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曾铮  >  转贴好东东
唐子:有神论对自由民主的助益 ——由林昭的精神圣洁说起

4101

 


一、无神论时的我,求自由民主却不问自己是否与之相配。

   在我由贫困的无神论者成为一个富有的有神论者的艰难跋涉的旅程中,三个女性给了我资助,其中一个就是林昭。突破封锁上海外网站,最初我总是逗留的网站是 《黄花岗》,就在那里我为林昭落泪,我为信神能给她力量蔑视这个“疯党”,给她智慧不再为“毛魔”所魅惑而震撼。不是因为林昭,我不会去主动寻找我的神 灵,更不会对法轮功学员撤除我从中共那里继承而来的精神篱笆。

  我在林昭因为清醒而失去自由的岁月里生长,胸前佩过毛泽东的魔章,街 头“忠字舞”里有过我的疯狂,变相劳改日子里有我愚昧的日记……是文革之后给刘少奇平反让我开始明白:中共一直在以革命和人民名义导演心怀鬼胎的闹剧。此 后,我开始寻觅真理。但在“民主和科学”的新文化旧路上,我越走越疲惫。

  我著书立说给人启蒙,最终却给邓小平粗短手臂挥舞的商潮启 蒙了。由“发展就是硬道理”的小平思想,我认可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这样的邪说,选择了过乱七八糟的“下海”生活。过程中我失去的不止是时间、金钱和 精力,更是人生的方向和意义。虽然我一直在坚守对自由民主的人文追求,但我从来就没拷问过我自己:带着从唱“社会主义好”到“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潜移默 化给心灵的党文化,连中共镇压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我都不知道,我配享有自由民主吗?

  二、信仰让人卓越圣洁,因神赐的心灵力量而高贵。

   林昭幼年上学时就跟神结了缘,但她选择了信共邪和毛魔,于是神就与她暂别,由她把青春的幼稚和狂热献给共产党和毛泽东。是善性和良知让林昭在反右的疯狂 中清醒。她开始在对中共组织和群魔的孤身挑战中以不屈的精神展示信仰的力量。一个个文字大师和知识教授在毛共淫威面前趴下了,没有了士大夫的尊严。但林昭 没有趴下,她站立着,保持着圣洁的精神。在一个个知名的大师和教授纷纷检讨以证明中共“伟光正”时,她质问毛魔:为何要剥夺天赋的自由人权?

   林昭,一个身躯并不高大、声音并不高昂的女子,在男人们和女人们的灵魂都被红色炼狱炼得撒谎作恶互斗的时候,林昭却因为信仰上帝而灵魂归于永生。若干年 过去了,当林昭的名字重新被人们从中共监狱档案里拂去尘土发现其光彩时,自由主义者们开始以林昭为荣视她为榜样,激励自己去追求思想言论的自由时,却很少 有人像林昭那样去身体力行地去学做、去成为高贵的有神论者。

  众多人乐意把林昭当作一个话题谈论、一个名词使用,当作为了忘却的纪 念,当作我还在追求真理和自由的表示,却鲜有勇气去学习成为林昭。当然跟形形色色的“食为天”、“色为地”的猪儒主义者相比,肯谈论林昭的人还是很不错 的。但中华神州五、六十年代出现一个林昭可不是让我们来谈论的,而是中华神佛为我们今天有血性的男儿和灵性的女子准备的一个由迷幻邪魔而醒悟信神的榜样。

  三、传《九评》、促三退是神旨人为,心灵受启蒙,是弃魔从神。

  我是带着忏悔的心情去传《九评》和促三退的,过程中我才体会到神的力量和有神论者的高贵。神无处不在,但你要信他,他才给你展示其神力。

   我曾经在火车上跟我的同龄人和小半辈的成年人讲过林昭,人们赞叹之后依然“山还是那座山,梁还是那道梁。后来我想跟我的学生、孩子讲林昭,已经开了头, 我转到讲《九评》和退党(团、队)话题上去了。那时候我对法轮功的认识还停留在“有神奇的治病效果,能让良家妇女因信而反党”的幼稚水平上,但神佛就已经 在我身上展示出他神奇的力量。我也渐渐悟到:我就像一个“望子成龙”的父亲跟孩子讲刘亦婷如何进哈佛的故事一样,有些“居心不良”;除非我走在成为林昭的 路上,我是没有资格跟以我为榜样的人去讲林昭的故事的。

