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其它
曾铮  >  《静水流深》书评及報導
風滿楼随笔-讀曾錚《静水流深》

3618

風滿楼随笔-讀曾錚《静水流深》
                                                        文/   田園             

     曾錚的《深》,我不禁掩卷嘆息。中共鎮壓法輪功四年以來,我虽然身在海外,但也通过电视和互联网耳濡目染了法轮功学员的斑斑血泪和中共惩创和平民众的武功。中共清洗运动之残酷,“法办”异已的手段之毒辣,早已名聞中外,无需我贅言。但是,曾錚的《静水流深》揭示的迫害手段之五花八門,花样翻新, 以 及在邪恶政治集团高压下的人性之恶仍然让我感到无法承受的苦痛和煎熬。读完全书,我甚至感觉经历炼狱,似曾和那些我并不相识的平凡人们一起经受了这场无名 的苦难。曾铮文笔朴实,不事修饰,但我却被作者从容,看似风平浪静,甚至有时略带幽默的叙述下掩藏的波涛汹涌和风云雷电所震撼,正所谓大音稀声,大象无 形。

   震撼之一,邪惡政治集團脅迫和蠱惑下顯露出的人性之惡触目惊心。在中共鎮压法輪功之前,曾錚与她們的家人,鄰居和睦相处。一个独裁者的一句話,却改變了 这一切。从不登門的警察變得凶神惡煞,瘋狂追捕法輪功学員;明知她們无辜,却一定要把她們送進地獄般的劳教所;她們那些被“轉化”的昔日朋友變的面目猙 獰,助紂為虐,為虎作倀。这前后的變化实在是太大,太突然。这讓我非常惊訝。这从一个側面說明,在中国堅持原則的代价相当巨大。因此,文革时儿子和父母划 清界限,妻子和丈夫相互揭發等現象也就不難理解了。

   震撼之二,法輪功学員对其信仰的堅貞,堪称我輩之楷模。中共篡国以来,政治運动頻仍,暴政荼毒不已。若有人抗争,便会遭到先强奸然后割喉处决(張志 新),或派出所内割舌(李綠松),或收容所内被蓄意暴打慘死(孫志剛)之类的下場。中国人在威压之下變形了,變得圓滑,變得没有信仰和原則。据說独夫開始 鎮压法輪功时,認為三天就可以消滅法輪功。如今,四年半过去了,中国大陸法輪功学員仍然在抗争。他們用鮮血乃至生命告訴我們:人,要尊嚴地活着;人,可以 尊嚴地活着。

  震撼之三,我們正生活在作者写作此書的年代,我們都是中共鎮压法轮功和法輪功学員和平抗争这一大事件的目擊者和證人。此时此刻, 在 地球上的一个红色角落,有我们的同胞还生活在活的炼狱里。我们应当扪心自问:我们对于制止这场反人性的迫害,可曾做了一点什么?我常常认为,台湾的民主 制,是我们中华民族5000年以来的唯一的民主火种;法轮功学员将用他们的非暴力抗争证明,他们是我们中华民族5000年以来的理性之光!他们的出现,代 表了我们中国人新的希望。

   我在中国求学工作时,也曾經熟識許多法輪功朋友。在过去四年中,我通过不同的渠道得知,他們有的人被劳教,有的人被判刑,也有人在极其暴力和残酷的“再 教育”中退却和“轉化”。他們許多人被剥奪了学位,工作,住房,甚至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們曾是同学,同事,朋友,但境遇却是如此的不同。四年之中,偏 居海外的我和他們一个接一个地失去聯繫。面对这样的事实,我的絕望和无助是用言語无法表达的。

光 阴荏苒,白駒过隙。不知不覺中,羊年已逝,猴年伊始。不知我的朋友们身处何地,流落何方?系獄者是否能得温飽?自由身又是否能同家人團圓?回憶往昔,他們 的音容笑貌仍旧历历在目,恍如昨日。昔年向秀写《思旧赋》怀念故友,却因惧怕司馬氏而欲言又止,不能尽吐胸中块垒。我无此忧,但故友虽生,却天各一方,音 信杳然。我只有在心底里祝福他們,祈愿撥云見日,我們重聚的日子将要不遠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