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曾铮  >  我的文章+《自由中国》冲击波
我看澳媒对悉尼留学生坠楼案之报道

4584

10月26号,从四川江油到悉尼来留学的18岁的女学生魏了在自己租住的公寓内遭歹徒性侵犯后,为躲避攻击坠楼身亡。中国大陆很多媒体已经广泛报导了这件事。那么澳洲媒体和公众对此事的反应又如何呢?

首先可以说,反应是非常激烈的。从10月26号,有人发现大白天有两个人赤身裸体从阳台下掉下来,摔成一死一伤之后,各大媒体几乎是“滚动式”的在跟踪事件的发展。先是从警察局搞清了这两个人的身份,一个是来自中国的女学生魏了,一个是她19岁的韩国籍男朋友。

之 后很快开始报导事件过程:一名持刀歹徒尾随一名去找魏了的朋友,强行闯进,当时屋内还有另一名20岁的中国女留学生,加上来访的朋友,一共四人。歹徒对四 人都进行了性侵犯,甚至强迫受害人进行性表演,据说歹徒在此之前吸过毒,大概是在毒品的作用下实施这种耸人听闻的罪行的。

歹徒在劫持、侵害 四个人一个多小时之后跑掉,还顺手抢走了200多澳元的现金。警方很快从公寓大楼的管理处拿到监视录像,按受害人的描述锁定一个嫌犯,并在媒体上公布疑犯 录像,号召知情人举报。与此同时,警方出动20名侦探进行拉网式搜查,终于在事发后三天,10月29号晚8点20分左右在大街上抓住了嫌犯——26岁的居 无定所的迪尼森(Brendan David Dennison)。在连夜审问他六小时之后,警方对他提出21项指控,包括强奸、谋杀、伤害、唆使他人做猥亵之事、性袭击罪、以特别的方式强行入室、 抢劫,等等。

第二天,也即10月30日,法庭第一次开庭审理此案。法官命令在十四天之内取出嫌犯DNA样本进行取证,并把下次开庭时间定在 12月11号。因为澳洲没有死刑,可以想像出的最重的处罚当然是终身监禁。法院开庭的同一天,死者魏了的母亲和继父从中国赶到了悉尼。他们表示要因女儿的 死亡向她生前就读的泰勒学院( Taylor College )和澳洲政府索赔,并用赔偿金建立一项基金,专门对海外留学生进行安全方面的教育。

从 笔者在澳洲七年多的经验来看,如此恶性的案件在澳洲非常少见,所以公众的反应非常激烈。包括一向以冷静著称的警察,在面对媒体时也动了感情。公众则自发在 事发地点放置鲜花、在死者生前的学校举行烛光守夜等。能够感到,对于生命的尊重,是已经根植在很多澳洲人的“下意识”之中的一项价值观。

西方媒体报导的整体感觉,跟中国大陆那种以“宣传”为主的报导很不一样,它很少用形容词,很少去故意煽情,而是以报导事实为主。但你可以从它报导的密集程度、报什么不报什么,以及报导中的一些细节等等,感觉到记者的“倾向性”和他们对于某件事情的看法。

比如魏了之坠楼身亡,连续十几天都占据了很多媒体的主要版面——同一事件连续这么多天占据主要版面的现象,并不多见的。记者们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挖掘或报导出相关的种种细节。

比如,魏了的母亲人还没到,媒体就已报出她来自今年的地震灾区—四川江油,也报导了她在当地是位成功的商人,开有多家超市。

她 到达之后,摄影记者拍到她从女儿坠楼的阳台俯身往下看的一瞬间,让人看后无不动容;文字记者则用文字记述了她在女儿生前住处中的种种细节, 比如她用左手轻轻地摸了一下阳台的栏杆;她走到女儿坠楼的地方——那里摆放着不知其名的民众摆放的鲜花——又从那里抬头望了望女儿掉下来的阳台、以及她刚 刚摸过的栏杆,然后被丈夫扶着走进了大楼。

记者没有用一个形容词,但从这样的细节描写中,你能深深的感觉到记者对这位刚刚在地震中失去房屋和家园、现在又失去独生爱女的母亲的深深同情。

当然,此一事件后面,隐藏着另外许多更加复杂的社会问题。据说凶手迪尼森是个土著,澳洲土著人群中所存在的吸毒、酗酒、不务正业、家庭暴力等现象,一直让政府很头疼。

对于那些把十几岁的孩子送出国留学的中国家长们来说,当然也会由于这起事件增加一层担忧,特别是现在许多独生子女,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和文化中,确实有一个是否已经具备独立生活、独立应对各种突然情况的能力的问题。

据说此次四名受害者之中有人拨打过“000”紧急求救电话,可惜没有留下具体的单元号,以致及时赶到的警察无法在众多的楼群中找到电话到底是从哪套单元房中打出的,结果功亏一篑,留下无尽遗憾。

 

 

 

图:《悉尼晨锋报》网站报道《悲痛的母亲访问死亡之地》(Grieving mother visits death site,左下图即为10台电视台摄影师Kate Geraghty拍到的魏了母亲从女儿坠楼的阳台俯身往下看的一瞬间。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