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曾铮  >  转贴好东东
唐子:呼吁朱镕基退党

3974

唐子:呼吁朱镕基退党

作者:唐子


【大纪元5月16日讯】朱镕基前总理,镕基阁下:您好!

时值退党(退团)人数逼近160万之际,我给您写信,怀着爱意和怜悯呼吁您退党。

去年11月海外《大纪元》报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12月初引发退党(团)的道德政治风潮,到今天退党(团)人数已经累积已过156万人了。我呼吁:
镕基阁下,赶快退党吧!

您现在退休了,传出的是您在家拉二胡唱京戏的潇洒。说内心话,我由衷地希望您不要人退休心废了。退废的生活不应该属于您。

您更精彩、更闪亮的生活是在现在和将来,这就是积极参与退党和退垮中共后复兴新中国和重建大中华民国。我希望这不是我的一厢情愿,希望您不会令我失望。

这次的退党活动是一场公民道德、政治风潮!公民将由此新生,民国也将由此复兴。这需要中共内部的良心和良知党员、党官加入,而您是有良心和良知的。所以我呼吁:

镕基阁下,搁下二胡,好好读几遍《九评共产党》,而后声明:退出中国共产党!

对当时怀抱着共产主义理想入党的您,《九评》是重锤,九锤都锤在心灵上。尤其评“中共的邪教本质”和“中共的流氓本性”这两锤,更会让您真正懂得为什么您会成为“朱大炮”。

中 共邪教逼好人和好官作恶、犯罪,“堵死天堂路,打开地狱门” 我想您是深有体会的。官场上什么都是假的,惟有贪污腐败是真的,这更是您直接在会上痛斥过的流氓现象。你身为总理的时候,主观上是为国为民做些实事,然而 给您权力的中共邪教和流氓,却是想方设法要把人民变成程度不同的邪魔、大大小小的流氓,也不会放过您的。

您做实事,只是中共实现全社会邪魔化、流氓化的手段,让人民可以因为有些实惠而容忍中共独裁,从而一批批地被改造成邪魔和流氓。这不是您所要的结果,却只能是这样的结果。

党政官员和中国人民牵着手一起成为邪魔和流氓,这样的现实结果,让读了《九评》的党员心灵震撼:原来入的是恶党。读《九评》让人知道:入党是步入邪道,退党是回归正道。

党 员们骤然知道自己进入的是一个流氓团伙和邪教组织,情感上的难受可想而知。有些党员潜意识会抗拒,不会马上退出,但从此会关注退党这件事,而且对这个党会 越来越恶心,早晚会退。退党(团)就这样天天两万人左右地往外退,主观上人们是在拯救自己的灵魂,客观上党就被退垮了。中共垮了,但中国还在,良心、良知 会渐渐回来。

这难道不是您需要的吗?所以我呼吁:镕基阁下,赶快退党吧!宜早不宜迟。

为什么我要呼吁您退党呢?

我爱您!早在上海任市长的时候,您的儒士精神就带给了官场清新的空气:“为了上海的振兴,我将兢兢业业地工作,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如果您一口党话,上海人不会真的理你。如果我是您的市民,我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那个城市。

1998 年,什么都不会的“混国总理”李鹏终于肯让位给您了,满怀忧患意识的您一句“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一往无前,义无反顾”,举世震动,当然 也震动了我。当时我已经漂在商海里,冷漠且蔑视地看官场。您的话透露出一种悲壮和胆略,相当程度地表现出您尽可能真诚和英雄的人格。在手挽手腐败的党官大 军里,您敢于公然表示不同于党性的人性,暗暗地向江泽民和李鹏挑战,无疑存留了民心赞叹的紫阳风范。

在这个退党潮最后只剩下大大小小贪官和 流氓的时候,我不希望看见贪官恨、人民爱的您还陪伴着他们。实话实说,在这个伪共和国真党皇朝里,我最敬佩的总理是赵紫阳,您是我第二个佩服的。在我心 里,人民的好总理里没有周恩来(他是毛泽东的奴才,是中共邪教里由好人、好官变成罪犯的典型),是注定要跟中共一起遭受清算的。我不希望审共的名单里出现 您的名字。相反,我由衷地希望新的大中华民国的领袖里有您。所以我呼吁:

镕基阁下,赶快退党吧!

