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其它
曾铮  >  我的文章+《自由中国》冲击波
迈克‧波曼:我一次又一次被他们的故事震撼

44200

 

 
2013年1月23日,《自由中国──有勇气相信》在加州首府沙加缅度放映完成,导演帕尔曼(Michael Perlman,右)和制片人黄建升(左)准备与观众讨论。(摄影:周凤临/大纪元)
对话导演

 

【大纪元2013年06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陈天成纽约采访报导)正当越来越多的西方电影导演在为进入中国大陆的电影市场而费尽心力,甚至不惜把原剧 本中一切有可能引起中国广电总局属下的电影审查委员会不满的场景和角色主动换掉的时候,一个美国导演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一段与众不同的艺术之路。迈克 波曼(Michael Perlman)投入了三年的宝贵时光,把一个几乎没有什么人敢碰的中国题材搬上了银屏。不平凡的选择,看似平凡的工作,带来了不期而遇的礼赞──纪录片 《自由中国:有勇气相信》在短短的一年之中受邀参加多个电影节,并屡获大奖。

●自由,从看似偶然的相遇启程

迈克‧波曼的这段不平凡的艺术旅程始于2009年。

这时的波曼在一年前刚刚完成了一部为他赢来无数赞许的目光的纪录片《西藏:超越恐惧》,影片通过一个藏僧和一个藏尼的经历描述了藏人在中共统治下的生活。这部作品频频获奖,并被很多美国学校选为教学片。

在一个电影放映会上,面对记者们的询问,波曼说他拍摄此片的目的是希望看到西藏人真正获得自由。“要Free Tibet,先让我们合作来Free China吧”,说这话的是一个满脸热忱的年轻人──黄升建(Kean Wong)。

“自由”与“中国”这两个字像两个魔法口诀一样,在被念出口的那一刹那,波曼和黄升建这两个拥有不同文化背景,却胸怀相同理想的人的命运轨迹就被连在了一起。“我先给你看一本书”,黄升建把一本曾经深深打动他的自传性小说《静水流深》送给了波曼。

●人性,在挑战前做出选择

“好几年前,Kean第一次读完《静水流深》后,就跟我说,有朝一日,我们一定要把这本书搬上银幕”,原书的作者曾铮回忆说,“没想到他一直记着这件事”。


《自由中国》影片中的曾铮女士。(摄影:爱德华/大纪元)

《静 水流深》记录了曾铮作为一个年轻母亲因信仰被关押,又被迫在信仰、道义与亲人之间做出抉择的亲生经历。作为一名律师出身的艺术家,波曼对西藏与缅甸的人权 状况十分了解,但上亿法轮功学员在21世纪的中国遭到比中世纪式的迫害方式更为残酷打压的情况,波曼并不清楚。在《静水流深》中,他看到了极权制度下的信 仰者人性痛苦的挣扎。“我们一定要把这个故事搬上荧幕,我相信人性的选择会触动每个人的心灵”,波曼和黄升建的想法一拍即合。

2009年7月,《自由中国》正式开拍。

“Kean(黄升建)和麦克是两个才华横溢的人,脚本和歌词都是他们两人合写的”,曾铮感激地说,如果没有工作细致,步步把关严格的制片人Kean和经验丰富,一丝不苟的迈克,就没有赢得盛誉的纪录片《自由中国》。

时 间少,经费少,是摄制组面对的极大挑战,但这并不影响波曼对拍摄标准的要求。第一次采访曾铮时,迈克指挥摄影师布好光后,从早到晚与她谈了12个小时,晚 上10点多才去吃晚饭。“吃到一半,他突然一拍脑袋说,不行,少了一个场景,得马上补拍。于是大家赶紧吃完饭,赶回摄影棚,重新打灯,重新化妆,重新补 拍”,曾铮回忆起第一次与波曼合作,忍不住笑了起来。

经过三年的策划、拍摄、制作,《自由中国》登上了世界各地的银屏。从美国国会到欧洲议会,影片所揭示的法轮功修炼人所受到的挑战的迫害在国际上引起了广泛的重视。


2012 年5月16日,纪录片《自由中国:有勇气相信》荣获在费城举办的首届“言论自由电影 节”大奖。该片制片人Kean Wong(右四)、导演Michael Perlman(右一)、配乐Tony Chen(后排左二)、片中受访者?铮(右二)和片中受访者李祥春(左一)等参加颁奖仪式。(摄影:爱德华/大纪元)

