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曾铮  >  音频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新证据(下)

19987


新闻频道 > 时事评述 > 聚焦中原
 

【聚焦中原】 第八十一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新证据(下)   

2009年12月31日 星期四     节目长度:21分16秒

 

点击收听: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808/146747-1.asp



亲爱的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收听《聚焦中原》,这一次节目我们邀请的嘉宾是作家曾铮女士。

曾 铮:07年2月,我到以色列参加当地举行的人权传递活动。我在以色列见到当地一个非常著名的医院的一位非常受尊敬的心脏外科医生,他自己就是做心脏移植 的,他就跟我谈到他的一个病人需要做心脏移植手术,但是在以色列等了一年多了,都等不到。有一天这个病人突然跟他讲说,我下个礼拜要去中国了,我要去中国 做心脏移植手术,我的手术日期已经确定了,在某年某月某日。这个医生一听,他当时脑子就“嗡”一下,我们一般人听到这个话好像没什么感觉,某年某月某日确 定去上海做手术,那不是一个很自然的消息吗?

但是他一个医生的脑子为什么马上会“嗡 ”一下呢?他讲,心脏离开人体,它的存活时间也就4个小时,所以人死了6个小时内,你必需马上移植。正常的途径是那个人突然间遇到车祸死亡了,或者脑死亡 或者怎么样,然后赶快去捐献。那你怎么知道这个人哪天会死呢?你怎么能提前把哪天要做手术都定好呢?

所以他当时一下就觉得这里面有太大的鬼了,想像不出来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已经感到一种深刻的恐怖了,他跟我讲说,这里面有太大的不对头的地方。后来两个大卫的报告出来了,他一看,喔!原来是这样,有一大堆的活人在那儿等着你去选,选好了,这在他们医学上叫“反向配比”。

西方国家其实有非常发达的器官捐献体系,它都是全国联网,一个是把所有需要器官的人都联网登记,然后排队。这个东西是医生根据这个人的病情需要,把最需要的人往前排,排在前面然后等着,这个叫作“等待”的单子。

还 有一个单子就是所有同意捐献器官的人,他也有一个单子。比如说在澳洲,任何一个人去拿驾驶执照的时候,他都会请你在申请驾驶执照的表格上面填写:如果你遇 到车祸了,你愿不愿意把你器官捐献出来,你可以填“是”还是“不是”,如果你回答“是”,那么你所有的资料就会被输到那个系统当中。

因 为国外这种系统是非常发达的,而且器官是绝对禁止买卖的。比如在美国我看到的资料是,8千万人排队愿意捐献自己器官,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等一个心脏、肝脏 都要等好几年,两、三年不等。在澳洲可能是因为参加这种捐献的人更少,那么我有一次也碰到了澳洲的器官移植的医生,我跟他们请教,在澳洲一般需要多长时 间?他说我前面有一个病人等一个肾等了7年半,还有一个病人等一个肝等了11年半。这是澳洲、海外等待的时间。

那 么在中国现在想否认或者把那些网站拿下来都没用了,尤其想招揽海外顾客的那些网站都非常骄傲的宣称,到我们这里一个星期就能够拿到肾元,或者是如果是手术 不成功,我们就一个星期之内再给你找一个肾元。最极端的情况,大卫.乔高在台湾做的调查,台湾有一个人到中国去换了8个肾脏,因为他不成功又来,再不成功 再来。8个肾脏意味什么?意味着至少4条人命。

为什么这么容易就拿到呢?而且有一个 针对日本人的网站,它在问答的那个栏目里头,问,器官移植了以后怎么保证健康或者质量怎么样?那它当时就讲我们这里因为是做活体移植,它真的就讲“活体移 植”。所以跟在日本做的尸体移植是完全不同的,那个质量是有天壤之别的。大卫.乔高就经常讲这一句话,现在他有52种证据,他说,你单独看哪一种你都可以 选择你不承认,但你把五十多种证据全部加在一起的话,你只能得出唯一的结论,那就是这种事情是绝对存在的。

