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曾铮  >  转贴好东东
中国舞舞蹈大赛题记--舞蹈与人的复活

39871

 

 
在大地上旋舞,在空中自由欢快舞跃的力与美,是生命的欢呼和铭记。

中国舞舞蹈大赛题记--舞蹈与人的复活

作者﹕夏祷
【大纪元2012年08月04日讯】(新纪元周刊285期,记者夏祷报导)

人类舞蹈的源头是天,人把天赐的美好形体旋舞起来,见证在大地上的生活。科技文明逐步主宰人类之后,天的源头断裂,被彻底遗忘。

五年前,全世界中国舞大赛舞台上,中国舞奇迹式地复活,无与伦比、动人心弦的古典中国也随之复活。

I. 我们的铁达尼号

我 们生活在2012年。许多预言预示:这是人类的末日。上世纪末开始,大银幕上、真实生活中上演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图景:岩石大的红火焰一团团打下;大海啸 横扫而来,移位的大海把一切淹没。一切是毁灭,一切是惊惶、惧怖。在一艘沉落的铁达尼号上,人们从船头奔到船尾,一个接一个跌入大海。

在纽 约时代广场,这世界聚焦的弹丸之地,布满了闪烁的巨型数码化广告,恍若置身飞满了幽浮的外星世界。旧金山大街上,几名男子击鼓、飙舞外星漫步式的街舞,有 人手持“耶稣爱你”的纸牌立在冷风中四望。而在台北西门町的街心,大萤屏上是即将上映的电影预告片。如果我们敢找一块街石坐下,把几张人类最新出品的灾难 片、暴力片、灵异片、星际大战片的预告看完,或许,对于人类集体抵达的境地,我们有了真切的体悟。

放眼望去,随身携带的数码化附件控制了人 们的生活,吞噬了人们的精力和时间。它成为人体的一部分。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人们在虚拟空间的聊天室里向遥远的陌生人拍出求救信号。每天,我们打开报 纸,翻阅遍布五大洲的罪行、堕落。在变异的大气层下,不忠、欺骗成为我们呼吸的空气。真伪的界限抹除,一群群缺氧的鱼儿一般,我们在道德的真空中载浮载 沉。

我们集体在一艘铁达尼号上沉沦。在这新世纪的开端,我们如何丈量人类沉沦的速度?

变形的人

观 看六、七十年代的影片、图像,我们会发现从身体语言、脸到说话的方式,那时的人似乎是和我们不同的人。进入新世纪前后十年间,加速度数码化的生活、本能的 退化、全球化带来的焦虑都形成了现代人非自然的身体。加上资本主义不断刺激的欲望、人体内植入的数码基因、无名病毒,人身体的陌生化继工业革命后变本加 厉。

这陌生化已浮升至人的外观:人的身体生出了无法隐藏的变异。如今在欧美被视为一场疫情的痴肥症(obecities)正是来自于现代变 异的生活。人们和电视、电脑病态式的亲密,现代文明的生活方式、穷人吞食的垃圾食物已使人体生出了可怕的病变,成为庞然异物。走在城市街头,比例惊人的, 远远超过自身负荷能力的一个个比正常人体溢出数倍的肉体困难地移动、呼吸,现代文明这架庞然怪兽制造的变形人。

当在欧美发达国家中出现了一座接一座这惊人的肉身,人类文明催生的病征已无所隐藏。研究预测,如果缺乏有效的预防,到了2050年,将有一半的成年人患有痴肥症。也就是说,非自然的现代生活正在把人类推向毁灭。

在相反的一极,女人对“以瘦为美”的追求同样形成了致命的厌食症,生出来骷髅也似的骇人景象。这追求现代定义的“美”和恐慌、自卑联袂催生的病变出现在物资丰盛的现代文明,怵目惊心之外,对于现代文明所走的道路,我们不得不深思。

我 们每天呼吸的空气、喝的水失去了水元素、氧气的纯净。同时,我们吞下参杂异物的食物,体内生出变异的细胞,内脏浮满了致命的毒素。五花八门的有毒食物在坊 间繁衍,一如雨后林地里四生的毒菌菇。人类生出了奇特的,无可救药的现代病。无名的现代病和19、20世纪衍生的心理疾病、忧郁症联手,默默啃噬生活在地 球上的,万物之灵的人类。

