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其它
曾铮  >  我的文章+《自由中国》冲击波
專訪影片《自由中國》的配樂陳東

38639

 

《自由中國》的配樂、音樂人陳東(圖/陳東提供)

專訪影片《自由中國》的配樂陳東

【大紀元2012年06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華德紐約採訪報導)新唐人電視台和World2B Productions聯合製作的記錄片《自由中國》因其獨特的題材和大師級的製作水平,在美國連續獲得幾項電影大獎,受到人們普遍關注,而出色的配樂使 影片的內涵得到更好的展現。日前,本報記者隔空採訪了《自由中國》的作曲陳東。

陳東,自幼習練鋼琴。也許是大器晚成,他和大多數孩子一樣,起初對練琴沒有任何興趣。但一次老師讓班裡的孩子出個節目,要求陳東和另一個會彈鋼琴的小同學一起來個四手聯彈。這次的演出激活了陳東身上的音樂細胞,使他感到了音樂的奇妙。

後來,在父母的支持下,陳東到英國有名的哈德斯菲爾德大學(Huddersfield)研習音樂,對音樂的細膩觸覺和內心對純真美好的追求,使陳東逐漸走上了一條純淨、唯美和極富質感和內涵的音樂路線,並在國際上嶄露頭角,兩年來屢獲殊榮。

配樂的成功 得益於相同的感受

談 到為《自由中國》配樂的創作過程,陳東說:「當導演把樣片給我看時,我就有一種觸及內心的沉重感覺。雖然我沒有親身遭受過這種形式的迫害,但是整個中國社 會,不論家庭還是學校,你在任何環境中都能感受到專制的東西,毫無社會公正可言,你想說甚麼或者是自由表達意見的話,你就會感覺到,會有那種你想喊喊不出 來,想哭哭不出來的感覺,而且你還要戰勝你的恐懼。」

「那麼在這個過程當中,當你通過某種方式也好,通過修煉也好,終於衝破那種恐懼之後, 你再回過頭來看的時候,你就能夠特別體會影片中受訪者的那種感受。當你在絕望中,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違心地說了違背自己意願的話的那種內心的掙扎,生活 在共產體制的人都或多或少的感同身受吧。 所以我在為《自由中國》配樂時,就能比較能夠準確地通過音樂把這些形象地表現出來。比如說,你想說又說不出來的感覺,在音樂的表現上就是旋律的高低起伏, 往前湧動,又縮回去,再往前湧動又縮回去,用這種音樂語言把人的心情充分地表達了出來。」

音樂是語言的延伸,《自由中國》開片有大約兩分鐘 的引子,濃縮了五千年的中國歷史變遷,而這段畫面的音樂語言厚重、深遠,帶有某種神性,令觀眾有種穿越時空隧道的感覺。對此,陳東表示:「中國五千年的文 化是一種神傳文化,包含了佛、道等許多東西。但中共建政以後,卻幾乎無漏地毀壞了這個文化。所以當我寫這段音樂時,畫面就從抽像的鏡頭展現成一部神聖、悲 壯的歷史畫卷,而音樂的旋律也同時展現在眼前。」


音樂沒有國界,創作意識超越靈感。(圖/陳東提供)

《自由中國》音樂

音樂沒有國界 創作意識超越靈感

陳 東特別舉例片中關於互聯網監控那個場景的音樂。「中國大陸網絡監控的目的是見不得人的,所以這段音樂讓人聽起來很詭異。這詭異是用音符表現出來的, 讓你一下就體會到詭異的具體表現和感受。你光用嘴說很詭異,觀眾可能不能馬上感覺到那個具體的感受,但音樂一起,觀眾就很形象的明白了,噢,是這種感覺。 中國傳統文化博大精深,許多時候僅憑文字和畫面還很難透徹表現出來,但音樂的呈現,誰都能接收到,它超越了語言和文化,不管是哪一個國家的人,他的情感是 一樣的。也就是說音樂能準確地把文字和畫面背後的內涵表達出來,全世界的人就都能體會到。」

