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其它
曾铮  >  《静水流深》连载
《静水流深》(25)第五部 流亡 3 ——第二章 神圣使命 (2)

4843

大纪元 > 副刊 > 长篇连载


台湾万人炼功(明慧网)

谨以此书献给 走向未来纪元的人们
《静水流深》(25)第五部 流亡 3
第二章 神圣使命 (2)

作者:曾铮


痛悔醒悟  

  之后,在其他法轮功学员帮助下,我又去很多地方讲我的故事:电台、电视台、报社、议员办公室、人权组织、各种研讨会、大学课堂等,其余时间我就继续写作。

  可是,写到“转化”那部份,我开始觉得怎么也把它“按不平”——说“转化”对吧,当然不对;说“转化”错吧,我错在哪里?我知道其他所有“转化”的都 错在哪里,却一直认为只有我的“转化”是有所不同的,我是为了大法和别人。我甚至认为我从来就没被“转化”,这种思想必然在书中反映出来。

  2002年3月,由法轮功学员主办的“首届世界科学文化大会”将在英国剑桥大学召开。我急忙赶写未完的部份,想将书稿投给大会,同时边写边将已完成的部份发给大会组委会。

  半个多月后我收到组委会回信:他们审完我的书,决定不用。

   我像被重击一棍,趴在计算机前哭出来。之前许多功友曾试图向我指出,我在劳教所跟警察的所谓“斗智斗勇”,作法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但我一直拒绝承认, 还认为他们没有与我一样的经历,不可能真正理解我。在若干次“不欢而散”的交流后,我就尽量回避再与功友讨论这个问题,埋头拚命做事。

  第二天早上一起床,前一晚上看过的《法轮佛法——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的一段话出现脑海。一个学员问师父,为什么一个炼功挺积极的学员会生病死去,炼法轮功不是能消除人的病业,延长人的生命吗?

   师父说,“一个常人得了要命的病了,……他死不死呢?他不就死了吗?该他死就死了嘛。因为他是常人,常人怎能随便给他延长生命呢?他说他炼功了,大家想 一想,是不是你今天炼了法轮功了,也看了书了,就是大法弟子了?你没有精进,你没有真正按照我告诉你的标准去做,怎么能是我的弟子呢?……那么有的人想 了,他炼得挺积极呀……他也叫我们放弃那个病的执著呀,还帮助大家学法,可是他自己不一定放弃。你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就这么复杂。他叫别人心里头放 下……表面上按照我的炼功要求去做,可是他实质上并没有真正达到炼功人的标准。……那表面上不是骗人吗?骗我?实际上就是骗自己。那他能够好了他那个病 吗?”

  师父还说:“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得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

  我脑中有个地方似乎动了一下,我不敢相信似地问自己:“难道我真的错了?,连生死都放下了的,怎么可能犯错、犯如此荒唐的错!?……”

   然而我接着就明白,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不但错了,还无比危险了。我再这样下去,再固守着那个自我想象中的“我很高尚、我很正确”的观念不放,我的结局 就会像那个表面练得挺积极、还动员别人也来炼,内心却不肯改变、不肯放下对病执著的人一样。不管我再写多少文章、讲多少真相、揭露多少邪恶,我固守着那一 念不放,不让别人碰,我实质上已经不是修炼了。

  修炼不是做事,不是赎罪,而是思想境界上有无达到修炼人的标准。 如果所有的修炼人都像我一样抓进去就“转化”,一出来就写声明反悔,那还叫修“真善忍”吗?

   《转法轮》早就说:“不管人类的道德标准怎么变化,可是这个宇宙的特性却不会变,它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那么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按照宇宙这个特性 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可是我到头来却跟“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常人一样,被诱惑着偏离了自己心甘情愿选择的标准。

  今日的世界,之所以出现这么大、这么多的问题,最根本的原因是人们衡量好坏的标准都在下滑,那人也只能跟着下滑的标准下滑,而永远不能回升。这样下去的结局是什么?