立在这现代文明的洪水猛兽面前,我们唯有束手就擒。垂头立在现代文明冰冷的巨齿下,人们走上了自杀的路。进入21世纪,全世界以平均每分钟两人自杀的速度,绝望地朝前推进。

然而人类是奇妙的造物。在这样的背景下,人继续生活,创造。人继续歌唱,舞蹈。

天的源泉

舞蹈是人类最早的艺术。是人类以自己的身体、四肢来创造的,因此和自身最贴近,一无距离。在旧石器时代燃烧的篝火边,人类的祖先手舞足蹈,跳起了最初的,野性而神圣的舞蹈。


神韵舞蹈演员陈超慧在海滩上的一个即兴空翻,那是她们今年在佛罗里达州劳德代尔(Ft. Lauderdale)巡回演出时忙里偷闲到海边的放松。(神韵脸书)


人 类最初的舞蹈中贯穿了对神的崇仰。对生之礼赞、对神灵的膜拜使得先民摆动身子、高举腿臂,随内在的韵律而舞动。屈原《九歌》中记载了楚地载歌载舞,生动的 人神对话。在古希腊,一身白袍的女祭司在圣坛之火前举臂起舞,献祭给奥林匹斯山上的诸神。古代中国最早的乐舞:黄帝的《云门》、尧的《大咸》、舜的《大 韶》、《诗经.颂》中的诗篇,无一不是献给天的祭祀乐舞。

直到现在,原始部落在林中、旷野俯仰沉吟、裸臂旋舞,膜拜神灵。人类流淌着纯净之血的体内满溢而出对生之泉不可止的赞叹。舞蹈自然地流淌出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这样的舞乐直接通天。

一 直到18世纪工业革命之前,人类的舞蹈是一种对天的礼赞、对生命的赞歌。唐朝宫廷乐舞受到天竺的影响,创造了《苏合香》、《春莺啭》、《四方菩萨蛮舞》等 曼妙的礼佛乐舞。而在《霓裳羽衣舞》中,长水袖浮升、飘降,把人带入了道家逸美的仙界。17世纪的欧洲,路易十四穿上金色舞衣,化身太阳神阿波罗翩然起 舞。伊丽莎白女王时代,贵族平民在鲁特琴(lute)、六弦琴、笛悠扬的伴奏下起舞端庄的、对生活的咏叹。在文艺复兴时期,舞蹈是贵族必备的,表现自身修 养的一门技艺。一直到科技文明一刀切除了人和天的牵系,切除了人类生存的背景:天,人类舞蹈中蕴藏虔敬和神圣的元素。

我们可以想像,古人在 大地上旋舞的身体是什么样的身体。在空中自由欢快地舞跃的身体是什么样的身体。古典芭蕾中,男舞者一步腾空旋转一圈、两圈。中国古典舞中,男舞者弓身飞 腿、片腿、蛮子一串劈腿逆身飞旋腾空来个双飞燕;女舞者敞开手臂串翻身,把衣袍旋成一朵硕大的花飞奔过舞台。一切是力与美,一切是生命的欢呼和铭记。

曾经,人类以这样的舞蹈来表达生命的喜悦。典雅的舞蹈和人完美的身形合而为一,叫人如痴如醉。在舞蹈的最高点,我们理解了生命的真义。理解了人之所以为人的蕴涵。

一如女娲赐人笙簧,人类舞蹈的源头是天。以天为生存的背景,人把天赐的美好形体旋舞起来、奔腾起来,见证自己在大地上的生活。

异化的身体、异化的舞蹈

科技文明逐步主宰人类之后,天的源头枯竭、断裂,被彻底遗忘。

当人出现了变形的身体;当人的生活为数码、器械所掌控,这样的人将跳出什么样的舞来?这异化的、忧郁的身体和舞蹈会是什么样的关系?

和 自己的身体、空间的关系决定了人们有什么样的舞蹈——或者,非舞蹈。即舞蹈的不可能。正由于舞蹈与身体的绝对关系,它是一个人、也是一个民族生命力的测量 计。一如上面所描述,现代人特异的生活、特异的对待身体的方式不可避免地生出来特异的舞蹈。在这意义上,舞蹈,如同文学、音乐、绘画,甚至哲学,是时代准 确的度量计。

现代舞和现代人异化的心灵、身体紧紧相扣。现代人的身体,和他的脸一样,是人类在漫长的变迁中一步一步蜕变而成形的。与原始人 对待自己身体的一派天真、古希腊人的健美、汉族祖先对人体/宇宙对应的认知迥异,现代人与自身身体之间已逐步过渡到一种物化、陌生化的关系。从这陌生化的 身体生出来奇特、悲怆的现代舞。

