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其它
曾铮  >  转贴好东东
【维权征文】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3799



作者:杨银波


曾铮:

作 为一名大陆民间人士的反省、忏悔与声明,2004年2月3日的《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 信》(www.epochtimes.com/gb/4/2/3/n459404.htm)迄今已公之于世68天。在此68天之内,我于一切繁杂事务之外 竭尽全力了解法轮功真相,并以你的所有文章、著作、媒体报道、电视电台访谈节目为基本素材,再次深入观察这个群体的惨状与反迫害努力,收获甚大。68天以 前,我视法轮功问题为“禁区之禁区”的“恐惧之恐惧”;68天以后,我的心情竟也如此平静,立场竟也如此坚定,且不再涉及对任何人身安全代价的顾虑。对我 而言,这实在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和莫大的欣慰。我故意在此68天之内主动拒绝与你进行信件沟通,是因为我想通过个人独立的观察立场和审思视角,来论述我所体 会到的一切。——按你们的“行话”来讲,这叫“为你而来”。

截至今日,你的《静水流深》一书我已阅读14遍,遍遍感受有异。此书语言绢秀而 凝重,体悟微妙而深沉,甚至于血泪惨痛之间略带黑色幽默,欲叹无声,欲哭无泪,言外有言,文极沉重。第一部“隔世为人”,乃是自小处着手的道德境界之笔; 第二部“镇压法轮功”,乃是逆境之中波澜壮阔的抗争之笔;第三部“三进拘留所”,乃是略扫人间地狱暗角的边缘之笔;第四部“劳改血泪”,乃是万马齐喑之中 惨不忍睹的血肉之笔;第五部“流亡”,乃是以真相战谎言、以道义战邪恶、以权利战权力、以大我战小我、以意志战悲凄的信仰之笔。厚厚一本书,由一至五,干 干净净,仿佛静水入心,流至深处,可以想见此书对读者的内心洗礼是何等彻底!同时我还注意到,在《静水流深》即将结束之时,你写下了这样一段话,庄严至 极:“我不知今后会不会有人来写出这部史诗留与未来的人类;如果有,一定要大文豪,用大气派、大胸襟、大手笔,跳出寰宇之外,一眼看穿六合八荒、过去未 来,才能再现这部历史之万一。”这句话在我所有的阅读历史之中,其振聋发聩之力蔚为罕见!

前几日,章天亮先生谈及民间维权的长度、宽度与高 度,我颇赞同。由“维己权”(长度),到“维他权”(宽度),再到“重塑‘正’的信仰”(高度),敬畏神圣,升华道德,升华信念,升华人格,以人类社会之 根本基础——道德——为重心,于庞大的道德体系入手,此举可谓善莫大焉。据我观察,法轮功维权便堪称一奇:纯正、求真、和平、非世俗、非权力斗争。此道德 至高点非同寻常,法轮功维权立于这个位置,便决定了它的最终胜利,而且可以预见此胜利乃是全民胜利,是一个全赢的局面。这些天我总是在不断地假设,假如法 轮功本身并不纯正、求真、和平,假如法轮功本身就是世俗之物、夺权之器,那么消灭这个群体便实为易事,只须以邪恶、谎言、暴力和钱权之物为打手和诱饵,如 此必令其破败。凡事皆有循环,生死之间,荣辱之间,必有决定性因素。古人曰“立则破”:如何起家,便已决定如何败家;如何来源,便已决定如何归去。古往今 来,江山更替,名流兴衰,只须着眼其最初,则可预见其最终。唯有立点为正,方能源远流长,法轮功数年未灭、未乱、未败,缘由在此。所以,我不但同情、怜悯 法轮功群体,不但推他由己、反省自身,不但为之鸣不平、为之喊冤屈,此时此刻我更赞赏、钦佩、鼓舞法轮功群体,其立点之高令我等难以望其项背。“不但要仗 义执言,而且要鼓掌加油!”曾铮,这才是杨银波要对你们讲的肝胆之言啊。

