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博客分类  >  畅游世界
曾铮  >  图片游记
图片游记: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一)

4938

文:曾錚  圖:吳坎、李希哲

 

 
从澳洲最大的城市悉尼驱车前往首都堪培拉,走到将近2/3路程的时候,总能看见一块路标,指向“Goulburn”。“Goulburn”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一个特别的机缘,终于让我来到了这里。

悉尼到堪培拉路上,指向“Goulburn”的路标。

其实Goulburn小有名气,它是澳洲最古老的内陆城市,离悉尼到堪培拉的主干线只有几公里。

Goulburn 市长史蒂文森(Paul Stephenson)向我们介绍道:“Goulburn是澳洲最古老的内陆城之一,它主要是个农业城,羊毛和蓄牧业很发达,早年种植许多农作物,烟草、 小麦等,现在不种了,现在它主要是南、北之间、悉尼和墨尔本之间的一个运输中心,我们这里有许多大型运输中心,大货车把货拉到这里,再转装到其它货车上, 运到其它地方。不过这里仍旧是个以农业以主的地区。”


Goulburn市长史蒂文森(Paul Stephenson)

高精度图片
Goulburn市政厅附近一座古老的建筑


Goulburn街景


Goulburn街景

作 为建于1863年的澳洲最古老的内陆城市,从政府到民间,都十分珍视这份历史,费了很多心思来保护、保存Goulburn的各种历史遗迹和文物。市政厅专 门安排Goulburn市博物馆馆长桑德斯(Bob Saunders)带我们去参观了Goulburn古老的供水系统、战争纪念馆和纪念碑。

Goulburn 市古老的供水系统坐落在具有田园诗般风光的Wollondilly 河畔,它是南半球仅存的还在原来的位置、并且还能工作的蒸汽式供水系统。桑德斯馆长很骄傲的告诉我们,Goulburn市是澳洲最早实现管道供水的市镇之 一,这套始建于1880年代的蒸汽式水泵,到现在还能工作呢!

高精度图片
南半球仅存的、仍在原来位置且还能工作的蒸汽式供水系统。锅炉及蒸汽均在红色的砖房里。


Goulburn市博物馆馆长桑德斯向我们介绍这古老的蒸汽式供水系统

桑德斯介绍道:“在有管道供水系统之前,水是用大罐子、大桶运到各家各户的。所以这个供水站的建立对Goulburn的供水是一大进步。

“它现在还能运转。博物馆中藏有由压缩蒸汽推动的引擎,它仍然由锅炉供应动力,锅炉为引擎提供蒸汽,它现在仍能工作,历经125年之后,它还能非常正常有力的工作。”

桑德斯馆长说,这套系统一直工作到1920年代才停止工作,因为城市发展了,又建了更大的水库和供水系统。不过,这套古老的系统,因为它的历史价值,已经被列为永久的保护对象。

“市政厅计划将它作为一个学生们的教育场所,他们可以到此学习有关水质量的问题。”

这套南半球现存的最古老的蒸汽水泵,每个月还会用蒸汽发动一次,供游人和中小学生参观、学习。博物馆里有宣传单张,印着每个月蒸汽发动机工作的日子。

可以想像,在风和日丽的假日,当古老的蒸汽机再次开动起来的时候,一定能越过时空的隧道,让我们品味在那个令人怀念的没有电力、没有电话、没有电脑和手机的时代里,人们都是怎样生活的。


正在被检修的蒸汽机


蒸汽机细部


Goulburn市博物馆馆长桑德斯向我们介绍这古老的蒸汽式供水系统


蒸汽机细部

参观完Goulburn市古老的供水系统,桑德斯馆长又带着我们来到Goulburn最著名的标志性建筑之一:战争纪念碑。

其实开车进入Goulburn市之前,老远就看到一个小山头上有座高高的塔楼,俯视着整个Goulburn。这时才知道原来这就是现在被用作Goulburn市图标的战争纪念碑。

高精度图片
远望战争纪念碑

高精度图片
近观战争纪念碑

说起这个建于1924年的纪念碑,还有很多感人的故事。修建纪念碑的整座小山,竟是一位名叫巴特雷特(WJ Bartlett)的居民买下来,送给市政厅的。

桑德斯馆长指着山峰说:“巴特雷特买下了所有这些地,从那边的森林到这座山头的那边,整座山他都买下了,送给市政厅,以便修建这个战争纪念碑。”


纪念碑所在小山,是Goulburn居民巴特雷特(WJ Bartlett)买下送给市政厅的。这块石碑上刻着他的名字,以示感谢。

修建这个纪念碑的费用则是市民们捐献的。更多的市民和学生参加义务劳动,所有的石块都是他们一块一块从山下搬上来的。

位于岩石山(Rock Hill)的纪念碑有20米高,墙上刻着2500个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Goulburn市士兵的名字,包括第一个在一战中阵亡的澳洲士兵雷格特(WT Leggett)。


