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曾铮  >  我的文章+《自由中国》冲击波
我们能为这些非法轮功做点甚么?

5316

今日收到一名友人的邮件,一共只有两句话:「我们能为这些非FLG做点甚么?FLG救世吗?」两句问话的后面,是两篇关于《河南爱滋病五年调查报告》的链接。


   
关于河南及整个中国爱滋病方面的报导,之前已看过不少,印象尤深的是那些艾滋村的照片,只能用「摄人心魂」、「惨不忍睹」来形容。


   
对于他的问题,因为当时忙,只简单地写了几句,谈了两点看法。现在想再展开说说。

   
「法轮功能救世吗?」


   
位友人好像不是第一个问这个问题的人。我的回答是,如果你能做一个调查,你可能会发现,认真修炼法轮功的人,没有得爱滋病的。相反,太多患了绝症的人在修 炼法轮功后得到了康复。我本人也是一个例子。我曾与许多不幸染上爱滋病的人一样,因输血染上C型肝炎,用尽一切办法却四年多都不能治愈,身体弱得风一吹就 要倒,直到1997年修炼法轮功后才恢复健康,并且从那以后再也没生过任何病,甚至劳教所里难以想像和忍受的酷刑及劳役折磨,也没有使我的身体垮掉。


   
但是,修炼是一种个人行为及选择,修炼的目标是非世俗的,而且永远也不可能人人都会选择修炼法轮功。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法轮功不是救世的。


   
但是,每一名法轮功学员,又与其他所有非法轮功学员一样,都是这社会的一员,因而有作为社会一员的责任和义务。


   
「我们能为这些非法轮功做点甚么?」


   
这些天一直在看、想《大纪元》网上的《九评共产党》系列。通篇宏论,以平实的论述,雷霆万钧的气势「直捣黄龙」,石破天惊地一语道出中华民族近几十年来一切不幸和灾难的总根源:共产邪灵。


   
人为河南艾滋村的患者们揪心。其实,岂止是艾滋?被共产邪灵附体几十年后的中国,道德沦丧,腐败贯穿一切领域,社会极度不公,能源危机、信用危机、金融危 ……各种危机一触即发,生态环境、资源环境、人文环境、传统文化,无一不到了被彻底摧毁的最边缘;短短几十年中,死于中共治下的冤魂,要以几千万来计 数;被长期的血腥高压、杀人恐怖摧残致精神死亡、灵魂死亡,或虽然未死亡却已不同程度地被异化、扭曲、毒害的,恐怕得以亿计。


   
友人的爷爷曾是中国南方的富豪,「解放」时被杀害了。友人八岁那年,曾有民兵来抄家,一把明晃晃的刀子一直架在他脖子上──他说至死都忘不了那一幕。


   
的父亲,文革中被打成「走资派的黑爪牙」,住在医院里还被拖出去批斗,两手被墨涂成黑色坐「飞机」,头发大把大把被揪掉,以至于三十几岁就成了秃顶。母亲 既要照顾只有一岁多的我,又要照顾每天被斗得死去活来的重病父亲,还要替父亲写书面「检讨」,用毛笔写成大字报形式,按造反派的要求四处张贴,少了一份或 贴错了地方都不行……


   
我们能为那些患了爱滋病的非法轮功做点甚么?看了《九评共产党》,我才更加清醒、深刻地认识到,中国的问题,已经不是单单针对哪一种现象或人群所能 解决的了。在表面的问题中去解决问题,永远也不会有出路。只有找到所有问题的根本征结,才能「药到病除」,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有人在担忧:没有了共产党谁来领导中国?会不会天下大乱?也许先知之士们确实可以开始思考并讨论后共产党时代的问题了。不过,我相信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来 说,当务之急却是真正认清共产邪灵对中华民族的残害和毒害,在思想上清理和驱赶这个不属于中华民族的外来「幽灵」。多一个头脑清醒之人,共产邪灵便会被驱 赶并消灭一分。


   
写到这里,又想起以前听说过的一个科学实验:用一种特殊的照相机给一颗植物拍相,会照出它所没有的叶片来;一段时间以后,植物真的长出了叶片,而且部位、数量、大小和照片上一模一样。


   
个实验说明,一种东西,在肉眼所能看见的空间体现出「实相」之前,事实上就已经(以场的形式)存在了。通过修炼法轮功,我也更加明确地了解到「精神与物质 是一性」的道理,以及我们所认为的「抽像」的东西,从更深的层面看,可能却是「具体」的,而且是有生命的。生命的存在形式,也不像我们现在所认为的那么简 单。


   
所以,从思想上认清共产党到底是甚么并彻底否定它的存在,就有了非常重大的「现实」意义和力量。人的思想和精神在另外空间可能就是 「场」的存在。否定共产党,就是在消灭它的邪恶之场。更多的人清醒了,就是它的寿终之日。纠缠了中华民族几代人的各种厄运与恶梦,才能从此停止。


   
因此,我建议友人:阅读并传播《九评共产党》,传得越广越好。


   2004-12-02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