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留学移民
曾铮  >  转贴好东东
一本万利的“中国签证服务中心”(组图)

31093


签证中心大门


签证中心大厅

【看中国记者曾妮悉尼报道】近年来,随着澳中经贸关系的不断密切,以及持久不衰的留学移民热,澳中两国之间的人员“互动”越来越频繁,于是我们也就看到了中领馆前申请中国签证的队伍排得越来越长的“热闹景象”。

忽有一天,中领馆前的队伍不见了,而市中心,一个挂着“中国签证申请服务中心”牌子的机构开始运作了,这个中心位于车水马龙的伊里莎白街299号,有着宽 敞的大厅,和一字排开的七、八个办事窗口。然而到这里来签证的人们却突然发现:签证的费用,在原来中领馆所收的40元(澳元,以下同)到219元不等的基 础上,又无端的多出38.5元到93.5元,这些钱是谁收走了?到哪里去了?“中国签证申请服务中心”这趟水,到底有多深?

“不是我有意见,所有人都有意见!”

一时间,本报接到来自各种渠道的投诉和抱怨,连广告员出门,都会被商家店主拽住,希望本报就此问题做个报道,反映反映读者的心声。

一名李姓眼镜店老板说:“不是我有意见,所有的人都有意见。不合理!白收我们$38,为什么要多设一道卡?我们不明白。中介、旅行社你去买机票时他们也有 代办签证的业务,可是人家收你$20是帮你送去签证,然后还帮你去取,是在为你服务呀。他签证服务中心凭什么就多收我们的钱,而且还收得这么多,我们要跑 过去送,再去取。而且,服务态度很恶劣。前一阵时期,旅行社就帮我们送到堪培拉去签证。后来,又出一个规定,不能跨州去签。这明摆着就是官商勾结吗!他们 联合起来坑我们。”

“更可气的是:如果你要加急,领馆要收你加急费,签证服务中心再收一次加急费,你说这合理吗?只有中国这样的政府才干得出这种事。”

服务更便捷?

据悉尼中领馆解释,开办“中国签证申请服务中心”后,“签证的事务性、服务性工作被分离出去,总领馆可以更合理地配置人力资源,领事官员可以将更多精力投入到做好对中国公民的领事保护及其他服务工作;同时,中心可为来华的申请人提供更加快捷、舒适、方便的服务。”

一名黄姓经济理财师对本报说:“领馆在去年12月份在华人电视上登广告,说这是便民措施,但是,这并不便民,市区停车不方便,反而更加不便,不是便民。”

一名只愿被称作约翰(John)运输公司老板说:“这个签证服务中心带来很多不方便,多出来很多手续。来了先拿号排队,等到窗口了临时告诉你,护照要复 印。你既然收了服务费,为什么不替我们复印?以前领馆它要复印什么都是它自己复印的,反正护照给你了,爱复印什么你复印什么。如果需要自带复印件,为什么 不事先讲清楚?临时让复印,好,复印时又得排一次队,又多浪费时间。复印一张收两毛钱,可是复印机只收钱,不找钱。我没带零钱,为了复印三张纸,愣投了三 次一块钱的硬币,扔了三块钱!这一天下来这么多人排队复印,他得多赚多少钱?”

一名经常需要回国做生意的女士说:“你既然开门服务了,总得把业务熟悉熟悉吧。我需要过境中国,不清楚这种情况是否需要办签证,结果他告诉我自己打电话去 问中国的边防检查站。我哪知道边防检查站的电话啊?再说时间已经很紧了,也来不及再回去查。没办法,怕到时不让过境出麻烦,也只好办个签证再说。他当然愿 意我办签证了,钱他收走了嘛!”

一对退休夫妇则对许多规定的朝令夕改颇有微词:“我们好多年没回去了,也不清楚有什么手续。一个复活节前刚刚回去过的朋友说,很简单,带上护照就行了,结 果我们去了,才说又新增加了好多规定,还要什么旧护照,改名字之前的护照,上次回国的签证,等等,要一大摞的资料。没办法,只得回去一通猛找,第二天还得 再去一趟,真憋气!”

另一对退休夫妇说:“服务倒是还凑和,可是为什么老年卡不给优惠?”

