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其它
曾铮  >  音频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新证据(上)

18325


新闻频道 > 时事评述 > 聚焦中原
 

【聚焦中原】 第八十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新证据(上)  Real Player格式Windows Media Player格式加入自由串听

2009年12月30日 星期三     节目长度:24分15秒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点击收听: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808/146716-1.asp



亲爱的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收听《聚焦中原》,这一次节目我们邀请的嘉宾是作家曾铮女士。

曾 铮:大概是12月12号左右,追查国际发布了一个最新的报告,披露了一个非常非常令人震惊的消息。至今为止这也是第一起,那是一个亲自目击法轮功学员被 活摘器官、活摘心脏的过程的证人,他的证词听下来是令人非常震撼的,他非常详细的描述了整个发生的过程,那个刀怎么下去,学员临死之前怎么叫喊。

这个学员是个女的,三十多岁,还被公安差不多折磨了一个多月,而且这个女学员长的比较漂亮,他们还对她进行了强暴、污辱。虽然遭受了种种折磨、污辱,她都没有屈服的意思,就是不愿意签“我不修炼法轮功”这样一个保证,最后就成为活摘器官的牺牲品。

这 位武警当时是辽宁公安,他的任务就是在活摘器官的时候担任警戒,他说他拿着枪站在边上,当时是在医院的15楼做的这个手术,大概进行了3个多小时。他说手 术刀一下去的时候,这个学员当时还活着、意识还清醒,还跟他们讲:你杀了我一个,你能够杀了我们好几亿有真正信仰的人吗?她讲这话的时候,那个主刀的大夫 犹豫了一下,看了一下他的领导,那个领导点点头,他就再继续。

这件事情是发生在7年 前,02年的事了,但经过7年之后,你还能够从辽宁公安的证词当中听到这件事情,我想在他的印象当中应该是非常深刻的一件事情,印象太深了,所以他记得非 常清楚,包括他学他们在切这个女学员血管的时候,她的那种叫喊,那是人类无法想像的声音。最后,像他那么狠心肠的人,他都讲:我不想讲了。

你听到这个的时候,你就能够感觉到,他虽然在复述7年前的事情,但对他自己来说,他心理的承受已经到了极限,已经无法再讲下去了。我觉得这真是一副非常怵目惊心的证据。

现 在我们再回过头去看相关的证据,其实明慧网最早的一起披露是在2000年,明慧网是99年6月份成立的,00年的时候镇压已经开始了,我估计当时是国内的 哪一个法轮功学员给明慧网投稿,他当时只是非常简单的说他们已经得到消 息,说的比较模糊,没有说是谁,只说当地的一个公安要出卖大法弟子的器官,说“一些邪恶警察正在与贪财的黑心医生密谋出售大法弟子的人体器官,据悉,仅石 家庄某中医院就已经分得六个指标”。

我想这位国内的大法弟子,他可能从什么途径……我们只能推测他是不是认识石家庄某中医院的什么人,从哪儿知道他们得到六个指标。受当时条件的限制,他一共就只能知道这么多,但是他也就把它披露出来了。

当 时是00年12月22号,因为没有其他相关的消息,而且每天都有大量法轮功学员被逮捕、被关押、被毒打的信息,所以这条信息就被埋没了,基本上没有引起任 何人的重视。你光看这个密谋出售大法弟子人体器官,说实话,如果是我看到这一条消息,我也不会想到是活摘,我想稍微有点人性,稍微善良一点的人都不会往那 个方面想,也不敢往那个方面去想。

这是我们现在在网上能够查出来的最早的消息。之 后,明慧网上陆陆续续都有披露一些零星的案例,比如01年2月16号,有一个黑龙江的哈尔滨第三火力发电厂技术员叫任鹏武的、33岁,他因为在天安门散发 揭露天安门自焚造假的材料被捕,关押在呼兰县第二看守所,5天以后就在看守所里面死了。没有经过家属的同 意,家属去看的时候,他的器官已经摘除了、没有了,接着就火化了。当时可能大家也没有想太多,这是我们现在能知道的一个比较早的案例。就是说人死了、器官 没有了。

那再下来,02年有一起,这都是有名有姓的。广州白云区法轮功学员叫郝润娟的,她是在02年2月下旬被抓的,然后关在广州白云看守所里面遭到残酷的折磨,大概一个多月,3月18号,也被折磨死了。也是在家属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她的尸体被切开了,搞的面目皆非。