这 些事情都是一点一点的,有时候就是一个很小的事情,你看追查国际,我们刚才提到了最近直接的目击证人的报告出来以后,新唐人电视台做的《热点互动》现场直 播节目,是可以让听众打电话进来的,当时就有一个听众打电话进来,说他几年前他跟一个朋友散步,他的朋友是医生,这个朋友当时提到“我们拿到活体的什么器 官”,听到这个消息,他觉得非常震惊,当时也不明白为什么,散步的时候又不好再详细的问。

往 前不多久的时候,中共官方媒体也发布了两项:一个是《南风窗》里面登了一篇文章,这是07年第14期,登了一个叫做“乞丐之死背后的器官交易”,也是有名 有姓。他说河北行唐县的乞丐仝革飞被当地的几个人活摘器官,一个是武汉同济医院的博士后研究生陈杰还有几个从武汉、北京来的医生,他们在一个废弃的变电站 里,以一个手电筒的光线,用了二十多分钟就把仝革飞的肾、肝、脾和胰腺等5个器官全部活摘了。最后是一个参与的医生自己报的案,后来武汉同济医院的陈杰给 被活摘器官的仝革飞家属6万5千元的赔偿金,希望他们不再追究责任。

最近还有一起, 是今年的事情,很近的一个事情。09年8月31日,也是中国大陆出版的《财经》杂志,它的封面报道叫做“器官何来?”,它也披露了发生在贵州省黔西南州兴 义市威舍小镇的一个类似杀人盗器官的案子。当地一个外号“老大”的流浪汉被杀了,尸体被扔在水库。后来无意之间被渔民捞出来,发现只剩下一个空空的躯壳, 全身可用的器官全部都不见了。

这篇文章提到,老大是个流浪汉,在遇害之前几天,原本 穿得很邋遢的却变得很光鲜,杂草般的头发、胡子也都剃光了,后来人们才明白那个时候他被带到医院去抽血了。最后因为渔民把他尸体打捞出来,公安机关在他尸 体内发现了来自广东中山三院的医用材料,最后锁定中山医院移植科的副主任医师张俊峰和另外两名医生,然后把他们逮捕了。

当 然这都不是直接的证据,但是你就可以看到,其实我们可以想像那就是杀人杀到最后杀疯了,因为不管怎么说,这个行业是这么庞大的产业,我们刚刚提到一家医院 它光是心脏移植它就有1亿的产值,在这个产业链中,参与的人肯定很多,他们赚了多少钱?我刚才提到那个安妮,她说她丈夫摘了2千多个法轮功学员,她丈夫一 个人就拿了好几十万美元,这个利润简直是太大了。那么利润这么大,在这个产业链上连着这么多人,那么大家慢慢的也都互相知道有这么一档事了。

沈阳一个老中医给《大纪元》投书,他就讲其实主要是由军队系统来做的,由军队的医院、武警系统的医院来做的。据他说全国有三十多个那样的集中营,关押着法轮功学员。所以他说真要想调查要集中军事基地,就说能弄到这种供体的可能都是跟军队有关系的,跟武警有关系的。

医 院里的医生因为参与这个事情发了财,那么他的同事可能也知道了,或者没有做这种器官移植医院的医生也知道,最后红了眼了也想发财,但一时又拿不到法轮功学 员,那就找个流浪汉,所以你可以想像得到这种事情绝对不是个别的。你想,那一起案子在一个什么废弃变电站里,靠一个着手电筒的光线,用了二十多分钟就全部 搞定了,说明那已经是一个非常成熟的产业了,才会偶尔有这样的事情冒出来。

从死刑犯身上拿器官,这在海外是绝对是不可以接受的。海外就觉得尸体也有生命的尊严。如果你没有经过他同意的话,你也是侵犯他的人权,这是绝对违反医学伦理的。如果这里的医生知道这个尸体是未经同意的,他绝对会拒绝做这样的手术。