許多人在寫文章、作曲,或是搞其它創作時,都講 到「靈感」,甚至很依賴靈感,對此陳東有他獨特經歷。他說:「以前,我作曲就是跟著感覺走,是沒準的,不確定的。也就是說,這會兒是這個心情,那會兒是那 個心情, 自己並不去把握,最後出來甚麼就是甚麼。對具體心態的表達我自己是沒有明確判斷的,感覺怎麼好就順著來。 但是修煉以後就變了,發現怎麼想要順著感覺來, 它就順不來了,好像腦子做不出東西來了。後來我發現,只有當你設計好主線,決定了要把這首曲子寫成甚麼樣,然後把結構甚麼的都規劃好、歸納好後,讓感覺來 配合主見才能創作出東西來。你不會跑出框框,你不會跑出原來設計好的主線,不會跑題,也就是說你是明明白白地知道要這個曲子做成甚麼樣。比如,當我用音樂 展現片中受訪者那種經歷時,我就靜心把心態超脫出來,從自身經歷或體會片中人的經歷中尋找那種感覺,你就能更準確地找出那種心境,把它形象地描繪出來。在 這個過程中,靈感是配合你的思維主線,能把它發揮的更好更極致。所以我作曲的時候已經不是依賴靈感,而是讓靈感配合思維主見。對我而言,作曲是一個非常理 性的過程,不是單一憑感覺,更不是恍恍惚惚的。」

純美的音樂 多次獲得大賽頭獎

除了《自由中國》外,陳東還 曾為《機緣》等影視作品配過樂,也都受到好評。近年來,陳東獲得了4個音樂大獎,如2011年「第十屆獨立音樂大獎」(The Independent Music Awards)的「粉絲評選大獎」(Fan-Selected Winner),獲獎曲目是《正氣進行曲》。2011年「第十二屆全美歌曲大賽」(Great American Song Contest)上,陳東獲得了「器樂類前五優秀類別獎」,獲獎作品是《甜美的微笑》。這首曲子也是2012年第十一屆獨立音樂大獎新世紀音樂類別的最高 優勝者。「這個樂曲表達了純美的愛情。」陳東說,「我的靈感來自一個照片,一個漂亮的姑娘,靜靜地坐在草地上,很清純。許多聽了這首曲子的人都可以把它當 成送給自己心愛的人的禮物。2012年,我又因新唐人影片《機緣》的插曲《再見伊人》獲得了「第十三屆全美歌曲大賽」的「器樂類一等獎。」

新世紀音樂 更欣賞雅尼和韓劇

探 討音樂,自然就談到了現在比較流行的New Age(新世紀)風格。陳東說,New Age是個很泛泛的說法,「它裡面包羅萬象,各種音樂元素可能都有,可能有流行的元素,可能有古典的元素,也可能有爵士的元素,但它又不完全是流行,不是 古典或爵士。所以人們就把這種無法歸類的音樂統稱為New Age 了。」

那麼New Age的特點是不是「空靈」呢?針對記者的這個問題,陳東說:「『空靈』是New Age的一部份,屬於舒緩心靈的音樂。有很多安靜的佛教道教音樂,都採用了『空靈』的手法,包括有的瑜伽音樂都採用了空靈,能起到舒緩心靈的作用。而我偏 重另外一類,就是結合古典和現代的元素,必要時再加一些『空靈』的音效吧。」

對於New Age,陳東比較欣賞雅尼(Yanni Chrysomallis)和約翰.德斯(John Tesh)的作品。「比如雅尼,他的曲子也有空靈的東西,又有很多明確的旋律,能夠讓人一聽就記得住,美的音樂旋律並不一定複雜。」

此 外,陳東也比較欣賞許多韓國影視作品的配樂。他特別欣賞韓劇《善德女王》的音樂,他說:「這個配樂把劇中主人翁的內心世界表現得淋漓盡致。劇中男主人翁為 了拯救自己的人民,放棄了對心上人的愛情,把自己最不能割捨的東西割捨了,使他們之間的關係變成了單一的君臣關係。雖然天天在一起,又不能真正在一起,他 忍受這個痛苦的基點是為了自己的百姓。我覺得從這個角度講,音樂很到位,音樂做的讓你隱隱作痛,但是又覺得很有內涵,表達的愛情很淒美,戰爭場面很雄壯威 武。這類影視音樂也有New Age的特點。」


陳東的追求:把純淨的美好音樂呈現給聽眾。(圖/陳東提供)

做純淨音樂 純真純美呈現聽眾

那 麼作為一個極有天賦的音樂人,陳東的事業走向是甚麼呢?對此,陳東表示:「我想走的是純淨的藝術路線,古人講『德音』,我理解就是真正對人有好處的,有正 面的影響作用的音樂。不能單單為了商業效果而無限放縱人性中的貪婪、暴力和色情。作為一個音樂人,要積極向上,對社會要有責任感,既能娛樂,又能抒發感 情,要樂而不淫,哀而不傷。我的每個作品,都力求在音樂作品中能夠展現真誠、純善純美以及善良、正氣。我相信每個人都喜歡並在追求真正美好的東西。」

《甜美的微笑》

《正氣進行曲》

(責任編輯:伊萍)

\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