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曾铮  >  别人报道我
APEC峰会 “关注法轮功苦难周”拉开帷幕

3972
研讨会现场。(摄影:骆亚/大纪元)

APEC峰会 “关注法轮功苦难周”拉开帷幕


【大 纪元9月2日讯】(大纪元记者曾妮悉尼报导)9月2日,亚太经合高峰会的第一天,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发起的“关注法轮功苦难周”在悉尼拉开帷幕,澳洲广播电 台、《澳大利亚人报》等主流媒体出席了新闻发布会,约两百名民众参加了当天举行的“王治文现象研讨会”, 自由文化协调委员会首席委员袁红冰宣读了致二十一国领导人的公开信,呼吁“为了挽救人类的荣誉,必须制止对法轮功精神修炼者的政治大迫害。”

新闻发 布会及“王治文现象研讨会”在悉尼市中心举行,由于正值亚太峰会期间,引起了主流媒体的关注。澳洲广播电台、《澳大利亚人报》等媒体在新闻发布会后对来自 美国的被判处十六年徒刑的原法轮大法研究会成员王治文的女儿王晓丹及被关押在上海市女子监狱法轮功学员曾爱华的女儿、悉尼居民陈慕涵作了专访。希望之声国 际广播电台对此次研讨会进行了现场直播。


王晓丹与陈慕涵在新闻发布会后接受专访。(摄影:James Burke/大纪元)

袁 红冰:“对于每一个良知尚存的人,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你是否赞同法轮功的精神信仰——法轮功也从没有试图用任何方法,强制任何人接受其信仰,问题的关键只 在于,人类绝不应当容忍强权暴政,利用铁血权力,摧残一个信仰‘真、善、忍’的精神修炼群体。”(摄影:骆亚/大纪元)

袁红冰表示,将在亚太经合会议期间,将公开信通过适当的途径转交参加高峰会议的二十一国首脑。

袁 红冰说,“关注法轮功苦难周”的意义在于这是中国自由知识以一个历史运动的名义,向各国领导人发出呼吁。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现在已经有一千多人签名支持,其 中大部份支持者来自中国大陆。就此意义来说,公开信发映了中国民间和自由知识份子对于“已经太久地拷问着人类的良心”的法轮功学员所承受的苦难的关注。

王晓丹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了父亲的情况。她说,父亲是个公认的好人,父亲被判刑后,她由于极度悲痛出现了短暂的失明现象,父亲入狱八年多来,她不能与父亲相见,只收到过两三封信。经过几年时间才战胜悲痛,开始向外界讲述父亲的故事。


研讨会开始前,全体起立向法轮功学员致意。(摄影:骆亚/大纪元)

 


费良勇:“‘真善忍’是提升社会道德的原动力。”(摄影:骆亚/大纪元)

来自德国的自由文化运动协调委员会委员、民主中国阵线主席费良勇做了题为《精神信仰与中国道德复兴》的发言。他表示,中共滥权腐败是中国道德沦落的主要原因,全面宣扬无神论是道德堕落的深层原因,而“真善忍”是提升社会道德的原动力,道德的重建需要宗教信仰。

自由文化运动协调委员会委员、中国自由文化奖评奖委员会召集人仲维光作了题为《回归传统与分离运动对中国社会的现实意义—王治文先生的启示》的书面发言,从学术研究的角度分析了王治文现象给中国当代社会带来的政治、文化、社会和历史性的启示。

仲维光表示,中国之所以没有发生东德那样的共产党倒台的变化,是因为中国社会还没有发生东德曾经有过的民众与共产党“离心离德”的现象,中国人及知识份子对于“好共产党”的向往使共产党可以“安全”而成功地镇压六四学生运动。

而 王治文及其他法轮功学员一经修炼,“就再也没有对共产党流露出幻想”,也非常自然的就没有了丝毫“党气”,“二零零四年 《九评共产党》和伴随它出现的退党大潮在中国社会全面酝酿出离心的气氛,让 2007年的中国共产党像八九年的东欧一样,在呼吸的空气中到处是不信任,到处是离心离德。”

不过,仲维光警告,任何“仰视共产党”的行为都是危险的,“任何所谓的‘和解’,换来的都将是屠杀”。


袁铁民(摄影:骆亚/大纪元)

“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协调委员会委员、原西北政法大学教师袁铁民做了题为《王治文精神》的发言,他表示,“信仰之自由,奉献之无我和抗争之坚韧,这就是王治 文的精神,也就是法轮功团体的精神。这一精神的发扬,将使被暴政者弱化为精神奴隶的中国人找回自己的自尊与自信。将会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复兴构筑不可或 缺的道德基础。”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协调委员会委员、原湖北地区六四学运领袖冯海光表示, “受尽苦难的法轮功学员推动的‘三退’自救运动,对中国人思想解放作出的贡献将无可估量。无疑,这群来自中国劳苦大众的法轮功学员,代表了中国亿万人民的 真正呼声,他们掀起的退党自救运动所彰显的自由意志,已成为人类思想史上的一枝奇葩。”