中 共也知道海外是不接受这种的,所以它们之前一直否认说我们没有用死刑犯、没有用死刑犯,所以海外有的华人费了很大的努力,向海外社会证明中共一直在用死刑 犯的器官做器官移植。总之中共还是一直否定,一直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出来之后,最后它们突然高调的承认用死刑犯。实际上它就是用一个比较小的罪行 来掩盖更大的罪行。

在海外看来,从死刑犯身上拿器官,在医学伦理、道德上都是不能被接受的,那么如果从活着的法轮功学员身上拿,而且你是为了要他的器官才把他杀了,这绝对是连畜牲、连魔鬼都不如的谋杀,希特勒都没有干过这种谋杀。

中 共为了掩饰它这种东西,现在高调的承认是用死刑犯。当然还是有很多人提出疑问,中国的器官移植虽然很多,但是都是从死刑犯身上拿来的。最近一个叫欧阳非的 发表了一系列文章,我觉得他这个系列的文章写得非常好。叫《“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他做了非常详尽的分析,而且也是一个非常独立 的分析。

我刚才谈到大卫.乔高他们两个的器官活摘报告,他们用的其中一项也是分析死 刑犯和每年执行死刑犯的情况和每年的器官移植的情况,他们都是从中共官方的数据当中去搜集的。那么在镇压法轮功之后的6年,他当时计算的数字是从99年到 05年,和镇压法轮功之前6年相比,就多出来4万多起器官移植手术的案例是没有办法解释来源的。

他们的理论很简单,每年中共杀多少人,处死多少人,通过法院系统判死刑的,每年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都是一定的数字。所以如果你的来源主要是从死刑犯身上来的话,那你每年的数字不应该有那么大的变动,那么急速的飞越,一下子就超过原来的3倍。

因为其实器官移植的技术在90年代就已经非常成熟了,所以它最主要的瓶颈就是没有供体,并不是没有医生会做这个,或者医学技术上或者手术台不够,手术室不够,不是这个。所以唯一制约的原因就是你能不能找到供体的来源。

这 4万多起是没有办法解释的,欧阳非他们用了另外的方法,他把时间更加细分,分成03年之前,然后03年到06年是一个时间段,因为06年这个事情被揭示出 来,所以06年之后又是一个时间段。他用不同的方法,而且他估计的数字可以说是非常非常高的,他采用的是上限。其实中共每年处死多人呢?它也是一个秘密, 国外的大赦国际人权组织,分析大概每年它的数字是一千六百多起到一千八百多起,差不多就是这个概念。

那 么欧阳非他们写的文章,就是假设你一年杀一万个人的情况下,他再来分析有多少百分比的器官是能用的,成功率是多少,他有一套精确的计算。他用不同的时间分 段,但是他得出的结论是同样的,尤其他讲他为什么形容是蘑菇云呢?就说在03年到06年之间这个器官移植的数量就像原子弹爆发后的蘑菇云一样,突然暴涨, 一下子是这之前的3倍。

不管你杀多少,就算你一年杀一万个,你都解释不了这个蘑菇云 是怎么爆发出来的,所以他这个时间分段我觉得是满合理的。合理在那呢?因为我们最早听说有这个事,比如00年然后01年,但是这种罪行我想从开始个别的执 行到最后形成一个产业链,它可能也有一个时间,它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去建立它这一套系统。它的这一套系统都建立好了之后,比如包括关押的地点,包括太多法轮 功学员现在在海外都可以出来证实他们都被体检过、都被抽过血、都被很仔细的做过心电图、肾脏B超等等。

系统的建立这样的数据库需要时间,然后系统的建立所谓的流水线需要时间,到了03年可能它这一套系统已经非常完善了,所以它那个器官移植的数据“哗”的就像原子弹爆炸之后的蘑菇云一样,就上去了。

这些东西你可以说是间接证据,但是凡是有一点逻辑思维的人,分析起来还是像刚才乔高讲的那句话,这些证据加在一起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这种罪行在中国确实存在。