“你认为自己是投身人权运动的艺术家,还是精通艺术的人权活动家?”一个记者这样问波曼。

波曼笑了,“我想应该是后者”,他不假思索地说。

6月11日的晚上,波曼显身Quad影院,与《自由中国》的观众见面。其间,接受了本报记者陈天成的采访。

记者:波曼先生,《自由中国》原本计划在纽约公映一周,听说因为观众反响热烈,影院方决定把放映期延长一周,是吗?

波曼:是的。对于一个纪录片来说,影院延长公映一周是很少见的。

记者:你是怎么想到拍这样一部记录片的呢?

波曼:2009年,偶然碰上Kean,他对我说:“要Free Tibet,先让我们合作来Free China吧!”我很快就同意了。

虽 然我之前已经拍摄了《西藏:超越恐惧》(Tibet: Beyond Fear),对中共当局的镇压和迫害手段很了解,但是我在拍摄《自由中国》之前却不知道法轮功这个修炼团体所遭到的残酷迫害。当我了解到,当时七千多万法 轮功学员只是因为信仰‘真善忍’、修身养性而被大规模镇压的事情后,非常震惊,同时也为他们在迫害下为信仰自由的奋斗不已而深深感动。我从他们身上看到希 望,而这个希望就能改变这个世界,我认为我有责任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事情。

记者:这部影片的素材来自哪里?

波曼:正如大家所看到的,这部影片里面除了两位主人公的口述外,还有很多珍贵的历史镜头,其中包括受迫害者遭到酷刑折磨的记录。这些片段,很多都是当事人冒着生命危险通过各种方式传递出来的,非常珍贵。

记者:您希望通过这部电影,让西方观众了解什么?

波 曼:对中国的真实情况不了解的人,会觉得中国就是表面看到的那些高楼大厦,还有所谓的经济繁荣。西方国家的人们似乎都知道中国的经济发展很快,也对中国充 满了好奇,但对中国的人权状况,尤其是对法轮功修炼者受迫害的真相知之甚少。我就是希望通过这部电影让更多生活在西方自由世界的人们真正了解一下中国。

记者:这部影片揭示了一场长达14年的迫害。除了影片的主人公之外,您得到过其他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对这部影片的反馈吗?

波曼:好多人在放映会后找到我,眼含热泪地感谢我把他们受迫害的故事搬上荧幕,并给我讲述了很多他们因为信仰而遭到中共迫害的经历,我一次又一次地被他们的故事再次震撼,这些时刻,我将无法忘记。

记者:您希望这部影片达到什么效果?

波曼:西方人得知中国的人权迫害之后,都很愤慨,但往往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来共同制止迫害。《自由中国》与其说是一个纪录片,倒不如说是我们发起的一个请愿活动。

观众在观看了影片之后,都会思考。在400多场私映会后,很多政要和各界人士都问到同样一个问题:‘我可以为制止迫害做些什么?’,还有很多人质问西方政府到底为制止迫害做了些什么。当人们要接受器官移植时,是不是要扪心自问,这个脏器是从哪里来的?我有没有助纣为虐?


导演Michael Perlman(右)和观众在6月11日晚的放映式后合影。(摄影:杜国辉/大纪元)

由 于中国监狱奴工制造的商品价格低廉,西方有很多大公司因此以盈利为目的而放弃道德底线。商家这种不公平的商业竞争不仅损害西方公司的利益,而且为迫害起到 推波助澜的作用,这些大公司应当积极加入到结束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行动中来。我希望,这部电影可以让西方社会的人们关注奴工产品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真 相,而事实上也达到了这个目的。

记者:《自由中国》,顾名思义是希望中国人民得到自由,您认为这一天会到来吗?

波曼:我坚信,随着法轮功学员研发的突破网络封锁技术的传播和人们的觉醒,只要大家齐心协力传递真相,13亿中国人最终一定可以获得自由!

(责任编辑:索妮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2013-06-15 02:46:25【万年历】
Copyright© 2000 - 2013   The Epoch USA, Inc.    授权与许可   服务条款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