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曾铮]首页 

曾铮
博客分类  >  其它
曾铮  >  音频
一样腐败 两种光景

17783

点击收听: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808/138154-1.asp

 


新闻频道 > 时事评述 > 聚焦中原
 

【聚焦中原】 第七十集-曾铮:谈腐败  Real Player格式Windows Media Player格式加入自由串听 听众来信
推荐给朋友
2009年9月27日 星期日     节目长度:21分27秒 下载mp3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收听《聚焦中原》。

这一期节目我们邀请的嘉宾是作家曾铮。


曾 铮:最近,澳洲昆士兰州一名以前当过部长级的人物,因为接受两个富商的秘密捐款没有申报,而被判处7年徒刑,这在澳洲社会引起很大的轰动。7年徒刑在澳洲 的法律系统来说是非常非常的重,这个案子要让中国人听起来挺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被判7年徒刑的部长名叫纳佗(Gordon Nuttall),他曾担任过昆士兰州工业关系部部长、卫生部部长及渔业部部长,在中国来说相当于厅、局级干部。实际上他是在2005年因为受惠这些丑闻 被迫提前退休。

但是在澳洲就是这样,就是当你一旦触犯了法律的时候,不像中国那样, 退职啦、开除党票,就顶了天了,也就拉倒了。这里不是的,你退休归退休,你作为一个政治人物你一旦出现了这种丑闻,首先就不能再坐这个位置了。第二,从 06年开始昆士兰州有一个“罪行及不当行为调查委员会 (Crime and Misconduct Commission)”开始了对他进行调查。2007年,委员会对他的调查完成了,指控他主要提出两个:一个,秘密接受大矿业主将近30万澳元的捐款。 2002年,接受另一商人6万澳元的秘密佣金。一共36万澳元。

这个委员会正式对他 提出指控之后,从2008年12月起,法庭开始审理此案,这边审案子都是陪审团。陪审团其实就是一些普通的公民,抽签似的抽到了谁,你有义务就必须去,除 非你能够说出足够理由你不去。陪审团就坐在那儿听,被告的律师也可以给他辩护,检控官也可以说他有什么什么罪行。这个案子一直审到今年7月15日,由12 人组成的陪审团认定纳佗有罪。

7月17日,法官下达了7年徒刑的判决。据报导,纳佗不管怎么说他曾经都是一个部长级的大人物,一听到此判决当时就崩溃了;实际上在审理过程中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在法庭里公开的哭泣。他今年已经56岁了,起码有7年会在牢狱中度过。

审 理过程中有一个比较大的争议,就是纳佗一直坚持不认罪,虽然拿了两个商人的钱没有申报,他说但是我并没有利用职权给他们好处,他们给我钱,完全是自觉自 愿,又不求回报,这算什么腐败呢?这是他为自己辩护的理由。当时检控官反驳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nothing was for nothing),你虽然说你没有给他们好处,但是你为什么不申报?”他这么一说,外界评论:检控官这么一句话就定了纳佗的终生。

陪 审团一听,是呀!凭什么会无缘无故给你36万澳元呢?你虽然现在没有利用职权给他们好处,那你明天是不是准备利用职权给他们好处呢?法官在下判决词里专门 提到,因为他曾经做过部长,他的这种身份让他的罪行“罪加一等”,所以法律都是有一个上限,比如这种罪行判3到7年的徒刑,但是给他是按法律的上限给予刑 期的,不是给3年而是给7年。他的部长头衔,不但没有像中共官员的“党票”那样,可以顶掉几年刑期,反而加长了他的刑期。

这是7月份的事情,前几天法庭再一次开庭,干什么呢?前面提到的调查他的罪行的“罪行及不当行为调查委员会”又向法庭提出要没收他的财产,包括要把他现在在海滩上的房子给他卖掉,因为你接受了这个赃款。