只不过,此肝胆之言来得太晚。此14字确实是在我知道你的完整经历 之后才开始诉说,确实是因为你的完整经历才使我开始更深层次地看待那些由无数泪水与惨痛浸泡的法轮功惨剧。从新唐人电视台、放光明电视台、百志新闻台、 《大纪元》、《明慧》,到《VOA》、《ABC》、《FDI》、《AFP》、《TOYS》,再到《Manningham Leader》、《Australian Financial》、《Sydney Morning Herald》,你的画面、声音、文字我从未错过。我无法忘记《远方的思念》和《三个女人的故事》这两个节目,尤其是2003年3月10日新唐人电视台 《海外华人》节目播出的《远方的思念》(该影片曾入选2003年澳大利亚第三届“红地毯之夜”电影展示会),在这部15分钟的影片之中,我不但要感谢李 奥、汪涛、潘云洁、卓著、高山、凌云、陈子轩、张子刚他们的节目制作,更要感谢你在这部影片之中给我和我的家人带来的强烈震撼。你和你的家人在1994年 的录影,你和你的家人的多幅照片,你面对别人合家欢乐的沉默与哀伤,你行走在树林、港口、桥梁、海边路道的身影,你坐在海边岩石的沉思,你接起电话又颓然 放下的表情,你说“真的,我永远忘不了他(丈夫)当时看着我的那个眼光,他看我,我感到,他看我是他想把我看到他眼里带走,或者是他想把他的眼睛看到我的 身上来陪着我”时眼眶包不住的两行热泪……。凡此种种,无不令我日夜难安。

我把你在《远方的思念》里面说的这5段话从头至尾记录在了我的行 程本上:(一)“我们那个时候,一到星期天就带孩子到郊外去玩,带她去游泳啊,去野炊啊……。她爸爸会玩很多东西,常常给她逮个蚂蚱呀、蝈蝈呀、钓个鱼摸 个虾呀什么的。我们三个像朋友一样,关系非常好。”(二)“一下子受到这么大的打击,觉得生活一下子变得这么丑陋,没有任何美感。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希 望了。这一下子在病床上一躺好几年,真的是变得很绝望,疾病带给我的痛苦真的是刻骨铭心!”(三)“我被他们拖到地上打,拿电棍电得晕过去,给妓女踢,在 太阳底下晒。每天早上起来,一共给你两分钟洗脸、刷牙、上厕所。我37天没有洗过澡,没有换过衣服。最后我的短裤出汗,出的一圈一圈汗碱像地图一样的,短 裤脱下来以后都能立在那儿。很长的一段时间,最多的活是织毛衣,任务很重,你完不成就不许睡觉。每天早上五点半一起来,就可能干到第二天凌晨好几点钟。累 得我觉得我对生活的唯一需求就是睡觉。”(四)“他(丈夫)回去的时候,这一口气他受不了,开着车,盲目地开,开出去一百多公里。然后,直到他开不下去 了,脑袋都蒙了,他只好把车停到路边,把收音机开到最大,一个人躺在车后座,欲哭无泪。”(五)“那天是她(女儿)的生日,十岁,我打电话给她,我说你今 天好吗?妈妈祝你生日快乐。她说:我一点也不好,都是你害的。我没想到她是这样回答我。一个小孩,一边是整个国家的宣传谎言,一边是自己的母亲,你让她怎 么办?让她去选择谁?”

天天看着行程本上的这5段话,我总是在不断地对自己说:杨银波,你总得为此做些什么。反覆看着《远方的思念》,想着 你女儿的近况及将来,我想我应当告诉她作为一名中国作家的真实见解。如果有一天,你的女儿看到我写给你的这封信,你可以这样告诉她:“这是一个叫杨银波的 中国作家的心声,他只比你大10岁,他希望你能理解并认同你的母亲,曾铮是你值得骄傲的善良而勇敢的母亲。”何止善良而勇敢?甚至我连自己都不敢相信我对 “美感”的判断,尤其是你在林荫树下练习法轮功功法的时候,你闭着眼睛和嘴唇,左右手上下伸展,全神贯注、平心静气,那种严肃而美丽的姿态似曾相识——似 乎在民间古书之中略知一二。以我这些年对古学的理解,美源之于真、善,小善则为心正,大善则为慈悲,慈悲之美乃为大美。在我这类刚刚开始对“神学”、“玄 学”有所亲赖的人看来,倒是体会出人性之美必须也有“神采”一说,否则庸庸于世,不知天高地厚,不知生命终极,于道德无所约束,于世态无所正清,则立己尚 且不足,何以立人?仿佛迷鹿、狂人一类,浑浑噩噩,不知所谓,堪有“斗士”虚名,残尽自身,亦无益于社会,空存一世矣。想必这也是马丁•路德•金所说的“ 向上攀登寻找神”的精神。

