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其它
曾铮  >  视频
(新唐人《中国聚焦》第9期) 文革的反思与启示

3662

点击收看:http://www.ntdtv.com/xtr/gb/2006/05/21/a44426.html#video

首页 > 视频节目 > 评论访谈 > 中国聚焦 > 正文
(中国聚焦第9期) 文革的反思与启示
在线观看 | 录像文件下载

【新 唐人】桑妮: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聚集”,我是桑妮。今年是文革四十周年,相信每个对文革有记忆的人,都会觉得往事不堪回首。那么四十年后的今 天,我们应该怎么反思这场民族的劫难呢?今天我们的节目请来了中国工党主席方圆先生,他也是文革时期自由工人运动的领袖,同时也在文革时期被卷入了中央权 力斗争的旋涡。

桑妮:方先生,你好。

方圆:你好。

桑妮:作为文革的见证人之一,你能不能给我们谈一下,当时你是怎么被卷入文革的呢?

方 圆:那是一个很偶然的事情,也就是在六四年是我初中毕业的时候,我用了二年的时间,一边工作,一边自修,学完了高中课程,我就参加了高考。我去当时的贵州 市027人民医院进行身体检查的时候,就路过当时的贵州日报社。贵州日报社的门口就聚了一堆人,有人在那里照相,还有一些警察在那些地方,我就跑过去看热 闹了,谁知这一看,就把祸看出来了。

桑妮:怎么说?

方圆:因为这个是贵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的知识 分子带着贵阳九中,贵阳十中的那些学生,去给贵州日报贴大字报,提意见。以后我想啊,可能是当时我被他们照进了镜头里面,或者是被什么熟人,认识我的人看 到我,因为我的家庭出身特别不好嘛,在这种场合出现,自然那个矛头就会针对到我身上来,这样子,我不参加这场文革也就不行了。所以就把我和我的母亲,就打 到所谓的牛鬼蛇神改造大队。

桑妮:方先生,提到文革,很多人会用混乱,动乱来形容这个时期的一个状况,那么对四十岁以下的人就没有具体的认识,大家知道当时有红卫兵和造反派,你能不能给我们谈谈。

方圆:现在很多人把红卫兵和造反派并没有很好的区分。

桑妮:那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方 圆:我首先讲讲,什么是红卫兵运动。红卫兵运动实际是毛泽东与周恩来为了权力斗争的需要,把他们经过十七年愚民政策培养出来的这批盲从的青年人发动起来, 打击政敌的一种手段。红卫兵运动呢,本来毛泽东把这些小家伙们弄起来以后呢,是希望他们矛头向上,对着他们自己的父母,对着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桑妮:你是说,其实毛泽东要对付的是刘少奇和周恩来?

方圆:对,也就是党内的走资派。走资派也就是说刘少奇和周恩来们,用他们手中的权利把这个矛头对下,也就是说对人民群众,对所谓的牛鬼蛇神。所以,以对中国文化的破坏,以人民群众的动乱,以整个生产的停滞,来替代他们马上到来的灭顶之灾。

桑妮:对于中国为什么会出现文革,自由撰稿人曾铮是这么看的:

曾 铮:我想这个问题应该从更大的范围去看,从共产党本身的特性来看。我觉得“九评共产党”在这个问题上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看问题的视角或者是方法吧。我 记得我最初看到“九评共产党”时,最受震动的是它这样一个提法,就是说共产党实际上是一个外来的邪灵,它不属于中华民族,它是强加在中华民族身上。作为一 个党也好,一个邪灵也好,它来到中华民族,或是附着在中华民族身上,它有它的一个使命。它的历史使命是什么呢?可能是最终要将这个民族的文化,或者是这个 民族本身最终是要毁掉的。

所以你如果是从这个角度反过头来看中国共产党的整部历史的话,你可以觉得非常清楚了。它一步一步就 是朝这个目标走的,那么文革呢,可能是它达致它最终目标的很重要的一步。所以说,你如果不去用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外来邪灵,你很难解释。我们今天再去看那个 所谓伟大领袖毛泽东站在天安门广场上面一挥手,去接见红卫兵,底下几百万红卫兵那么狂热的,真的激动的热泪盈眶的那种场景,你没法相信,没法想象,从理论 也好,学术也好,解释不了怎么那个人怎么能狂热到那种程度呢。但是你如果研究一下中国的古代文化,你懂得一点什么叫附体,附体就是说你被外来的一种东西控 制了,这个时候你失去了你的自我,然后你就会表现的非常没有理智,变得非常狂热,清醒的人或者是没有处在那个状况的人,对你看上去是非常可笑的。所以你说 党内的权利斗争怎么会挑起全国那么多的人,那么疯狂的卷入了这场斗争呢。