所 以9月25日法庭又开始审理这个案子,7月17日就判决,已经在劳里坐牢,从劳里又去法庭接受审理,等于还是要继续追究他的行为,就是还在继续调查他。现 在7年徒刑是根据前面两项指控,后面可能对他还有新的指控,包括提出要求法院没收他的房产这样的进一步的要求。所以媒体还不断在跟踪这件事情。

从这件事情来看,大家觉得官员腐败、权钱交易,在哪里都不算太新鲜。但是,在澳洲从媒体、公众的反应和司法制度的独立和健全等方面,你还是可以看到,西方民主国家和一党独裁的中国之间,有很大区别。

你 看媒体报导和公众反应,可以看出澳洲民众对政府官员心理的期待,或者对他们的要求还是非常高的。所以一旦作为政府的官员,你有此种行为民众对你真的是嗤之 以鼻、深恶痛绝的。记者描述了:昔日当部长时每次出来衣冠楚楚,穿着西服、打着领带,怎么样整洁;但是他在法庭受审时候,他用非常细致得描写,狼狈不堪、 衬衣没扣好,领带未打,胡子没刮,精神完全垮掉了。

从这细节的描述之中,看到记者因 为他的这种行为,而带来他今天这种下场,可以说他的笔触完全是幸灾乐祸的,当然也觉得他挺可怜的。他到现在在法庭因为这种事情出庭的时候,已经身败名裂 了,这么可怜的样子。在公众的眼里,这个人大概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至少是从他的名誉上说。

现在西方记者写报导,实际上他们很少加形容词,他就是客观的说你接受多少贿赂,但是现在提到他的时候,前面加一个Describe,加一个形容词说他已经是身败名裂了,或者他名誉扫地了,就这么件事情就给你定了性了,这是公众和媒体的反应。

反 过来从司法的独立和公正性看,澳洲社会也有腐败,但是你一旦有了腐败行为,一旦被发现了、被抓住了,你确确实实会得到惩处。因为这里的司法系统是独立于政 府而存在的,陪审团是普通公民,他的义务就是我听两边的,你们两边去辩论,这边说他有罪,那边说他怎么没罪,听完之后陪审团来决定他是否有罪。陪审团裁定 之后法官根据他所掌握的法律,决定判多少年。

法官是终身制,政府换届也好,这个执政 党下台也好,另外一个党上来也好,这些都不会影响司法系统的运行,所以司法系统就按法律该怎样就怎么样。就是说三权分立在这种小的案例上就能看出来。它不 是一个概念,它是一个实实在在能够体现的,保证这个社会能够稳定的运行,有了这样的问题能够得到惩处,而且通过媒体大量的曝光、大量的炒作,把这些原本是 个个案,放大到让全社会都知道这样一件事情,也对其他类似的有心无胆的人的一个重大的提醒。

看 到这些现象,不得不想到中国,因为现在在中国腐败已是“遍地开花”。很早以前老百姓当中就流传了一个所谓的谚语,就说局级以上的干部把他们抓起来,排成队 伍,挨着枪边,可能个个都枪毙,可能就有冤枉的,隔一个枪毙就有漏网的;现在老百姓已经把这句话改成:挨着枪毙都没有一个冤枉的。就是说通通都是腐败的, 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

老百姓生活在这样的环境当中,一方面痛恨腐败,另一方面都觉得 已经成为一个社会现象,很多时候不但接受了,甚至不得不参与腐败交易,比如孩子上幼儿园,过年过节了老师可能都会向你要红包、要礼物,你也不得不送,因为 你孩子在那儿,已经在日常生活中方方面面,而使人“久闻不知其臭”了。