   在这场空前的大难中,法轮功学员除了信念和自己的血肉之躯,一无所有,面对的却是一个掌握着一切国家资源、有着几十年整人经验的政权,而要抵制的这场大 恶,又已经积淀了千千万万年。在这样的魔难中,如果我们不能走正,不能以最正的标准要求自己,就绝对不可能走过这场大难,而只能被镇压或“招安”,那我们 之前的一切努力,也将等于零。

  超越  

  梦醒时分的头一刻, 我第一次体会什么叫“哭都找不着调了”。那种痛和辱是生命不可承载之重,比我在劳教所时所经历过的一切都甚。一个跟我有着同样经历的同修曾说,“后悔的心是最痛苦的。”他话讲得很平淡,我却了解那平淡的后面是什么。

  我没有要崩溃的感觉,但屈辱、后悔、自责、自卑……种种说不出的痛楚随时在我提防不到的时刻,向我偷袭,让我流下痛悔和羞愧的泪水。

   我的写作因此两度完全中止,第二次发生在初稿已完成后。我陷入一个逻辑上的悖论:当初是为了写这本书才签保证,然而写完“保证”后在劳教所的种种,对一 个大法弟子来说又是奇耻大辱,我无颜去面对和复述。有一次我写了一篇短文讲述劳教所的经历,写完后往外发时,刚点完“发送”立刻就后悔,恨不能将手一把伸 进电脑将它拽回来。一想到里面有我被“转化”的记录,我就头上冒汗骨头发软直恶心。

  我也经常上网看其他修炼人的故事,我时常被这些故事感动得热泪盈眶。我想根据这些故事,进行一些综合加工和创作,再结合我的部份经历,写一本小说,塑造一个完美的人物来反映这段历史——确确实实有太多修炼人的经历可歌可泣,惊天动地。

  不过最终我还是放弃这种想法。我不是职业作家,我没有虚构和创作的能力;而且修炼是一个真实的内心过程,就算我能写出别人表面上的故事,我也写不出他们内心所发生的一切。

  我终于意识到,如果我陷于这种情绪不能自拔,迫害就还在我身上延续。师父早就说过他不承认学员在被迫害得神志不清时所写的“保证”,那他们为什么还要把学员抓去“转化”?它就是要利用你做过错事的自卑,继续销毁你的意志。

  我知道我需要再次超越自我。为什么我看别的同修的类似经历,就不会头上冒汗骨软恶心呢?因为那个错是他们犯的,不是“我”犯的,师父原谅他们,我也原谅他们。那为什么我不能原谅“我”呢?说到底,我仍然没有放弃对于自我,对于自我的“成就”和“过失”的关注。

   如果我能将对于自我的关注转变为对于世人需要了解真相的关注,我就能立刻跳出那个逻辑上的悖论而“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为了准确真实再现当日的情境和 感受,我可以又一次回到过去,写到满面泪流,写到浑身发软,写到感觉连发丝都被掏空。然而我又必须能够不再把书中的那个我当作我,才能冷静去审视她,走出 她,并写她的故事。

   为了面子,我也可以选择将被“转化”后的经历一笔带过。但是,如果是那样,这场迫害中最残酷的部份就得不到揭示,人们也很难想象,劳教所“干警”们“春风化雨”般的“挽救”,为什么能将活人逼死,或将逼不死的人逼疯。

  两度停顿后,我再次开始写我的故事。我的初衷很简单:揭露镇压的残酷和事实,这一念本身并没有过错。过分顾忌自己是否够“伟大”,或者过分顾忌自己的经历是否会造成对法轮功的负面印象,其实都是另一种执著。 

  控告江泽民  

   后来我又参与和其他五个国家的六名法轮功学员联名向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和人权委员会控告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一案,这消息首先在2002年10月江泽民访美 第一站芝加哥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与此同时,江泽民还接到另一张法院传票,另一些法轮功学员以“群体灭绝罪(genocide)”、“反人类罪”和“酷刑 罪”等向美国伊利诺州北区联邦法庭递交对江泽民的起诉书。

  消息公布后四天,我先生在北京被警察抓走,家被抄,计算机等物品被没收,而且没人知道他被抓去哪里,将被关押多久,甚至会不会被判重刑或正受着什么样的折磨。

  一个月内,婆婆消瘦十几公斤,女儿在惊吓中独自度过她的十岁生日;我内心的煎熬和苦涩,超过自己身陷囹圄的最坏时刻。然而那种感觉太丑陋,我不愿,也无力再描述。

  我的故事再次被放在多家媒体的头版头条,法新社、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等记者打越洋电话来采访我,甚至国内的家人、朋友和一些素不相识的百姓,也从外电报导中知道我控告江泽民和先生被捕的消息。