一家华文网站上刊登了一篇《中国签证中心赴华签证办理解惑》,解释中国签证服务中心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文章后面一共有三个跟贴:

“我觉得原来的服务就很好了,为什么要强迫我们多花一倍的钱来买一些没必要的服务呢?办签证嘛,又不是休闲娱乐,办完就走的事,不用太享受,呵呵。”
“收取的服务费太高了,几乎等于签证费啦!不要耻谈什么优质服务,成本费用。如果领馆还接受个人申请的话,没人要你们这种收取高额费用的服务!!”
“这是变相收费!领事馆的主要功能就是提供签证,现在领事馆不作此项工作,反而委托一家商务公司来办理;签证费40澳元照旧,还要多花38澳元代办费,真是岂有此理!”

上网预约:No Through Road(此路不通)

悉尼总领馆网站上,以及中领馆官员在答记者问时均称,虽然将签证服务独家外包给了中国签证服务中心,但总领馆“每天仍然受理一定数量的普通签证申请。但申请人必须通过总领馆网站提前预约。”

理财师黄先生说:“所谓的网上预订是骗人的,因为网上预订排的时间很长,或者根本没有时间。”

眼镜店店主李女士说:“领馆说可以在网上申请,是骗人的。要提前三个月申请,还名额有限,根本就是骗人的。”

为此,记者于5月12日到悉尼中领馆网上去探寻了一番(http://211.100.27.25/vacisyy /yyacinfos.html?method=next)。在填好城市、姓名、护照号等信息后,按下“下一步”,就来到如图所示页面,可以选择的月份只 有“五月份”和“六月份”,可是无论是选“五月”,还是选“六月”,都没有任何它网站上所称的“可预约时段”,再把鼠标拉到所有日期的最下面,却发现只有 “上一步”,没有“下一步”,也就是说,你只能退回刚才填写姓名和护照号的地方,却绝对不能再往下走一步了。

原来这所谓“网上预约”,真的是“骗人的”,真的只是个“No Through Road(此路不通)”啊!

一本万利的独家生意

不过,这些小小的“不便”,也许并不是问题的最关键。在川流不息的签证人群中,很多人感到被多扒一层皮的愤怒,也有不少人想问:中国签证服务中心,这个注册于澳洲的私人公司,是凭什么拿到独家代理权的?现在任何旅行社代办签证,也必须通过中国签证服务中心。

对此一点,各方人士都讳莫如深,没有答案。

一对刚从签证服务中心出来的夫妇告诉记者:“这个中心是中领馆的下属机构。”记者纠正说:“不是的,是外包的私人公司。”老太太马上说:“那肯定也跟中领馆有关系。”

记者问:“您凭什么这么说?”
“凭直觉。”

李姓眼镜店老板则风风火火的说:“如果你领馆业务忙不过来,要找非政府机构帮忙,那是你的事,是帮你解决困难,那就应该你自己出钱,为什么要我们来出钱 呢?再说了,你要找代理也应该通过招标,现在这个收我们这么多钱,让我做的话,我只要收$5就够了,这是一本万利的事。”

前悉尼中领馆一等秘书、政治领事陈用林则站在“知情人士”的角度,披露和分析了一些情况:“给不给签证实际上是一个很简单的工作,除了黑名单上的人之外, 其他的人都可以给。工作大部分都是很简单的工作,把证件接进来,做好以后再发出去,非常简单,这些人实际上也都是很一般的电脑操作人员。”

“一年的签证费是很可观的收入。包给别人以后,签证的费用没有降低,把负担甩出去,让公司来赚钱,这种承包的做法在国外也是这样做的。不同的是它没有学到 国外真正的东西。国外第一是公开招标的,第二对保密方面是有法律约束的,就像美国把军火制造承包给公司一样,他的公司有关保密方面的措施是有法律约束的。 中国这两个最基本的条件都不具备,产生的问题就是他挑选公司时很可能是通过个人关系,不会是社会上不了解的他就把这个服务交给他,让他赚。那么很显然这个 公司肯定要对使领馆官员进行贿赂啊,或分一定的利润给领馆,会容易造成腐败,是毫无疑问的。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保密的问题显然是不能保证的。因为这个公司是为中国政府工作,没法约束他的,因为中国的保密法不可能施行到澳大利亚公民,万一出了问题,他 一点办法没有。从中国的文化看,承包的公司肯定是华人公司,绝对不可能是西人公司,华人文化对保密方面是没有概念的,本身受中共文化的影响,保密方面肯定 是不能保证的,但费用方面,定的时候本身可能就是很随意的,到时他会说房租这么多,雇员这么多,费用根本不够,那么因为本身是垄断性的,没有任何竞争,收 费上可能以后会更难控制,就更加可能会有非常不合理的收费。”

那么这个“中国签证服务中心”,一年到底有多少利润?