我更怜悯您!我不是在你面前 狂傲,而是恢复了赤子之心。一个台湾的小六生,看了《九评》,说她觉得大陆人民很可怜。您当然属于这可怜的人民中的一员。这个小女孩如同揭露皇帝新衣秘密 的那个小男孩,赤子之心,没有世俗的羁绊,才得以陈述真情。我也如同两个小孩子一般,让爱做主,才能有同情心的显露。您身为总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手上 证据确凿,还有“一百口棺材九十九个装贪官,一个留给自己”的豪情,更有海内外民心给您的掌声和拇指支持,却依然不能把贪官们绳之以法。这是您的无奈,也 构成了您的可怜。

在当时极为混浊的中国官场,主席台前两排的官不要证据就抓出去枪毙,基本上不构成冤案。您与邪魔和文氓为伍,领着一帮武大 郎官员,被矮化是必然的。当您在向电视机前的百姓,包括那位惟一的活右派林希翎,表白决心时,全国的贪官冲您冷笑。他们不怕您代表全国人民,只要有您的头 江戏子代表,就可以扛住你的雷霆打击。他们的确扛住了。这就注定了你只能做一个看守政府的首脑,做一些无关痛痒的事务,让贪官嘲笑,让人民怜悯。

于是您的为官标准打八折。在新世纪,被问及卸任之后时,您只能说:

“全国人民如果能说一句‘他是一个清官,不是贪官’,我就很满意了,如果他们再慷慨一点说‘朱镕基还是办了点实事’,哎呀,我就谢天谢地了!”。

但我要说,这不是您的初衷,更不是天地赐给您的命。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镕基阁下,您入错党了。好男儿知错就改,所以我呼吁:

镕基阁下,赶快退党吧!

有 人替您分辨,如果您头上没有江泽民就好了。如果您心里也这样想,那就想想赵紫阳。又有人说,那不同,紫阳头上有八老有老邓。那老邓头上没有老毛,老毛头上 没有老斯时,他们为什么大、空之上假更多?结论很简单,因为他们头上有老列、有老马、有党。还是有人纳闷:老列、老马死了,党是一帮活人聚在一起啊。这话 乍听很对,细想就不对了。因为这帮活人聚在一起的时候,党已经在了,崇尚暴力和专政的思想被当作绝对真理。中共之邪就在这里。活人入党举右手宣誓时,就把 命当给了一个来自欧洲的幽灵。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共产党宣言》第一句话就道破了中共党员命的天机。您以为您的命是做人民的“勤务员”或者“公仆”,错了,您被骗了。党员的命,从来就没给人民,而给了一个来自欧洲阴朝地府的邪灵。

“我上有总书记、有政治局集体,还有人大核心的监督,放手干,还要不要集体领导了?大胆干,还要不要按“法规”办事了?这样干,那样干,还要正确处理好发展、改革、稳定的关系呢!这方面我找不到有捷径可走,它注定了我的命运。”

力不从心的时候,您终于认输了。总书记的三个代表,政治局的集体决议,人大核心的宪法法规,这些构成了您面前的三座大山,除非您是法轮功学员才可以不理会,可您不是。

镕 基阁下,曾经我为您位居江戏子和李混混之后而百思不解,读了《九评》我豁然开朗:江、李入党是对的,你却错了。中共这个党公司的董事长和总经理的位置是用 来为暴政服务的,决不用来“为人民服务”(却一定要说)。只有最狡诈、最强悍的邪恶分子才能坐稳。所以在中共党内,江戏子和李混混的命注定比您好。