  国内有不少人不能理解我的行为,也有人说我是不是想“出名”,远房亲戚打来电话,转述亲友对我的威胁:再这样折腾下去,就要对我不客气……。

  我也无法写出那样的苦;不是为自己得不到理解,而是为中华民族有太多人在多年的暴力淫威下,丧失在正义与邪恶间做抉择的能力。

  每天我都必须挣扎着才能起床。我不能被悲痛和焦虑击垮,我必须尽一切力量营救先生。

  我不指望别人理解,但我却能理解为什么一个普通百姓控告一个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主席,在中国老百姓眼中会“骇人听闻”。然而我所经历和见证过的一切,让我在做出这个决定时,不曾有丝毫犹豫:这样的罪恶必须停止!

   事实上,2000年初,进劳教所之前,当我听到第一起北京朝阳区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时,就起草一封致江泽民的联名信,信的最后说,鉴于他 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的损失,建议他立刻引咎辞职,我们亦保留向国际法庭起诉他的权利。那封信当时被复印许多份,在法轮功学员中流传很广。许多人在上面签下真 实姓名和地址,包括我自己。我们本想等签名收集得差不多后,直接将信送到中南海信访办,但后来我很快被抓,就不知那些信的结局了。

  不过,虽然经历那么多,我仍然低估了强盗们的残暴。我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凶险到对他们一直在舆论上欺骗和争取的“绝大多数人民群众”,如我先生下手。

  史无前例  

  时至今天,很多人应能同意:围绕着法轮功所发生的一切,是史无前例的。为了血腥镇压千万上亿的修炼者,国家耗费的财力达到国力的四分之一,单是维持天安门广场巡逻的警察、警车和雇来充当帮凶的无业人员,开支每天就在百万元以上。

   我在国内听到的内部消息说,到2001年3、4月份为止,到北京上访被抓捕的有名有姓有记录的,就达83万人次,打死也不报姓名的就无法统计;而这多么 人到天安门打横幅,能展开的时间最长的只有两分钟,最短的只有几秒钟,有的连横幅还没拿出来就被抓了,甚至还发生过游人因拿出红纱巾准备戴上照相等,就被 当作炼法轮功的抓了起来……。

据内部消息,到2001年3、4月份为止,到北京上访被抓捕的有名有姓有记录的法轮功达83万人次(明慧网)

  诺大广场要做到这点,得需要多少人力?镇压以来全国的警察都一直在超负荷运转,早就怨声载道。全国所有的拘留所、劳教所关满法轮功学员,地方不够就将其他犯人提前释放,再不够就开“学习班”,或“监视居住”,把你家变成监狱。

  为阻止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从上到下层层下压,各出“高招”。中央压地方,地方压单位,单位压个人。以我家乡四川绵阳市为例,60万人口的一个中型城 市,2001年元旦前下达的“指标”是,元旦期间到京上访人数超过6人,市长就得下台。市长自然只能往下压,结果有一个几千人规模的国营机械制造厂的厂 长,就因为该厂去北京的人“超标”而被撤职。

  于是有的单位便做出新规定:凡法轮功学员领工资得派出所开具证明,证明你最近“表现”不错,领了工资不会去北京才将工资发给你,有的单位干脆将原来一月一发的工资改为半月一发,让你一次拿不够去北京的车票钱。

  农村还有个村长,为防止村里一个法轮功学员去上访,让人把这个学员的房子扒了,让他没地方住不得不住在村长家,村长好一天二十四小时看着他。

  长春市火车站的“高招”则是在火车票背面印上一句“法轮功是邪教”,每人上车前须将火车票翻过来将这句话念一遍。不念?又逮着一个,抓起来!到后来更简单,在检票口的地下放上一张李洪志先生的画像,谁想上车得从这上面踩过去。不踩?又一个!