这些年,奔波无数,面对民间挣扎,深有体会。但路总是一步一步地走,走得踏实,走得正派,则身外必有一股强大的正 气;法轮功及法轮功维权亦是如此。坦率地讲:在道德体系几乎全面崩溃的中国大陆,法轮功群体的崛起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在道德体系几乎全面崩溃的中国大陆, 法轮功群体的言语行为本身就超乎随流庸常之辈。我相信:随着审时度势的冷静观察之后,大陆知识群体乃至大陆民间群体必有更多敢言者冲破由残暴者所设之禁 区,为法轮功群体全力呐喊声援;其呐喊声援的出发点在于拆穿谎言、回归真相的迫切需要,在于人之为人的本应拥有的信仰权利,在于残暴者并不因被统治者的沉 默而不再残暴(相反则是更为残暴),在于如此多年的道德败坏、法治虚无、白色恐怖、血雨腥风必须有一个根本性的、全民性的了结(相反则是暴君日猖、暴民日 狂)。在此,我还想通过这封信告诉中国人——尤其想告诉包括我在内的曾被愚弄、曾被欺骗、曾被禁锢的中国大陆人——,迄今为止我所知道的相当多法轮功学员 都是我所认为的第一流人士,这种“第一流”是道德层面的第一流,是拒绝色情暴力虚假夸张的第一流,是任何国家地区已经首先充当社会缓冲层的第一流,是将来 中国大陆民间社会必然首先表达社会关爱和表现社会正义的第一流。为此,自今日起,我要正式而庄重地——

向法轮功群体致敬!

友:杨银波

2004年4月11日中午 于中国大陆 亲笔

附:赠予少年诗作《意识与奋斗》(作者/杨银波;中英文双版),以鼓舞此时此刻正参与维权抗争的法轮功群体及其声援者和观察者。

■意识与奋斗

不再是佛、基督、伊斯兰的天下,
到处是商品、科技、官统的信徒。
而我宁可割下这颗优秀的头颅,
也不愿永留其中。

一切既得的终将交出不应得的。
一切未得的终将拥有应当得的。
“公平”两个字会慢慢清晰,
将从扭曲中搬正,
将从虚无中据有。

所有终将消散的必将消散。
它们那罄竹难书的残暴镇压,
必定随着我们的回归重新考量。
所有终将到来的必将到来。
这五千年里所有未死的精灵,
必定为着神圣的使命不再衰败。

我仿佛感知不久的将来:
真性终将扫荡一切谎言,
自由终将扫荡一切罪恶。
我试图把最后的希望,
寄予百年奋斗,去证明。

面对瞬息万变的寰宇内外,
我把心扩张到天地之大——
日月游弋,碧海飘荡;
树木高升,百鸟齐翔;
山川恒古,爱恨依然;
星虫腾空,生命万丈。

■Consciousness and struggling

No longer Buddha, Christ, Islamic world,
the believers of goods,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nd power everywhere.
And I would rather cut off this outstanding head,
than stay among them forever.

All persons that has already got,
will inevitablely hand over the thing that should not be got finally.
All persons that not got yet,
will inevitablely have things that should be got finally.
"fair" will be clear slowly,
Be moving from twisting,
Will have from nihility.

All things that will dissipate at last, will dissipate.
Those cruel and ferocious suppresion not finishing saying of theirs,
certainly as our return is considered again.
All things that will come at last, will come.
All spirits not dying in these 5,000 years,
certainly no longer decline for the sacred mission.

It seems that I perceive the near future:
The truth will mop up all lies at last,
freedom will mop up all crime at last.
I attempt to place the last hope,
the one-hundred-year struggle is proved.

Inside and outside the fast changing the earth,
I expand the heart to world bigly——
The sun and the moon are moving about,
keep drifting in the dark blue ocean;
The trees are growing tall constantly,
a lot of birds hover together;
The mountains and rivers will never change,
the love and hate are still the same as before;
The stars and insect are flying to the sky,
it is vast and far-reaching that the life is such forever.

注:

(一)《静水流深》(曾铮/着):
阅读网址:http://www.i-publishing.net/publish.htm
(二)《远方的思念》(新唐人电视台)
在线播放:http://www.ntdtv.com/xtr/clips/BeiMeiHuaRen/believeMom.ram
视频下载:http://media.ntdtv.com/BeiMeiHuaRen/believeMom.rm

作者为中国大陆作家、国际笔会中国分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

——原载2004年4月12日《观察》(http://www.dajiyuan.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