您 是好人,想做好官。但中共国里有这样一个二八定律:20%的好人和好官在做维持国家生存必需的80%的实事,为真话付出高昂的代价;20%的坏人和坏官在 做破坏国家生存必需的80%的虚事,说假话获得升迁基本上不买单。另外那60%的好坏参半的人和官,根据中共国的情势需要不断地做替补。在共产主义信仰还 在精神层面上激励人的50到80年代的昨天,好人、好官出局有人替补,坏人、坏官出局即可抑制;在共产主义破灭而享乐主义盛行的90年代到新世纪初的今 天,好人、好官出局便留下空白,坏人、坏官出局却前赴后继,候补的坏人、坏官踮脚随时等待跑步入围。您的命可想而知。

虽然你根据调查报告坦承“党政领导干部的腐败货真价实”,但第四天就检讨自己说了不负责任的话。直言要面对“共产党执政地位的合法性、认同性危机”,本来是负责任的,却要把不负责任的脏水倒在自己头上。这就是邪。邪党不是正人君子入的党。所以我呼吁:

镕基阁下,退出中国共产党!

邪灵修理、惩治、伤害党员,在中共高层,从陈独秀到胡耀邦、赵紫阳,只要人性或理性要站起来,不检讨就得出局。胡耀邦检讨了,就依旧坐在政治局;赵紫阳不检讨,就只配窝在赵家胡同。您学胡耀邦,没学赵紫阳,所以跟胡耀邦一样全身而退。

我能体会到您的羞辱。但这种羞辱不是江泽民和李鹏带给您的,他们两人加起来也不具有羞辱您的力量。但他们身后的力量巨大,只要一搬党国来对付您,您就泄劲了。是中共给了您羞辱,是党让您的豪言壮语成为大话空话。读了《九评》您就知道了。

湖 南人的脾气,遭遇中共邪灵,不低头不行。毛泽东用湖南人的脾气,收拾所有人,包括湖南人彭德怀、刘少奇。但他从不跟党耍脾气,他跟党合而为一、邪为 一体,党有多邪他就有多邪。江泽民德才不及您十分之一,但他做党奴、玩阴邪很到位。不要小瞧三个代表。马列邪灵万卷书,浓缩成三句话,那是撒旦的真诀。像 您这样的正人君子,想在中共这个邪教里把事务主义跟自由主义相结合决不可能。

退休前13个月的那次性情化演讲透露,您其实已经很清楚,您无力回天。但您还心存侥幸,孤注一掷地捧出您的赤子之心:

“如果我们能清醒些、认识自己是人民公仆,如果我们能对照党章,如果我们能对照中央三令五申的党政机关、领导干部的准则,如果我们拿出勇气到社会上去听听,如果我们能清理一下自己的财富,大概就不会太难以接受了。”

我 知道,您是想用一次违纪的真情和真话,用上面这五个如果来唤醒党政领导干部的良心和良知,让他们返朴归真。我不得不说您政治上太幼稚:作假邪党和专制恶国 会拿您的真情话语当回事?决不会。他们的灵魂早被撒旦买了,硬着呢。结果,您2002年2月20日讲了上面的话,24日就被迫做检讨,违心地说自己错了。
您加入的就是这样一个流氓团伙和邪教组织。所以,我呼吁:

镕基阁下,退出中国共产党!

镕基阁下,在中共国里,您是个另类。您其实是中华民国的良知遗民。

每朝每代都有些遗老遗少。商朝有叔夷、伯齐,明朝有黄宗羲、王夫之。

我儿子有个同学,父子两代人都生长在中共国里,他90年代读初中在私密场合留日期却总是民国纪年。跟这个孩子相比,您完全是一颗民国魂,这是你的正义感的基地。

是民国生活让您同情弱者贫者、反感仗势欺人、仇视为富不仁、痛恨贪官墨吏。
是民国教育让您小时候读《水浒传》,背诵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的情节,并把古代经学中的格致、博物方法和公民课中的现代人知识相融会,不是只会背圆周率到100位。清华四年的学习和生活,让您有了“独立思考,敢于承担责任,不搞阴谋诡计”的信条。

