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其它
曾铮  >  转贴好东东
陈慕涵:又逢APEC(5)--初见王晓丹

3801

写给妈妈的信
陈慕涵:又逢APEC(5)--初见王晓丹

作者:陈慕涵



妈妈:您好!

APEC峰会的第一天,在市区举行的《关注法轮功苦难周》的新闻发布会上,我第一次见到了王治文先生的女儿,从美国来的王晓丹。

今年6月份的一天,我收到一份辗转多次的电子邮件,始发人就是王晓丹。邮件的内容是希望大家能在父亲节的时候给她爸爸王治文写一张贺卡。王治文?一个曾经 那么熟悉的名字。他是1999年4月25日万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南海上访时作为代表之一和当时的中国总理朱镕基谈过话的人,也是那年底被中共首批被非法判 刑,刑期长达16年的法轮功学员。只要是1999年末在中国大陆呆过的人就不会没听说过他,因为当时电视里对法轮功的仇恨宣传片里经常出现那场非法审判的 画面。

8年过去了,越来越多的法轮功学员被劳教判刑,越来越多的酷刑虐待被曝光,越来越惨烈的迫害在引起人们的注意。而作为最早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王治文先生现在怎么样了?

邮件最末有个链接,是营救王治文先生的网站。那是个设计朴素的网站,有一份简介和几张照片。被判刑后,王治文先生先是被关在北京的前进监狱,后又转到天津 的茶淀监狱一直到现在。8年里,他遭受了酷刑虐待,但从未背弃自己的信仰。8年,对于他的女儿,27岁的王晓丹来说,是生命历程的将近三分之一。泛黄的照 片里,幼年的王晓丹依偎着爸爸笑得无忧无虑。她不会知道长大后自己和爸爸会有如此漫长而心碎的分离。

收到邮件的那天,母亲节刚过,我也刚得知您在狱中突发重度高血压的情况,对于这种骨肉分离、时刻牵挂的滋味真是太熟悉不过。按着邮件上的地址,我寄了一张明信片给王晓丹的爸爸,祝他父亲节快乐:他如果知道自己的女儿在国外这样为他呼吁,一定会很欣慰吧!

没想到,这么快王晓丹就到悉尼来了。那天的新闻发布会上,我们被安排坐在一起,先后讲述了自己父母的故事。谁说幸福的家庭都相似,而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 幸?我们的经历分明有很多的相似之处。当她说到父亲被非法判刑后自己曾短暂失明时,我也想起了知道您被正式批捕后我也曾哭到看不清景物,才第一次明白哭瞎 眼睛并不是艺术夸张。当我说到在看到帮助营救您的人时,明白了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事情没白做,良知确实在被唤醒时,她也在一旁轻轻地点着头……

而不同的是,她是一个比我坚强,也不容易得多的女孩。在比我小很多,又是孤身在海外求学的时候承受了比我现在遇到的大得多的打击。19岁到27岁,我还在 您身边受到您的呵护,而她却已经负担起了营救父亲,并作为受害者把这场迫害真相告诉世界的历史使命。16年的分离,8年的呼吁,没有多少年轻女孩能承担这 样时间跨度。我真的很佩服身边这个清秀文弱的女孩。

我告诉王晓丹我给她爸爸写过明信片,她道过谢,然后告诉我监狱并没有让王志文先生看任何一张国外寄去的贺卡和明信片。

发布会后是《王治文现象研讨会》,在场的袁红冰、费良勇、袁铁民、冯海光老师,作家曾铮等先后发言,远在德国仲维光老师也写了发言稿,从不同角度分析了这个具有代表性的法轮功学员的经历、思想等折射出的种种,让人很受启发。

其后的提问部份,有人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现在才开始营救王治文的活动?

这是一个尖锐的提问,但也很实际,记者也会想到要问。不过,我还是觉得让王晓丹来回答这个问题有些残酷。首先,一个活动并不是一个人就可以做成的。就像当 天的新闻发布会,需要租场地,做横幅,架音响,请嘉宾,通知媒体,登广告,接待观众……至少需要5个人以上的参与组织。更何况是一个全球性的持续的营救活 动!