   就算你好容易上了车,沿途还有警察来查,看到他们认为“可疑”的人就让你骂句脏话。不骂?准是炼法轮功的,这年头,只有炼法轮功的才骂个脏话都不肯。你 捡个钱包交到派出所,警察收下后先问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这年头,拾金不昧的太少了,死活都要做好人的,多半是炼法轮功的……。

据内部消息,到2001年3、4月份为止,到北京上访被抓捕的有名有姓有记录的法轮功达83万人次(明慧网)

  当然,强压只是党对法轮功“长期的、复杂的、艰巨的斗争”的一部份,全民洗脑是另一重大举措。除了将法轮功的书都抄掉、烧掉,让普通老百姓无法知道法 轮功到底是什么,只能听他们片面之词,还直接制造诸如“自焚”、“自杀”、“杀人”等越来越耸人听闻的案件外,针对不同阶层、不同情况,对症下药,开出不 同方子的迷魂汤:

  你是改革开放的“既得利益”者吗?好,这法轮功想搞乱社会;你觉得你很有知识吗?好,这法轮功是封建迷信,只有无 知农妇才信;你很爱国吗?这法轮功从西方反华势力那里拿了钱,目的就是颠覆我们伟大的祖国;你很重亲情吗?这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六亲不认的冷血怪物;你觉得 自己很聪明吗?当然,只有炼法轮功的人才会傻到给人家当炮灰;你说也有高级知识分子炼法轮功?谁敢保证有知识的人就一定不会精神空虚?……

  对中、小学生,直接从课堂上灌输。开主题班会、签名、搞运动,就像我上小学时跟着老师参加“批林批孔、反击右倾翻风”一样,你不受蒙还不行,政治考题、高考题都有关于法轮功的内容,你不按规定方式答题,还想不想上学?


甚至我八岁多的女儿,在我从劳教所被释放后,都立刻自动担起对我的“帮教”任务。为不伤我的自尊,她没有直接找我谈,而是在我的桌上悄悄留下一张纸 条:“妈妈,我建议你不要炼法轮功了。请看这本书。”“这本书”是她们学校发的,里面全是恶毒的攻击和卑鄙的谎言;当我试图告诉她妈妈不是坏人,政府的宣 传都是造谣时,她却绝望地向我喊道:“我知道妈妈是好人!可是电视里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坏人!我不知道该相信谁!……”她乌黑的杏眼里,除了绝望,更多的是 饱经沧桑……。

  这么多年来我不能同她在一起生活,她小小的心灵经受了多少?当老师、同学问起她的母亲在哪里时她说什么?在母亲和整部国家机器的宣传和压力之间,她选择谁?……她还是个孩子!

  到2005年10月29日止,通过民间途径能够确认的迫害致死案例,已达2917起,全中国3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都时有发生。

   中共镇压法轮功两年后,一份官方内部统计(注1) 即已显示,拘捕的法轮功学员死亡人数高达1600人,全国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劳教的人数超过10万人,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 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大批学员被绑架到各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谓“执法人员”的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无数人被迫流离失 所,亿万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亲朋好友和同事,受到不同程度的株连与洗脑。

罚款单(明慧网)

  这场劳民伤财、旷日废时的镇压,效果如何呢?首先是天安门广场上请愿的人连年从未间断;大街小巷家家户户,甚至连劳教所的警察,都会发现家门口塞着法 轮功传单(注2) ;偏远的农村、喧哗的闹市,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现法轮功的横幅标语;公用电话亭电话听筒的下面,贴着法轮功网址和突破网络封锁的代理服务器名称;关押着法 轮功学员的劳教所周围,时不时响起法轮大法的广播……。

  2002年3月5日,在李洪志先生的故乡长春市,八个有线电视网的频道突然 在黄金时间同时播出<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天安门“自焚”真相>的节目,连播五十多分钟,掐都掐不断,收看节目的百万观众受到的心灵震撼就别提了。在共 产党的铁腕统治之下,这样的事情别说发生,想都没人敢想过。

  紧接着,黑龙江多个城市、青海省、北京、河北、甘肃等省市也出现同类事情;在“铁板一块”的残暴统治下,法轮功学员面对失去一切乃至生命的压力,始终如一以坚韧的和平笑傲着“假恶暴”。他们的智慧和勇气来自于对“真善忍”法理的澄澈认知和身体力行。

  海外呢?单是台湾一地的炼功人就从镇压初的五千多人发展到了四年后的几十万人。《转法轮》已被翻成三十多种文字,“洋”法轮功学员已遍布六十个国家, 法轮功在世界各地受到1000多种嘉奖,李洪志先生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公开支持法轮功和谴责镇压的政府和非政府组织越来越多,大学的研究生开始以法轮功 为题做论文;中国各类高级官员出国访问,首先遭遇的一定是手举横幅抗议镇压的法轮功学员,包括江泽民在内的九名镇压官员,在海外出访期间遭到法轮功学员的 起诉,不得不仓皇逃走,迄今已有四人被法庭宣判有罪。