是 民国给您的公民权利,让您可以张扬个性,并在北平“反饥饿、反迫害”学生运动中没有吃开花子弹、没有遭受坦克碾轧,以至于您有机会对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 说你“参加争取和保障人权运动的历史”比他早得多。这些精神财富没有一样是中共国给您的。所以,当您身为总理为农民的穷苦泪洒宁边,为长沙的溃堤九江掬 泪,您流淌的其实是民国泪。伪造出身、隐瞒学历的江泽民决流不出,流出来的只是戏子泪。

在毛泽东登上天安门城楼用您喜欢听的家乡话喊中共国 成立了的当月,您加入了中共。这个党给您的第一个“礼物”就是“兽印”(您去读一读《圣经》,就知道了)。就是那个当时您觉得颇为神圣的右手举在额头的宣 誓仪式,让您把命给了党。此后的路就一直是中共邪教和马列邪灵在牵引,您完全身不由己。让您鸣放,您成了右派;给您摘帽,您成了教员;重返计委机关,您成 了工程师;下到河北廊坊,您成了副科级;平反右派,您成了正局级。您盖上兽印30年,中共一直在榨取您创造的剩余价值。

幸逢胡赵改革,您先 成了副部级,在实践的基础上坚持学术研究,提出了后来让您大显身手的国家“宏观调控”思想(七年后被江核心归为党中央的成果);您后成了正省级,在上海才 真正成了事务主义者——干民心工程(治甲肝、提“菜篮子”、解决交通和住房),治腐败分子,开发浦东区。这是中共国和平演变为人民国的第一次转换期。各界 文人和高校学生推进的自由民主运动构成胡赵改革的人民、公民的社会基础。由于“六.四”学生民主运动被镇压,胡赵改革失败,第一次和平演变失败。

您 的机会却因此来临。1992年在老邓的短手臂的挥舞下,开始了十一年的江朱改革(前六年您抱着李鹏,后五年您走上前台)。您卖资本主义“狗肉”做事务,带 20%的好官、好人干中共国生存必需的80%的资本主义实事;江(李)挂社会主义“羊头”做政治秀,带着20%的坏官、坏人干着把中共国的党有资产转换为 太子党集团分子的私有财产的80%的坏事。这个跛脚资本主义的房屋由来修建,由江戏子、李混混来糟蹋,修建是为了糟蹋。您这个总理当得好累、好累。

您 一直在中共党员和中国总理之间努力寻找平衡或结合点,最后却只能诉求被叫一声清官“就很满意了”。您自觉将民国学校培育的自由主义精神局限在中共国的事务 主义框架里,结果还是被身边一双大、一双小的眼睛死盯着,被提防着您走“人民资本主义道路”,最后也只能诉求“说朱镕基还是办了一点实事,我就谢天谢地了 ”。

这就是您入党(盖兽印)交命给马列(撒旦)邪灵的代价:民国自由人沦落为党国奴仆。这多么可悲啊。所以我呼吁:

镕基阁下,退出中国共产党!

您 总想做成一个人民的勤务员或者公仆。殊不知,其实您落入了毛泽东(江泽民)、中共和撒旦三位一体的邪灵给您挖掘的恶意谎言的陷阱:用民国的精神财富换取中 共所需要的物质财富,供他们推广或维护暴政统治。镕基阁下,尽管您现在退休在家拉二胡自得其乐,但中共仍然随时都有把您当作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因为您的自 由言论)或者当代的李鸿章(因为推动入世)扔出来,当做即将出现的股市崩盘、经济崩溃的替罪羊。您那次脱稿的即兴演说,更会成为您的罪状,尤其您坦承“在 会上、在公开场合”“都讲过违心的话,讲了不少空话、假话”,中共正好让您来替它担当骗子和流氓的罪名。法轮功学员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中遭遇的各种滋 味,您可能都会感受到。

细细读几遍《九评》吧,您就会知道中共会这样做的(这样做是本性,不这样做是怪事),一切可以混淆视听、延缓统治崩溃的事情,您昔日政治局里的硬心肠的同僚们都会干的。

与其唱京戏等别人暗算,不如您现在就退党回归自由身心。也是时候了!所以,我呼吁:

