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其它
曾铮  >  我的文章+《自由中国》冲击波
加州选举观察:提案被否 说明什么?

56787
在刚刚过去的美国加州中期选举中,六项州级提案颇为引人注目,为支持或反对这六项提案,共计20亿的资金被投入宣传,而最终提案通过与否,与投入宣传资金的多少,确实表现出一定的相关性。因此有人惊呼:加州选举中,“钱在说话,公众利益被忽视”。情况果真如此吗?
 
投入广告战资金与投票结果
 
先来看看六项提案支持和反对方投入的资金和最后的投票结果:
 

1号提案:州政府水利债券提案

总宣传资金:2070万

支持方资金:$20,598,792

反对方资金:$89,949

结果:获66.8%赞成票顺利过关。
 
2号提案:州政府预算及雨天储备基金

总宣传资金:2040万

支持方资金:$ 20,401,013

反对方资金:$0

结果:获68.7%赞成票顺利过关。
 
45号提案:健康保险费率

总宣传资金:6020万

支持方资金:$3,240,082

反对方资金:$56,971,326

结果:反对票59.8%,未通过。
 
46号提案:医生渎职相关 医生需接受毒品和酒业测试

总宣传资金:7620万

支持方资金:$12,837,071

反对方资金:$63,328,473

结果:反对票67.2%,未通过。
 
47号提案:刑事判罪相关

总宣传资金:990万

支持方资金:$9,310,449

反对方资金:$541,350

结果:获58.4%赞成票顺利过关。
 
48号提案:州政府与印弟安部落间的赌场兴建协议

总宣传资金:1940万

支持方资金:$823,355

反对方资金:$18,534,976

结果:反对票60.9%,未通过。
 
从以上结果看,支持或反对方所投入资金的多少,与最后的结果,确实存在着一定的对应关系。宣传资金多的一方,最终取得了自己想要的投票结果。
 
大公司的钱影响了投票结果?
 
在以上六个提案中,争夺最激烈、争议最大的是45和46号提案,这两个提案分别共投入6,020万和7,620万的宣传资金。
 
45号提案主要是关于保险费涨价的,提案要点是,如果保险公司要提价,必须经过加州保险局长批准,且要向公众公告、举行公听会,乃至通过司法审查等。
 
这个提案明显对保险公司不利。加州四大保险公司凱撒(Kaiser Foundation Health Plan Inc.)、富點(Wellpoint Inc) 、加州蓝盾(Blue Shield of Ca) 和健康网(Health Net)分别投入1847万、1847万、1234万和659.2万到反对45号提案的广告战中,四大公司的投入总额为5588.3万,占总反对方资金的98%。
 
在投票日之前的广告战中,反45号提案的电视广告反复重复着一句话:“一个政治人物就决定了一切。请反对45号提案!”
 
46号提案主要是关于医疗赔偿和医生渎职的,起因是加州两个孩子不幸死于车祸,肇事司机不仅喝了酒,还服用了过量的成瘾性麻醉剂,两个孩子的父亲派克(Bob Pack)从那以后,用了11年的时间推动46号提案,他认为给司机开出过量成瘾性麻醉剂的医生也应该对车祸负责。
 
46号提案如果通过,医生和保险业也将受到很大冲击。在反对方所筹集到的6332.8万资金当中,前十名“金主”基本都是保险公司和医生协会,他们投入的资金从1100万到200万不等,总金额为5690万,占总反对方资金的89.8%。
 
反对46号提案的电视广告所用的口号是:“46号提案是诉讼律师起草的,他们想从医疗赔偿官司中大发横财。我们负担不起。”
 
加州信息公告制度是否健全?
 
投票结束,尘埃落地,45号、46号提案都未能过关。《洛杉矶时报》专栏作家希尔兹克(Michael Hiltzik)为此撰文表示,在此次加州提案的投票当中,“钱在说话,公众利益靠边站”,他认为这两项被击败的提案本来是保护消费者和公众利益的,但由于提案影响到产业巨头的既得利益,因此它们不惜投入上亿的资金打广告战,而结果也没有让他们失望。
 
为什么会这样呢?希尔兹克认为,加州的信息公告制度仍然有问题,因为它只规定做广告时泛泛的说明这个广告由谁投资,但并不要求公布更详细的信息,比如公众不会知道,四大保险公司在反45号提案的广告战中,所投资金占到98%之多。因而,“在投票者不知情的情况下,大公司的钱起到了作用。”
 
民众不喜欢被政府管?
 
 然而,也有人指出,花钱多就在选举中获胜,并不能得出美国是金钱政治的必然结论。
 
一个候选人,一个提案,能筹到钱本身,就说明有人,而且是有很多人愿意花钱支持这个人或这个提案,也就是说有民意支持。
 
美国是个商业社会,富人和财团不会随便把钱扔给一个毫无民意基础的人或提案,因此很多竞选人要花很多时间讨好选民,然后才能筹到款。大多数竞选人的筹款餐会中不会有多少富豪,绝大多数都是中产阶级,而且每人捐款有上限。
 
比如,在2012年的美国总统选举中,罗姆尼很有钱却输了,亿万富翁佩罗也输了。  
 
具体到本次加州中期选举中的45、46号提案,从投票结果看,当时反对方打的“一个政治人物就决定了一切”这句广告词,看来还是很有效的,因为总体上美国人讨厌政府干涉,所以当他听到“一个政治人物就决定了一切”时,会觉得这是个不好的事。
 
除了讨厌政府干涉外,美国人也不太相信政府的效率。政府官员被认为是和律师一样最没诚信的人,政府职员则是最无效率、最不能干的人。 
 
很多美国人觉得,如果保险费要由政府决定,最后影响到医疗质量和服务的话,是不能接受的。同时很多人担心医疗赔偿费上涨,会使整个医疗和健保行业负担过重。如果优秀的医生因此被逼走,最终还是需要好医生的消费者们吃亏。
 
也许比起“钱说话”的担忧,以上这些说法更有道理。此次投票中,45号提案得到215万多赞成票,320多万反对票,46号提案得到177万赞成票,362万多反对票。所有这些票,都是一票一票投出来的。在所有捐款人的名单和金额都能公开查到的情况下,要说这么多人的意见都完全是被钱所操纵,确实也比较牵强。
 
不管怎样,有钱也好,无钱也好,最终每个人手中的票,投下去时的“含金量”都是一样的,都只能被计为一票。也许这就是民主社会公平的一面吧。
 
2014年11月7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