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其它
曾铮  >  别人报道我
悉尼国际法庭再开庭 唇枪舌战质证人

4034
《悉尼国际法庭》第二次开庭审理江罗等反人类罪行案(大纪元)

 


【大 纪元12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蒋容悉尼报导)12月17日下午一点半,《审判中国共产党悉尼国际刑事法庭》在悉尼州立图书馆第二次开庭,审理曾铮、刘 静航等十九名法轮功学员诉江泽民等犯有反人类罪行一案,原告方五名受害人及证人出庭作证。受害人声泪俱下的控诉、被告律师的步步紧逼,及原中共外交官陈用 林在庭上扔出的“重磅炸弹”,令法庭气氛起伏跌宕,旁听席中时而有人流泪,时而有人哄笑。
原告席(大纪元)

陪审团听取证词(大纪元)

大法官袁红冰(大纪元)

爱米徐:8个月婴儿被饿死,17岁女法轮功学员被强奸怀孕,法轮功学员孩子不能上学

第一名出庭陈述的是来自江苏盐城的原告之一爱米徐。她甫开口即泪如泉涌,在不停的擦拭泪水之中完成了陈述,揭出她在江苏工厂的雇员、28岁的法轮功学员顾女士被抓后,八个月大的婴儿在家被活活饿死、婴儿尸体腐烂,尸虫爬出门外才被邻居知晓的惨剧。

爱 米徐揭出的迫害惨剧还包括:她的17岁的邻居,一位王姓法轮功女学员被警察强奸导致怀孕;她的表亲、54岁的法轮功学员殷玉香被迫害致死;江苏盐城城东中 学、小学、城南中学、小学、城西中学、小学、城北初中、小学等学校每个学校都有十几个到二十几个中小学生因父母修炼法轮功而不能上学;她本人的工厂银行帐 户被冻结,等等。

爱米徐声泪俱下陈述婴儿被饿死、少女被强奸致怀孕、表亲被害死情形(大纪元)

爱米徐陈述过程中,陪审团部份成员及旁听席中均有人落泪。

被 告律师对她的提问主要包括:你知道江苏610办公室是何时成立的吗?如果不知,怎么证明99年7月20日对法轮功学员的大抓捕是在610指挥下进行的?你 提到法轮功学员李钦被劳教六年,你见过他的劳教判决吗?为什么镇压法轮功以后,你本人并未坐牢,还能在中国开工厂,等等。

爱米徐多次被问至情绪激动,法官袁红冰提醒她相信陪审团的判断力。

被告律师陈弘莘向证人提问(大纪元)

中科院博士生导师李宝庆:名誉上搞臭的迫害,洗脑班即黑社会

第 二名出庭陈述的是原中国科学院博士生导师、68岁的原告李宝庆。他代表本人及妻子刘静航着重陈述了被告编造“泄密案”对刘静航及其他法轮功学员实施“名誉 上搞臭”,编造所谓“204大案”将刘静航非法判处三年徒刑,将他本人三次非法拘留,以及他从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党委办公室,被党委书记刘毅、党委办公 室主任、保卫处长及几个突然出现的“彪形大汉”蒙住头,从三楼拖到楼外塞进汽车,“绑架”到大兴县新安女子劳教所洗脑班的过程。

李宝庆说,洗脑班连续三天不让他休息、不准他睡觉,罚站、蹲裆、面壁等,“名堂很多。拳打脚踢,揪头发也是家常便饭。因我不转化,焦学先就指挥着五、六个被劳教的女人,按住我的身体,使我一动不能动,又抓着我的胳膊,攥着我的手在她们写好的‘转化书’上签字。”

李宝庆并当庭出示了《人民日报》1999年10月26日海外版,头版刊有被告江泽民第一次称法轮功是邪教的讲话,及“污陷”刘静航等法轮功学员“泄漏国家机密”的报导。

博士生导师李宝庆向法庭宣誓(大纪元)

陈用林:对法轮功的迫害是系统性、制度性的,外交部专立“法办”实施迫害

第三名出庭作证的是前中共悉尼总领事馆政治领事陈用林。他于今年5月从中领馆出走,向澳大利亚政府申请政治避难。

陈 用林在证词中说:“据我所知,中共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是系统性的、制度性的,所有的政府部门官员都不同程度地参与了迫害,公安和安全等强力部门是迫害法轮 功最直接的工具。”“为配合国内610系统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共外交部及公安和安全系统将对法轮功的迫害延伸至海外。中共外交部于1999年成立了‘法轮 功问题办公室’,简称‘法办’,隶属于外交部办公厅,于2004年改称‘涉外安全事务司’,对外公开挂牌。”

陈用林向法庭宣誓(大纪元)

陈 用林还作证说,中共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到悉尼“检查工作”时曾提及,中共每迫害一个法轮功人员,需要花去15万元人民币。另外,他在中领馆工作时,“ 接触到不少关于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人员背景资料”,当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资料在海外被曝光后,中领馆会接到“统一口径”的指示,告诉他们应该怎 么“搪塞媒体”。

陈用林提及他在悉尼中领馆工作期间,曾接待过100多名来悉尼访问的中共领导人,被告律师袁铁明质问:你见过本案被控 告的四名自然人被告吗?陈用林答:“没有”,并试图强调迫害法轮功是中共中央压下来的“系统性、制度性”的任务。被告律师打断他的回答说:“你的证词与四 名被告无关。”

陈用林脱口道:“你这是强辞夺理!”旁听席中有人哄笑响应,袁铁明提出抗议一次。

陈用林在证人席上(大纪元)

原告潘宇:我在四万伏高压电棍下写了“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后,经常觉得还不如一枪把我打死算了

潘宇陈述被迫害经历(大纪元)

第 四名出庭的是原告潘宇。他在陈述过程中亦多次流泪。他说,他96年移居新西兰,99年底回中国为法轮功上访时被抓捕,被送至沈阳龙山教养院“转化”。警察 穆金涛、唐力用曾将一头毛驴电得一声不吭趴倒在地的四万伏的电棍,电得他“全身像被万条钢针穿过”,在死亡的边缘上,他写下了“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

潘宇说,法轮功是他“生命的一部份”,被迫写下背叛自己信仰的保证后,他几年未走出“精神被强奸”的痛苦,“还不如一枪打死我算了,那可能还好过点。”

西人法轮功学员:100个会讲英语的警察对付10个西方学员,迫害投资大矣!

大卫.茹贝切克(David Rubacek)在作证。右一为法庭翻译(大纪元)

第 五名出庭作证是悉尼西人法轮功学员大卫.茹贝切克(David Rubacek)。他说,他于2002年3月与其他10名西人法轮功学员到北京抗议镇压时,遭到暴力拘捕及殴打。北京官方动用了一整层的大楼和约100名 会讲英语的警察来审讯他们,警察相信法轮功对中国有害。

他还说,他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横幅后,仅15秒内就被拘捕,在此后的审讯及遣返他们回国的过程中,警察都表现了极高的效率和组织性。这让他确信中共政府在迫害法轮功上花费了大量钱财。西方学员遭殴打的事实,让他相信中国法轮功学员受到的迫害一定更加残酷。

五名受害人及证人的陈述及质证进行了将近三个半小时。下午五点,法官袁红冰宣布下次开庭时间为2006年1月14日,届时将继续进行证人质证及法庭辩论。

有关此次法庭质证的详细经过,请关注大纪元后续报导。

大法官袁红冰(中)和受案官(左)王功彪及爱米徐(右)在法庭上(大纪元)

(http://www.dajiyuan.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