这 样一个个零星的记录下来……再下来比那个还要早一点,也是00年的事情。00年11月,福建省宁德市有一个叫孙瑞健的法轮功学员,29岁,他也是因为去北 京上访而被北京公安拘留了。12月1号,也就是说一个来月后,他的家属突然被告知,他在押解的时候跳车死了。当他的妻子见到遗体的时候,发现他的遗体已经 被解剖了,而且眼睛非常异常的凸出来。

还有一起,这一起就比较近一点了,是05年的 事情。05年贵州省开阳县第一小学高级退休教师傅可姝,53岁,还有他的一个34岁的远房表侄叫徐根礼,他们 两人莫名其妙的在05年11月失踪了。5个多月以后,在06年的4月底,他们的尸体在井冈山五指峰被发现了,两个人的尸体都没有头发,眼睛是凹进去的,没 有眉毛,眼球被挖走了,怀疑很可能是被盗取了眼角膜。而且徐根礼的整个胸腹部位被切开,器官也没有了。

这些等于是零星的案例,这些案例当时被披露出来的时候,大家也都只想到:喔,他被折磨死了,然后他的器官被盗走了,或者说没有经过家属的同意,把尸体给解剖了。大家都是从这方面去猜想。

那么到06年3月,出来了一个证人,她是沈阳辽宁苏家屯血栓中西医结合医院的一位工作人员,她在那个医院做后勤。她出来披露,这是她的丈夫,后来已经离婚了,叫前夫,就是亲口跟她讲,他亲自动手,她前夫一个人就摘了两千多个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而且这些法轮功学员是活的。

她化名安妮,这位女证人安妮是在这个医院管后勤采买的,所以其实她已经注意到这个医院在采买方面有非常大的异常的情况,后来她才了解到在医院附近的地下室里头关押了6千名法轮功学员,这6千名法轮功学员就是被当做活体的器官供应库而关押在那里的。

等她出来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她讲,已经有4千多人被杀掉了,还剩下2千多,她当时是出于想替她前夫赎罪的心情才站出来的,把这些事情讲出来是非常希望剩下来的2千人能够被救出来。这个事情当时披露的时候,可以说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这个事情事关太重大了。

其 实第一天的报道还不是这个女证人出来,在她之前有一个化名Peter的,他是一个记者,是他先出来讲的。他是去报道其它的事情,过年期间打麻将的时候, 在牌桌上偶尔听到了一点线索,他觉得蹊跷,出于一个做记者的职业习惯,他就去调查,最后发现了这个秘密,所以第一天是他出来讲。

当 他出来讲,而且报道出来之后,我思想中有一个非常强烈的抵触情绪,我不愿意去相信。因为如果这是真的,我觉得对我们每一个人,这是一个太大的道德上的拷 问、良心上的拷问。如果这样的事是真的,那么你作为同一个时期与这样的罪行同在的人类的一员,你应该做点什么?我觉得从我当时的心里承受度上,我没有准备 好接受这么残酷的事实。

那么当第二天安妮这种报道再出来的时候,当时我记得很清楚, 为了保护她,报道上面登了一张从她脑后勺照过去的照片,没有她的面目。但是她中间谈到了太多的细节,看到这些细节的时候,你不得不相信这件事情是真的。当 时我的眼泪非常艰难的流了下来,就是说还在抵触但又不得不相信,同时又觉得太可怕了,想到这么多法轮功学员就这样像牲口般的被宰杀了,那种痛心真的很难用 语言去形容。我相信很多人可能也经历了跟我同样的过程。

我后来再去回想我自己在被关 押期间所经历过的一切,就觉得不寒而栗。检查身体那是反覆的检查、抽血,这些我都经历过,警察当时在劳教所里就威胁我们,你们不转化,到时候你们谁不转化 给你们送大西北区,你们一旦到了那里,谁也别想再回来。当时只觉得这是警察吓唬我们的,根本没想到这后面有什么深刻的含义。这件事情披露出来以后,很多媒 体各方面都在报道,法新社也报了,当时新疆就有一个秘密关押点,关了5万个法轮功学员,种种这些细节加在一起,就让人觉得非常可怕。

在安妮以及前面叫Peter的记者,他们两个披露出这么重大的、惊天的罪行之后,有一个叫做“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调查团”的团体,委托加拿大原来在国会当过二十多年议员的大卫.乔高,以及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委托他们两个组成了独立调查团,对这个指控提起调查。