仔细端详人们在街头跳的舞:从巴黎到台北,青少年穿松垮的裤子立在滑板上翻滚,把头顶地弓身逆旋,以古怪的姿势耷拉着手腕、耸着头颈前进。这就是人类最新的舞姿。在自由广场上,少年少女踏出左、右脚又突然缩回,兀自快转一圈。有一刻我们突然醒悟:这舞姿接近于机器人。

从迪斯可到街舞,现代人跳的舞和18世纪人们跳的舞不可同日而语,和传统中的雅乐、民族舞之间的差异更不可以道里计。古典舞成为人们上戏剧院观赏的文化标本。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的言行举止,青少年、成年人在舞厅、街心跳的交际舞、霹雳舞,都和古人通天的舞蹈判若两重天。

我们把古人的通天之舞遗忘,望着台上穿现代衣裳奔跑、寻找,穿肉色紧身衣扭曲身子在地下挣扎、撕裂的舞者,似乎得到了抚慰和共鸣。“看,咱们不就是这样,蝼蚁一般活着!”

于是,从日常生活到表演艺术,从行止坐卧到腿臂探出来的姿势,人类的舞蹈抵达了变异的零度。

II. 舞蹈的复活

2007年,在举世滔滔,以跳奇形异状的现代舞是务的21世纪,出现了与时代逆向而行的事件:“新唐人”举办第一届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把中国古典舞放回了世界舞台上。

第 一届大赛在纽约举行时,大厅中的观众廖廖无几。然而第一届金奖得主完美的舞技使人忘了这一切。凡是观赏过首届舞蹈大赛的人不会忘记,那一年,我们初次看见 任凤舞头顶一朵莲花,穿古典的中国衣袍跳的净美、超凡的《莲花颂》。初次看见陈永佳穿一身白衣,髻带飘扬,成熟优美的身形在空中舞跃,重现了古代剑侠的风 华气韵。

从他们开始,中国舞恢复了生机。五年来,大赛成了中国舞界的盛事,观众争相购票观摩赛事,不仅成就了一流的舞蹈演员,更把异化了的中国舞洗净、放回人们的视野,赋予之全新的生命。

在科技化、数码化的现代,我们再度看见了真正的舞蹈。

通过这场大赛,中国舞独特的身法、身韵,数千年神传文化的内涵回到了人们的视野。民族古老的审美和人格理想,丢失了许久的女子的灵秀、柔敬、坚韧,男儿的守礼、正气、侠义,以及民族特有的气韵在艺术的锤炼下再现,赋予人的美德、人的生命不可诋毁的重量。

大赛评比的首要项目是身韵:这难以复制、难以尽述的,数千年文化薰陶下深植体内、人格中的气质。对于一名真正的艺术家,需要他努力生活、变化自身,以一个人的全部内涵去接近之。他得蜕变成另一个人,以展现这孕藏深厚的身韵。

这是中国舞最困难,也最贵重的地方。或许,这就是为什么除了极少数例外,真正的中国舞在现代几已消失。以变异的造型和身姿,人们跳着中国舞的膺币,以丑为美,假以乱真。

从 这场大赛开始,中国舞不再是博物馆内的标本。青年舞蹈演员揣摩古典舞的精神内涵,砥砺艰难的技巧,从内到外变化自己的气质,以攀升中国舞的境界。大赛的舞 台延伸向久远的时空:当年轻的舞蹈演员起舞一个接一个丝丝入扣的剧目,我们看见中国舞奇迹式地复活。同时复活的,是我们遗忘在时间河流中的,无与伦比,动 人心弦的古典中国。我们为之献上所有在所不惜的,真正的中国。

在人类文明的这一个时间点,中国舞舞蹈大赛的意义非同凡响。

活转的历史人物

恍 如被什么力量推进,大赛舞蹈演员点铁成金般的飞跃,在最短的时间内成熟。第二届大赛中,陈俊丞、陈超慧俏皮灵动的《小武僧》、《小龙女》预示了乘势而起的 少年舞蹈演员。而已趋成熟的少年舞蹈演员鲜美的生命力更叫人惊艳。赵亮的《扇若剑舞》、石真的《出征》一气呵成,力道勃发。廖若山深青衣衫的荆轲高拔冷 静,身姿丰美。这届大赛的封顶之作无疑是吴巡天的《执笔书怀》:底蕴深厚、波澜壮阔,如一幅壮丽的书法。舞蹈演员底盘稳固的身子里源源不断喷薄而出的力道 贯穿了舞台,叫人振奋飞扬:一颗明星诞生了。

