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心灵细语
曾铮  >  我的文章+《自由中国》冲击波
致张林之妻方草

5362

从刘晓波、余杰被捕之时起,网上频频传来更多自由作家“落马”的消息,从杨天水、顾则徐,再到《震旦文化网》被封。“措手不及”中,似乎又有一分“见惯不惊”,直至我看到张林之妻方草“救我夫君”的哀呼。
   
   这是一份格外让人心悸的呼喊。知道张林、读他的文章,是去年年初的事。他的《劳改后遗症》让我印象尤深。除了因自己也坐过牢、受过酷刑劳役折磨而感 同身受 外,他的困苦让我挂怀,他对劳改后遗症的“自疗”及“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的精神让我敬服,知道他又有了可爱的妻女后更为他欣慰。在越来越“现实”的 现代女子之中,能够选择张林这样一个“劳改释放犯”的女性,也格外让人敬重。

   
   我看到的张林最近的言论,是《大凶日》和关于《九评共产党》的,他称《九评》是他生平看过的最好的文章,并藉由南亚海啸发生在“东方魔鬼毛泽东诞生的日子”而预感到:“共产党气数已尽,一个新时代即将降临!”
   
   令人遗憾的是,有不少即便是十分清楚中共恶行的海外人士,为了中国的“和平过度”,还在盼望中共能进行自身改良,以减少社会转型的成本。殊不知,毒 药它就 是毒,它是转不了性的,对它寄予的幻想越大,时间越长,它所带给民族和国家的灾难就必然越深重。最近的疯狂抓捕难道不是明证?
   
   近来还经常看到一个词汇:“审美疲劳”。在经历和见证过太多中共的流氓行为之后,对于它的罪恶,我也几乎要产生“疲劳”。我甚至已不屑向流氓表示愤怒。然而,看到方草的呼吁,我的心却突然变得柔软,我的眼中流出了泪水。
   
   这是怎样的伤痛和罪恶!我想起自己的先生在我逃至海外后,受我牵连而被捕入狱的那段丑陋到我不愿,也无力去描述的日子。不知所爱之人的下落生死、不 知年幼 的女儿如何面对“父母双失”的打击所带给我的内心煎熬和苦涩,超过我自己身陷囹圄的最坏时刻。每天我都挣扎着才能起床。如果不是必须营救先生的决心支撑, 我很可能就此崩溃。
   
   我想在此向方草女士致以最深切的敬意。您向海外媒体揭露张林的失踪,无疑是做了一个最明智的选择。黑暗的时光不容易度过,我们只有靠坚定的信念。相 信张林 一定有足够的理性和能力面对新的磨难,相信您的坚强、平安和乐观定会给他力量,相信再黑暗的岁月也会过去,相信有许多人在关心帮助张林,相信邪不压正一定 是天理,相信越是疯狂,越是不能久长。
   
   请坚忍、乐观、多保重!
   (2004年1月)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