这 两位调查员通过很多种方法,经过一年多的调查,到07年的时候就发布了他们的第一稿--器官调查真相报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记得当时披露了18类证 据。大卫.乔高在做国会议员之前,他原来也做过出庭律师,也做过检察官,所以他对于什么样的东西可以视为证据、什么样的东西可以视为直接证据、什么样的东 西可以视为间接证据,他有一套非常系统的专业知识。他用他的专业知识通过方方面面的调查,列举了18条证据,然后通过仔细的分析这些证据,最后得出的结论 是:这种罪行是存在的。

当时在新闻发布会上,大卫.麦塔斯说了一句话,我当时印象非常深,他说:“这是这个星球上从来没有过的邪恶”。

他们的报告发布之后,因为这两位作者本身在社会上的崇高地位,以及他们非常严谨的分析,西方人也都非常信服这样的分析。大卫.乔高在很多地方演讲的时候,就讲说任何一个只要把我们的报告认真看下来的人,他都会被说服,他都会认为这个事情是存在的。

他们报告出来后,在国际上又引起了另一波的反响、回应,人权团体或者各种组织都邀请他们去演讲,他们去了四十多个国家,去了不同的地方,他们一边演讲、一边也试图游说各国政府,对这个事情进行调查或者限制本国公民到中国去做这种器官移植,因为这样等于帮助他们杀人。

在 他们一边周游列国去演讲,去呼吁的过程当中,同时又接触到更多的证人,又进行了更多的调查,所以后来他们又发布了第二版的调查报告修正版,又加了更多的证 据,这次变成三十多种证据。而在“追查国际”这个令人惊异的证词发布之前没多久,今年的11月份,他们又出了一本书,现在收集的证据已经有五十多种。所以 这个罪行非常非常的惊人。

最开始安妮披露沈阳地下室的消息之后,中共二十多天没有任 何回应,后来假惺惺的带着美国大使馆的人到那个医院去参观,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我心想,凡是在中国待过的人都会知道,经过了三个星期以后,而且是中 共的官员带你去参观,你要能找到任何异常情况,那真的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是不是?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它一定把什么东西都收拾好了,才允许你去看的,否 则它能带你去看吗?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被它带着、陪伴着在整个医院走马观花的转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你能看到什么?你能看到的就是一个正常的医院。它就算在这个地方摘过器官,用完以后把尸体一烧,器官都拿走了,那你看到的就是一个手术室而已,有什么异常?没什么异常!

有人想这是不是造谣啊?我想器官活摘这么重大的一个指控,如果是谣言,那么谣言你造一遍,慢慢它就自然烟消云散,你不能老说老说,因为总是会有破绽嘛。

我 们可以反过来对比99年中共刚刚镇压法轮功的时候,那多大的气势啊?所有的电视台、电台、报纸,24小时全频道播放,连平时只播新闻的频道都全方位的轰 炸,播的都是污衊法轮功的谣言;第二次高潮是2001年所谓的天安门自焚,把那些可怕的自焚图像一遍一遍的播放。那现在它为什么不放了呢?就是因为那是谣 言,它放出来人家把它的录像拿下来,原封不动的用慢镜头加上一点分析,人家一看,喔!原来这是假的。最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拿这录像去证明这录像是假的,其 实这个录像就是中央台自己的,从它自己放出来的录像,稍微一分析就能看出破绽。

也就 是说如果是谣言,它叫得再凶,中共开动所有宣传机器在叫也没用,那到现在为什么它又不叫了呢?因为它是谣言,它叫不动了,没人搭理它了。所以现在虽然一方 面它还在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可能偶尔零星的哪里又冒出来一个什么事情,但是从中共官方的宣传上,它再也没有这样大面积的叫嚣了。

但 是反过头来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一方面最初那些东西非常牢固的在那儿,谁也不能否认说这东西是不存在的。你看安妮活生生的人,那一年胡锦涛4月份 访问美国的时候,她在公众集会上露面去讲这个事情,活生生的人站在那个地方,到今天她的证据不但没被驳倒,而且所有的证据不断的在往上叠加。

这 一次又出来这样一个证人,其实在这之前还有很多,虽然没有这么震惊性的证据,但是也有很多各方面的证据,比如“追查国际”也进行了很多调查,他们给全国三 十多个省市打了电话,也对他们作了分析。“追查国际”的网站大家可以去看,纪录了很多,很多医生在接受调查员调查的时候,他都直接承认了。

有人就问说为什么他会直接承认呢?因为这些调查员当时没有说我来调查你的罪行,这样他肯定不承认,他们都是讲:我的家属需要移植器官,听说你们这儿有,听说炼法轮功的身体很好,要很年轻的,你们有没有啊?