方圆:那么老毛发现这个原先发动起来的,他想使用的 这批“红八月”红卫兵不能为其所用,他所搧动的文化革命的烈火,马上要被刘少奇,周恩来熄灭掉了,所以他马上又搞了第二次红卫兵—革命红卫兵,也就是蒯大 富,聂元梓这些人,这批人是真正理解毛泽东真实意图的。所以他们来了以后就不是把矛头向下,而是矛头向上。尽管矛头向上,也仍然不能脱离那种法西斯运动的 特征,所以红卫兵运动从一开始就极其反动。

那么造反派运动,就要与红卫兵运动要加以区分。红卫兵破四旧,杀人越货的时候,造反派大部分在挨整。他们大都是单位上的刺头人物,或者是出身背景呀,各方面被打入另类的人物。

桑妮:就是被红卫兵整的人。

方圆:嗯,就是被红卫兵和当权者整的人,他们仅仅是对当权派的斗争,这是一种造反派。另外一种呢是投机者;第三种呢,我们也算一种投机者,不过我们投机不是想升官发财那批,是想投这个机来改变共产党这个政权的性质,甚至推翻这个政权。

桑妮:当时你们这个组织叫什么?

方圆:叫做"全国红色劳动者造反总团".

桑妮:所以,简称叫"全红总".

方圆:它是临时合同工为主体的那么一个为工人阶级最下层的这一部分,谋求一种社会公正和他们具体利益的这么一种组织.

桑妮:那么在造反的过程当中,中央各派的力量是不是都试图利用你们呢?

方圆:首先想利用我们的是毛泽东与江青.

桑妮:那你们与江青有直接接触吗?

方 圆:有,在1966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的73岁寿辰,在它的头一天,我们封闭了劳动部.那一天,也就是12月25日晚上, 我和王振海,第一把手是王振海,我是第二把手,我们两人正在会议室里休息,这时候,外面就有些喧嚷了,就进来了几个军人,当时还以为这几个军人是来逮捕我 们的,我们封闭了劳动部嘛,我们下面的几个群众就把这几个军人围起来了.这几个军人就说:同志们,你们误会了,误会了,我们不是来做什么的,我们是代表毛 主席,代表中央文革,代表江青同志支持你们的。

其中有个叫邵一海的人把我拉到一边,他说,明天中央首长要接见你们的代表。第二天,江青就在人民大会堂东会议二厅见了我们,当时我们有十五个代表。当天晚上是七点五十五分,她进到人民大会堂东会议二厅。。。

桑妮:她主要跟你们说了什么?

方圆:我想她当时就是要我们去造反,她谈到:“如果哪一天林副主席也不拥护主席了,哪一天解放军也不拥护主席了,都被他们骗走了,你们敢不敢跟主席重上井冈山?”

当时我们当然一阵狂呼,然后她桌子一拍,后面两个字:“发枪!”

桑妮:给你们武装起来?

方 圆:武器,发枪。那么第二天,他们武装首都民兵师的一万多支最先进的武器,就交到了我们前进战斗队的手里。前进战斗队是我们修地铁的那批临时合同工,修地 铁的当时有三万多人,几乎都是前进战斗队的,她就武装了一半。后来这个邵一海就一步一步的引导我们向炮打周恩来的方向走。

桑妮:一般人认为这个文革是毛泽东发起的,那么毛泽东当时是党的主席,他为什么要发动这场群众运动呢?

方圆:他要发动这场群众运动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夺权嘛。

桑妮:他没有权吗?

方 圆:没有权。有权他为什么要去发动这场运动呢,加上他在党内越来越不得人心,已经被逼到了权力的极边缘,很快他连这个虚位元首的位子都保不住了。所以他那 种临死的垂死的挣扎,使他不得不发动这场文化革命,痴想他在党内得不到的东西,军内得不到的东西,就是政权里面得不到的东西,通过群众运动,通过一种民粹 主义的手段来达到他攫取最高权利的实权,然后把共产党的党天下,变成毛泽东的家天下的这么一个目的。

曾铮:这个其实我觉得“ 九评共产党”也讲得挺好,在讲到迫害法轮功的时候说,这个党和个人是互相利用的。这个党是个邪灵,那么它就要找符合这个邪灵性质的个体,来完成它要完成的 历史使命。那么同时他本身属于比较邪恶的,或者权利欲特别旺的,他在这个党中又能找到符合他的本性的,或者他能利用这个党所已经拥有的权利来完成他个人的 欲望。

所以这是一种互相利用的过程,但是你再进一步去看的话,任何一个个体,你在这个邪党里面,邪恶的程度达不到这个党的要求的话,你在党 里边是呆不下去的。你看中共前十任,或者历任的总书记基本上是没有一个是有好下场的。这是为什么呢?就是说这个党的总书记个个被打倒,这个党反而在繁荣昌 盛,这又是为什么?所以你仅仅用党内个人之间互相的矛盾去解释的话,你是解释不通的。

桑妮:除了江青之外,周恩来是不是也和你们有过接触呢?