  我作声明退团的决定差不多有一个月的时间,但一位孩子决定退团只问了我三句 话(一分钟不到的时间)。越来越多的事情让我认识到,在谁都不比谁傻的今天,没几人需要我们的思想启蒙。太石、东洲村民和重特、大冶市民都不是读了我们倡 导自由民主的文章或书籍奋起维权的,而是他们的权利实实在在受到了侵犯自然就起来维权了。真正要启蒙的倒是我们这些读过书的人的灵魂。我考虑了一个月才退 团,其实是在琢磨法轮功和计算我参与此事的利弊。那位孩子退团那样利索,一因为他没觉得入团有什么意思,二因为他相信我要他退团是为他好。瞧,行使自由意 志和公民权利,我的那颗怀疑的心灵才是真正要受启蒙的对象。

  显而易见,向学生传导林昭在监狱里如何为自由战斗,远不如从自己做起去退党、退团、退队,以择善而行的自由意志废除“献身”于中共的毒誓更为有效和实际。

  四、文明史从信神开始,狼性竞争求得独裁和奴役,自由民主蒙神恩赐。

  人类文明历史全无例外地从有神论指导部族、民族和国家群体的生活开始。几千年来一直是人对神的信仰才将人的道德维持在人类不灭的水准上。苹果从树上掉下来,表象上的意义是地球的引力,真像上的意义是神给人的恩赐。

   近现代社会,由于科学的智力启蒙,发现自我之际人类开始离开神,吃苹果而不感神恩。我们把神的戒律抛在一边,把生存竞争当成狼的律令,心灵被魔性操控。 于是世间有了经济危机和两次世界大战,有了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有了黑手党的残忍和纳粹党、共产党的世界性灾难。由于信仰和道德被严重破坏,德国魏玛共 和国时期,多党竞争求来了纳粹党的独裁和对外侵略;俄国沙皇时代末期,多党竞争和民族战争求来了共产党的政治独裁和对人民的精神奴役。

   今天,在全世界大多数地区,包括德国和俄国,都由于那里的人民重新信神而自由民主不“求”而得。东德和苏联的共产党并非那里的人民不屈不挠地争自由民主 就求到了,而是那里的基督教信仰重新复活后人民正常信神弃党(魔)而为神恩赐。当然苹果吃到口里还是要用手去拿的,民主国家创建还是要立法建党。关键是我 们的心灵要装有神恩:馋死不吃抢来之苹果,竞选不拿枪、钱求选票。

  五、魔人招来魔鬼制,中共不配统治铮铮神骨的信仰者。

   古代中国之所以长期实行君主专制统治,是因为社会成员长期是君子和小人两个层面。无论君子还是小人,都在家以父为本、在国以君为本,所有人都成了“跪民 ”,下跪习性使绝大多数人都企望做官大人,表面上的理由可以编造出很多,骨子里只有一个:少跪别人,让多人跪。跪民有机会更要做皇帝,这时候他只要像征性 地跪拜天地和背着人跪拜母亲,有很多时候趾高气扬啊。跪民心理不除,善性终究要输给魔性,中共就永远可以统治我们。因为魔人必招来魔鬼奴役。

   中国信神得赐自由事例也很显然。中华民国时期诸军阀、政党争来争去,最后是无神论共产党求到了政权,用恶魔冒充救星,将流氓伪装成好人,以人民和革命名 义建立起流氓共和国,分期分批地将“地富反坏右”在中华民国已然享有的思想、言论和信仰全部夺去。人们不是没有抗争过,但由于缺乏坚定的信仰支持的道德操 守,没有神的眷顾,都被中共笔、枪两杆子打趴下了。但林昭是个例外!林昭所以例外地守住了她自由的思想和言论,是因为她回归了圣洁的信仰。

  想想吧,如果我们都像林昭那样,从自己做起,先让灵魂从中共邪魔那里离开,去依照在中华有深远传统影响的神佛信仰做人,高标准地要求自己真诚,慈善和坚忍不拔地做好人、走正路,重塑我们的铮铮神骨,中共配统治我们吗?