那 时候中国的器官移植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产业链,一个医院光心脏移植一项,一年能创收一个亿啊!你看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修那么高、那么漂亮的大楼,它怎么来 的钱呀?形成了这么大的产业链,当他认为这是他的一个潜在客户,做一个移植能赚到好几十万的时候,他当然会很热心的跟他们推销。

在他们看来,就像我们一般的产品一样,为了向他的顾客宣传他的产品的优质性,所以他急不可待的去承认这是法轮功学员,因为法轮功学员是炼功人,不抽烟、不喝酒,生活习惯很好,身体没有病。他为了拿到钱,当然就很急切的推销他的产品。

你可以说这是间接的证据,但是它也是证据,就这样不断的涌现。其中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证据,本来中共要弄一个东西来反驳两位大卫的报告,最后却反而提供了一个非常有意思而又强有力的证据。那是怎么回事呢?

一 方面中共对中国老百姓严厉的封锁器官活摘的消息,它根本就不敢吭声。但是另一方面,因为境外的动静这么大,通过各种媒体的报道以及法轮功学员的努力,包括 两个大卫的努力,越来越多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这让它感到一定的压力。所以它利用香港有中共国安背景的凤凰台,平时通过凤凰台做了一些小骂大帮忙的报道, 看起来好像揭露社会一些不合理的现象,一些阴暗面,这样一个节目叫做:“社会能见度”,主持人还满有名的,叫曾子墨。中共利用凤凰台“社会能见度”这个栏 目的一个专题去反驳两个大卫的报道。

两个大卫的报道中列了几十种证据,其中有一种证 据就是,这调查员跟医生之间的对话是被录了音的,其中有一个广西的医生叫卢国平,他承认有法轮功学员。而凤凰台的“社会能见度”去做报道的时候,其中有两 个最大的破绽:一个是他去采访报道中提到的器官移植协会的官员,他讲中国这么多年来器官移植得到了迅速的发展,全国已经做了9万例了。但采访的时候他却 说:我脑子里没有这个数字,没统计过啊,我怎么会去说这个!他否认说过这个话,好像人家造谣似的。虽然他一方面否定,但是因为他的话早就在器官移植网站上 出现,也被中国其它网站转载,所以他这节目播放出来之后,你再去器官移植协会的网站上查,那报道还在那儿呢,他却在节目中否认自己说的话,这是挺大的一个 破绽。

还有一个非常有意思,也提供了一个反证据。大卫.乔高他们的器官活摘报告里面 提到,当时电话调查到一个叫卢国平的医生,他是广西民族医院的医生,他亲口承认他的供体来自于法轮功学员。凤凰台当时找到了、也采访了卢国平,问他:你是 不是接到这个电话?你是不是说了这话呀?卢国平接受采访时就说:第一、他承认接到调查员的电话,确实有人给他打过电话。但是他又否认,他说当时他们调查的 时候并没有问过这个问题,我没说过我们有法轮功学员,我没说过我们医院自己去挑供体。

但 两个大卫的活摘器官报告公布的时候,他有这个录音,也把所有录音的对话都变成了文字。那可能也有人质疑录音的真实性,说你随便找两个人假装调查者和被调查 者,录下他们的对话,因为你无法验证录音中的人身分。一般的人可能会提出这样的疑问。但是大卫.乔高讲,从他做过检察官的角度,他打电话的时候确认过那是 这个医院的电话号码,他也找到有执照的翻译确认过这个内容,因为他本人不懂中文,他当然只能找懂中文的人翻译打字。

这 样你还是可以选择不相信,但是凤凰台的节目是采访了卢国平,第一、它承认卢国平这人是存在的,调查报告中卢国平这人不是编出来的;第二、他虽然否认他没说 过那些话,但是你去听,尤其是懂中文的,两个对话一听,太明显是同一个人。因为他是广西人,带着广西口音的普通话非常有特征,而最大的特征是他讲话有点结 巴,连这个结巴的感觉在电话录音和凤凰台反驳证据的录音中都是一模一样的,别人想学、想装都装不出来。

所 以他反过头来给大卫.乔高的报告提供了一个非常强有力的证据,证明他们是做过这个调查,是找到了这个人。至于他当时说什么,人家都录下来了,他否认无用, 所有语音、语调、结巴的感觉完全是同一个人,所以它是反过来证实了,而且从其它很多很多侧面也都指向同一个事实,这东西你不得不承认它是真的。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