方圆:当然,周恩来他不是省油的灯啊。他是通过两方面来控制我们的:一方面他通过一批学生,这些学生帮我们筹备大会,我们当时准备开一个批判临时合同工制度的大会。另外一个直接通过钟强永来找我们,带着总理办公室的赵秘书。

桑妮:帮着你们筹备大会?

方圆:借着筹备大会接近我们,然后通过赵秘书给我们出些主意,给我们端正一下斗争的方向。实际上端正这个方向,就是让我们矛头不要对着周恩来。

桑妮:周恩来听说要去参加全红总的一次会议是吗?

方圆:对,那是元月16号的晚上,就是我们开批判临时合同工制度的大会。到了三十多,四十分钟的时候,周恩来还不来,这个时候突然有电话来,以前都是赵秘书打过去的。

这 时就有电话铃声响了,直接叫赵秘书和我接电话,这就是总理办公室打来的电话。告诉赵秘书什么话呢,我不太清楚,但赵秘书接了电话后告诉我说:“总理在途中 遇刺”,就是有一批蒙面人骑着摩托车,对着周恩来的座驾开枪。因为是红旗牌的车子防弹能力比较强,一般的轻武器打不进去。加上司机突然加快了车速,逃过了 此劫。所以周恩来不来了。

桑妮:周恩来这次遇刺,你估计是谁干的?

方圆:我认为这次应该是江派干的。

桑妮:江青?

方圆:因为江当时想引导我们炮打周恩来,我们没有去炮打周恩来,所以她认为我们不听话。反过来,她认为如果对周下手得逞了,可以把这个祸转嫁到我们身上。不得逞,反过来也挑动周与我们的关系。因为周恩来这边想利用我们撤掉组织,我们也不愿意照周恩来的办,

尽管我们不愿炮打他,但感觉到他伤害了临时合同工的利益时候,我们也不愿意照着他的指挥棒去走。

江青要我们去夺权,去炮打周恩来,我们也不愿意,所以对于双方来讲,我们都是一股不听话的力量。而且当时我们把中国工人阶级的悲惨状况向国际上公布了,这是中共建政以来,我们第一次召开了国际的记者招待会。周恩来极其生气,他就是所谓的面子观念。

周 恩来觉得我们不顺手,江青觉得我们不顺手,他们联合起来一棒就给我们打下去了。这就是所谓的反击经济主义妖风。就让他们最听话的王洪文这一伙人在上海公布 了所谓的反对经济主义的这个一月九号的大字报,王洪文踏着我们的尸骨上去了。二月份我们就正式被中共中央,国务院一起取缔。那时的造反派就恢复了共产党, 毛泽东本来赋予它的真实意义的造反派,也就是为他上层路线斗争服务的造反派。那么从夺权阶段开始,以王洪文的工总司为代表的造反派,那纯粹是变成了毛泽东 或者是毛泽东反对派手中的工具,为自己的主子拼死效劳,拼命的去夺权,甚至进行武斗。

桑妮:就象你刚才说的,文革确实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一场劫难,而且产生了非常的影响,对此,你是怎么评价的?

方圆:文化革命我觉得首先是对人性的一种摧残,甚至达到毁灭的那么一个地步。它用所谓的党性来替代了人性,来泯灭了人性,文革第一个也是最大的付面效果,就是毁灭人性,扭曲人性。让人性在受到扭曲和毁灭时,让人的兽性展现出来。

第二个呢,是从根本上摧毁中华民族的文化,在这个意义上来讲,文化大革命不是文化大革命,而文化反革命。中华民族一切优秀的传统文化,在红卫兵那个破四旧的过程中,基本被践踏无遗,那是物质上的。而且从精神层面,思想层面也在毁坏我们中国的文化。