  六、林昭精神在法轮功中重生,中共发动魔难而不能改良,信神再现神州。

   是啊,基督教出了一个圣女林昭让人感动。但法轮功却出了百万、千万个林昭,让追求自由民主的高智晟和唐子看见了近在眼前的希望。与有神论保持着距离的 人,大都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地以为中共还能统治中华很多年,因而自己呆在中共设的“围局”和筑的“庐山”里不出来,尽管退党潮已将中共铁屋的门冲开,但他们 已经习惯了国师般地对着铁窗喊叫“政治改良好!”,却不知道曾经发生过的改良和革命都已成了政治历史的文物,喊不来了。

  为什么?用 不着了!如果林昭只有一个,她会接受平反出牢狱的改良现实,也可能加入推翻中共魔政的革命起义,因为领导阶层需要她。但基督教里几乎成为绝唱的林昭在法轮 功中超生出千千万万个:有警察恭送的王玉环,有看破财富的李建辉,有穿越生死的王玉芝,有静水流深的曾铮,有老当益壮的张孟业……他们以神佛般的高贵精神 承受中共针对人因珍贵而羞于裸露的部位发起的魔难,为中共自宋朝以来千年道德僵死并日渐败坏而到中共时代整体的堕落赎罪。基督教徒为罗马人的道德败坏而受 难之后,罗马人得救而帝国不在了。今天法轮功为了中共奴的道德败坏而受难之后,中国人得救而中共必为神佛不容。无论谁,无论形式或内容上守着入党(团、 队)誓言的人,神佛都要审判!谁来改良都不会让了。暴力革命也为神佛不喜爱,现代社会不需要大流血、大动乱来除恶。由于法轮功的出现,中华复归为神州,神 佛又在眷顾中国人了,条件是:信他。

  结语:退党近神做神民、善民和公民,因高贵而蒙受自由民主神恩。

  退党弃魔和正道信神,我们将会有高贵的人格。虔敬上苍,国人便得以走出家庭,成长为脱离父母而在神佛信仰守护下遵从国家法律和社会公德的神民、善民和公民。讲道德文明,做高贵的人,这就是蒙神恩而得自由民主的资格。

   近日里好男儿、大英雄高智晟对拜访他的人诚恳地说:解决中国问题的关键是退党近神。他真的好悟性啊!一个基督教徒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感应到了神力,能理性 地回应由法轮功信仰者撰写的《九评》而引发的退党活动而且立刻悟到了这是一条通向自由民主的神路。唐子真想紧紧拥抱高智晟,决不怕耿和嫉妒。

  三退灭共,这其实是中华神佛给中华儿女信他的最低条件。可就是如此低的条件,唐子我退团还磨蹭了一个月,直到我审视清楚我被法轮功利用的价值不大才退。瞧!在中共无神论教育下,大人心灵被中共伤成什么样了,真不如孩子啊!

   孩子信大人,就可以做自己一下不理解但却对的事情。大人信神的道理是一样的。可中共教育下长大的人,很多人由于失去了对神佛、上苍的信仰,穷移、富淫、 威屈,面对中共的掠夺和淫威,不用上老虎凳,更不须电棍,不给饭钱就低头了。如此低贱的精神怎指望高贵的自由民主统治?这不是在嘲弄神魔吗?现在的情况 是:神通过退党方式在与魔争善管良治中国人的权利,魔则助中共控制人心拒退而后告诉神:这些人就是奴才命,只配中共猪狗似的邪管恶制。

  传《九评》揭邪,中华大陆读书人成为知识份子的开始。促三退拆砖,中华大地老百姓切实创建公民社会的开始。这就是神的安排,按照神意行事是高贵的开始!

  我以为,在中华神州大地,因高标准的自我要求,有神论者较易蒙受自由民主的神恩!@

(http://www.dajiyuan.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