据《时代报》今年三月的一篇报道,每年到中国旅游的澳洲人,已经多达35万,并向着每年50万发展;新华网5月10日的报道《南航与西澳大利亚州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中则提到:“据统计,2010年中国内地赴澳人数达43.10万,澳赴中国内地达66.13万。”

如果取以上两个数字的平均值,则大致是每年50万。如果按人口、特别是在澳华人人口分布比例计算,假设在这50万赴内地澳人中,有60%是在悉尼申请签证 的,签证服务费以最低的38.5元来计算,那么悉尼这家“中国签证服务中心”一年的毛收入就应该有1,155万澳元(50万*60%*38.5)之多!合 人民币7,997万元(按5月13日汇率)。

中国签证服务中心有八个收取资料的窗口,两个领取资料的窗口,还有一、两名前台接待员,另加一、两名现场保安。以此估计,人员不会超过20名。按澳洲平均工资水平,以每人每年5万年薪计,签证服务中心的人员成本一年不会超过100万。

据一名在中国签证服务中心附近租房开公司的华人老板按其公司的租金和运营费用估算,中国签证服务中心的房租和其他运营成本,不会超过一年50万。

以150万的成本,就获取1155万的收入,怪不得眼镜店李老板要说:“让我做的话,我只要收$5就够了,这是一本万利的事。”

(以上计算只是一个数量级的大致估算,不一定准确或精确,欢迎读者指正,也欢迎悉尼中领馆和中国签证服务中心公布正确数据。)

巨额利润落谁家?

在撰写本篇报道的过程中,记者先后多次拨打悉尼中领馆政治、文化、商务、教育等多个部门的电话,试图就每年签证数等问题做一核实,无奈以上所有电话都无人接听。

陈用林说:“原来10元钱能解决问题的,为什么现在要八、九十元钱来解决呢?这个里面就涉及到这个中国的官僚体制,他不会为百姓着想,为基层着想,为申请人着想,他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便利,自己减轻压力,自己内部工作人员能够多发钱。”

“自己内部工作人员”到底多发了多少钱?“中国签证服务中心”每年数百万、上千万的巨额利润哪里去了?

也许,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们也很难一时找出。我们只知道,中领馆现在少了许多工作量,但钱却一个不少拿;而申请去中国签证的澳洲西人、华人们,则每年无端要多付出成百上千万。

另外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是,据陈用林披露,“所有的签证费都要上缴国库的,不能截留,有单独账户,直接上缴财政部。” “包给别人以后,签证的费用没有降低,把负担甩出去,让公司来赚钱。”

也就是说,中领馆收的签证费,因为要上交国库,是没有什么可“操作”的空间的;而“中国签证服务中心”是私人公司,它赚了钱要怎么做,别人就不能过问了。

几乎每名向本报反映情况,或接受本报采访的华人,都要求本报不要透露他们的姓名,以免以后拿不到回国签证。

很多人都无奈的说:能怎么样呢?他独家垄断,也只能挨宰了。也有不少读者充满希望的说:你们给反映反映吧,希望反映成功。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3/11/14 01:13:24 AM
不道德啊
游客
   03/11/14 01:11:47 AM
这就是中国,强盗!
游客
   10/11/13 07:32:18 PM
转发给王岐山
游客
   09/26/13 09:52:28 AM
不用想都就知道,肯定是哪个关系户(而且是来头非常硬的关系户),当然领馆的好处也是少不了的。而且现在好像不少国家都相继开出了中国签证中心。
游客
   02/13/13 06:38:38 PM
几乎每名向本报反映情况,或接受本报采访的华人,都要求本报不要透露他们的姓名,以免以后拿不到回国签证。 - 我也是其中一个! 这是白日遭抢劫,受害者还不敢吭声!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游客
   03/29/12 11:10:39 PM
这家"中心"一出现,我就马上领会了其中的奥秘,大家心中都有数。没办法,烂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