桑妮:从这点来讲,它可以说是彻底革了中国文化的命。

方圆:对,用革命这个词其实是对革命的一种玷污。

曾 铮:我个人觉得文革当中最突出的表现,一个就是它对整个传统文化的一种彻底摧毁。从共产党建政以来,当然从它一开始就是无神论的,但是就是进到了所谓的文 化大革命以后,就是文化大摧毁,它的什么破四旧啊,把知识分子所有的价值观念,传统的道德观念,特别是中国人已经存在了几千年的对神的信仰,和自然之间的 一种和谐的存在关系,种种这些中国人这么多年赖以生存的东西,它是彻底的颠覆,彻底的毁掉。这个是它特别恐怖的一点,还有一个我觉得就是对家庭观念的摧 毁,我想无论是中国儒教的文化,还是西方的基督文化,家庭都是社会最基本的一个单元,同时也是最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是一个社会最基本的细胞吧。对每个人 来讲对自己是心灵也好,身心也好,一个最后的憩息地。

那么文革可怕在哪里呢?它把这个人呢按阶级划分,它不是以家庭作为社会最基本的一个单 元。那么虽然是一家人,你这个父亲是个地主,母亲是个资本家,那么儿子与女儿就应该去斗争你的父母,去揭发你的父母。家庭之间互相揭发,互相检举,这样就 把人类整个赖以生存的基本单位,还有人的心灵最后的憩息场所全部都摧毁了。

方圆:第三点,文化革命实际上阻滞了中国社会的发 展。中国社会一定要从一个农业社会发展到一个工业社会。那么毛来讲,在这场权力斗争中,他潜意识里面,就是说他自己并没有感觉到,是一种农业社会对工业社 会的反抗。由于这种斗争的残酷,由于这场动乱它的面波及之广,所有社会上重要的生产部门都受到了影响。如果所谓的文革这十年的劫难不发生的话,那就说,中 国就不会浪费这十年时间。所以它极大的阻碍了中国从一个农业社会转型到工业社会。

桑妮:刚才你谈到在文革当中,对人性可以说是彻底的摧毁,但是现在也有人讲,在中国当今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残酷,甚至有甚于文革时期,对此你怎么看?

方圆:今天,工业化的中国的今天,当人们一切向钱看的时候,中国的政治越来越走向流氓政治的时候,今天的政权它是提倡人民高喊解放的是人性,实际解放的是兽性。

曾铮:变成一个全社会向钱看,然后所有的人成为物欲的奴隶,只认钱,为了钱什么都敢干。所以前不久我们听到这个揭露出来的,中共的劳教所可以把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关在一起,去把他们活体摘取器官去出卖了。

方圆:中国社会由于这个兽性的解放,更严重的冲击了中国人民的文化与道德。如果说文化革命是形式上,是物质上,是一种政治上来进行摧毁的话,今天共产党是从中国人最根本的良心上来摧毁的。

桑妮:今年是文革四十周年,中共当局似乎在压制或淡化中国人民对文革的记忆或反思,那么这又是为什么呢?

曾 铮:割断历史,歪曲历史,掩盖历史是中共一贯的作法。因为从它建政以来这么多年搞的这些杀人的历史,如果让老百姓明确的,完全了解这部历史的话,它不可能 存在到今天。其实一个人对于一个社会的认识,很大程度上建立在对过去人类文明历史的了解。也就是说,一个掌握不了历史的人,他也不可能掌握现在和将来。作 为共产党,为什么做了这么多邪恶的事情,它还能在中国大地上存在呢?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它能掩盖历史。

方圆:所以,今天我们中国人民最根本的一条,就是要把我们这个民族被共产党已经摧毁的人性恢复过来,把我们中华民族失掉的灵魂重新招唤回来。

对共产党这种不仅毁灭文化,而且在毁灭文化时,毁灭我们的灵魂,毁灭我们的良种的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离开这个邪恶的党!

曾 铮:那么从“九评”发表以来也一年多了,到今年,也就是文革开始四十周年的时候,已经有一千万以上的人退出共产党,以及相关的组织。其实共产党你不要看它 是表面上使劲,拼命的封锁这个消息,它表面上去压制,可以说它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机。以前这种党内的运动呀,毛泽东和周恩来和刘少奇之间权力的争夺,都 危及不到这个党作为一个政党本身的存在。那这一次呢,是人民真正从思想上的觉醒。附体之所以能够附在人身上,它的基础就在于你要它,你愿意要它,它才能附 在你身上。你一旦觉醒了,你不要它了,它马上就什么都不是了。

方圆:共产党这个邪灵,共产主义这个邪灵,这个邪党,它这个邪灵的载体存在一天,我怕中国社会叫什么以人为本,以民为本的话,那仅仅是一种口号。

桑妮:谢谢你,方先生。

观众朋友们,今天的节目就到这儿,感谢收看“中国聚集”,下次节目再会。

新唐人电视台 http://www.ntdtv.com/xtr/gb/2006/05/21/a44426.html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