大赛以飞快的速度推进,到了第三届,参赛者散发的光热夺目逼人。

相对于奔放地腾 跃的男参赛者,女参赛者端庄娇柔的身形呈现了另一个世界。她们的剧目与自然更贴近:从《香莲》、《深谷幽兰》到《凤凰仙子》,女舞蹈演员蜕变成自然的一部 分,展露了柔美的大地之花。然而她们阐释的历史人物多带有浓厚的男子气概:《花木兰》、《侠女》、《寻诗》都赋予了女性气质坚毅的内涵。

王 琛演绎的《侠女》骨架纤细却内透果敢,身姿准确而高贵。刘心怡的《嫦娥奔月》穿深青大裙,轻盈的身躯透出一股稚气,喝了仙药后飘然欲飞去的舞步使人如临其 境,以艺术呈现了一个好奇、天真的嫦娥。李晶晶的《少年英台》一身淡紫衣、手持大紫扇,舞姿酣畅,把女扮男装读书的英台呈现得飘逸俊秀。蔡翘楚的《清音玉 绣》中,闺房中绣花的古代女子充满了活泼的力量。这群年轻舞蹈演员诠释的古代女子活泼、有力而勇敢,一扫女性柔弱的刻板印象。


刘心怡的《嫦娥奔月》,轻盈的身躯透出一股稚气,喝了仙药后飘然欲飞去的舞步使人如临其境,以艺术呈现了一个好奇、天真的嫦娥。

李晶晶一身淡紫衣、手持大紫扇,舞姿酣畅,把女扮男装读书的《少年英台》呈现得飘逸俊秀。(摄影/爱德华)

接 续上一届,男舞蹈演员展现了勃发的英气、夺目的活力。他们奔跃在舞台上的身姿诉说了一件事实:与中国舞复活的同时,是人的复活。舞蹈大赛重视的不是技巧, 而是精神。是人的内涵的艺术体现。以自身的经历和情感,一名艺术家揣摩历史人物的兴衰。当舞台上奔跃的舞蹈演员使得人物栩栩如生,我们发现,大赛已进入全 新的阶段。

观看廖若山演绎的项羽(《十面埋伏》)是一个诗意的时刻。在这中国舞的擂台上再现了真正的艺术。一个天生的舞蹈演员浑身散发的魅力难以抵挡。少年舞蹈演员对于日末途穷的楚霸王的诠释、对音乐的掌握丝丝入扣,俊逸的身形中仿佛有音乐流淌,“形已止而神不止”。

同样的,诠释《少年韩信》的薛心坛展现的如朝霞一般的少年气概动人心弦,叫人目不转瞬。每一转身,每一举剑的舞姿都充满了纯洁的美感,配上白衣黑靴、比例完美的身姿,少年韩信叫人难忘。无论是编舞者还是舞蹈演员,都再现了一个活生生的,信美的韩信。

李 博健的《勇》呈现了大赛隐含的宗旨。与人复活的同时,是人的品格的复活。从英勇搏斗、负伤到重返沙场,这一名兵士展现的勇从表层到深层,完整地体现了人如 何面对敌人、面对挫折及恐惧的,必备的勇气。赵亮诠释的《赵云》一身飘逸的斜披、长衣摆,手持长枪,一路上从果敢到细腻,生动地呈现了《三国》里俊美、忠 贞的赵云。


李博健的《勇》呈现了大赛隐含的宗旨。与人复活的同时,是人的品格的复活。

赵亮诠释的《赵云》一身飘逸的斜披、长衣摆,手持长枪,一路上从果敢到细腻,生动地呈现了《三国》里俊美、忠贞的赵云。

此外,《书中剑》、《曹操》、《诸葛亮》、《张果老》等剧目纷呈了人的各种面貌。当人在大赛舞台上复活,一起复活的是人的性格丰富的光谱。是古人以生命书写的历史。进入第三年,大赛结的果实已如斯丰美。