镕基阁下,赶快退党吧!真的宜早不宜迟。

从某种意义上说,法轮功《大纪元》报发表《九评》引发退党(团)道德政治风潮,就是给您搭建的一个重返中国政治舞台,做真正人民政治家的道德基地和政治平台。

法 轮功是跟着江朱改革同步出现的,其对江朱改革的政治意义如同学生爱国民主运动对胡赵改革的政治意义一样,它是从道德修炼和心灵净化角度为您当时组阁的政府 准备善民、公民的社会基础,合法地维护它、顺应地倡导它,中共伪人民国便和平演变为真人民国。您带法轮功学员走进中南海,和平、理性地解决了他们的上访问 题,人民总理的形象也由此奠基。

但中共的邪恶和流氓本性,与江泽民的阴暗和嫉妒心性,导致了“七.二O”的镇压(诺查丹玛斯对此预言为“恐怖大王从天而降”,时间1999年7月;蒙古大王重新出现,灾难发生地点在中国),中共伪人民国第二次和平演变成真的试验失败,并再无第三次机会了。

此 后,最擅长贼喊捉贼和颠倒黑白的中共(崇尚邪恶)之邪教,以邪教罪名和国家恐怖主义镇压法轮功,整个中共统治时期所有恐怖行为都以幸福名义实施(见诺查丹 玛斯1999年7月预言)。法轮功信仰健身的道德文化教育活动被迫到国外转变为诉说真相、控诉中共的人权政治活动,《九评共产党》应运而生,跟第一次和平 演变中共国失败的民主运动在海外汇合,互相支持、声援,汇成一波一波、连绵不绝、澎湃汹涌的退党(团)潮。

这是第三次和平演变中共国,却不 再给中共执政机会了。中共的执政危机不仅出现,而且不可挽救。“人民共和国”国名因中共之邪而伪,将被废弃。中国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以退党方式创造性地开 展,富有全面复兴中华传统道德、宗教和政治的特性,目标明确且具全民性和操作性:驱逐马列,解体中共,复兴中华,重建民国。

这给了镕基阁下您再度登上中国政坛的机会,将您的亲民心和民国魂结合,复兴、重建没有共产党和国民党内战的中华民国。您重返中国政坛,第一个闪亮的举动是道德上的,即公开声明退出中国共产党,展示给中国人民一个真实的您、一个真正的您。所以,我呼吁:

镕基阁下,退出中国共产党!

跟 江泽民和李鹏不同,您入党并非奔权力甘愿堕落为痞子和贪官,而是冲着建设新中国的追求去的。但入党让您身不由己地陷入邪道受魔控制,最后只能期待做个清官 就不错了,让百姓说一声做了一些实事就谢天谢地了,为什么?就因为这个宣誓时盖上右额的兽印。古语说:头上三尺有神灵。宣誓就是在跟天上的正神或邪魔签效 忠协议。盖了兽印,您的命就卖给撒旦了,需要选择时就只能择党弃民地舍弃良心、良知。

事实也是如此。在民国您敢于走上街头“反饥饿、反迫害 ”维护人权,可是入党让您由族学、小学、中学、大学所受的传统的、现代的人文教育知识全部荒废或打折。梁山好汉的侠义精神让您成为右派,大饥饿饿死四千万 人时您不敢再上街头,三十年才智创造的剩余价值被中共榨取您一声不吭,对法轮功学员大迫害您也无力反对到底。做总理时,您跟江泽民、李鹏斗智斗勇,最后是 百姓笑您带棺材反贪官“调门高”,而您求贪官“清理一下自己的财富”却还要做检讨。党性,使您潜意识里视党的生存是最大的利益,宁可牺牲自己,宁可眼看着 党内的邪恶势力行凶,也不敢因为坚持良知而影响党的生存。

