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其它
曾铮  >  我做的报道
震撼人心的七个小册子

55308

 

【洛杉矶三退义工系列报导之一】

震撼人心的七个小册子

【大纪元2014年09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曾铮洛杉矶报导)在美国洛杉矶华人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山谷(Valley)大道”的夏威夷超市前,经常能看到一个风度翩翩的白发老人,她像选美小姐一样,胸前斜挎一条绶带,笑容满面的招呼着过往的行人。如果您以为她在推销什么商品,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她胸前的绶带上明明白白的写着:“全球三退服务站”。

风度翩翩的高鸣凤满面笑容的招呼过往行人。身前的绶带上写着“全球三退服务站”,手里拿的有记录三退人名的小本子,还有各种真相资料和征签板。(张子轩/大纪元)

“越讲越觉得自在”

这位老人名叫高鸣凤,今年75岁了。然而听她讲话,却会觉得她还很年轻。

她说:“我从2004年《九评共产党》发表后就开始劝三退了。我有三个点,一个是蒙特利公园,一个是Garvey路和Garfield路交界的美国银行,还有一个是夏威夷超市。这三个点是我必去的。我几乎每天都出去劝退,见到华人就想讲,越讲觉得路子越宽,越讲越觉得自在,越讲越觉得,这么多华人,我们怎么讲的过来?”


见到年轻人,高鸣凤像老奶奶一样,慈祥劝退。(张子轩/大纪元)

高鸣凤说,她有个特点,会说好多地方的方言,也能一下子从别人的口音中,听出那人来自哪里,利用这一点跟陌生人搭话,一下子就能拉近距离。

每一个路过的华人,高鸣凤都不愿错过。(张子轩/大纪元)

她说:“有一对夫妇,是上海人,是我的老乡。我就先跟他们聊天,知道他们入过党、团、队,是劝三退的对像,就跟他们讲共产党的罪行,劝他们三退,他们就退了,退了后很激动,说我是活菩萨。”

“姑娘,你入过党团队吗?” (张子轩/大纪元)

难以想像的事

这是顺利的时候。不顺的时候,也有,尤其是头几年。

有一次,高鸣凤劝一名男子三退,就遇到难以想像的事情。

“我劝退他的时候,我问他,‘先生,你有没有参加过少先队啊?’我这嘴巴张着的时候,他噗一口,口水吐到我嘴巴里。当时我非常恶心,但是我想,我要忍住,你即使口水吐在我嘴里,我也要忍,我们修的不是‘忍’吗?他这样做是因为他受了共产党的毒害,非常可怜。我一点没有生气,我就想到在监狱里,我们大法弟子,那些恶警用粪便塞到他们嘴里,我就想到这个,所以我回过头来吐掉唾沫以后,我继续和他讲。”


高鸣凤在接受新唐人电视专访。谈到被人将口水吐进嘴里的经历,依然能心态平静,笑容盈盈。(张轶渊/大纪元)

谈起这个经历时,高鸣凤非常平静,虽然遗憾那名男子当时没有被劝退,但依然希望,他在今后能够选择退。

高鸣凤说,刚开始,大约只有20%的人能够被劝退,后来比例越来越高,到现在已经有80%左右了。劝退成功率越来越高的原因,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共产党的本质。

“他们说不公平,共产党独揽大权,残害百姓,根本不把百姓的利益放在心上。”

 


“姑娘,三退好,三退保平安!” (张子轩/大纪元)

震撼人心的七个手工小本

当记者问她,知不知道已经劝退了多少人时,她胸有成竹的说:“一万一千两百多了。”

记者有些吃惊:“您有点数吗?”

“我有点数。我每天出门前先准备好化名,有同意退的,就给他们选一个化名,标上要退的是什么,晚上回家再帮他们上网发三退声明。”

 


高鸣凤向记者展示她的七个写满三退人名的手工自制小册子。(张子轩/大纪元)

下一次再见时,高鸣凤真的带来七个手工自制的小本,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名,每个人名旁边上,分别标有“大”、“中”、“小”三个字,外面套个小圆圈。这是高鸣凤自己才懂的“暗号”。“大”代表退出中共,“中”代表退出共青团,“小”代表退出少先队。


七个小册子的封面,是用画报做的。(张轶渊/大纪元)

三退声明已经上过网的人名,再用记号笔划掉。每天做一道算术题,将前一天的三退数字,加上当天新增的,得出最新的三退数字。

每天都有记录,所以她能一口说出自己的最新三退人数。同时她也认真记下大纪元三退网站为每个上网声明给出的三退证书号码。


每个小册子上都写着密密麻麻的三退人名。图中所示这一页上记录着,2012年7月20日这天,高鸣凤劝退84人,加上前一天的积累三退人数5857人,新的三退总数为5941人。这个算术公式上面的那串数字,是在大纪元三退网站发表三退声明的证书号。(张子轩/大纪元)

看到这七个因使用过度而变得皱皱巴巴的小本子上密密麻麻的人名,有一种说不出的受震撼的感觉。是什么力量支撑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十年如一日的做这件事,还这么认真的记录呢?

 


2014年1月15日,高鸣凤劝退58人,三退总人数10130人。从2004年底到2012年7月,不到8年时间退了5941名,而从2012年7月到2014年1月,不到两年的时间,三退人数就几乎相当于前八年的总数。高鸣凤说,由于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中共的本质,劝退越来越容易了。(张子轩/大纪元)


高鸣凤在认真核对三退名单。(张轶渊/大纪元)


75岁的高鸣凤,白天上街劝三退,晚上上网替她劝退的人发表三退声明,并记下三退证书号码。(张轶渊/大纪元)

“人生大戏幕终时 你如何答谢观众?”

高鸣凤认为共产党统治之下的道德下滑,已经变得非常可怕。她之所以要这样十年如一日的坚持劝退,就是要阻止这种下滑,同时也因为她相信,“知道了真相,才有方向”,三退后的生命,在未来“天灭中共”发生之时,能够拥有一个光明的前程。

 


高鸣凤的绶带后面写着“天灭中共 天佑中华”,以提醒华人:中共不是中国。(张子轩/大纪元)

她说:“中国人吃的,喝的,都不行了。小孩子走在路上,眼珠子就给摘掉了,你能安心吗?所以我们作为活着的人,作为父母,都应该好好的为我们的子孙后代尽一份我们应尽的责任,不能把孩子留在一个魔鬼的花园里。

“人生的真正意义,不在于你活多久,而是在于你这一个生命,在历史长河中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当人生大戏幕终之时,你如何答谢观众?”

责任编辑:孙芸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