辉煌的夜空

如 果第三届大赛叫我们大开眼界,进入第四届,这已是一个全然不同的事件。从群集的观众、现场热烈飞扬的气氛到参赛者难分轩轾的惊人技巧、爆发力和表现力,大 赛在短短四年中已成为全世界一流中国舞演员艺术的试金石。来自各地的年轻参赛者如春雨后破土而出的花叶一般,展露无穷的生命力。

在富于文化 内涵的《书韵》、《棋锋》之外,大赛舞台上出现了诗意的一双《天问》。出现了戏剧张力十足的《七步成诗》,和一气呵成,雄浑的《易水寒》。石真的白衣屈原 有如诗的化身,浑身流淌着叫人屏息的诗意的美感。他的双腿柔软地拔地而起,轻盈的身躯中有一种灵性,在男舞蹈演员中稀有而迷人。无独有偶,廖若山化身为白 衣屈原,诗意的身形多了形上的重量:“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诗人上下求索、浑然天成的气韵再度满足了我们对一名真正的舞蹈演员的渴 望。

此外,张家瑞穿一身灰白长衫的《精武》以太极动静相生、连绵不绝的意境表现了古代武者的书生气质。陈厚任穿青绿双色调衣衫的《林冲夜 奔》以多姿的调性呈现了落难的水浒英雄的悲剧性格。李宝圆、李祥谞演绎的曹丕、曹植有如一双变调的音符,震人心魄地在舞台上舞跃,表现力强烈而富于节奏。 而当吴巡天的荆轲出现在舞台上,“风萧萧兮易水寒”,我们看见了历史人物完整、深刻地在眼前舞跃。我们看见的不再是舞蹈,而是人悲怆、勇敢的生命。


李详谞(左)、李宝园合作跳双人舞《七步成诗》,戏剧张力十足。(摄影/戴兵)

大赛催生了中国舞的璀璨之星。这些年轻的星星在现代的夜空一颗颗出现,使得原本暗淡的天空斑斓辉煌。

同 样的,女子组出现了飞跃式的变化。郑道咏的《凤凰仙子》轻盈地飞舞,一如飞翔的青凤凰。陈佳伶的《仙舞清泉》绮思异想,把一泓清泉旋舞在舞台上。刘心怡持 琵琶而舞的《仙乐》来自推背图第四十二象:“西方女子琵琶仙,皎皎衣裳色更鲜”。女子侧坐地下,举琵琶而弹的舞姿有若一名“宛在画中央”的古代女子,引人 遐思。王琛的《春晓》如一首顽皮的五绝,从丰富的色彩到童子酣畅灵动的舞姿,是一场视觉的宴飨。年仅15岁的王琛睡眼惺忪地举书起舞,把“春眠不觉晓,处 处闻啼鸟”这一境界诠释地如入化境。


陈佳伶的《仙舞清泉》绮思异想,把一泓清泉旋舞在舞台上。(摄影/爱德华)

周 晓一身青蓝,丰美而娇柔的身姿欢快地随豫剧《花木兰》中的唱段踏舞《木兰归》,呈现了女子舞蹈的另一面。她柔美的脸上静谧的微笑拂动人心,使舞蹈多了一层 内蕴的质素,把人牵向平和、遥远。而宇宁持橘红大扇、穿绿衣的《行云流水》动静之间展现了移动的水焰和无染的水云,富于个性,是一出接近现代精神的中国 舞。

与自然贴近的女舞蹈演员剧目形成特有的风格,大胆地挖掘表现空间。舞蹈成为一种探险,一种自我寻索与实践。在自然、仙界与人间之中,翱翔的天地何等广阔!

第四届大赛的另一惊人之处是男子组的舞蹈技巧部分。铆足了劲的青少年一个接一个奔腾飞旋:扫堂、旋子、紫金冠跳、云门大卷,然后静下来,把腿猛地飞向半空,不费吹灰之力来个旁朝天凳。

褪 去扮演的角色,舞蹈演员和舞蹈、和自身合二为一。褪去了角色的外衣,剩下的,唯有舞蹈演员自身。穿白衣、黑紧身裤的男舞蹈演员帅气十足地奔跃,把青春的力 与美挥洒得动人心弦。我们痴痴凝望,忘了这是一场比赛。是谁说的?“比赛的目的是弘扬中国传统文化,而不是得奖。”于是,舞蹈演员们一个接一个飞过舞台, 升到空中来个双飞燕,展臂亮一个神采飞扬的大舞姿,如灿烂的晨星。

或许,他们、她们正是天上的舞星下世来到人间,成就一场辉煌的大舞?