到了什么程度 呢?前不久著名上海剧作家沙叶新写了一篇很长的文章,叫作:《“腐败”文化》——中华民族已经到最危险的时候了。他里面列举的事实,你看了以后,真的觉得 怵目惊心。这些贪腐的数额动不动就是多少个亿,他提出中国的腐败已经是集团化、部门化、市场化和黑帮化了。就说这种腐败行为不是单枪匹马的个人腐败,整个 共产党集团已经沦落成一个腐败集团。抓出来的很多案子,一个市里面一落马,恨不得所有的市级的方方面面的各个部门通通都落马,你一查都有问题,不能去查。 黑帮化、市场化都是权钱交易,都是明码标价的,文章里写得很清楚,一个这样的官位卖多少钱,一个那样的官位卖多少钱。所以整个社会弄得像黑帮一样。到了这 种时候,最后得出的结论:腐败已经威胁到中华民族存在的根本,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很多人读完沙叶新的文章,第一个反应是心寒。不但心寒,而且从头凉到脚。跟澳洲相比,中共统治的中国让人感到最可怕的是,连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保障——司法体系,也已腐败到家。现在法官也是受贿,法院、检察官整个司法体系,完全被党操控,换言之被权力操控了。

所 以一个人只要有钱、有权,就可以操控法院的系统,比如最近在杭州,社会反应也很大,一个富家子胡斌飙车,在街上开车时速100多公里,当场就撞死了人,因 民意反应非常大,不得不处理。胡斌到法院出庭的时候,网上登的撞死人时候的照片,你去对比,我觉得任何有眼睛的人一看就知道根本不是一个人,他居然敢于找 一个替身到法院去代替他受审。这样的事情都能够出现。

网民提出这样不对,那样不对之 后,法院还亲自出来辩解,就说后来官方又出来说通过什么什么鉴定,那个人不是替身。我觉得有眼睛的,你看那个照片没有多少人会相信。如果连最后的司法体系 都腐败了,那这个社会真的已经烂到家了,真的没有希望了。所以沙叶新先生会说:腐败已经威胁到中华民族存在的根本,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你一定 会得出这种结论。

当然也有的朋友可能会问:中国为什么会腐败成这样呢?因为中国就是 共产党一党专制,一党独裁,而且共产主义从它的所谓的共产主义理想失败之后…其实这《九评共产党》里都讲得非常清楚。共产党它们自己都认识到:腐败使我们 的党更团结。因为它要让这些党员忠于它的党,或者跟它造成一个所谓的利益团体,实际上它必须鼓励、容许、纵容这些党员去腐败。

这 样当一个共产党的官员才有好处,才能够死心塌地的,才愿意跟着它一起去维护它权力的集团,不要让权力旁落他人之手。你要是看清这个根源,你就知道在中国只 要有共产党存在一天,这个腐败问题是绝对不可能解决的。你不要看媒体报导今天抓出来一个贪官,明天抓出来一个贪官,很多时候这种时候是权力斗争的结果。

可 能这一派想把那一派打掉了,他想打掉那一派的时候,那就抓他的腐败贪污问题,那是一抓一个准儿,因为刚才已经说了,局级干部这些台上的个个枪毙都不冤枉, 其实根本是做一个样子看看,或者是权力斗争的结果。但是它这种系统的,就是说共产党利用腐败来团结它的官员,这个根上的问题不解决的话,腐败问题在中国根 本没有可能解决。

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勤劳的人民,辛辛苦苦做了这么多年,到最后为什么 社会的差距这么大,这么多社会财富全部都被这些贪污腐化的这些人,全都贪到他们家子子孙孙都用不完,弄到海外转移起来了,那老百姓怎么可能好得了。这么对 比的一看,你就非常清楚了。在澳洲找来找去的,好长一段时间,听说这么一个,一下判得这么重,它这个社会有这个能力治理它这个问题。

反 过头来看中国大陆国内,只要中共存在一天,腐败问题只能是越来越严重,到哪一天真的把这个国家贪垮了事。否则的话,中共存在一天,这腐败问题一天都不可能 得到解决,就是这样一个结论。共产党权力在它的手里,从它的宣传,从它的潜意识里,动不动它就说:我们用几千万什么革命烈士的鲜血换来的江山。