台湾万人炼功(明慧网)

   “7.20”一周年海外法轮功学员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活动时,参加的人数是一千人左右,三年后的2003年,发展到五千多人。有评论家(注3) 说,“这的确是一个战略转折,法轮功与中共镇压的关系,已从过去的被动抗争,转变为主动出击了,从起诉江泽民到审判江泽民,一个‘世界包围中国’的态势已 然成型,这种转变对中国社会政治的深刻影响,怎么估计也不会过高。”

  越来越多的人已经看清:作为一种精神力量,法轮功不但永远也不可能被镇压下去,反而因这场镇压而引起更多关注,从而走向世界舞台,成为全球的信仰。当这场史无前例的血腥镇压过去后,未来人们将更清楚看到今天的这一页,在人类的历史上具有多么重要的意义。

华盛顿集体炼功(明慧网)

  吾道不孤 

  直到今天,虽然远在澳洲,我的一举一动仍在中共特务和当局的关注中,不过对于这些我早已不再介意。

  我先生在被关押一个多月后,被“取保候审”释放。除了我在海外奔走,他国内的朋友也一直多方托“关系”,外加交付巨额的保释金。我们很难了解究竟是哪种因素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我时常想念家人,盼望能与他们早日相聚。当女儿问我在忙什么时,我告诉她,妈妈正在为我们能早日堂堂正正地团聚,而做最大的努力。

   1999年“4.25”前,全世界没多少人知道法轮功。我们每人都只是静静地修炼、做好人。“4.25”事件及其后的镇压,将法轮功推向世界舞台,法轮 功学员为反迫害而作的许多努力,一直被镇压者刻意扭曲为“搞政治”,或与“西方反华势力”甚至“台独、藏独分子”勾结。他们利用大陆民众渴望稳定、厌倦“ 运动”的心理和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情绪,在许多人心中煽动仇恨。

2000年在联合国千僖年高峰会议期间,来自世界各地的约2000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驻联合国使团驻地前炼功请愿(明慧网)

  其实李洪志先生早在1996年发表的<修炼不是政治>这篇经文说:“一个修炼者,除干好本职工作外,不会对政治、政权感兴趣,否则绝不是我的弟子。”

   在同年发表的<大法金刚永纯>中,李先生还说:“宗教和政治是不能够合一的,其首领必会为世间俗事而用心。口说为人心向善、回归净土,心必邪恶假善,所 求必是名与利,权力是世人所求的,名是不能圆满的强大阻碍,久之其人必会成为邪教的魁首。……‘全民宗教’也是不行的,一、容易改变宗教的教义,形成常人 社会的理论。二、容易成为政治工具,败坏佛法形象。三、宗教首领会成为政客,使宗教走向末法,从而形成邪教。……在历史的将来,任何时期都绝不能为任何政 治所利用,大法能使人心向善,从而使社会安定,但是大法绝不是为了维护常人社会的这些而传的。弟子们切记,无论将来有多大政治与权势的压力,也不可以为政 治权势所利用。”

  也许有人会说,今天世上说一套做一套的人多了,“满嘴里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比比皆是。

  是的,这点我也承认。但我衷心希望,那么多直到被打死也没说过一句违心话的法轮功学员,所付出的性命代价,能让大家相信,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是表里如一,说到做到的。

  《转法轮》说:“修炼是没有任何条件的,要想修炼,那么就修炼”,修炼的心不会因环境和条件的改变而改变,有没有这场迫害,我们都会修炼。只不过既然迫害在谎言的掩盖下发生了,我们的修炼就不可避免地与抵制迫害和澄清谎言有了关联。

  《转法轮》还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我虽然参与控告江泽民,但我并不执著于人间的法律能不能裁决他的罪行,因我对“人不治天治”有足够的信心。

   修炼人的目标是非世俗的,我们不会把世间的任何人当作敌人。作为修炼人,我已对这世界无所求,我对我所经历的一切也没有怨憎。1999年7月22日“取 缔令”下达的头一天,当先生咬牙沉痛地说“江泽民疯了”时,他并不仅指“取缔”的禁令错了,更担心这样的禁令会激起什么样的反应。

来自世界各地的对法轮功的褒奖(明慧网)

