想在此提醒大家的是,我们中华民族有这么悠久的历史,曾经创造出最灿烂的文明,为什么会被共产党搞得一团糟呢?因为从共产党一产生开始,从它的宇宙观、生命观、人文观和社会发展观上,它就是反宇宙的,它就是注定要灭亡的。

共产党它崇尚暴力革命。它原来是讲它是无产阶级革命,它要解放全世界、全人类,然后再解放自己,联合全世界无产者把资产阶级打倒。从苏联解体、东欧 解体后,它也看到共产主义这种思想,这种理论在全世界是绝对的彻底的破产了,现在所谓外国的它原来宣传的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无产阶级,每一个都好像过得 很好嘛,没有什么无产阶级嘛。只有中国绝大部份人民现在还生活在贫困线之下,所以它现在不说无产阶级,它讲,我们是代表中华民族,它现在拿这种狭隘的民族 主义,拿这种疯狂的、绝望的、不惜一切代价的,不惜跟美国开战,甚至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而且是核战争的、生化战争的这样的疯狂的想法和举措,来维护它的 专制。它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反宇宙的力量,到了这个时候,它已经是在与全人类和全人类的文明为敌了。

     我觉得,与其讨论一千个间谍的说法对我们澳洲华人有什么影响,不如讨论面对中共的末世疯狂,我们应该怎么办?

     《大纪元时报》发起的一个退出中共的运动,我觉得非常好。有人提出,我们要退垮中共,觉得我们现在才三百多万人退党,离它六千多万人还早 呢。在 我看来,中共不是说我们退的人多了,就能把它退垮,退的人少了,就不能把它退垮。从它一产生开始,就注定了今天它可能就要走这样的路,它的灭亡是注定的。 退党只是说我们每一个退出中共的人,和被我们劝说退出中共的人,对我们自己生命的挽救。

     所以,在今天这样大的事情发生的时候,对于每一个中国人、每一个地球上的人来说,认清中国共产党的邪恶就是最要紧的事情。认清中共,就是在拯救人类,和人类的文明。

     谢谢大家。

     2005年8月6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