桑德斯馆长将刻在墙上的2500多个名字中的第一个在一战中阵亡的澳洲士兵雷格特(WT Leggett)的名字指给我们看。

桑 德斯馆长介绍道:“在这个荣誉榜上,有一个叫WT Leggett的。我们相信他是在西线上阵亡的第一个澳洲士兵。他出生在Lithgow,六岁时来到Goulburn,1915年中期战争爆发的时候,英 国向比利时派遣了第一批救生员,WT Leggett便是其中之一,后来他中枪阵亡,被埋葬在比利时的一个小镇上,很多年他们都以为他是英国人,但当他们2000年进行一些研究后,发现他是来 自Goulburn的澳洲人。”

同行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朋友问:“澳洲本土从来没有被卷入过战争,为什么在澳洲却处处可见战争纪念馆或纪念碑呢?”

听 到这个问题,表情平静到似乎永远一成不变的桑德斯馆长说:“许多参加战争的小伙子都是志愿者,大多数参加一战的男士们也都是志愿者,1917年左右,当战 场上的澳洲士兵的数量大量减少,军队人数不够时,澳洲政府曾经试图实行义务征兵制,但澳洲人不同意这一点,同时有更多的人志愿入伍,所以一切都是志愿的。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非常有必要对此表示认可。政府和人民,尤其是人民认为自由非常重要,如果一个国家入侵另一个国家,他们非常愿意到那里去,让那个国家 获得自由。”

原来,澳洲人之所以对参战的士兵充满敬意,是因为他们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捍卫别人的自由。


从战争纪念碑所在小山上俯瞰Goulburn


Goulburn市政府门口的Goulburn市标,上面印有战争纪念碑图案

纪念碑对面,有一套小小的房舍,它是1935年修建的,为的是给纪念碑的管理员一家居住,也让参观者有个落脚休息的地方。2000年,当最后一名专职管理员退休后,市政厅决定把它改建成一个博物馆。

博物馆里珍藏着许多战争时期的纪念品。桑德斯馆长最看重的,是一面从新加坡樟宜监狱搬回来的门。二战期间,日军占领新加坡后,曾在这里关押过多达五万名联军,他们主要是英国和澳大利亚士兵。相信这里曾埋藏许多苦难的记忆。


桑德斯馆长向我们介绍世界上仅存的三面原樟宜监狱的门之一。

桑 德斯馆长指着这面“镇馆之门”介绍说:“2003年,新加坡政府和监狱管理局决定拆除老的樟宜监狱,当我们博物馆听说这个监狱要被拆除后,我们给澳洲外交 部写了一封信,我们用了一年的时间进行书信来往,最后才终于得到一面从樟宜监狱拆下来的门。我们知道堪培拉纪念馆有一面樟宜监狱的门,伦敦的英国博物馆有 一面,我们有一面,所以它是(世界上现存的)三面门当中的一面。我们为此感到骄傲。”

桑德斯馆长特别强调,现在博物馆也是依靠义工来管理的,许多展品是由当地居民捐献的,他还介绍我们认识了三名义工。


博物馆的三名义工欧森(Ken Oisen)、奥尔森(Carol Olsen )及墨菲(Annette Murphy)骄傲的向我们介绍Goulburn珍视历史的传统。

一名名叫欧森(Ken Oisen)的义工说:“我们都是义工,你必须喜欢你所做的,我们都很喜欢这里,我们为它感到骄傲,我们爱它。”

另 两名义工奥尔森(Carol Olsen )及墨菲(Annette Murphy)则表示:“这很重要。我们社区中有许多人的亲属参加过一战,特别是一战,虽然我们也有二战时的藏品,他们喜欢到这里来观看这些藏品,所以对 Goulburn市民来说,我们把它们保存在这里就非常重要。有许多人把他们家族珍藏了多年的藏品都捐献了出来,这非常好,因为他们希望这些东西被保存在 这里,安全无误的被保存。所以这对当地非常重要。”

“你们已经有多少藏品了?”

“应该有好几千了。”

“都是由当地居民捐献的吗?”

“大多数是,有的是买的,当它们被拿出来卖时,我们会买下来。”

看来,Goulburn真不愧是澳洲最古老的内陆城,不仅仅处处可见历史古迹,更可见Goulburn市民们为保存这一份历史而用的心。@


Goulburn士兵及他们穿过的军衣


博物馆藏品《澳洲士兵手册》


博物馆藏品


博物馆中收藏的一战时期士兵的军衣

(http://www.dajiyuan.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