严志辉:“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委员会的宗旨是营救被关押在中国的监狱、劳教所拘留中心和精神病院受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唤起公众对法轮功学员受灭绝性迫害情况的关注”(摄影:骆亚/大纪元)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协调委员会委员、中国民主青年同盟筹委会负责人贾阔、“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严志辉,“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成员、作家曾铮等也作了演讲。

演讲结束后,与会者就为什么在王治文被关押八年多才想起来营救他等问题展开了讨论。悉尼作家陶洛诵表示,这一方面是由于共产党营造的国家恐怖主义,另一方面是由于所谓知识精英的堕落。


曾铮:“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发起的‘关注法轮功苦难周’及《王治文现象研讨会》,则标志着中国自由知识份子的历史性的新姿态,同时也预示着全民反迫害时代的即将到来。因此我坚信:迫害结束的日子、王治文先生重获自由的日子不会太远了。”(摄影:骆亚/大纪元)

研讨会现场(摄影:骆亚/大纪元)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工作人员在紧张的进行现场直播。(摄影:James Burke/大纪元)

附: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致亚太经合组织悉尼会议各国领导人公开信:

以人类的名义,关注法轮功的苦难
——致亚太经合组织悉尼会议各国领导人

执笔人:袁红冰

自上世纪末至今,中国持续发生着一场世界上最为惨烈的人权灾难,即中共暴政对法轮功精神修炼者实施的群体灭绝性的政治大迫害。

古 罗马时期,强权曾把基督教信仰者淹没于血泊之中;中世纪,专制权力又通过以火刑柱为象征的宗教审判,造成千年黑暗。如果说上述两项人权灾难表述了历史上人 类为精神信仰自由而承担的苦难,那么,法轮功精神修炼者今天所遭受的政治大迫害,则是当代人类为争取精神信仰自由所作出的崇高牺牲。

中共暴政是极端极权主义的违背自由人性的政治存在。

中 共对国家权力的垄断不具有合法性。根据《联合国人权宪章》,“主权在民”原则是国家权力最基本的合法性依据;这一原则又必须通过定期的、公正的、自由的选 举得到体现。中共彻底剥夺了中国人的政治选择权,并运用政治暴力,垄断国家权力,建立国家权力的中共官僚集团私有制,从而形成极端的专制政治制度。

中 共暴政是绝对精神专制的政治形态。依据现代法的精神,精神自由是人的最基本的权利,任何国家权力都应当将保障公民精神自由视为自己的天职。但是,中共垄断 的立法权所创制的宪法,却规定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中国的指导思想。这就意味着,中共用国家暴力迫使中国人接受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绝对真理的地位,并以马克思列 宁主义的名义,将中国置于绝对精神专制的铁幕之下。

中共官僚集团是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反人类罪的犯罪集团。自上世纪中叶垄断国家权力以来的 半个多世纪中,中共暴政为实现极权主义的政治意志,将国家恐怖主义发挥到极致,犯下屠杀人民罪、剥夺基本人权罪、政治大迫害罪、群体灭绝罪、利用国家权力 攫取社会财富罪等一系列反人类罪行,造成约八千万中国人在种种政治大悲剧和社会大灾难中丧失生命。

由于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具有同一性和连续性的政治概念,现任中共领导人在继承共产党的政治权力的同时,也当然继承了它的政治债务,因此,他们也必须为中共暴政的全部反人类罪行负责。

不 具备合法性的、实施绝对精神专制的中共暴政,正在以对法轮功精神修炼者的政治大迫害,继续证明它的反人类罪的犯罪集团的性质。由于警察统治的铁幕的遮蔽, 现在人们还无法就中共暴政反人类罪行的细节作出统计学意义上的结论,但是,许多勇敢的人们,冒着失去自由的风险,用各种方法从暴政铁幕后传送出的信息,已 经足以证明,在持续八年的对法轮功的政治大迫害中,难以计数的人因坚守精神信仰而遭受逮捕、酷刑和精神虐待;至今仍有大批人由于坚守精神信仰而被关押在各 种劳动改造营内;至少有三千余名法轮功精神修炼者悲惨地死于酷刑和非人道的关押之下。

事实告诉历史,中共暴政今日对法轮功精神修炼者的群体灭绝性的政治大迫害,其残酷程度毫不亚于当年纳粹德国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罪行。

法轮功精神修炼者的苦难已经太久地拷问着人类的良心;对法轮功精神修炼者的政治大迫害,使二十一世纪的人类蒙羞。

现在,对于每一个良知尚存的人,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你是否赞同法轮功的精神信仰——法轮功也从没有试图用任何方法,强制任何人接受其信仰,问题的关键只在于,人类绝不应当容忍强权暴政,利用铁血权力,摧残一个信仰“真、善、忍”的精神修炼群体。

法 轮功精神修炼者的苦难不结束,人类的良心就不可能得到安宁。藉此机会,我们呼吁参加亚太经合组织悉尼会议的各国领导人,特别是信仰自由、民主、人权理念的 各国领导人,遵从基本的政治道德和自由人性的引导,立即采取有效的国家措施,迫使中共暴政停止对法轮功精神修炼者实施的群体灭绝性的犯罪行为。

为了挽救人类的荣誉,必须制止对法轮功精神修炼者的政治大迫害。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