但这就不是您了,您的善念迷茫了。这时候德才兼备的您,比不上很多法轮功学员。中 国第一位被迫害致死的山东农妇赵金华遭受各种酷刑,也可以说假话“留得青山在”,但她舍命也要说真话:要炼法轮功!您的属下曾铮“从来不敢和任何人发生意 志上的对抗,和别人还没吵架浑身就开始发抖了”,却能因为坚信坚守“真善忍”是对的,而在警察拿丈夫、女儿来威胁并受电刑折磨时依然不肯放弃,能做到蔑视 世上所有的苦厄。为什么?赵金华不是党员,没有党性制约;曾铮志愿做学员,为善性放弃了党性。

对于共产党员,所谓党性,其实就是思想枷锁。退党或者不在党,思想没有党文化的枷锁,灵智就解放了。因此,退党对于您具有特别的意义:去除入党宣誓给您戴上的思想枷锁,还您岷藩后裔的高贵人格和民国公民的良知魂魄。

目前您虽然退休了,但您还在党,兽印还在,党性就还在控制您的人性。

您对中共和贪官群体的的沉默,您置身目前波涛澎湃滚动的退党潮之外,客观上就在延续这个恶党的生命,在放纵它对人民的残害。

在 使中国回归到良性的社会轨道上来,并不需要您粉身碎骨,却真需要您脱胎换骨。让良知仅仅局限为唾弃假账和斥责贪官,还不能尽显您的英雄本色。现代中国需要 的不是亲民意识,而是民本意识、民权精神;不是愿意为民做主的清官,而是敢于行使良知权的公民。您在长沙崇德小学里学的民国公民知识,还没为民国真正用 过。所以,我呼吁:

镕基阁下,站出来高喊一声:我退出中国共产党!

您发表退党声明不仅是真正良知的起立,更是一种历史的责 任。这个问题由西澳洲柏斯市一位大陆女留学生提了出来。她在退党服务中心翻阅《九评》后说:这样会让共产党垮台(她太有悟性了),但你们没有提供一个解决 方案,是不负责任的作法(这担忧并非完全多余)。然而天要亡中共救国人,自然暗暗地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九评》并没号召党员退党,但读了《九评》的党员良 心不安、良知发现,退党就出现了而且一发不可收拾。退党如果退到了您这里,或者退到其他重要党官,例如温家宝,就有了中共垮台后的解决方案。

很多善良的党员和党官需要一面旗帜发挥好品格的力量。您应该成为这样一面旗帜。已经退出的好人党员和党官(如我妻),正准备退的好人党员、党官,就会迅速云集到您的旗帜下,去兽印迎新生,正邪分明地反腐败,形成新中国复兴的秩序力量。所以,我呼吁:

镕基阁下,赶快退党吧!

退党给了您做中共的路德的机会!

16 世纪的德国路德,反天主教会垄断《圣经》解释权,反教会官员(教皇、主教、教士等)腐败,主张“因信称义”——以个人良知来遵守《圣经》,主张僧侣廉洁。 结果,天主教会分出若干新教会,天主教后来也出现耶稣会来清理腐败,欧洲教会人士的道德才普遍回归清廉或端正的正路。欧洲历史上,没有路德分裂教会,决没 有今天的民主和法制。

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中共就需要一个路德。八九年五月,赵紫阳就有了这样一个分裂党而净化中国的机会,但他没有这样 的认识,人性被党性压住,结果被迫下台(党却还想给他定一个分裂党的罪名)。紫阳被囚十五年,拒绝承认反对对学生开枪是错误,并在退党刚开始不久就去世 了,这可以看作是天地为您安排的。您知道吗?

紫阳拒绝认错走得冷清,这在警示您中共有多么邪恶(在这个党内一天,就会不幸一天);拒绝认错赢得全国人民由衷的敬意,这是告诉您对中共是可以说不的。对中共说不,是一种荣耀。紫阳走了,是为了让您成为退党的大旗。所以,我呼吁:

镕基阁下,站出来声明退党吧!