  反观历史,人类的文明很大程度是一部宗教史。几千年来,人们一直是信神的,历史上每一种新的信仰产生并形成力量时,都曾引起专制统治者与异教派的戒惧 和反扑,佛教、道教、基督教、犹太教等,都曾历过灭教、灭法事件,有的国家和地区甚至陷入连绵不断的宗教战争和冲突。

  先生知道法轮 功学员的人数有多少,也知道法轮功学员对自己的信仰有多认真。如果这么多人因“宗教狂热”在禁令的刺激下“揭竿起义”,永远“伟大、光荣、正确”、绝不可 能向人民认错的党,和几千万“狂热”的信徒之间,将爆发什么动荡和灾难?这才是他说“江泽民疯了”的真正含义。

  然而,几年过去了, 先生担心的事却没有发生。是这场迫害的广度、深度和残酷程度都不如历史上的其他迫害吗?不是。除了将多达几十万的修炼者关进牢中或“洗脑班”强行“转化” 外,“国家”还成功地运用宣传、舆论、新闻封锁、株连九族的“连坐制”、“文革”式的群众运动,将治理法轮功的“成果”,与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的工作成 绩和经济效益都挂钩。整个社会都被裹胁到镇压中,所有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同事朋友,都生活在白色恐怖中。

  这种将整个“国家”变成一部压榨到人“灵魂最深处”的恐怖机器的能力,是历史上其他迫害者不曾有过的。

  是法轮功学员对自己的信仰不够坚定虔诚吗?也不是。把他们所经历过的残酷和惨烈曝光出来,会让整个世界震惊。

   真正的原因在于,法轮功学员用自己在大法中修出的理性、慈悲和大忍,把可能造成动荡的因素化解了。他们用生命坚守“真善忍”的原则,在遭受再大的不公和 再残酷的折磨时,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因为这是对炼功人最起码的要求。他们用自身承受善解诸般恶缘,从而使这场空前惨烈的迫害与反迫害,自始终能“ 平静”地进行,没有给社会带来任何动荡。

  但是,当我为整理<法轮功大事记>,而从头到尾浏览明慧网时,我却看到了这“平静”的后面那一部壮丽的史诗,那一部波澜壮阔、撼天动地、惊天地而泣鬼神的悲壮伟大的史诗。

  我不知今后会不会有人来写出这部史诗留与未来的人类,如果有,一定要大文豪,用大气派、大胸襟、大手笔,跳出寰宇之外,一眼看穿六合八荒、过去未来,才能再现这部历史之万一。

   我没有这样的能力。我个人所经历的一切,当时惊心动魄,现在只希望有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的真相。我尤其希望曾因被谎言蒙蔽而仇视法轮功、或者因各种原因 充当过镇压帮凶的人,能够在了解事实真相后,在心中选择善良,摒弃谎言和暴力。就像功友的一首小诗说的──我依然向你讲清真相:

  当我远远地望见那古老的天安门,
我只有一个愿望──向你讲清真相,
“法轮大法好”!
亘古久远的誓言,
在这一刻无比庄严地兑现!
当我被你凶狠地打倒在酷热的广场上,
我只有一个愿望──向你讲清真相,
…………
你说:我不相信神的存在,
你说:我只在乎钱的魔力,
你说:我愿跪在权力的脚下。
我告诉你:神不因为人的否定而不存在,
我告诉你:在宇宙真理面前钱无所作为,
我告诉你:权力在善恶有报的天理循环下崩溃只在瞬间,
最后我告诉你我的心愿:我依然向你讲清真相。

 

1、2001年10月 资料来源:法轮大法信息中心

2、北京2001年春节流行过这样一句话:“谁今年过年没收过法轮功的传单就不算北京人”

3、张伟国,六四前遭封杀之《世界经济导报》编委,现海外网络刊物《议报》、《新世纪》总编,《大纪元》专栏作家、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中国人权理事。

购买《静水流深》:

澳洲英文版+电子书  Australia edition+ebook ( English):

http://www.allenandunwin.com/default.aspx?page=94&book=9781741144000

美国英文版+电子书  US edition + ebook(English):

http://www.randomhouse.com/book/210894/witnessing-history-by-jennifer-zeng

中文版 Chinese version (hard copy):

http://www.broadbook.com/1product.asp?id=74&search=1

中文版免费在线阅读及下载 Free Chinese version on my blog:

http://zhengzeng.blog.epochtimes.com/article?categoryid=633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