金奖、银奖归于何人,我们早已忘记。留在记忆中的,是这些舞蹈演员们忘我的身形一跃而入空中的英姿。是她们娇媚的身姿、脸庞化作莲兰、清泉,向我们无限忍耐、高贵地微笑。

人类再度起舞

当 中国舞成为人们亲身体会、接近的舞蹈,当人们学会鉴赏中国舞精采多姿的风貌,她将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影响人行止坐卧的风格。她将给予人全新的美感经验,并 重塑人类的舞蹈美学。古典中国舞将成为人们思考舞蹈的一个不可忽视的面向。在中国舞的镜照下,现代舞再也无法隐藏它变异的性格。人们将回返另一种身体的美 学,另一种生活的风格。

这就是舞蹈大赛的真义:把正统中华文化放回聚光灯下,引领人们向富于内涵的艺术回归。当在短短四年中,大赛舞台上出现了如此丰盛的古典舞艺术,我们知道:有一股力量促成了这正统中华文化必然、荣耀的复苏。

在 这缓缓沉沦的现代文明废墟,这一升起的舞蹈有若神赐的奇迹。唯有当人类褪去了变异的肢体、行止,唯有当人类学会重新在空间中庄重地移动,学会再度一跃而入 空中,把腿臂大大地张开,成为大写的人;唯有当人们再度体会大地上的花朵、流水,天空中的行云、风洁净的风格与生命形态,人类将绝望地匍匐在这伤痕累累的 地球上,找不到从这艘巨大的沉船逃亡的生路。

和许多重要的事件一样,大赛仅仅是一个开始。经由神韵艺术团的世界巡演,获奖的舞蹈演员跃上世 界舞台。神韵是另一个历史事件:她正在悄然缔造中华神传文化的复兴,把遗失在时间中的古典中国放在全世界的眼前。从大赛中舞蹈演员个人的风采到神韵展现的 整体的优美、大度和深邃的内涵,历史峰回路转,经由舞蹈——这最原始的身体艺术,人类回归向文明的正途。回归向真正的生命。

人类再度起舞。净化、升华了所有的悲怆,人再度举起神赐的高贵、完美的腿臂,在这文明自毁的废墟中,以庄重、虔诚之心翩然起舞。

和这神赐的庄严舞蹈一起,人类再度开始。◇

==========================================

2012年新唐人电视台第五届“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章程

“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是新唐人电视台国际文化艺术比赛系列赛事之一。大赛以中国古典舞为比赛项目,宗旨是为了促进文化交流,弘扬纯真、纯善、纯美的正统舞蹈艺术,把这种中国古老文化推向全世界,开创中国舞蹈的新纪元。

参赛条件

凡 年龄在13至40周岁的专业艺术院校和表演团体中的舞蹈教员、舞蹈演员和学生等专业人士均可报名参加。少年组:年满13至17周岁;青年组:年满18至 40周岁。评委会审查参赛申请者的所有资料后,给符合条件者发送“新唐人电视台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邀请函。参赛选手可凭此函办理签证和参赛报到。

参赛报名

1. 报名时间:2012年1月15日开始。
2. 报名方法:
a) 网上注册: http://dance.ntdtv.com
b) 电子邮件:dance@globalcompetitions.org
c) 热线电话:1-646-736-2988(北美);852-9033-3536(香港);886-982-484-477(台湾)
d) 传真:1-212-918-3479
e) 邮寄地址:229 W. 28th Street, 7th Floor, New York, NY 10001,U.S.A.
请注明:新唐人电视台“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组委会收
3. 报名参赛者须认真填写“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参赛报名表和履历表(可从大赛网站下载)。凡年龄在18周岁以下者,监护人须在报名表上签字。
4. 报名者须提交个人一寸彩色近照两张及有效证件复印本。有条件者请提供数码照片。
5. 参赛选手如有条件者可选送DVD(VCD)光盘或普通1/2录影带,录影带格式最好使用NTSC制式。参赛选手所提供之录影带、DVD或VCD不得加以修 饰或剪辑。光盘或录影带封面详细注明参选组别、剧目名称、选手等内容。除此之外,在录制与播放的音像画面中不得出现任何透露选手信息的字幕与标志,否则将 视为弃权行为。
6. 以上资料请以挂号快件邮给本赛组委会,报名时提供的所有资料恕不退还。
7. 报名费:少年组30美元,青年组50美元。付款方式包括信用卡、现金、旅行支票或现金支票。支票抬头请用 NEW TANG DYNASTY TELEVISION。
8. 挂号快件费:对于需要美国入境签证的参赛者,请在参赛报名表中做出选择。该参赛者还需额外付35美元的挂号快件费(用于邮寄签证材料)。
手续费:对于陪同报名选手来美国的人员(亲属、伴舞、老师等),如需大赛组委会提供办理入美签证所需的相关文件,每人需交30美元手续费。