而对于王晓丹来说,在父亲最初被非法判刑的时候,她最先要面对的并不是如何呼吁营救父亲,而是自己如何从个打击中不被压垮。这对于没有相似经历的人来说,是容易忽略也很难体会的。

只听王晓丹平静地答道:一开始因为性格内向,她没有参加很多活动,但后来在美国她也一直在呼吁营救父亲,只是这样大型的全球性的活动是刚开始。台下另一个 从美国来的女孩、王晓丹的好友也说,自己第一次见到王晓丹就是她在州政府前绝食呼吁的时候。而这么多年来,每次父亲的生日对于她都不是一个平静的日子。

台上的演讲嘉宾、女作家曾铮接着说,中共选择了法轮功这样一个最柔弱的群体进行最残酷的镇压,在镇压一开始,每个法轮功学员首先要面对的是自己是否还继续 修炼的问题。后来虽然进行了很多揭露迫害的活动,但中国的学员做任何事情都冒着被绑架判刑的危险,海外的学员人数有限,又面临时间、金钱的短缺和工作、家 庭各方面压力。之所以搞活动营救王治文,并不是因为他比别的受迫害法轮功学员更值得营救,而是因为更能受到外界的关注。法轮功学员维护大法是出于自己的良 知和信念,他们求的不是人世间的安全幸福。营救他们的目的是让世人了解迫害,启发他们的善念。

曾铮的话我深以为然。这么多年了,受到惨烈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不知道有多少。在人力物力有限的情况下,海外的法轮功学员没有可能对每一个案例都做一个大型的 营救活动,而只能选取典型案例。而王志文先生这个最早被判刑,又几乎是判的最重的法轮功学员的案例实在是太典型了。更重要的是,中共当初的宣传如今正好起 到了前期铺垫的作用:大部份中国人只要一听到海外在呼吁释放王志文先生,就会知道原来8年来法轮功一直受着恶毒的迫害,而释放法轮功学员的正义呼吁也从来 没有停止过,也会感受到法轮功学员的坚韧和毅力。

台下的女作家陶洛诵接着站起来说:中共的国家恐怖主义和知识精英的堕落造成了很少人站出来为法轮功学员说话的状况,但这是应该由知识份子承担的责任,怎么能只靠法轮功学员自己来呼吁营救呢?

她的话赢得了一片掌声,也让我想到了在场和不在场的许多海外越来越明确支持法轮功的人和大陆的高智晟律师。他们为法轮功仗义执言的举动让人深受感动,然而 这样的知识份子至今仍是少数。但我也看到了,越来越多的知识份子在挺身而出。今年,中国的刘晓波、孙文广、胡佳等都在文章或采访中表达了对法轮功的同情乃 至敬佩之情。他们身在大陆,能这样做很不容易。这应该是代表了一种趋势,是民心所向,或者说,是天意。

但是,要说能够持续不断地营救国内法轮功学员的,恐怕还是法轮功学员自己,或是虽然不修炼却最有同情心和忍耐力的人。8年了,爸爸还在牢里,连张国外的明 信片都收不到,自己又在黑名单上不能回中国,大多数人都会怀疑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否有效和值得。然而,王晓丹却在紧张的学习工作之余坚持了下来,还把活动做 成了全球性的。这不能不说和她本人也是学员有关:她的信心不是源于黑牢里的变化,而是来自于每一次鼓励的微笑,每一个征集到的的签名,每一封支持的信件和 每一份真实的报导。

不是说蝴蝶效应吗?我们并不求一只蝴蝶能在远方引起飓风,可是我们深信,一万只、一亿只蝴蝶在太阳下一起扇动翅膀的时候,最阴冷的黑牢、最深暗的人心里都会感受到涌动的温暖。

不约而同地,我和王晓丹那天都穿着桃红色的套裙,发型也相似。新闻发布会是用英语开的,会后有人说没听太懂,认真问我们是否姐妹。发布会前后几家媒体的记 者采访了我们,记者也忍不住问我们是不是事先见过面约好的。摄影记者拍了不少照片。后来我看到一张,确实挺像。本来嘛,我们原来一个在澳洲,一个在美国, 却年纪相仿,经历相似,又为了同一个目的碰到一起。要说缘分,这就是缘分吧。 @*

女儿
慕涵 上
2007年9月5日

注:陈慕涵,澳大利亚公民,中医硕士,卫生信息学硕士。2006年5月她母亲香港居民曾爱华因在住所被抄出法轮功书籍、新唐人电视台节目和《九评共产党》 光碟 遭上海警方逮捕,2007年2月12日被非法判刑三年。2007年4月16日被关进上海市女子监狱。入狱后一周,曾爱华被迫害至突发重度高血压,血压高达 210/110毫米汞柱。狱警在家属电话询问时播放谩骂法轮功的监狱洗脑录音(有当时录音为证)。

具体迫害单位和个人为:上海市女子监狱五监区狱警前中队长施蕾(因迫害曝光已被撤职,但仍在同一大队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大队长袁园,上海市第一中级人 民法院法官沈黎,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法官石耀辉,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李剑军,浦东新区公安局国保四科科长竺某、张某、奚伟忠,上海市公安局国保科王姓 警察,浦兴路派出所邱麟。

自母亲被非法关押后,陈慕涵多方呼吁营救,得到澳洲、香港政府及多位议员、多家媒体和许多普通民众的帮助。2006年7月13日在香港期间起,她开始公开每日给母亲写的信。(http://www.dajiyuan.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