所 以在它潜意识当中…当然这几千万人的生命和鲜血,它觉得那就是它拥有权力的一个非常合法的保证,就是说我死了几千万,当然这几千万人是不是它们家的就另说 了。它就会认为这几千万所谓的革命烈士换来的江山。我这个江山已经打下来了,理所当然这江山都是我家的,我不拿谁拿?其实这种思想,我觉得中国人,包括中 国的老百姓很多人也是接受的,动不动就说人家共产党打的天下,甚至共产党给我吃给我穿,共产党给我钱。这种思想从共产党到老百姓很多,他是接受的。

在澳洲有什么区别,澳洲非常清楚政府的权力是人民、选民给你的。在西方社会、民主社会,他对公共领域和私有领域分得非常清楚。比如私有领域,澳洲有钱人也很多,百万富翁很多,以前看到一个报导,有一个很富的商人,他女儿过15岁生日,他一下送给她一艘500万澳元的游艇。

媒体也报导出来,只是当成一个很新鲜的社会新闻。也有人说:那一下送给他孩子这么多,会不会把她惯坏了?但是私人老板合法做生意,赚来的钱只要缴完了税,那是他的,他爱怎么支配就怎么支配。

但是在公共领域,民众盯你就非常得紧,公共领域也是政府官员,你所花的所有的钱,你的工资、你的开销,大家都非常清楚,这是老百姓、纳税人给你缴的税养的政府。观念刚好倒过来的,不是什么党养了人民,而是说纳税人养的政府,养的政府公务员。

所 以公务员的开支大家都盯得非常紧,而且有的时候在中国人看来太小题大作。就有这样的报导,一个议员哪个地方请他去看了一场体育比赛,可能是拉关系,提供他 一天晚上免费住宿,他没有交钱。回来报纸就坳坳叫,不得了,就是很大的丑闻。如果钱是他自己的,500万澳元想给她女儿买的生日礼物,那你就买了,那是你 自己的钱谁也管不着。

这个大家是分得非常清楚,你作为官员,权和钱之间绝对是不能交 易的。你作为一个官员,你有权力了是选民给你的,一定不能滥用你的权力,一定不能拿你的权力交换成钱。我们今天谈到的纳佗,他接受36万澳元的所谓捐款也 好,秘密佣金也好没有申报,但是实际上他还没有利用他的职权给这两个商人任何好处,就已经是7年徒刑了,所以说这个概念是非常清楚的。

在 中国从共产党的宣传开始到老百姓的心态上已经接受了,中国好多人说所谓的59岁现象,因为60岁要退休了,59岁就拼命贪,今天不贪,明天过去就作废了。 所以一个干部终身就拼命贪。这里政府3年、4年就选举的,所以他做的时候也非常兢兢业业,胆战心惊,因为媒体都盯着你看,老百姓当然也盯得紧,你做得不 好,你有什么丑闻被揭出来了,下一届选民不选你,你就下去了。

所以他也不敢拿权去做 什么。这里真的非常清楚,比如你是公务员,你有你的公司,或者你做到什么级别是公开的,比如澳洲总理陆克文一年拿30多万工资这是公开的,前两年有人提出 来应该把他的工资翻3倍,一年应该拿100万澳元,大家讨论。如果大家觉得他应该拿100万,议会讨论通过了给他100万。

这 拿到明面上,他作为总理,大家认为值这个钱,就给他这个钱,但是给你这个钱,在这个范围之内你爱干嘛干嘛,100万你爱怎么消费就怎么消费,但是超过这个 一分钱就不行,大家都盯着你,也就是权力在这里是被管制的、是被监督的、是被大家都盯着看的。那么在中国一切全面有了权就有了一切,一切都是黑箱操作,他 干什么你根本都不知道,这当中区别就很大了。

===================================
< 嘉宾简介 > 曾铮

*作家曾铮,现定居澳洲。

*曾铮毕业于北京大学地质系地球化学专业,1991年获北大理学硕士学位后就职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1997年调入清华紫光投资顾问公司任证券投资部经理。

*曾铮是联合国经济社会委员会下属谘询性非政府机构“跨宗教跨国家世界和平联盟 ” (IIFWP,Interreligious and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for World Peace)“和平大使”。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