比赛时间及地点

初赛:
亚太赛区:2012年8月18日(星期六),香港(具体地址请关注网站更新)。
北美赛区:2012年10月25日(星期四)
美国纽约翠柏卡表演艺术中心
TriBeCa Performing Arts Center
199 Chambers Street
New York, NY 10013, U.S.A.
复赛:2012年10月26日(星期五)
地点同上。
决赛及颁奖典礼:2012年10月27日(星期六)
地点同上。

奖项设置

金奖奖金一万美元,银奖奖金三千美元,铜奖奖金一千美元。
1. 青年男子组: 金奖1名,银奖1名,铜奖2名,优秀表演奖3名。
2. 青年女子组: 金奖1名,银奖1名,铜奖2名,优秀表演奖3名。
3. 少年男子组: 金奖1名,银奖1名,铜奖2名,优秀表演奖3名。
4. 少年女子组: 金奖1名,银奖1名,铜奖2名,优秀表演奖3名。

比赛内容

1. 本次舞蹈大赛是以中国古典舞为比赛项目。鉴于当前社会各地对中国古典舞有认识上的差异,请各选手准备时注意以下几点:
•我们要以纯正的古典舞(节目、组合)来进行比赛。请注意古典舞的个性,即身韵、身法及古典舞的舞姿特点。
•古典舞严格区分于芭蕾舞和现代舞,也区别于戏曲中的身段和把子功以及也区别于武术的表演套路动作。
•当代舞虽然运用了很多中国古典舞中的技术、技巧和舞姿,但它并不具备中国古典舞传统审美意识。它不属于中国古典舞。
•个人剧目表演时不要刻划低灵生物的内容。
2. 参赛剧目包括独舞、双人舞和三人舞,长度2至3.5分钟。
3. 除剧目外,参赛选手还需表演规定动作组合1.5至2.5分钟(展示基本功的跳、转、翻、控制和毯子功技巧的翻腾等)或自选动作组合1.5至2.5分钟。
4. 初赛时,参赛选手需表演剧目和规定动作组合。
5. 复赛时,参赛选手需表演剧目(可更换剧目)和规定动作组合。
6. 决赛时,参赛选手需表演剧目(可更换剧目),以及自选动作组合或规定动作组合(只需一种)。
7. 规定动作内容:

参赛服装

女子单色短袖上衣及黑长裤;男子白色短袖上衣或背心及黑长裤。

评比方式

初赛入围者参加复赛;复赛入围者参加决赛;决赛评出金奖、银奖、铜奖和优秀表演奖。大赛采取赛后统一发表名次的方式。

食宿及交通安排

1.大赛组委会将为入围选手及陪同人员推荐在美国纽约市的酒店。
2.入围选手及陪同人员的旅费、食宿费和交通费等一律自理。

其他

1.鉴于共产党是不被美国法律所承认的,所有歌颂共产党的音乐或歌曲都禁止在本次大赛中使用,如不确定,请预先将准备参赛的伴舞音乐送交大赛评审委员会鉴定,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2.参赛选手可以选用中国古典名曲或者西洋乐曲作为伴舞音乐。同时,本届舞蹈大赛网站上也提供了一系列符合比赛要求的音乐和歌曲片段作为伴舞音乐的选择。
3.参赛选手比赛时使用的音乐版权问题由参赛选手自己负责。
4.参赛选手须遵从大赛组委会的一切安排。如有对大赛的进行造成不良影响者,大赛组委会有权取消其参赛资格及所获奖项。
5.比赛期间所有音像版权均属新唐人电视台所有。
6.所有获奖选手必须亲自出席颁奖典礼领奖,不得代领,缺席选手将做自动放弃奖项处理。
7.参赛选手在参赛过程中发生任何意外,均由参赛选手个人负责。


本文转自第285期【新纪元周刊】“特别企划”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87/11035.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2012-08-04 23:20:13【万年历】
Copyright© 2000 - 2012   The Epoch USA, Inc.    授权与许可   服务条款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