在 《九评》广为传播和退党(团)已达156万的今天,“分裂党”这个罪名对您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您完全可以更豪情地宣布您要抛弃这个党,要为中共每个够得上 枪毙的官员都准备一口棺材。您以前在党,使用着党给您的权力,所以您即使给自己备好了棺材,也没法把江泽民和李鹏装进去。现在您树起一面退党的弃党大旗, 被胁迫在党的各种组织里的好人和好坏参半的人会忽喇喇地都退出,这个恶党进了历史的棺材,还漏得掉江泽民和李鹏?

就这样干吧!退党求好人,退党惩贪官。

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需要您不是做中国的戈尔巴乔夫,而是做中国的叶利钦。《九评》发表和退党成潮,政治改革的新思维已经有了,中国根本就不需要戈尔巴乔夫了。中国现在需要一个有胆识有民心的叶利钦。如果您真有胆识有民心,你是可以做中国的叶利钦的。

和 平、理性地解体中共国,需要一个承前启后的过渡。放眼中国目前,您最合适。您以反贪官为使命多年,贪官在哪里您八九不离十都知道,惩治起来顺手。中共改革 目前的问题,也没有人比您清楚。在新的制度下,如何让尚存的优质资产长期发挥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如何让中国的GDP增长份额保持一个合理的百分 比,如何合理抑制对钢材、水泥等材料的消耗,如何逐步减少沙化土地面积,如何有效控制废水排放总量,这些国事不能等,不能由海归的或者冷藏的政治人士竞选 之后才来处理。中国经不起交学费的折腾和试验了。

重要的是您没有野心,只要证明在您不要为共产党和江核心负责任,只为您的职权负责任时,您会干得比以前好,我想您就真正心满意足了。

我 相信,那时候您会像美国华盛顿领导取得独立战争胜利后对其部下那样,对跟您一道完成这个过渡的退党的官员们说:公民们,感谢新中国给了我们新生的机会!现 在我的活干完了,我要回家享受宁静了;你们还想干的,就拿出勇气面对竞争,该考试的考试,该竞选的竞选,先做公民后做官。这样,您就真的可以无愧于天地和 人民心安理得了。您为民主训政提供了时间,为中华宪政奠定了基础。复兴的新中国会为您树一座丰碑的。

镕基阁下,站出来高喊一声:我退出中国共产党!

镕基阁下,如果您声明退党,将犹如雄鸡一声,促成退党的海啸来临,中共邪道大衰。

这 一情势,早在一千七百多年前,诸葛亮就他留给后人的《马前课》——四门乍辟,突如其来,晨鸡一声,其道大衰(《马前课》第十一课)——的历史预言里暗示后 人了。2005年(乙酉鸡年),《九评共产党》从各个门径传入中国,中共的邪恶本质和流氓面目突如其来地被党员知晓,退党潮流突如其来、势不可挡,一百 万、两百万、三百万……一千万、两千万……“镕基”的退党声明就是“雄鸡”一声(镕基,上海话中音同雄鸡;您属龙,正与鸡迎合),中共邪道必定大衰,民主 的中华民国复兴的基础由此奠定。

退党兴中华!

充分考虑中共的流氓本性,您要当心被弄成中国第一贪抛出来转移视线,然后再开除您。

为了避免这可笑的历史闹剧出现,您当先发制党,果断地抛弃它!

镕基阁下,您要彻底放弃对党的任何幻想。

共产党的斗争机制和党性教育,目标就是消灭好人和好官的良知,把他们变成党的工具,其结局必然是彻底的腐败,逼着人民放纵身体的欲望和内心的邪恶,干伤天害理的事,同坏同乐地堕落。坚决不要理会党性了,不要被党的利益和纪律制约住。

抛弃共产党,自由就属于您了。

镕基阁下,赶快退党吧!选择自由,宜早不宜迟。

中国大陆公民:唐子

2005年5月16日星期一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2/17/09 12:57:05 AM
我热泪盈眶!朱镕基,一个真正的人,一个我们真心爱戴的总理!多少次,看到朱镕基总理的报道,我都忍不住流下眼泪!想想如果在民主国家,正直刚毅坦荡德才兼备的朱总理怎末会不被选为最高领导人?而竟被两个小丑制约刁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