最 近追查国际第一次披露了一个目击证人的报道,其实在悉尼前两天就报出来了,但是那个是间接的,说有一名法轮功学员讲他每天在悉尼驻中共领使馆跟前发法轮功 资料,他讲今年1月就有一个中年男子亲口跟他讲,我相信你说的这些事情是真的,因为我看见过。那么今年在追查国际报告之后,他又去中共那个地方办签证,他 又看到那个法轮功学员。这个法轮功学员就说,11个月没见面,他变得非常衰老。

对他来说,他看见过这种事情,他知道这是一种罪恶,他又不敢站出来揭露,因为他说是两个朋友带他去的,如果他站出来说,那么那两个朋友包括我,可能全部都会被他们杀光,他当然就不敢讲。

这 些你都可以说是三手的资料,因为那个人他说他见过,但是我们没有听到那个人讲,他是讲给那个法轮功学员听的,而那个法轮功学员拿出来讲的。但是这些东西不 断的在堆积资料,我刚才提到了,新唐人在关于追查国际的报告出来之后,他们邀请了追查国际的负责人汪志远博士去《热点互动》的访谈节目里面做嘉宾,就问这 个证人他们是怎么找到的?

大家其实都知道这种罪行因为太恐怖了、太邪恶了,所以参与的人实际上都是反人类罪行的魔鬼行径的犯罪分子,他怎么可能站出来说?站出来说不就相当于把自己的罪行暴露出来了?如果真的追究法律责任,他肯定是要承担责任的。

那 么这个事情为什么很难拿到直接证据呢?因为受害者已经统统都死掉了,尸体都被烧了,而参加者全部都是刽子手,你说,他是杀人犯他愿意出来讲这个事情吗?讲 了就等于自己把自己给推上审判台的位置上去。而且非常令人吃惊的是,追查国际的负责人汪志远博士披露,证人、辽宁这个公安不是他们找的,而是他自己联系追 查国际的。

他说为什么他要自己去做这个事情呢?他就讲到这个女法轮功学员,经过了1 个月,因为他都是亲自看见或者亲自参与了种种非人的、不堪想像的污辱、折磨之后,在他看来非常简单,她就签个字说“我不炼了”,就可以出去,她都不做,她 有这么高尚的信念、这么坚定,然后到临死前,她还在喊法轮大法好。他说当时他的心理、他的内心受到极大的震撼。

所 以过了这么多年,7年了吧!他自己终于主动联系追查国际把这个事情讲出来,我想,也是这位成为活摘器官的牺牲品的法轮功学员,这种高尚的道德和坚定信仰的 一种内心的震撼和感召。另外一个,我想他毕竟看见了这种事情,虽然当时他是担任保卫的,那么他也是这其中的一部分,他不讲出来,他内心的罪恶感,他会背负 到死的。所以他现在选择把它讲出来,我想一个是他内心受到那位法轮功学员道德的感召;一个是为了能够平息一下自己内心的这种罪恶感和犯罪感。

我相信有一,那可能什么时候就有了二,也可能就有了三。这么大的罪行,中国人有一句话,“若欲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天上飞过一只燕子还会留下阴影呢,这么大的一个罪行,参与的人数这么多,有可能永远把这个真相掩盖住吗?我相信不可能的。

我 相信随着历史进程的发展,也可以讲说正邪力量的交战,正义终会战胜邪恶,我相信这是天理。这种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惨无人道的这种星球上从来也没有的罪 恶,它最后的罪行我觉得总有一天真相会大白于天下。那个时候我相信世界上的人们,都会在这种真相面前感到无比的震惊和无比的震撼。

那 个时候我想真的会给人类留下一个永远的教训,让人类记住在中国共产党的统治之下,人类曾经走过多么黑暗的一步。然后这些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为了维护真 善忍,他们曾经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为了人类做了多大的贡献。我想历史会记住这一切,这一切也一定会在历史的将来真相大白。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